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放东西到下面 在公司两个老外轮流照顾我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232 次 收藏

张贵容一听石缈直接就问石悦,心里警铃大作,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石悦?在屋里写作业呢!咋了?”

说话间郭金胜也打开车门下了车,一见到郭金胜,张贵容算是全都明白了,怪不得石缈会突然回来兴师问罪呢,原来是这小崽子给石缈通风报信呢!

“胜子,你还特意去城里找石缈了?”张贵容皮笑肉不笑的看郭金胜一眼,其他人也都不说话了,知道这是有热闹要看了。

郭金胜被张贵容看的脸一红,却也皱起眉头来说道:“婶子,快点把石悦交出来吧!石缈妹子也是想见妹妹!都是一家人,你把人拦在外面这是干啥。”

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各个却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味。

石缈知道张贵容把自己堵在外面就是不想让自己见到石悦,过一会儿张家的人全都赶过来了避免不了会有麻烦,与其等张家的亲戚来,还不如把事情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说的明明白白,走到张贵容面前,带着怒气问道:“你是不是打算把悦悦嫁给老王家那猴子!”

听到此话,附近的邻居脸色都变得有些尴尬,哪里是打算啊!实际上张贵容已经收了人家老王家的彩礼了,足足有十万块呢!

石缈已经明着问了,张贵容脸色也变了,嗓门不自觉的拔高,答道:“对!反正今个儿左右邻居都在呢,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要把石悦嫁给老王家!”

她竟然有脸承认!

“张贵容!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嫁给我爸这么多年,我爸亏待过你?我爸死了以后你们是怎么对我们的?我每个月按月给你送生活费,一个月几百块,足够你们生活了!你却还不死心,还想把我妹妹嫁给一个智障!你好狠的心!”

张贵容虽然不是傻=子,却十分的贪婪,十万块彩礼已经到手,哪有退回去的道理,反正闺女也不是她亲生的,石缈这样一问,泼辣劲也上来了,扯着嗓门喊道:“大家都来看看啊!她在外面不学好,过的好点了,竟然敢跟我大喊大叫了!自己这么不学好还想管石悦?我是不会让石悦见你的!”

“哎唷,听说现在有的丫头可不要脸了,为了钱在外面做什么三=陪小姐,石缈这车该不会是这样来的吧?”铁柱媳妇恶狠狠的说着,一脸的嫌弃。

这时候张家村的男女老少又全都围上来了,郭金胜见此阵仗,知道石缈就要吃亏了,没好气的吼道:“难道村里的女娃在城里挣大钱了就一定是做不正经的事了?张婶,石悦是石缈的亲妹妹!你不能不让她们见面!”

郭金胜想帮石缈却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张家村的男女老少根本不会听他一个男娃子的话。

人群中张家村的村长和两个岁数大的老头走了出来,村长一看见张贵容立刻皱起眉头:“贵容啊!你这又是闹啥呢?咋不让石缈进屋?”

张贵容一看见村长就像是看见了亲爹,立刻坐到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哭闹起来:“石缈这丫头在外面做三=陪小姐,现在还要把石悦带走,我可是给石悦定亲了!村长,魏大伯,高叔,你们可要给我做主啊!这石悦要是跟石缈走了,可就走不了好路了!”

村长听到此话,沉下脸看向石缈,“石缈,你趁早自己离开这个村子,石悦的事情你也不需要管,自古以来都是爹妈做主给孩子订婚,石悦订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你别再无理取闹!”

村长话一落音,张贵容的弟媳妇杏花便露出得意的笑,把张贵容扶起来,还一脸贪婪的看着石缈的车子,嘀咕着:“这车子恐怕也没什么好来路,我看干脆把车留下算了!”

村长跟张贵容家本来就有亲戚,会这样袒护张贵容,石缈并不意外,只是如今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人宰割的小丫头了,“村长,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有车了那是我自己挣的,不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石悦是我的亲妹妹,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分开,这房子也是我爸盖的,虽然我爸死了,可是我也有权利住,您要是再这样偏袒张贵容,我可就要去镇政府告上一状了!”

“你!”村长气的脸色铁青,背着手说道:“好!我就看看你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门口吵吵闹闹,院子里张贵容的女儿却突然冲了出来,“妈!妈!石悦一直要砸门,要你放了她!”

“原来我妹妹是你关起来了!”石缈气得不轻,狠狠瞪了张贵容一眼,朝着院里走去今天就算是跟全村的人拼命,她也不能把石悦在留在这里!

