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增生图片 在学校阳台给学长口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325 次 收藏

第十三章

竹青和玉林沿着江边走,一直走到大桥头,向山上爬去,山上有座孤零零的亭子,两人面对面坐下来。玉林指着江对面,突发思古之幽情:“啊,黄鹤楼,我终于看到你了。”

“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竹青四顾茫然。

“在诗里,在我心里,也在你心里。”玉林一本正经地说。

竹青也记得崔颢那首《黄鹤楼》,望着空旷的龟山,不禁惋惜道:“‘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黄鹤飞走了,把楼也带走了。”

玉林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就讲起黄鹤楼的故事。黄鹤楼的故事有很多版本,玉林讲的这个是名人推荐并兼采各本所长最经典的一个版本,相当于《红楼梦》的程乙本。

很久以前,有个叫辛氏的女子,在对面龟山下开了一家小酒店勉强度日,有一天,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来到小酒店。老道说他身无分文,辛氏为人善良,说仙师要不嫌弃,这里粗茶淡饭,随时可来。于是老道就成这里常客,也不付酒钱。

一天,老道喝完酒说,明日要去别处,常来打扰,无以报答,就留个画吧。说着从桌子上捡一块吃剩的橘子皮,朝粉白的墙壁上画了一只尖嘴长腮的黄鹤,然后咬破指头,在黄鹤头上一点,成了丹顶。老道对辛氏说,你只要向黄鹤拍三下巴掌,它就会飞下来跳舞,还会变出酒来招待顾客。

那天,从京城来了位钦差大臣,听说黄鹤会跳舞的事,要买下酒店。辛氏不答应,钦差亮明身份,限三天要她答应。

竹青笑着说:“你歇歇,我来接着讲。”

“到第三天晚上,辛氏对黄鹤说,黄鹤啊黄鹤,我没能力保护你,你快自己飞走吧。正说着,老道来了,老道说,你不必着急,我自有办法,说着拿出一根铁笛吹起来,黄鹤听到笛声,跳下墙就往外走,老道也骑上黄鹤,向天边飞走了。”

“后人为了纪念黄鹤,就在原地筑起一座高楼,起名黄鹤楼。”玉林赶紧接上,做了结尾。

故事讲完了,竹青还沉醉其中,自言自语:“你说这是谁编的故事,讲起来朗朗上口,再听也不烦。”

两人走走停停,好象有说不完的话,眼看日已过午,江边也没有吃饭的地方。玉林说:“你饿不饿?我们往回走吧,我带你去下馆子。”说下馆子,其实是去吃食堂,而且只有国营食堂。

早已过了开饭时间,国营食堂里冷冷清清,少了热气腾腾的烟火味。一位年过半百的炊事员,坐在火炉旁无所事事,面前放一白瓷茶缸,瓷面有几处已经剥落,但能看见红色“奖品”二字,里面的茶水俨的象咖啡。

玉林上前问:“老同志,还有没有啥吃的?米饭、馒头都行。”

老同志头都没抬:“从不卖馒头,米饭卖完了。”

玉林不甘心,扫了一眼大茶缸,和颜悦色说:“大叔,一看你就象劳模,是哪一级的,市里还是省里?”

大叔抬起头,打量他们:“你们是外地学生吧?我鬼儿子和你们一样,满世界跑,不干正事,都是吃饱撑的。”

说着进去了,一会儿又出来,端着小半盆面条,象是煮过,看着油旺旺的。大叔捅开炉子,水烧开后把面条在锅里来回烫几次,然后捞到碗里,浇上各种调料,对他俩说:“吃吧,热干面。”

玉林掏出一斤全国粮票,五角钱,递给大叔:“你看够吗?”

大叔收了半斤粮票,没要钱:“早晨剩的,不吃也是浪费。”他一定是想到儿子,才动了侧隐之心。

这面条比接待站的不知要好吃多少倍!香辣酸甜鲜,五味俱全,味道不错,只是缺了肉。第一次带竹青下馆子,没有一点肉腥味多没面子,玉林厚着脸皮问:“大叔,咱食堂有没有肉,无论啥肉都行,我有钱。”

竹青拦住他:“要什么肉?我已经吃饱了,这面真好吃,真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玉林干脆进到内厨自己找,大叔赶紧跟进去,“鬼儿子还想打牙祭?”

