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手指还不够gl 飞机的卫生间机震视频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1720 次 收藏

“啊!”强大的反噬让飞舞痛的大叫了一声。

气旋仿佛疯了一般地旋转旋转……

“舞!”冰魄连忙过去,将自己最后的力量都加注在飞舞的身上,“专注!”他大声喊道……

那一声大喊,是零羽轻在这个世界听见的最后一个声音……

--

不知道旋转了多久,零羽轻终于落地……

痛!

居然是被这么狠心地丢过来的!她有些痛苦地揉了揉自己的脚踝,唔,晃儿应该没事吧。确定无恙,零羽轻才查看环境,顿时,她呆住了……为什么这美丽的花海和幻象看到的不一样?她茫然地四处凝望,“这里是哪里?喂?有谁可以听得见吗?”

“糟糕!穿错了!”冷野纯看到那个场景,忽而冷汗,“穿早了将近两年!”

“什么?那怎么办??”冷野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轻会怎样?嗯?”

飞舞吐了一口鲜血,冰魄连忙扶住了她,“都说了你不行!还不专注!”

“我是不行,你呢?”飞舞倔强地擦掉了唇角的血液。

“两年?不是说我们最多只能坚持五天?!那现在怎么办???”一直很淡定的崎优也紧张了起来。

“那简苍都隶属幻界,与人间时间度量不同,我们现在坚持的一天就等于那里的一年。”冷野纯说道:“我们还需要多坚持两天。也就是说,我们要坚持七天,只要熬过七天……”

“舞不行,我来!”冰魄说道。

“你才不行!你现在还有什么能力做这些!”飞舞大声喊道。

“我不必管我有什么能力,我要做便做!而且,你也没有必要为她做到这种地步。”冰魄说道,“你不必再为我勉强自己。”

“我没有必要,你就有了吗?”飞舞有些生气地斥责,“为了你?你以为你是谁?!她好歹是我的朋友,可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好吧,我们没有关系。”冰魄这样说道,“你要死尽管去死!反正,有我陪着你!”

飞舞哼了一声,不再理他。他仿佛也有些生气,闷闷地甩开她的手,又坐到了一边。

“炉火燃烧着,轻就是安全的,每三个时续一次力。七天七夜,只要炉火尚存,就没有大碍。这七天,拜托各位了!”冷野纯对大家这样说道。

冰魄低低嘲讽地笑了笑,“比我跟她无关的人多的去了,为她做到什么地步的人都有的是,你算几!”这句话显然是对着飞舞说的。

但也同时在笑冷野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冷野纯的目光凛了凛,却并没有与他计较。冷野宇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救她……

只有救她这件事,才是唯一重要的事。

--

一千年前。

那简苍都。

零羽轻还在茫然四顾,确定自己所在的方位,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类似嗤笑的声音,如浪潮一般的嘲讽唏嘘不断地在天空盘旋,零羽轻心下疑惑,朝着声音的方向而去。掠过那片半米高的草丛,她微微俯下身,却见一群人围在两个人间,对着间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但却明显是看好戏的神情,这场景让零羽轻回忆起了自己的时候在魔法族受到的委屈……

而那间其的一个女,素净的脸庞美丽不可方物,额心的那一抹血色蔷薇,却将她的淡雅和孤傲衬托的淋漓尽致。而那双美丽的眼,好像囊括了时间所有的纯白,澄澈如雪,却同样冰冷如霜。

那个人是--红轻!

“听到了没?!堂堂的魔法族废材红轻,说她自己会隔空取物了!哈哈哈……”红轻面前的女嚣张的笑着,她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腰,一只手指向红轻,笑的弯下了腰,她这样说着的时候看向围观的众人,众人也跟着齐齐地大笑了起来,好像听见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一样。

红轻的目光落到人群那个自己当她是唯一的朋友的少女,可是那人却心虚的撇开了眼睛。

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值得相信!不过与她说了一两句,竟也需要这么多人大动干戈来看她笑话!

仿佛极其厌恶这场挑衅,红轻眸光一凛,强忍住气愤,语气不善地对嘲笑自己的巫暖呵责,“让开!”

