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肉翻腾囊袋拍打 宝贝我有点大你忍一下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157 次 收藏

何暖凉见这气氛也差不多了,便清了清嗓子一脸害羞的样子说起了正题。

“其实暖凉今日请姐姐们来是有一事相求。”

“怎么,暖凉妹子是想让我们在大典上帮你对付何所依?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刘小姐起了头其他人自然是跟着点头附和着,却见何暖凉一脸急切的摇了摇头,眼泪都快要憋出来了,红着脸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姐姐们,我知道你们平日里对长姐有诸多误会,但是今日暖凉来是替长姐来道歉的。若是从前长姐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姐姐们原谅,这一次姐姐一定要在大典上博到彩头,还望姐姐们能多多关照,暖凉自当感激不尽!”

“呦!原来暖凉妹妹是被何所依推出来做人情的啊!傻妹妹,你家那长姐不是什么省油灯,你处处维护她小心她那日觉得你无用了便把你抛下了。到时候啊,你怕是哭都来不及。”

那刘小姐一听何暖凉原来是为了这事,瞧着她又是一脸怯懦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这后宅争斗谁家没有,若是像何暖凉这样的多半是活不长的。不然就是被人当成棋子利用来利用去的,看着着实可怜。自己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这何暖凉却是不领情,一听说何所依的不是顿时就不高兴了,一下站起来面色通红的看着眼前的各位小姐们,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

“不会的,长姐她不是那样的人,长姐虽聪明但却不坏。她很善良的,我也想做长姐那样的人,就站在那里便像是会发光一样。”

何暖凉说起何所依的种种一脸的痴迷,就像是在说天上的星星一样,眼里充满了崇拜和钦佩。那几位小姐顿时冷笑,这何所依的心机还真的是不浅,竟然能这么快就将一个庶出的妹妹忽悠成这样。

“暖凉求求各位姐姐了,真的要在大典上对姐姐好一点,姐姐这一次若是拿不到大典的彩头就会被母亲逐出家门的。姐姐这样好的人,只要各位姐姐肯高抬贵手不找姐姐的麻烦她一定会在大典上拿到彩头。我不想往后都看不到姐姐,呜呜呜。。。。。。”

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听了这话桌上的几位小姐心里才有了算计。也不管何暖凉是什么目的了,若是真的如这何暖凉所说何所依表现不好就会被逐出家门,那不是个整她的好机会么!若是何家没有了何所依这西京第一才女的称号便会落到她们的头上了,想到这都围过来随意安慰了何暖凉几句便纷纷告辞了。

待人都走了,何暖凉方才停止了哭泣,坐在椅子上喝了几口茶水,顺便掏出帕子擦干了自己的眼泪。这才一脸哀伤的从茶楼走了出来,坐在马车上何暖凉方才露出得意的表情。

“这群蠢货,被我耍的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捡了多大的便宜!走,去西街的糕点铺子。”

自己出来的这样早,总要带些什么回去才不会叫人怀疑。到了铺子里头随便买了几样糕点,何暖凉便回了丞相府。一进门便笑呵呵的向江虚阁的方向走去。

“姐姐,我来看你了。”

“暖凉怎么来了?母亲不是说不允许任何人来看我的么,若是因为我母亲责罚你了可如何是好?”

“无碍的,姐姐快看我带了什么!”

何暖凉献宝一样的把自己买的糕点亮了出来,见何所依盯着自己另一只手上的东西不由得一脸害怕的抱紧了手中的包裹。

“姐姐别盯着这份,这份是要送去母亲那里的。姐姐你快尝尝,我就先走了!”

何暖凉一边说话一边已经跑出去好远了,好像真的怕何所依抢了自己手中的糕点一样,那神态可爱的紧。何所依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指着桌上的糕点皱眉说道:“浮萍,扔了。”

“小姐,扔哪啊?”