玉林果然端出半盘熟鸭脖,让竹青吃,竹青让他也吃,他说他对鸭肉过敏,鸭腿都不吃,何况脖子。她笑笑:“没听说吃肉还能过敏。”她知道他是想让她多吃点,才编出过敏的谎话,既然如此,那就多吃点,也不辜负他一片真情实意。

吃完饭,他们也不坐车,沿街游逛,竹青第一次来到大城市,象刘姥姥一进大观园,两眼应接不暇。她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进县城也是这样,东瞅瞅,西望望,看什么都新鲜,只怕漏点什么。堂哥在旁边,拍拍她头说,脖子都扭歪了,眼往前看,省怕人家不知道你没进过城!玉林逗她说:“跟着我你就尽情扭吧,脖子歪了我再帮你扳过来。”

一直逛到太阳偏西,才想到该回去了。玉林正要走,竹青拦住他说等一下,说着就去解棉衣扣子,玉林惊愕:“你要干什么?”竹青没说话,解完最后一个扣子,露出鲜红的毛衣,毛衣上面别着一枚纪念章,就是玉林给她那枚。竹青脸色绯红,看着玉林:“我把它戴在这里,今天一天身上都不觉得冷,真的。”玉林在心里骂自己自作多情,其实,他也不是坏孩子,只是一刹那不由自主下意识一种反应,他不知道竹青是怕他难为情故作镇静,还是没听懂他的话中之意,但愿不是前者。

快到接待站,竹青怕支书看见他们不高兴,自己先走,让玉林等一会儿。难怪竹青这样做,别人的教训她要借鉴。运动刚开始,班里有一对恋人被发现后,大字报铺天盖地,又是文章声讨,又是漫画侮辱,弄得两人十分狼狈,好长时间抬不起头。玉林安慰她说:“放心,我们不公开,我们是地下工作者。”

竹青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回走,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高兴过。几个月来她和她的家庭屡受打击,她已经习以为常。没想到风暴过后,天现彩虹,先是□□接见,后有人等她长征,更值得庆幸的是遇见了玉林。幸运一个接着一个,真不知道该感谢谁 不由自主哼唱起来;“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亲``````”

再说支书和高兰兰,一直坚持到□□大会结束,才离开体育场。回到住地发现一个队员都不在,十分生气,左等右等皆不见,万分恼怒。傍晚,支书憋了一肚子火正没处发泄,班长和课代表一前一后走进来,支书简直像河东狮吼:“你们疯到哪里了,还知道回来!”

班长若无其事:“不是去开□□会么。”

“开完呢”支书紧追不舍。

“看长江去了。”班长不卑不亢。

“一切行动听指挥,谁让你们去了?”听口气像审判罪犯。

班长正要分辨,课代表忍无可忍,接过话头:“ ‘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这么大的城市,难道找不到你,我们就只能原地不动吗?不要忘了我们串联任务之一,还有饱览祖国大好河山这一条噢。”

课代表说的不无道理,支书一时无言。正好竹青进来,支书立刻有了新的目标,冲竹青问:“你也看长江了?”竹青看看课代表,课代表朝她点头,她就腿搓绳,使劲点头。支书目光落在班长身上,班长也附和道:“我们一块去的,到江城不能不去看长江。”支书无可奈何。

玉林回来的时候,支书气已消大半,与其说支书怕自己威信扫地,不如说她更害怕玉林和竹青单独在一起。本来她对玉林挺自信,青梅竹马,舍我其谁!可是最近她越来越不放心,她从玉林看竹青的眼神中看到了异常,和看她的眼神完全不一样,偏偏竹青的美丽、温柔又是她不具备的,心生妒忌就在所难免。

支书没审玉林,玉林做贼心虚,滔滔不绝说了自己行动轨迹:“今天《毛选》四卷在全国发行,我从体育场回来,就去新华书店买宝书,队伍排的那个长啊,都拐了好几个弯。”

支书不相信,穷追不舍:“你少啰嗦,宝书呢?”

“今天卖完了,明天凭排号拿书。”玉林说着,拿出一张盖有章子的纸条。

话是假的,纸条是真的,接待站发的号。玉林进来前绕到食堂转了一圈,正好炊事班师傅不买,送给玉林。

竹青心里说:“好个玉林,不当演员都亏材料了!”

