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只是隔着布料 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524 次 收藏

"重塑原本的真身到也可以"!

"真的"?沐婳娴兴奋的看向夜墨泽,眸子中是满满的喜意。

"嗯"!夜墨泽犹豫着应下,"只不过……"!

"不过什么呢"?

沐婳娴和怀里的小东西都兴致勃勃的看向夜墨泽,究竟会是什么神奇的东东呢!

"这说来有些麻烦",夜墨泽对清陌怀中的小东西使眼色,"我们还是先用早膳,之后还要去密室中审问那两人,快点走吧"!

"嗯"?沐婳娴还没想明白,怀里的小东西就不安生的想挣扎出来。

"主人,宝宝有悄悄话给泽泽讲哦"!清柠见挣扎不出来,仰着小脑袋,月白色的眸子圆咕噜噜的透着水光。

又撒娇卖萌,沐婳娴不由得觉得这一招有些可耻,还叫什么泽泽,但还是把怀里的小东西递给旁边的人,竖着耳朵静静的听一人一老虎讲悄悄话。

"清陌偷听可不好"!夜墨泽把怀里的小东西放在地上,伸手拉着清陌的手腕,"不用管宝宝,它要去干一件大事"!

"大事"?沐婳娴疑惑的回头望着正在舔爪子的小东西,这小家伙能干大事?

不对,什么时候小东西这么听钦钦的话了,它是不是忘记自己才是它主人吖!

"清陌不会是因为宝宝问我叫泽泽而吃醋了吧"!夜墨泽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清柠来到夜墨泽吩咐的要干大事的地方,也就是每天晚上睡的树林中,他说这里有小动物,让自己随便抓个一只,清柠实在是想不通到底要抓哪一个!

慵懒的趴在地上,月白色的眸子中出现了一个飞速略过的阴影,会飞的应该就是鸟了,抓一只鸟怎么样,还没等清柠出生,翱翔在空中的那一位早就坐不住了,划破乳白色的白云,迅猛的向地上的食物袭来。

清柠一看不对劲,撒腿就跑,嘤,宝宝还是一个宝宝啊!这家伙明显把自己当做食物了,主人嘤,有人欺负宝宝!

雄鹰露出尖锐的利爪,准备着时刻突袭地上的食物,在空中发出宏亮的嘶鸣声,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宝宝怎么说也是老虎吖!你竟然敢这样欺负宝宝,清柠被追的无路可退,看到前面的河流,一下子就蹦了进去,侵入水底,在水下呼吸这种小事是难不倒宝宝的。

唳~盘旋在水面的雄鹰不死心的守在上方,锐利的目光中散发着寒气,嘴巴尖锐乃是上程的利器,忽然一只鱼越出水面,雄鹰敏捷的爪子深深的襄入鱼的肉中,继而冲刺向空中。

嘤,吓死宝宝了,清柠拍着自己的小胸口,会飞的太吓人了,还是抓一只鱼吧!这个比较在行,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缓缓的浮出水面,看来真的走了,太恐怖了嘤,哪有主动攻击的,太暴力了。

月白色的眸子直视着水中游动的小鱼儿,看准机会伸出了罪恶的爪子,掀起巨大的水花,把鱼甩到岸上,还是鱼比较好抓嘛!

爬到岸上,把皮毛上的水甩掉,好奇的盯着在岸上扑腾的鱼,有点腥,会不会在太阳下晒一会儿就不腥了呢!

还没等清柠想明白这鱼就不动了,试探的伸出爪子发现真的已经死了,这是为什么?自己根本就没有咬伤它,为什么会死呢!闷闷不乐的下水又抓了一只,还是同样的结局,清柠做出了一个结论,鱼离开水时间长了会死,夜墨泽要求的是活物,还是找别的吧!

躺在树荫下清柠累的大喘粗气,视线被树上蹦来蹦去的大尾巴生物给吸引了,嘿嘿,绝对不能让树上的小东西逃过自己的手心,爪子轻轻一挥,树上的大尾巴生物就动不了直直的从树上往下掉,清柠连忙连忙伸手接住生怕有一丁点的闪失,忽然想起刚刚被那个会飞的生物弄得如此狼狈,压根忘了自己是神兽啊!