巫暖忽而停住笑,直起身来,手指搭在了要撞开自己的红轻身上,冷冷地笑:“红轻!不只是我,所有人都不信你会。不如我与你赌一局,你现在就取给我们看看,不过,如果你果真不会,就要从这里跪倒魔法殿,如何?敢赌吗?”

没有人相信她真的敢赌,然而红轻淡漠地瞪了她一眼,唇角浮现出单薄的冷笑,不留情地甩开了巫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指。

巫暖落得无趣,却非要她难堪,扯下自己身上的香囊轻轻一掷,香囊便落到了五十米之外,眼神充满挑衅的看向红轻,她说:“五十米,怎样?!不行我再靠近点?!嗯?”

充满戏谑的口吻惹得围观者也跟着发出啧啧的调侃声。

“若你输了呢?”一片嘲弄声,红轻的唇角浮现出浅浅的冷笑,看向巫暖,不紧不慢地问道。

那个目光让巫暖怔了一怔,那般冰冷,冰冷的好像万年冰川,可是只是一瞬,她又哈哈大笑起来,“若你真能取得了物,我今日便拜了你为师,从此听你差遣!”

这样嚣张的赌注无疑是对红轻最彻底的嘲笑,然而红轻却只是冷冷地说道:“你可不要后悔!”

红轻倔强而笃定的眼神让围观者们都惊了惊,很快地,他们让出了一条道。

红轻看向不远处的香囊,摊开右手手心,默念着咒语,最后大喊一声:“收!”

一秒……

两秒……

三秒……

那强大的阵势让所有人都震撼了,巫暖更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摇摆。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躺在地上香囊好像沉睡的睡美人一样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

“收!!!”红轻不信自己居然失败,又重复了一次动作。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地上的香囊突然动了一动。巫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然而,那阵微风却将香囊挂到了更远的地方。

四周顿然一片死寂,那阵风过,香囊就再也没有动过。

“哈哈!”突然,从死寂的人群传出了一声偌大的笑声,“隔空取物,哈哈哈!那不是被风刮的吗?!”

于是全场都好像彻底混乱了一样。

巫暖的一身冷汗骤然退却,想的花枝乱颤,“吓,吓死我了!红轻啊红轻,你的隔空取物还真是非同一般啊,哈哈哈,我算是长了见识!难道那风是你取来的?嗯?哈哈哈!”

红轻满脸怔然,宛若不相信香囊无法听自己使唤。

嘲讽声越来越多,不断地传进红轻的耳膜……

分解,破裂……

原本,这样的嘲弄她早已习以为常,她也丝毫就不屑与他们为伍,懒得和他们解释……

但是这一刻……她的心却真的突然间沉落了谷底……

不会吗?

自己其实……还是一点都不行吗?

“红轻,愿赌服输!现在你就跪倒魔法殿门前吧!我在那里恭候你的大驾!”巫暖这样起哄,围观者就疯了一样地不断附和--

“跪下!”

“跪下!”

“跪下!”

红轻只觉得一片天昏地暗,终于她的手指动了动,膝盖却有些松软,在她一点点蹲下身,即将跪倒的时候,远处的天空却传来了一声空灵而飘渺的声音……

“长公主!”那个声音轻缓地萦绕,“欺负妹妹可不太好吧……”

话音未落,那一袭白衣便已经掠过树丛飞身而下,正好握住了红轻的身,阻止她跪下……

待尘埃落定,大家才看清这美丽的异乎寻常的少年。

少年懒懒地看向心虚的巫暖,却见她的脸色顿时通红,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先……先知……”面对那美丽无尘的少年,她心虚地别过了眼。

“是什么这么热闹,嗯?”少年先知懒懒地松开了有些茫然的红轻,朝着巫暖走了一步。

“不……不不……没什么。”巫暖连忙跑向红轻,将她挡在自己的面前,说道:“我和红轻正玩游戏呢!是吧红轻?”

“谁与你玩游戏!”红轻却有些嫌恶地推开了巫暖。

“你……”巫暖有些生气地咬了咬唇。

“是你!”红轻看向那美丽的白衣少年,想起他上次对自己的轻薄,她的脸色有些许微红,微微皱了皱眉,她说:“这次你又来做什么!看我笑话吗?!”

