律动 男女 我的幸福人生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894 次 收藏

川谷带着杜忘忧来到杏花楼,随小二哥进去寻了个偏僻的角落落座,要了壶清茶,完全没有吃饭的意思。

杜忘忧艰难的往凳子上爬,听见一声轻微的笑声,转过头就看见川谷笑的如春风拂面煞是好看,杜忘忧瞪了川谷一眼继续努力蹬着小短腿,终于爬到凳子上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坐稳,就觉得腋下有双手将自己托起,瞬间腾空被抱到了一个人的怀里,靠在川谷的怀里能听到平稳的心跳声,杜忘忧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了。

清脆的声音从头顶传下“忘忧,叫哥哥。”

杜忘忧不理会,专心的玩着面前的杯子。

“乖,叫声哥哥来听听。”川谷极有耐心的哄着杜忘忧叫哥哥,手里把玩着杜忘忧脖子上戴着的长命锁。

杜忘忧也不说话,依旧把玩着眼前的杯子。

表面上现在是一个正在哄妹妹的哥哥,实际上川谷和杜忘忧正在内心里闲聊。

杜忘忧“我跟你说,姐姐是一个高冷的人,你刚才害我出丑了,我不要理你了。”

川谷“忘忧,你生气了?”

杜忘忧“对,我生气了。”

杜忘忧“你这个时候应该哄哄我。”

杜忘忧“川谷,你个哑巴,这样子你会以后都找不到媳妇的。”

川谷“没关系,我有你就够了。”

杜忘忧大惊,我的天,我刚刚是不是被撩了,不行,我要撩回去。

杜忘忧立即采取了行动,把杯子一放,极为霸气的转身,一抬头对上了川谷平静的眸子,对着川谷的小脸蛋就是吧唧一口,奶声奶气的“我最喜欢哥哥了。”

杜忘忧看着川谷,发现川谷的眸子里只有笑意和宠溺,自己倒是小脸红扑扑的。

杜忘忧觉得自己的脸皮可能还是不够厚,尴尬的转移话题“咳咳,我们又不吃饭,也不是来打听消息的,为什么要在这里一直干坐着啊。”

川谷的声音依旧云淡风轻“等,等一个人。”

杜忘忧觉得自己快要无聊死了,只好竖着耳朵听八卦。

不远处的一桌人倒是聊八卦聊的火热。

“你听说了吗,最近死地不太平,华清宗,苍皇岛,阎罗殿,万魔域都已经加派人手去查了。”

“可不是,据说真的有异族出没,星辰阁当初占的卦怕是要成真了。”

“要说这星辰阁,当初不是就他们整出的幺蛾子,害的各族雄杰伤的伤死的死。”

一个文弱书生扮相的人朝着另外几个让你勾了勾手,几个人凑到一起,书生才轻声开口“我也是听家里的老祖宗说的,说是当初的雄杰都没死,为了对付异族都轮回了。”

杜忘忧津津有味的听着别人闲谈,心中倒是疑惑异族到底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川谷慢慢的喝着茶水“你想知道?”

杜忘忧一仰头就看到了川谷的鼻孔突然哈哈的笑起来。

“想啊,这么好的八卦当然想听。”杜忘忧渐渐收敛了笑声,认真的看着川谷。

川谷将杜忘忧笑出的眼泪轻轻地拂去,缓缓开口“当初应着星辰阁占卦的结果,各族的精英一代算作历练前往死地探查异族动向。当时妖族和人族之间出了些间隙,本想着是些小打小闹,没想到最后影响到了一整个队伍,整个队伍六十多人,由羽族的去探查,没想到妖族探查异象后知情不报,想将人族引入圈套,那一战拼死三十一人才斩杀六个异族,等到各族长老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到处都是各族精锐的断肢残骸,血流成河。妖族将责任全部推倒了人族身上,那个同妖族发生口角的人族被未婚妻陷害,上了断头台,背负的罪名是与异族暗中勾结,构陷忠良。”

杜忘忧听着川谷用极其平淡的声音讲述这个故事,觉得有些心酸,她知道着这一定就是川谷自己的过往,她知道他的过往肯定没有他语气中这么平淡,只能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轻轻地安慰“现在,我陪在你你身边,伤了你的欠了你的,这些债我们一笔一笔的讨回来。”

川谷看着杜忘忧认真的小脸,突然笑着对杜忘忧眨眼睛,语气轻快“骗你的,我随口胡诌的。哈哈。”

杜忘忧表示她刚刚真的很伤感,没想到川谷如此的破坏气氛。

接着听了一会儿八卦,杜忘忧开始自动脑补川谷当时多么凄惨了,眼瞅着自己的兄弟们战死沙场,自己苟活于世,又被强加罪名,惨遭青梅竹马抛弃诬陷,最后还上了断头台,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缝的倒霉啊,想着想着杜忘忧觉得川谷可能当时水逆所以才诸事不顺吧。

在杏花楼坐了大半天,杜忘忧趴到桌子上无聊到要长草了,突然听到川谷对自己说“人来了。”

杜忘忧当即满血复活,抬起头只看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孩子,只觉得看着眼熟。

兰柔随便坐到杜忘忧他们对面,调笑着开口“小归云,这么漂亮的小娃娃,不会是你的童养媳吧。”

杜忘忧想起来了,这个女孩是杏花楼老板家的女儿,那个杏花楼传说中的大厨。

杜忘忧一脸怀疑的看着川谷,之前下山到镇上来的时候,我没睡着啊,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杜忘忧只能继续呆在川谷的怀里,听着川谷和兰柔唠家常,自己一个小孩子也插不上嘴,只能无聊到接着玩杯子。

“你师父还好吗?听说你师父答应你去太华清宗报名了,恭喜啦。”兰柔随口唠着刚刚知道的消息,一边和川谷聊天一边等白止回来。

川谷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表示只是因为师父病了,听闻太华清宗有灵药。

杜忘忧实在是无聊的很,只得窝在川谷怀里睡觉了。

川谷见杜忘忧睡着了,捏了一缕发丝在手中,软软的,凉凉的,像是想到了什么趣事,轻笑出声“师妹,别来无恙。”

兰柔惊讶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小归云,想要开口,去发现话语像是卡在嗓中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有泪水挂了满脸。

白止回到店中就看到这么一出,往常都是他家娘子把小归云调戏的面红耳赤,今儿怎么了,小归云什么事都没有,到是自家娘子哭的别提多伤心了,都成小泪人了。

白止轻轻地把兰柔抱在怀里哄,怎么哄都哄不好,有些好奇,今天这是怎么了,外人只当是老板哄女儿,还有人打趣道“往日欺负归云欺负的那么狠,今日这不是被欺负回来了。”

兰柔在白止怀里渐渐地收了哭声,嗓音沙哑叫了声师兄。

白止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整个人都愣住了。

川谷依旧风轻云淡的揉着杜忘忧的小脑袋,淡淡地吐出几个字“好久不见。”

白止反应过来,当即表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带着川谷上了楼进了雅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