区区带翅膀的生物,有什么可怕的,清柠嘴巴里叼着大尾巴生物,看了一眼空中,再来宝宝烤了你吃,继而匆匆的往紫竹阁赶。

紫竹阁的密室中,夜墨泽和沐婳娴并肩而立,忽明忽亮的蜡烛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等待着被押过来的犯人。

沐婳娴实在是想不通究竟两人为什么要自毁前程,再傻也不可能到这种地步,而且针锋相对的两个人怎么就成一伙的了。

"回禀太子殿下,犯人已带到"!

"押上来"!夜墨泽语气淡淡的,眸子中有些不明情愫。

侍卫把两人押到太子面前就退下了,龙鸿德诧异为何自己突然被收押,"卑职不知犯了何事,太子殿下要这样对待卑职"!

语气不卑不亢,不慌不急,一副真金不怕火炼的模样。

沐婳娴注意到被带上来的人时就傻眼了,怎么会是他,不可能……苍白的发丝凌乱的挡住视线,决绝的跪在地上,低着头,眸子中无一丝的生气,和前几天硬朗的模样截然不同。

"李伯伯……是您吗"?沐婳娴说出这话时感觉喉咙有些涩,看到那人抬起头来,沐婳娴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可是知府明明姓卢,怎么会……

"原来是沐姑娘啊!哈哈哈"!李宗的笑声有些嘶哑和凄凉,"这事都是老夫干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太子殿下又何必为难龙知县"!

"颜麟,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李伯伯他……"!沐婳娴想提跪在地上的人辩解,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沐婳娴自认为看人不会错到这种程度,李伯伯身上的气质和谈吐,绝不会是一个会谋害人命的人。 

"清陌和他认识"?夜墨泽有些不解清陌为什么会认识卢知府。

"颜麟忘记之前我跟你提起的老伯么,就是知府……"!

"那这我就明白了",夜墨泽眸子随意的扫过二人,"卢知府其实姓李对吧!在这深山密林中待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提炼出战神女曦死后的怨念,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听到这话浑浊的眸子中露出了诧异,随即发出苦笑,"既然太子殿下知道下毒的是老夫,又何必多费口舌呢"!

"因为我还知道龙县令其实是你的儿子"!

夜墨泽对视上那浑浊的眸子,看得出里面的决然,可是夜墨泽不懂,为什么要这样做,落影禀报查出了这里的知府和县令是亲生父子,龙鸿德原本高中状元,按理说前程似锦,可他却反常的申请去偏远地区当县令,即日启程,而李宗原本是江南的第一书香大世家,却不知为何凭着自己的影响力去了这偏远之地,改名为卢州,担任知府,李家原本的根基就是制毒,所以说李宗能提炼出女曦的怨念夜墨泽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只是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用这种方法去谋害素不相识的整个县的性命,并且他们都在这里担任父母官。

跪在地上的两人表情中露出来了破绽,随即如同接受了这个事实一般表现的很平淡,"没想到老夫精心策划这么多年,太子殿下来之后就这么简单的破解了"!

"不错,德儿的确是老夫的儿子,他不姓龙,老夫也不姓卢,我们都姓李,只望太子殿下放我儿一条生路,这所有的事全都是我做的"!

"不",一旁的县令见事情已经败露,慌张的给夜墨泽磕头,完全不顾额头上已有的淤血,"这些都是我想出来的,和我爹无关,太子殿下要罚就罚我好了"!

"德儿",李宗的声音中有些怨怒和不忍,急忙的打断儿子的话。

"爹其实怎么多年我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都该死,如今能在别人面前喊您一声爹孩儿已经很开心了"!

"德儿啊!是爹害了你",李宗浑浊的眸子中溢出泪水,枯老的手掌抓着地面。

沐婳娴眸子中闪过一丝不忍,"李伯伯,您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为何要这样做"?

跪在地上的人苦笑一声,苍老的声音中满是决然,"不知太子殿下和沐姑娘愿不愿意听老夫讲一个故事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