走出女生宿舍,课代表神秘兮兮对班长说:“你猜我今天看到什么了?玉林这小子有福气,才来几天就把我们班花摘走了,他和竹青在龟山,我看见了,两人坐的很近,还拉手呢。”

班长一点也不奇怪:“郎才女貌,你情我愿,再正常不过了。”

“难道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有想法也很正常,但我没有。”班长振振有词。

“那你都想些啥?”

班长还真想了想,然后,拍拍课代表脑袋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课代表对竹青还真有想法,竹青话不多,他是个话篓子,平时两人很少说话。但他欣赏她的气质与才情,也为她的家庭出身惋惜,不是怜悯,更不是歧视,是对美好事物的珍惜和庝爱,是一种类似于怜惜苍生怜惜生命的原始情愫。

就象橱窗里摆着一块美玉,你可以喜欢,可以欣赏,但并非一定据为己有。所以他才出头为她解围,替她打掩护。

课代表没想到,无意中透露给班长的信息,给竹青带来不小麻烦。

第十四章

长征队计划今天去江南岸参观游览,没想到吃早饭时支书通知大家,取消一切活动,吃完饭开生活会。一句话如当头棒喝,一个个都傻眼了,定好的计划怎么能说改就改呢?开生活会是出发前约法四章之一,无可厚非,关键是时间的选择问题。此时窗外冰消雪融,阳光和煦,正是出外游玩的大好时机,却要呆在家里开什么破生活会,真想得出。课代表首先反应过来;“什么?现在开生活会,支书同志,你不是开玩笑吧?”

支书劈头盖脸:“什么开玩笑?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我就是要开生活会,而且就是现在,马上。”

支书的强硬态度,班长也颇感意外,相处三年来,他从来没见她如此这般发脾气。好在班长是好好先生,遇事善于替别人着想,他想支书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于是就打园场说:“现在开就现在开,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明天去江南岸也不迟。”

生活会在女生宿舍开。玉林和大个子去参加球赛,不能参加,其实他俩参不参加都无所谓,不是一个学校,更不是一个班级,支书也鞭长莫及。关键是高三甲班这几个人,一个饭盆里搅勺把,抬头不见低头见,都带着紧箍咒,孙悟空终究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所以都想表现好一点,留个好印象,将来落个好鉴定。

支书是当然的会议主持人,态度非常严肃:“都打开□□,□□教导我们说:‘有无认真的自我批评,是我们和其他政党互相区别的显着标志之一。’□□还教导我们:‘反对自由主义。’不等大家找到这两段语录,支书已经合上□□:“长征队出来已经半个多月了,大家都把自己的表现总结一下,向□□汇报。”

没人响应,暂时冷场。支书清了清嗓子:“我先说,作为团支书,我有责任带好我们这支小小的队伍,但是由于我的能力有限,不会做思想工作,以至于队伍中出现了一些纪律松弛现象,谁想上哪就上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一点组织观念``````”

支书的嗓音越来越高,就差拍桌子。班长纳闷了,不就是没开完□□会去看长江,至于吗?况且昨天已经都说过了。班长就是班长,宰相肚里能撑船,为了缓和气氛,只好拿自己开刀:“□□说,‘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我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昨天犯了自由主义,今后一定注意。”

班长说完,给课代表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该你了。

课代表心想,王天才呀王天才,看你那怂样,也算是男子汉!他先念了一句□□语录:“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然后清了清嗓子:“班长是我上级,他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他让我逮狗,我不撵鸡。他说我们去看长江吧,我说好,我们就去了,我听班长的,所以我没错。”

课代表什么时候都是常有理,而且你还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支书也无可奈何,只拿眼珠死死盯着竹青。竹青知道躲不过去,翻着□□也找出一条语录:“‘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列主义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昨天我也犯了同样错误,很不应该,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争取赶上同学们的步伐,和大家共同进步。”

“说完了?”支书瞪大眼睛。

“完了。”竹青不慌不忙。

支书撇撇嘴:“我听说昨天有人在江边演了一出《游龟山》,你知道吗?”

