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置摄像头为何如此丑 各类女主NP文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4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364 次 收藏

原来顾言夏是搬出这样的理由让乔昱靳进他母亲的房间,但是……

“但我实在是没有东西留在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我保存好了,不可能在房间里面的,这个借口,实在说不通。”

乔昱靳又一次失落,但他更恨自己,为什么他连自己母亲的房间都不能进!这不是荒唐吗!?

顾言夏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盯着乔昱靳看,仿佛是在告诉他——你真是个愚蠢的男人。

透过佳人质疑的眼神,乔昱靳有些恼。

“这是事实,当年我太小了,完全没有了记忆,你这让我怎么想得起母亲给我留了什么?”

这时,金叔带着热好的饭菜敲他们两人的房门。

“大少爷,少奶奶,饭菜已经热好了。”

乔昱靳心情不佳,淡然回了一句:“我们已经吃过了,不用……”

顾言夏却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去给金叔开门,刻意说道:“正好呢,我肚子有点饿,辛苦金叔了。”

“……”

他们不是刚吃过东西才回家的吗?这个女人怎么饿得这么快。

“哪里话,这是我应该做的,那我不打扰大少爷跟少奶奶了。”金叔将饭菜送到之后就要离开,却被顾言夏叫住。

“金叔,我方便问你一点事情吗?”

“是?”

顾言夏请了金叔进房间,乔昱靳也算是明白顾言夏的意思了。

当年他年纪小,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但是金叔在乔家工作了三十余年,一定清楚更多的事情。

“少奶奶想问什么事情?”

金叔被请进来,还被安排坐在椅子上。顾言夏给他端来了茶水,在乔昱靳面前他可不敢太造次,于是连连拒绝了顾言夏递来的茶水。

“金叔,你是乔家的老管家,不需要有多余的礼数。”

乔昱靳开口,这才让金叔稍微放松些。

“那,多谢大少爷跟少奶奶了。”

金叔喝了一口茶,然后就坐如毛毡,总感觉气氛有些奇怪。

“是这样的,因为我刚进乔家,对昱靳的妈妈,也就是乔老夫人的事情不是太清楚,那既然已经进门了,总不能对以前的事情不清不楚吧?”

为了协助顾言夏套出金叔所知道的事情,乔昱靳也跟着配合。

“我小时候对母亲的记忆太模糊了,接着被送去国外,我不能给言夏详细说清楚,但是言夏又很想知道,所以我想,金叔一定可以替我向言夏多谈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事情吧?”

谈及到往事,金叔也是颇有感触。

“乔老夫人是一个很好的人呢,发生了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的,但老爷的过错,做下人的也不能去说。哎…其实在老妇人在大少爷小的时候啊,也说过要给大少爷一个最自在的人生,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管是否要接手乔氏,都要按照大少爷的人生目标去完成。”

关于乔昱靳母亲的事情,金叔娓娓道来,从进入乔家门到生下乔昱靳,说了很多,也说得十分详细。

而自在一旁的乔昱靳听得认真,心中对记忆模糊的母亲又一次的无尽地怀念,尽管如此,他还是得要坚强,不能让自己红了眼睛让顾言夏看笑话。

但人心是肉做的,谁能将自己的感情隐藏得不露痕迹。

乔昱靳转过身,微微的扬起了头,看着墙上的雕花。

顾言夏知道乔昱靳内心的挣扎,但她还是得继续问下去:“乔老夫人看来非常疼昱靳,那…乔老夫人有什么是留给昱靳的?”

金叔想起故人,擤了下鼻腔继续说道:“如果乔老夫人还在世,一定会穷尽一生给大少爷最好的,只可惜走得早,一切都是现在的乔夫人所造成,老夫人因此郁郁寡欢,知道自己的一切都会被抢走,也没有什么可以给留给大少爷的,所以在大少爷周岁的时候,带他去了乔老夫人的娘家,照了一套大少爷与老妇人母子照,想留着纪念,若是将来什么都没有了,那相册还是最珍贵的。”

顾言夏灵光一闪。

“相册…我可以看看吗?”

“大概锁在乔老夫人抽屉内吧,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相册有没有因为岁月而腐蚀掉。”金叔说道。

顾言夏内心一喜,她就是要这个知情点!如果相册真的锁在抽屉里的话,这样不就可以进去搜索找证据了吗?

