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货我捏烂你的奶打屁股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95 次 收藏

苏牧遮看着苏小川静静牵着绸花的手,在红绸的映衬下,更加显得她的手白的透明,实在无法想象世人口中那个嗜血的妖女就是未来的王妃是这么个瘦弱纤细的女子?

“王妃,王爷旧疾复发恐不能亲自拜堂,”继而苦笑,“王爷嘱托,由属下代为拜堂。”

苏小川脚步一顿。

苏牧遮绅士的停下让她缓缓,本以为她会当场质问甚至哭诉,没想她也只是顿了一下,又继续示意婢子引着她往前厅去。

“他没死就好。”

苏牧遮一愣,他倒是不知道苏府的妖怪小姐这么有胆识,倒是见识了一番。

他家王爷自是不会死,这会儿还活的好好的看她的王妃携着他的三个属下拜堂呢!

苏牧遮面上却不得不蹙眉,请问,“王妃何出此言?”

苏小川尊着喊礼人的示意,在媒婆的引领下跟着拜天拜地拜空荡荡的高堂,又对拜,“我可没打算一天换两套衣服!”比起丧服,她还是喜欢嫁衣的颜色。

两人对拜之后抬头,苏牧遮错愕。有一瞬没理解苏小川的意思。

一声送洞房落下,苏小川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又清凌凌的小声传来,“我更不希望继妖女怪物之后,又多一条克夫的骂名。”

苏牧遮静默一息,继而笑着将他手中的红绸交给另一个黑袍男子。

苏小川看不见黑袍男子的模样,只从那靠近她之后黑袍男子身上一股抗拒的不悦感中察觉出苏牧遮的意图。

还未开口,黑袍男子便冷冷的淡淡的开口。

“王妃,遵王爷之命,属下送您进洞房。”

没有起伏的声音,更听不出喜怒。苏小川只隐隐的知道这个牵着她往洞房去的男子不喜她?

满堂贺喜的人看着这短暂的一幕,一时错愕的惊愣在那里!

有谁见过一个女子成亲,眨眼换三个男子一说的?!

怕是由此一事之后,江国上下后面一段时间里的头条就是她苏小川为最罢!

走到一半,苏小川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她虽不懂古代礼法,但从喜堂上安静的程度来看绝不会有好事。

这么一想,当即掀了盖头!

“忘了说,承蒙你们王爷这么看得起,往后我身上怕是还要多追加一条荡妇的罪名,”苏小川轻笑,犹如春水映梨花,乍暖却冷,“希望你们王爷有命撑到能与我一起名扬天下的那天!”

除苏牧遮和牵着红绸另一头的百里霁之外,所有人没空理会苏小川话里的意思,只随着淡然飘落在地上的盖头缓缓抬起视线看向那个面带愠色的新嫁娘,只剩倒抽凉气的惊叹!

随后的日子里,整个京都便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左相府三女脾性如修罗,皮相如妖孽;成亲日,相携三男子拜堂,不见其正主北牧王夫君,千古妖女也……

百里霁原本木头脸的面上闪过一抹不耐,他本来对江封许得这门亲事有诸多怨念,现在王爷娶的还是个带刺儿的女人,教他怎么能服?!

再漂亮,对于他只看女子内涵的人来说,也是白搭!

百里霁一把拿过媒婆递过来的盖头,冷着脸递到苏小川面前,“王妃,大庭广众,请自重!”

苏小川听话接过盖头,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摄于百里霁的冷脸乖乖盖上时,却见她踮脚双手一伸将盖头搭在百里霁头上,冷笑,“北牧王娶的新妃成个亲都换三个男人了,你、是否该教教你们金贵王爷何为自重!”

“你!”百里霁一把扯了盖头,忍着额间青筋上前一步欲要发作,苏牧遮当即笑着和解。

苏小川转眼,只觉这个一袭蓝衣的美人公子很漂亮,犹如橱窗里那些木偶傀儡娃娃,若是穿得华丽些怕是越发美!

只是……他脸上留有三分余地的精明笑,却生生撕碎了那一抹美到极致的风情!

“王妃您会错意了,王爷多有不便,属下三人又是王爷身边之人,遵王爷亲命替他亲迎王妃进门实是万不得已之举。”

“哦?”苏小川明眸冷凝向苏牧遮,云水袖一挥划过喜堂贺喜的宾客,笑不达眼底,“你问他们一句,他们可信?”

苏牧遮当即笑着转向宾客,问了一句。回应他的虽参差不齐含含糊糊却也能听懂大致意思,他们信!

至于违心与否,那就与他无关了。

“既然如此,”苏小川拂了下裙摆,兴趣缺缺的将盖头从百里霁手里抽出来盖到自己头上,“带我去你们王爷那罢。”

苏牧遮眼神示意百里霁忍着。苏小川是王妃,打不得骂不得更杀不得!继而转换笑脸让管事与他一起领着宾客入席。

天幕阁,北牧邪的书房,也是北牧王府重地,禁地!

