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同事交换小礼物 轻点受不了了啊太深了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1925 次 收藏

当宴会终于结束,欧阳轩将宁馨和欧阳菲菲送至宁馨院外,正准备离开时,右手却被宁馨抓住。

“你今晚不许走,我有话要问你。”

“……”欧阳轩虽然感到好奇,但也认为这样不好,至少会对宁馨的声誉不好,而他就是无法忍受让宁馨受到一丝半点的伤害。

“反正你今晚必须留在我这里,必须等我问完话你才能走。如果太晚你不方便回去,就算住在我这里也行。”宁馨表现的很豪迈,她决定今晚必须得问清楚,要不然她也会睡不着!

欧阳轩听宁馨说完精光一闪,但笑不语。

一旁的金一听完,不得不佩服他们的王妃就是不一样!都敢众目睽睽之下,强迫男子与自己同住,不过,真的能这样么?哎!还是他家王爷有艳福,不像他们这些跑腿的很苦逼。

“你到底同不同意啊,我都让你睡我这了,你还在磨叽什么?”宁馨总觉得欧阳轩此刻是在拿娇,一点都不干脆,哪有男人的气度!

“我在想,我该睡哪儿?”欧阳轩终于开口,不怀好意的问道。

宁馨顿时语塞,是啊,小院只有四间卧室,自己怎么给忘了?自己和菲儿睡一间;小环自己一间;春兰、夏竹一间;秋菊、冬梅一间,哪来多余的房间给欧阳轩睡?

欧阳轩见宁馨皱紧眉头不说话,也不为难她,“我看我还是回去明日再来吧,有什么事也不急于一时。”

宁馨仍不松手,似在思考什么,最后下定决心道:“今晚我让小环陪着菲儿睡觉,你和我睡,反正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晚睡在一起了。”宁馨真的是豁出去了,才这么脸皮厚的说出这么一句惊世骇俗的话来。

宁馨见众人一脸受了刺激的模样不解的问欧阳轩:“我说错什么了吗?”宁馨觉得她和欧阳轩只是单纯的睡在一起,又没做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大惊小怪吗?

还没等欧阳轩开口,小环便焦急的阻止:“小姐,你不能这样。就算王爷他是你的未婚夫,你们现在也不能同床。”小环感觉自她家小姐从自尽醒来后,相似换了一个人一样,每天都会有令她头疼不已的事,可让她呕的是这事情的正主却没有半点自觉。

宁馨不理小环,反而问欧阳轩:“是这样吗?”

欧阳轩轻咳:“小环说的不错,虽然我不在乎,可你终归是未出阁的女子,确实对你不好。”

“那不就结了,本来我就不在乎什么名誉,在我看来那些都是浮云。我还以为你会怕呢,既然你也不在乎,那我们还顾忌什么?”就让他们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反正今晚有些问题宁馨是下定主意必须得问清楚、问明白。”

众人再次跌下眼睛,被宁馨的话炸得个里焦外嫩,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而且浮云是什么意思,是天空上漂浮的白云?众人表示不解。

虽然欧阳轩对宁馨偶尔说出的那些奇特言语早有免疫,不过还是被她刚才说的雷了一下。难道她们二十一世纪的姑娘都这么大胆?不行,自己以后还是得教教她什么是女子‘三从四德’。对自己这样就算了,他可不能忍受宁馨对别的男人也这样男女不设防。

此时欧阳轩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转头吩咐木二今晚乔装成他与金一低调的回府,毕竟此事如果传出去会对宁馨的声誉有影响。

宁馨见金一一行人已经离开,忙拉着欧阳轩往自己的闺阁而去。

小环见宁馨拉着欧阳轩离开,无力的摇摇头,然后一言不发的抱着欧阳菲菲回自己的里屋。她觉得小姐整个人都变了,让她有点无所适从。

此时只剩“四季”还站在门外,毕竟她们也是女子,很不容易消化刚才宁馨的豪言壮语。

这头,宁馨一直将欧阳轩拉进自己闺阁,然后转身将门拴上。继续拉着欧阳轩往里走,待走至床边,她先坐在床沿,然后用眼神示意欧阳轩也坐下。整个过程她都不曾放开欧阳轩的手,仿佛她这一松手,欧阳轩便会离她而去,而过去的总总仿佛就如黄粱美梦般不切实际!

欧阳轩见宁馨如此紧张谨慎,遂想活跃活跃气氛,“今天的宝贝可真是主动啊,不仅主动承认爱我,还主动献吻、主动投怀送抱、甚至还想要主动献身?”

欧阳轩见宁馨的脸色也有些许好转,继续调戏道:“虽然我本打算把那美好的一夜留在我们的洞房花烛的,可既然宝贝想要,我便不再扭捏,给你便是了。但你也无需如此猴急啊,直接就把我拉到了床边。我们难道不先应该培养培养气氛,这样才好嘛!”

宁馨见欧阳轩越说越过,也不客气的用手在欧阳轩的脸上一拧,“你真是的,脸皮越来越厚!你给我乖乖坐好,我真的有话问你。”宁馨真的很气闷,她为欧阳瑾在晚宴上对自己说的话一直都担惊受怕。可某些人倒好,不理解也就算了,还故意挤兑她、嘲笑她。

其实细心的欧阳轩早就发现,自宁馨从宴席上茅厕归来心绪就一直不宁,遂心疼的将她搂进自己怀中,“好了,刚才我逗你是为了让你放松心情,既然你不高兴,我不说便是。现在就我们两人,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无需隐忍。”

“你可知为什么以前我只穿白色,而百花之王以后又不再穿白色?”宁馨左顾而言他。

欧阳轩摇摇头。

“那是因为你!”

“我?”

“对,就是因为你。”宁馨站起身,她刚来这里的时候,心里很悲伤,只想回去,回到丈夫、女儿的身边。所以宁馨感觉自己的世界是灰暗的、悲伤地、空寂的,如行尸走肉般没有希望、没有尽头。那时的她觉得也只有用白色才能代表自己的心情,所以她只穿白衣;可自从有欧阳轩的出现,慢慢的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虽然她很努力的压制自己对欧阳轩的感情,但它却仍然顽固的生根发芽。

当他们在百花之王确定彼此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世界不再灰暗,开始变得色彩斑斓、开始变得有希望。她真的很开心,所以宁馨告诉自己,她要为他们的将来好好的活着,去创造属于他们的新世界。这新世界是欧阳轩给自己的,是色彩斑斓的,所以她便不再只穿白衣。

欧阳轩也跟着起身,从宁馨身后搂着她,想给与她温暖。

“你知道吗?刚才宴会时我听说,我有可能会失去你,我真的好害怕,我怕我再也没有勇气面对失去你的打击。你答应我永远也不要离开我好吗?”宁馨颤抖着说道,她是真的被欧阳瑾的那番话给吓住。

欧阳轩将宁馨扳正面对自己,“傻瓜,我怎么舍得离开你?我那么爱你,一定不会离开你,就算死也不会!”

宁馨捂住欧阳轩的嘴:“不要提死字好吗?我要你活着陪我。”她不要阴阳两相隔,她要欧阳轩和自己白首偕老,共度一生。

宁馨期望自己和欧阳轩不要再像自己和敬礼一样只做了半路的夫妻,不是不爱,而是不得不分开,再见也是遥遥无期,这才是最痛苦的。

“好,我答应你,你别害怕。”在欧阳轩的心里,只要能和宁馨白首偕老比什么都重要。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