“爱扔哪扔哪!诶!等会儿,去给院子里的丫头们分一分吧!这糕点也不是谁都吃得到,就说是我赏的。”

“是。”

浮萍端着包裹出去了,何所依坐在房间里盯着琴师给她的内功心法,这几日她始终都在研究这个心法,如今别说是师父说的那种音律伤人的境界,便是隔空弹琴都做不到,何所依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心法,一定是有什么自己没有领会到的意思。不然怎么会连这第一个阶段都学不会,师父说过了自己什么时候练会了这个才会教自己下一个的,就现在这种进度,自己要练到猴年马月去了。

这一看一天的时间不知不觉的便过去了,眼看到了用晚膳的时间,浮萍进屋就听见自家小姐坐在桌前捧着琴师给她的秘籍唉声叹气。

“小姐,别看了,休息一会儿吧!您都看了一天了,快收拾收拾用晚膳了。”

何所依应了声,放下手中的心法准备等着晚膳送过来。因着何徽和苏尘婉的关系不是很好所以府中的晚膳大部分都是在各自的院子里吃,只有重大事件或者节日的时候才会去饭堂一块儿吃。如今何所依便坐等她的晚膳送上门来。

吃过了晚膳何所依在浮萍几人的催促下上了床,明日就要去曲庄了。长公主有规定,前去练琴的小姐一律不准带自己的丫鬟,去了以后自然有专人伺候,为的就是防止小姐们有些互看不顺眼的在其中做什么手脚。而且便是大家的小姐只要是进了曲庄,一律在外面沐浴更衣换上长公主准备的统一的衣裙,便是怕小姐们在自己的东西上动什么手脚。所以这么多年来,在曲庄练琴的小姐们都是相安无事,怎么进去的便是怎么出来,没有任何的危险发生过。这也是大家都十分敬畏张公主的原因,只要是长公主的地盘没有人敢出言不逊惹是生非。

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何所依听沈霍和她说过去曲庄练琴的规矩,便让浮萍选了一身素净简单又不失大气的衣裙,留着明日一早穿。这小姐们都是明日天还没亮便有马车从曲庄出来,挨家挨户的接送。因着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只得早些休息,若是晚了怕是精神不足要惹得长公主不高兴了。

一大早天还没亮各府的丫鬟小姐们就已经忙碌起来了,今日是进曲庄的日子,自然是怠慢不得。何所依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十分的满意,简单又不失礼。即使是一袭青衣一样是端庄大方的。浮萍拿起前些日子宫里头上下来的头面走到了何所依的身后,抬手刚要往上戴却被何所依阻止了。

“你去拿及笄时父亲送我的那只素簪便可,这些闪瞎眼的东西用不上。”

“小姐!今日去曲庄的都是各家的小姐,其中还有些看您一直都不顺眼的。咱们怎可让人家比下去了,到时候说些不中听的来讽刺小姐!”

何所依听她这样说顿时沉下了脸,看着一脸不甘的浮萍,心中知道她的想法是为了自己。但是现在却不是该争着风头的时候,反而是浮萍,自己不在府中这话若是被别人听了去怕是要拿出来大做文章了。

“住口!祭祀大典是神圣的仪式,岂是争奇斗艳的地方,只要琴声拿得出手便是我着素衣麻布我依旧是这丞相府的大小姐,是谁教你这些勾心斗角的勾当!”

浮萍见何所依真的生气了,顿时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中端着的托盘不断的哆嗦着,小姐已经许久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了。这一次看来小姐心中是早有定夺了,那便不用她们这些奴婢多嘴叮嘱什么了,只照着小姐的意思去办便可。偷偷抬起头看着何所依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也不再耽搁时间,端着托盘匆匆出去了,换了何所依要的那只素簪进来。

打扮好了何所依再三端详镜子中的自己,似是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才放心。看着下人们端上来的早膳也没有心情吃,焦灼的等着长公主的人。这一等竟然等到了中午的时候,何所依看看时辰怕是自己排到了最后一个,索性也就不等着了,那起筷子,简单的吃了几口。

“姐姐,可是都准备。。。。。呦!怎么穿的这样素气,姐姐,今日一早暖凉特地出门打探了一番,别家的小姐都是穿金戴银的场面隆重的很,姐姐这样穿合适么?”

“没什么不合适的,不过是眼色素了些罢了。我这身衣裳是前些日子皇后娘娘赏下来的,一样是贵重的,平日里都不会随便穿。”

何暖凉眼睛盯着何所依身上的衣裙恨得不行,她当然知道这衣服的来头。一提起这些她便愤恨的不行,凭什么她何所依什么都有,自己若是论起才艺也不比她差到哪里去,而且比她还要用功百倍。可是凭什么,这些好东西都要是她何所依一个人的,放眼望去自己那衣柜里愣是连几件像样的都难找,更别说是宫里头的东西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