此时一袭大红衣袍,束发端正的北牧邪支着头侧卧在软榻上,素和为他他配药讲着喜堂发生的一幕,覆了鬼面看不清神情。

“王爷,您都说旧病了,死不了却不出去拜堂,你这是让苏府难看还是让未来王妃难堪而知难而退?”

素和坐在桌边,想着这会儿那女子要是知道王爷这么安排迎亲,怕是要闹翻喜堂。但是这会儿听段昊来报,“王爷,百里总院已将王妃送进新房。”

“嗯。”北牧邪轻应了一声。

“还有……”

“说。”

“王妃在喜堂当着众人的面掀了盖头,还…还指责了王爷的不是……”跪在门外的段昊想着喜堂上发生的一幕,小心肝到现在还没平静下来呢,未来王妃看着年纪轻轻,脾气却是一顶一的霸气!

素和听了,眉尾一扬,带着愉悦的笑意晕开在眉眼间,“恭喜王爷。”他就说听到苏小川乖乖进洞房而没闹翻有点不对劲,原来……这是明目张胆叫板王爷呐!

北牧邪轻哼,算是对素和的恭喜不与置评,也是回应段昊他听到这句话之后的反应,“你下去罢。”

段昊刚一走,守在门外的段丰声音又响起,“王爷,皇上身边的旗木总管替皇上前来送新婚贺礼。”

这意思,是告诉他家王爷,皇帝送贺礼,必须新人亲迎。

这会儿,旗木怕是知道新娘拜堂换三个男人的事了,估计今晚皇帝斥责的口谕就要下来了。这么一想,北牧邪看向段凡,轻抬手一挥,“拿着先帝剌封爵位的圣旨,将皇帝送来的东西都送到千秋院。”

千秋院,新妃入住的院落。

苏小川在百里霁将她送到千秋院门口就走之后,一把扯了盖头挥退随行婢子一个人踏进这个没人却干净的院落。

推开新房的门,刺目的红晕花了她的眼。苏小川眉心微蹙,继而旋身坐在门口青阶上,也不进门了就这么看着满院子的贺礼,有些飘飘然。腆着险些留下哈喇子的俊俏脸庞,咧嘴无声笑了,“我苏小川以后就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了,王府以后的财政大权也也由我统管了……”

段凡领着几个丫鬟将皇帝赏赐的东西领着待到千秋院,甫一到院门外就听到苏小川这一声傻笑,当即抬手制止丫鬟的脚步声,就站在门外打算听苏小川还有什么话说。

“要是这北牧王爷发病翘辫子了,那我是陪葬呢还是守活寡啊?”掰着指头,苏小川有些不确定。

段凡一听未来王妃咒自家王爷和她自己的夫君,清秀的面上不经一阵错愕和诧异。你见过谁家姑娘刚一过门就盼着夫君翘辫子的,呸呸呸,他家王爷才不会翘辫子……呢。

“两样都不好,那我有再多钱也亏死,大好年华还没放肆的活过一回,不行不行,得找个日子跟那鬼王爷谈谈和离的事。”

“……”段凡默了。

王爷,您娶的王妃到底得了什么病,被人说成妖女怪物也就罢了,怎么还这么乐观,皇帝亲口许下的婚事,能说和离就和离么,王妃您脑子好使么?

咳!

段凡佯装咳嗽一声,踏进千秋院,要是再让苏小川说下去,估计明日王府就要传遍苏小川要谋害亲夫了。

“你是谁?”苏小川嫁衣未退咧咧坐在青石阶上,仰头就问一身侍卫打扮的段凡。

此时一时临近黄昏,夕阳余晖蕴热难退,苏小川只觉这背光而来的人……很烦!她不喜欢抬头看别人,特别是背光还还不清模样,就像前段日子撞路的时候,想看那华丽马车里的男子一样。

这是她记忆里很不好的回忆!

“王妃,属下段凡,王爷身边的侍卫”。

段凡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随意而安然的红衣女子,虽然额角遍布细汗,精致的新娘妆也有些晕开,却依旧难掩那眼中的黑亮深邃,蹙起的眉心点着一朵朱砂红梅绽放,更是平添一丝夏日里的冷凉。

“有事?”苏小川起身,她实在很烦来人的脑子不转弯,没看到她已经不耐烦了吗,干嘛还站在背光的地方跟她说话啊,既然是属下怎么还站着跟她说话?

段凡侧身让丫鬟将站好将手里托盘里的东西承在苏小川面前,“这是皇上赏赐的东西,王爷吩咐送到王妃这里。”

苏小川只觉方才不那么刺眼的面前突然一亮,有些不适应的抬手侧挡,蹙眉往屋檐里退了一点,哼哼一声,“放屋里去罢,没事的话你们都走罢,叫人端点饭菜来就行。”

“是。”眼见丫鬟都出来,段凡才想起来,“王妃,您没带陪嫁丫鬟?”

“很稀奇?”苏小川顿住进房间的身形,侧身问,“王府没有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