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子大肚卵 潮湿txt 春日负暄全文百度云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898 次 收藏

池鹭飞起于萍叶藕荷中,楚江红树,蝉声暂歇。青翠如嶂的山峰深处,一处行宫枕着清澈水流,有人在行宫深处手寄七弦桐弹奏着空灵曲目。停泊在岸边的乌篷船上系着的红笼被风吹得轻颤,上头大大的枫字,有为显眼。

船橹轻摇,船身经处,水中的萍草远远散去,同时发出馥郁的芳香。碧空湛湛万里,船中有两人或坐或倚,一小童摇橹,其二人手中各执一杯沽酒,各自斟酌,好不闲适。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一袭白袍,带有月牙般的银光,罗浮山三弟子许念良举起酒杯轻嗅,不多时发出一声赞叹。

许念良原是仙门世家子弟,两年前不知是何原因弃了自家仙门,投入这罗浮山门下。因他举手投足间皆是一派儒雅且行事□□,并面若春晓,清雅出尘,一向被同道之人奉为慧心妙舌慧公子,平日颇好诗词歌赋最喜吟诗作对,现下他正规规矩矩坐在船中央陪着师弟饮酒观花。

“啧!”一直以来倚在船身抱臂不做反应的红衣少年闻言不由得出口讥道“三师兄,几日不见你还是这般多愁善感酸言酸语常挂嘴上啊!”

许念良押了一口酒,方抬眸看向少年微微一笑道“几日未见,师弟的脾气还是这么大呀。”

少年烦躁地将手中的酒水一仰而尽,酒尚未入肚喉咙却像被火烧般使他咳得仿佛五脏将裂。少年一把将酒杯甩开,以掌掩面狼狈不堪。

“不会喝酒,就不要喝酒。”许念良又是微微一笑,这回他将酒杯稳稳扣在案几上从袖中抽出一把折扇,“扑”地一声张开,甚是悠哉地扇道“师弟向来是我们几个当中最能把情绪做到滴水不漏之人,此番失态的模样倒是不常见得。”

“想来上回还是你刚入师门,同那暮云重山的小情人难舍难分之际,现下这般光景,不必师兄我多言几句,旁人也能看出一二。”

“咳咳!你给我闭嘴!”红衣少年咳得面色涨红,说出话来十分吃力,既未反驳也未像平常那样立刻出言相讥,许念良摇着扇子笑得愈欢了,想起昔日与仙山上一别,那位名叫柳扶风的少年最后那近乎冷漠的一瞥,不由地摇摇头,暗叹他家师弟这路以后怕是要多辛苦咯。

“听闻这几日你都同大师兄下山历练?”待少年呼息平复,许念良接着慢悠悠地问道,乌篷船摇摇晃晃驶进一片竹林,长着青苔的梅枝梢上竟奇异地缀着如玉般的梅花,有两只翠鸟栖宿在花枝上,正值梅花盛开,落花片片。行宫

深处,琴声靡靡,尤在耳畔。

“新弟子要下山历练这是规矩。”

“那规矩有没有告诉你,罗浮山的弟子是不必从此规的。”许念良又是微微一笑,道“师弟天资聪颖,过目不忘,想必门规早已是倒背如流了,怎越发犯起糊涂来了呢?”

“历练,从来不是以山头评定高低,我既然入了罗浮门就要做到最好。”

“是吗?”许念良轻笑一声,又道“听大师兄说暮云重山那边正在打算从这届新弟子中选拔出几个充当内门弟子,怕是没空参与这几次历练了。”

“也不知那位叫柳扶风公子能不能拔得头筹呢。”

红衣少年手捻枫叶的动作一滞,幽黑的眸子深处透露着复杂,他抿着唇,脸上褪去不耐,没头没脑地小声说了句“没想到这么早……”只一瞬,情绪内敛,他的面上又重新恢复到漫不经心的状态。

“阿辞的话,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徐念良“哗”地一声收扇,站起身来,踱步走到船头“这我倒是不担心,只是我怕某人可能不知,下一回历练师尊有意同暮云山头联合开展一次游历大会,意属让这届新秀去外头见见世面,算算时日,左不过这一两个月间了。”

“嗯?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许念良背过身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回话,心下颇奇,待转过身去时,方才倚在那里的红衣少年早已不见了踪影,地上孤零零地摊着几片枫叶。池塘的水微微泛着波痕。

“真是男大不中留啊,唉~”徐念良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重新坐了回去,拿起杯子刚押了一口便被里面酒的烈性呛到“咳咳!臭小子!”

他又伸手去扒烧壶的盖子,果不其然里面的茶水早已被替换成了酒。

“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将酒调包的?”许念良轻声疑惑道,随即苦笑“也罢。醉上这一回,不用想也是好的。”

“大好良辰美景,却唯我一人独饮,从前是,现在也是。呵……”

浮世里从前究竟是听谁唱到,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小良儿——”那个仙门脚下嬉皮笑脸的身影仿佛就坐在身旁“你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呀,有我陪你可好?”

暮云重山,云浮门。

“子挽!有你的信!”楚南宁头束云浮门弟子白玉冠,穿着云纹蓝衫,身佩长吟剑遥遥站在思无崖下冲山顶一同样衣饰负剑而立的少年招手。

那名叫子挽的少年随后发来一句密语“谁的信?”少年的声音从脑子炸开,冷清却又带着点孩子的鼻音,楚南宁一脸满足,果然子挽的声音最棒了!

“还是罗浮山那头的。”

虽然离得远了点,但楚南宁还是从密语里听到一声轻笑。

他听到他说“我就知道,也只有他才会这么无聊。”

百叶阁,顾名思义种有许多的树木。

然,这届百叶阁的主人却将所有的树一并给拔了统统种上枫树。

丹枫如火,层林尽染,夜月朦胧。古阁处铜铃声四起,一人独坐亭中。彼时长宇浩空月明星稀,那人远远凝视一方山头,他的手上拿着数张书信上头皆是寥寥几语。

“我很好,勿挂念。”

落笔者柳扶风。

远在另一头,暮云重山上,一人立在崖顶手持铁剑冷冷注视着另一座山,那里常年漫山遍野的枫树在黑暗中依旧一片凝绯。少年居高临下低眉看向手中的一片枫叶。

山河犹寄,万水迢迢。虽隔着千山万水,却依旧念你如初。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