“对不起,是我说得太多了,让大少爷伤心,但我认为乔老夫人一定会非常欣慰,因为大少爷现在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

独自说完话之后的金叔放下了手中已经冷掉的茶,退出了房默默给他们关上门。

等到金叔离开了之后,乔昱靳内心也是难以释怀,双手握拳,关节已经泛白了。

顾言夏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她很想叫乔昱靳别忍耐内心的苦楚,但作为自尊心强大的乔昱靳来说,是不可能在她面前流一滴眼泪的。

“如果你需要空间的话,我出去转一圈。”

顾言夏能做的也就只有留下他一个人独处,消化掉内心的负面情绪。

刚一出房门,就见周玉染穿着纯白色浴袍上楼。这可就耐人寻味了,这妮子借着自己是周清语的堂侄女赖着住在了乔家,房间在二楼,确上来了三楼。

不需多想,也知道是想来找借口找乔昱靳了。

但乔昱靳听了金叔提及以前乔老夫人的往事之后,心情一度的低迷,若是被周玉染打扰,恐怕周玉染是要遭殃。

周玉染迎上顾言夏,当做没事人似的,甩了甩波浪卷的秀发,散发出香味,从顾言夏身边走过。

“三楼是我们的房间,你上去是打招呼,我劝你还是停步吧。”

顾言夏这一句话果然是让周玉染停了下来。丹凤眼一侧,落在了顾言夏身上,阴阳怪气说道:“我想打招呼的人又不是你,多余的使唤留给下人吧,我的身份跟你不一样,好歹我也是他的堂妹。”

顾言夏不想多说什么,但是这女人,为什么会这么看得起自己,难道乔昱靳跟她说过的话都是当做耳边风吗?

算了,她要碰壁顾言夏可是劝不住。

“对,你也是能算得上没有任何名分的堂妹,但我还是告诉你,最好还是别去敲门,当然我不会阻止你,我只是稍微对你释出那么一点点的友善提醒。”

说完顾言夏下了楼,披上了外套出去散个心,顺便好好冷静思考一下后续应该怎么做。

知道了自己母亲的‘自杀’行为有了新的突破,乔昱靳心中既是激动,又对顾言夏心存着感激。接下来他只要以这个理由进入房间,就可以让顾言夏搜刮证据了。

知道自己心里难受,顾言夏就特地出去给他一个空间,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心思细腻。

但如果对方如果是顾言夏的话,他也可以让她在身边陪着,这样或许更能减轻他内心的难受。

顾言夏方离开不久,房门被扣响,乔昱靳以为是顾言夏回来叫他陪她一块出去。

“我换件衣服再出……”

打开门同时,乔昱靳讲话说出一半,当看见对方不是顾言夏而是周玉染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漠然。

“昱靳哥还未休息,要出门吗?”

周玉染娇滴滴低下头,错把乔昱靳在邀请她,不停地用白皙的小手摸着垂在胸前的秀发。

“我要休息了。”

说罢,男人就将门给关上。

周玉染趁着门的缝隙挤了进来,乔昱靳上次这样拒绝她不排除是因为顾言夏在场,现在顾言夏不在了,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是不偷腥的?

“什么嘛,人家刚刚才听见昱靳哥说换件衣服出门的,难道是我昱靳哥就不愿陪了吗?人家是从大老远过来乔家做客的,你若不愿抽出时间陪我这个堂妹,就太过分了吧。”

其实,周玉染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就算说是堂妹,那也根本是算不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承认过周清语是他后母,何况是周清语的远方侄女。

就算再胡闹,也不应该闹到他乔昱靳身上来。外界传出他脾气糟糕,莫非周玉染不清楚么?

乔昱靳的神情一幅漠然到极致,而且对听不懂人话、愚蠢的女人更是厌恶。

“我三番两次的拒绝你,你是装不知道,还是认为自己的魅力可以大到引起我的注意?”

这样生冷的讽刺换做常人可能会感到羞辱,但周玉染从小就被人夸成美人胚子,脑子又不好使,就算乔昱靳说出这样的话,她也只是认为乔昱靳没有真正了解她的‘功夫’。

周玉染将散落下来的头发挽到后颈,用手将衣服领子往上扯了扯,撩人的动作看上去相当的熟练。

“人家的魅力光是用看是看不出来的,昱靳哥得要从我的‘内’在美去发现。”

说完,周玉染还用眼神暗送秋波,告诉乔昱靳她已经准备好了。

乔昱靳冷笑一声,将身子凑近了周玉染,一双深邃的眼睛将周玉染死死地盯住。

周玉染闭上眼,将下巴微微上扬迎接着乔昱靳。

但换来的不是乔昱靳对他的怜惜,而是脖子上的一阵紧缩。乔昱靳拎起了周玉染的衣服,直接从椅子上拖了下来,朝着门口扔了出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