“把她给我拉住!”张贵容一声怒吼,张贵容的弟媳妇和姐妹几人气势汹汹冲向石缈,张贵容弟媳妇抬起黑胖的手就朝着石缈打去。

石缈一个闪身躲过这一巴掌,一脚踢在杏花的膝盖弯上,杏花失去平衡只有去抓身边的人,就这样几个妇女在一瞬间摔成了一团,而石缈,趁着空隙已经进了院子。

“咋办?这死丫头进院了!”张贵容一见石缈进屋了,急的眼睛红了,石悦可是自己的摇钱树!那十万块钱的彩礼她可都收下了!

“进去能咋样?她还能不出来了!”村长沉着脸吼了一句,心里想的却是刚才杏花几人到底是怎么就摔成一团了?难道是他老了,连这都看不清了?

一进屋里,石缈就听见石悦的哭声,赶紧朝着里屋跑去,走到门口一看,原来张贵容在外面把门锁上了!

好在锁头不大,石缈从厨房找到菜刀狠狠砍了两下,锁头应声落地,推开门,石悦瞪大眼睛看石缈几秒,立刻扑进石缈的怀里,哭喊着:“姐姐救救我!我不要嫁人!我不要嫁人!”

“悦悦乖,不哭……有姐姐在,谁也不能欺负你!谁也不能!”石缈搂住妹妹耐心的哄着,心里思考着出了房门该如何应付张家村的人,现在外面那群人肯定是不会让自己离开的,想到这里石缈沉下脸,她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张贵容!

屋子外的众人一边看着屋子的动向,一边聊天打趣,说的都是东加长西家短的事情,有些汉子对张贵容这种行径颇为不耻,却也不敢提出来。

说着说着,张贵容的目光就落在了郭金胜的身上,她踱着步子在郭金胜面前走过一圈,随后一脸鄙夷道:“哪里来的癞蛤蟆,还敢动起天鹅肉的念头了!看见没,石缈有车了,肯定城里有男人了!你连十万块的彩礼都拿不出来!还想娶石缈?我呸!”

一口吐沫吐到郭金胜的脚下,村里其他人都跟着笑起来,一个个看的津津有味,就在这时,门开了。

石缈牵着石悦从屋子里走出来,杏花冷哼一声,走上前去一脸得意的说道:“石缈,你甭惦记着把石悦领走,没看见这外面多少人么?趁早跪地上给我们磕头认错,我们还认你这个丫头。”

石缈眼中满是轻蔑,对杏花的话不理不睬。

之前已经丢过一次脸的杏花气的不轻,如今有村里人撑腰了,立刻摆好茶壶姿势骂道:“你个不要脸的死丫头,以为这是城里有你姘头帮你吗?告诉你,不拿钱,不把石悦留下,你今天就别想轻易离开!”

“谁说我要离开了?”石缈一脸好笑的看向杏花。

“不走!不走好啊!你那车不如给我大姐好了!反正也不是啥好来路,至少我们不会伤到你。”杏花舔舔嘴唇,一脸的贪婪。

“我走是一定要走的,不过走之前,可是有一笔账要好好跟张贵容算算!”石缈说完牵着石悦的手就朝着张贵容走去,“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好好说道说道,把村里还有邻村德高望重的老人都找来!镇长也找来!”

“我们张家村的事情不需要外人管!”村长没料到老实巴交的石缈变得如此能说会道,伶牙俐齿,这件事情原本他就偏向张贵容的,哪能让外人来指手画脚看自己笑话?

张贵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石缈,眼睛转了转,说道:“石缈,我也不是不能放石悦跟你离开,但是二十万的彩礼我都收了,还在镇子上给石悦订了衣服,你要想你们姐妹离开,拿二十万出来!”

二十万?村子里的男女老少皆是一脸惊讶,十万彩礼就不少了,这一转眼就翻一番啊!想不到张贵容还真敢要啊!

“简直欺人太甚!”郭金胜骂上一句,却被身后的郭大婶拉住。

郭大婶和郭金胜的小动作,石缈早就看在眼里,却一点也不生气,郭家也是后来的住户,她们姐妹二人跟郭家无亲无故,怎么能拖累他人?她有解决事情的方式!

“张贵容,我爸死了以后你占了我家的房子和地,我们姐妹可看到过一分钱?我爸意外死亡,工地给的赔偿金你可给我们用过一毛钱?今天当着全村老少爷们的面,咱们就好好说道说道,我们说好了,我带着我妹妹就离开,要不然,我还真不走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