竹青唰一下红了脸。《游龟山》是一齣戏,里面有男女私定终身的情节。她这是含沙射影说我吗?不对,昨天明明只有我和与玉林两个人,前后左右谁也没碰见,怎么会这样?竹青立刻冷静下来,她该不会是诈人吧,我可不能上当。再说了,这不是小事,别说没人看见,就是看见也不能承认,绝对不承认。

想到这里,竹青一下子放松了:“不知道呵,昨天我和班长他们一直在一起呢。班长,是吧?”竹青急中生智找了个保镖,她知道班长不会出卖她。她咀里说着,心里想,班长啊,实在对不住了。

“是呵,我们一直在一起,没见唱什么戏,那是封建主义东西,没人敢顶着风头上。”班长也心领神会,大声说。

课代表忍不住偷偷笑,他明白了,昨天他和班长说话的时候,正好高兰兰从身边走过,一定是这个跟屁虫打的小报告。他见高兰兰正洋洋得意剪手指甲,就想教训教训她:“高兰兰,现在是开生活会,你不注意听,在干什么,别以为你不是这个班里的就没人管得住你。?”

“我又没违反纪律,你冲我喊什么?”高兰兰也不示弱,

两人一替一句吵个没完,看来生活会已无法进行下去。关键时刻风风火火进来一个人,冲淡了此时的尴尬局面。

来人是玉林,刚打完比赛,他内穿鲜红球衣,外罩一件军大衣,原本白白净净的脸,变得像关公,头发变成一绺一绺,贴在额上,头顶仿佛还冒着热气,掩饰不住的青春活力。

玉林拿着一个笔记本,进门来不及和别人打招呼,径直走向竹青:“竹青,你不是喜欢唱歌吗?我好不容易抢来这个本子,是拉拉队女生抄的新歌,很好听,你赶紧抄出来,过会儿还有人来拿。”

玉林只管说,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没看懂竹青脸上表情。竹青这会儿正为江边的事发愁,她从心底里感激玉林,却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接受玉林的好意,权衡利弊,为了避嫌,她努力克制着自己,一下子把本子推开,冷冰冰的说:“什么破歌,值得大惊小怪!”

玉林睁大眼睛,不知所措,看看大家,都没人说话。玉林哪里受得了,他把歌本往床上一摔:“莫名其妙。”说着就要走人。

支书一把拉住他;“小林,别走,不就是抄歌么,来,菊姐不会‘刀来米’,可我认识123。”说着就去找纸找笔,然后拉玉林站在身边,让玉林念一句,她写一句,两个人靠得很近,相互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竹青不忍目睹,恨不得上前拉玉林过来。

支书一边抄,一边南腔北调的哼;“革命熔炉火最红,□□时代出英雄。”高兰兰也凑上来,跟着唱:“王杰同志好榜样,一颗红心为革命``````”竹青再也看不下去,强忍眼泪,一转身跑了出去。

竹青看看身后,不见玉林,她原本想,要是玉林跟来,那怕只说一句好听的话,她就立刻跟他回去,可是他没来。竹青的眼泪便止不住哗哗地流,仿佛要把刚刚受到的委屈,歇斯底里地宣泄出来。

在对待玉林态度上,何菊香可比田竹青聪明得多。她不耍小性子,事事处处以大姐身份爱护玉林,甚至袒护他,她不想面对面得罪玉林,专挑他不在时难为竹青。玉林讨好竹青遭遇冷脸,她幸灾乐祸。既然你往外推,我就伸手拉,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就凭自己这条件,何菊香不相信争不过田竹青。

那天晚上,竹青很久都睡不着,她想,支书既然说出游龟山,想必是看见或者听说她和玉林在一起,她担心回去后支书会不会把这事儿向学校汇报?她这种担心并非多余,因为生活中她不希望发生的坏事都发生了,往往是措手不及,令她万分痛苦。那种痛苦太可怕,来得太早,所以她从小就学会了凡事做最坏的思想准备。

现在,最坏的可能就是支书已经向学校汇报了,而且传得沸沸扬扬。像她这样出身,再加上“作风不好”这么一个坏名声,鉴定倒是小事,说不定会被学校开除,到时候,什么光明前途,伟大理想,都将化为泡影。想到这里,竹青真是万分后悔,后悔不该鬼使神差,闯下如此大祸。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