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又大又粗 不许拿出来回来我检查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645 次 收藏

樱黎知道无觞为什么这么问,他也肯定他是猜到了什么,但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就是个一时兴起的赌局,也是恰巧的,她就想到了他说的想要看明年花开。

樱黎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想到了这个人,只是那一瞬间,她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幅画面,一个青衫款款的男儿清冽的站立在桃花飘摇的花海里,那应该是一个让人沉醉的场景,所以就立了那样的赌约。

“喝酒就专心点,别辜负了我的桃花酿。”樱黎只能躲过无觞的问题,虽然她知道这很明显。

看出了樱黎有意躲避,无觞也不打算为难她。

“都说浮沉巷的桃花酿千金难买,能让巷主请我喝,还真是荣幸之至。”无觞说着接过了樱黎递过来的酒杯。

“桃花酿其实并没有外面人说的那么好,只是他们自己愿意把价格抬的那么高,我也没理由拦着。”樱黎一副我也很为难的表情。

无觞端起酒杯轻轻嗅了一下,一脸狐疑的看着樱黎,“之前机缘巧合,我喝过一次桃花酿,远没有这次的香醇,为什么同是桃花酿,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听到无觞这么说,樱黎忍不住一笑,“其实我可以跟你说点实话。我们这的桃花酿用的都是花开时第一场雨后的落花,每年都会有新酒供我们巷里自己人喝,而我们卖的都是上年甚至是上上年剩下的,桃花酿不同于其它酒那样时间越长越醇香,因为桃花香会一点一点的发散,因此,只有本年的新酒才最好喝。”

听了这话无觞也不禁觉得有些可笑,“难道说外人眼里千金难买的桃花酿之所以稀有,只是因为你们剩的太少了?”

樱黎看看无觞,并没有说话,但嘴角那越来越深的笑容已经表明了一切。

“这是今年的新酒,香味浓厚也不奇怪,”说着樱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你一个女子,就不能有点女子喝酒的样子么。”无觞不加掩饰的说出了自己嫌弃。

听到这话,樱黎也并不生气,继续给自己添着酒,“我十岁接手浮沉巷,如果我当时认为自己是个女子,你今天也许就看不到这里的一切,也看不到我。”樱黎虽然嘴角含笑,但无觞还是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漠然。

此时,无声的陪伴才是最好的选择,无觞没再说话,只是陪着樱黎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

他看不出樱黎此时心中的思索,而樱黎也不知无觞心中的纠结。

无觞离开时樱黎已经微醉的爬在了桌上,无觞无奈的摇摇头,便出去叫来了萧荷然后回屋了。

萧荷推门进来时看樱黎站在窗边向外眺望,哪里有喝醉的样子。“小姐是有什么事么?”萧荷猜测到。

“无觞说他喝过一次桃花酿,让萧远去查查怎么回事。”樱黎突然转身说到。

萧荷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到到“主子对这位公子……好像有点特别”,说完目不转睛的盯着樱黎,企图看出什么端倪。

“你是怕我爱上他还是怕我不会爱上他呢?”转过身静静的望着萧荷

低头笑了笑随即对上萧荷的目光开玩笑的说道“你还是用点心在萧远身上吧。”

萧荷对于樱黎这么说并不意外,她也不想藏着掖着,他爱萧远是真的。“我们虽不是亲生兄妹,但他就是执着伦理,我又有什么办法。”萧荷难得的的面露愁色。

“所以才让你用点心啊,别整天板着一张臭脸。”樱黎早就看出来萧荷心里的人是萧远,只是他俩兄妹的身份,即便不是真的,但还是紧紧的困住了萧远。

楼下房里,无觞静静的坐在软榻上,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

“公子想吃点东西么?”残叔走上前来问到。

“残叔……我想知道这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无觞突然抬起头说到。

残叔一愣,本就冰冷的眼神又曾了几分寒气,“有意义么,知道了又怎样,十年前的事,还不够多么?”

残叔一脸冷峻的看着无觞。

其实他看得出来,自家公子对浮沉巷里的这位主子有些特别的情感,虽然还不强烈,但是若是任由这份情感发展下去一定会成为日后自家公子办事的阻碍,所以残叔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公子是他一手带大的,身为皇子却从小身中异毒只能在寒冷刺骨的雪山之巅生活,从小到大的苦楚有多沉重只有自己的公子自己知道。

所以残叔绝对不会允许有什么意外出现打乱公子的计划,所以即便他只是个下人,必要的时候,他还是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公子,不要被这些凡尘琐事蒙蔽了心眼。

“对啊,知道了又怎样。”无人的房间里,喑哑的声音更显得有几分苍凉。

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一件,少一件,又能怎样。

“公子,您还是赶紧着手拿我们要的东西吧,回宫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说完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只留下了无觞一人呆呆的坐在那。

第二天,天还未亮,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浮沉巷楼下,但是仔细一看,不难看出比人正是未冬宁。

未冬宁自从昨晚输了赌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打算逃跑了,他必须到外面躲一阵子,那可是十里桃花!!他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几棵桃树上。更何况他可不是坐以待毙的认命之人!所以他今天四更天就醒了,趁着所有人睡的正熟的时候拿着行李就要出逃。

“阿黎啊,阿黎,你赢了了又有什么用呢,小爷我现在要走了,哈哈。”未冬宁一脸得意的自言自语着。

“冬宁。”就在未冬宁轻手轻脚的刚想打开门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未冬宁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怔怔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当他看到萧远站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嘿嘿……远哥哥,嘿嘿……起这么早啊。”未冬宁结结巴巴的说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