不知为何,她非常讨厌在他的面前出丑。

“你的笑话?”他忽而认真地注视她,与他接近的她呼吸变得凌乱,却听他突然笑了起来,“你又有笑话给我看了吗?”

这时,人群一个人说道:“先知不知道,红轻她说自己会隔空取物了,结果原来什么都不会!哈哈,笑死人了……魔法族的废物如果也能隔空取物,我马上就倒着走!”

“呼--”少年先知浅浅地吸了一口气,“那你要倒着走了!”

“什……什么?”那人诧异地看向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什么?问问巫暖不就知道了。”他这样说着,握住了红轻的手,“随我走!”

“我凭什么随你走!”红轻却甩开了他。

她有些生气地瞪着他。

讨厌他这副嘲笑她似的的样!讨厌他讨厌他讨厌他!

他不怒反笑,“你可真够难伺候的,我来替你解围,你就不能像正常一些的女孩一样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么。”

什么叫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她为什么要找台阶下!她又没有做错过什么事,凭什么要逃走!

“是我输了,愿赌服输,我要跪到魔法殿去,你要笑就尽管笑吧,少惺惺作态!”她丝毫不领情地说道。

刚欲跪下,他又忙将她扯了起来,这一扯,她便落进了他的怀里。

“放开我!”想起上一次他对她的轻薄,她就又变得更加不能与他近距离接触。

“随我走有这么难吗?”他有些好笑地说道:“不必跪了!她没有赢你!”他这样说着,看向了刚要拿着香囊逃走的巫暖,“喂,那边那位……不然你就示范一下吧,那个香囊你自己能不能隔空取得起来!”

被他毫不留情的拆穿,巫暖的脸色更加苍白,她有些无措地撇开视线,在众人的注目下,终于看向了红轻,“我没有赢你,不用跪了!”她这样说着,俯下身去,捡起了被自己施了法的香囊,仓皇而逃。

还不及红轻问清,少年先知已经抱着她脱离了地面。

“抓紧我!”他这样说道。

凭什么他让她抓紧他她就要抓紧!

仿佛洞悉了她的想法,他在她耳边浅笑,“摔下去可不怎么好看的。”

好吧!她实在不想在那些人面前再丢脸一些了!

下意识地,她抓紧了他。

树影斑驳……

他轻盈地踩过一片又一片树……

落唰唰响着,仿佛在唱一首美丽而动听的歌。

也不知道飞了多远。

终于无人,他才停了下来。

他放开怀的她,看着那一片美丽的樱花树,浅笑:“想学隔空取物还不简单,我来教你。”

“不要你教!”她别开视线。有些不开心地坐在了樱花树下。

“那可不行,我要对你负责。”他有些无赖地说着,走向了她。

“你要负责什么?”

“是我让你误会你已经会了隔空取物,所以你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他这样说着,一脸抱歉地对她耸了耸肩。

“你是说,其实我根本就不会吗?”红轻更加不可思议地看向了他。

刚才他不是明摆着说,因为巫暖在香囊里做了手脚,她才会失败的吗?不是这样吗?

他向着她走过来,坐到她的身边,“嗯,上次看你练得好辛苦,忍不住替你折了。送给你的樱花很漂亮吧?”说着,他浅浅笑了起来。

“不漂亮,一点都不漂亮!”上次她还以为那樱花是自己折下来的,居然是他!一想到这里,红轻的脸都快涨红了!亏她还以为自己练成了隔空取物!

“明明很漂亮,你可是兴高采烈地收下的!我可记得清楚着呢。”他看向她,还是那样美丽的微笑着。

“混蛋!”她生气地推开了他。

她又不是因为花才笑的!

“要学吗?”他并没有生气,而是手指轻轻一挥,惹得樱花纷纷掉落下来,宛若一场美丽的雨,落在她的身上,映到她的心上。

太美丽了……

那簌簌落下的樱花雨,少年先知让女都觉得羡慕的脸庞也好像开出了美丽的樱花,他向着她微笑,再微笑……

樱花落在他的手心,他的手心始终摊开,放在她的面前,仿佛任何的时候,只要她想要伸手,就可以握紧他!

也许是被他的美丽,也许是被那场景所吸引震撼,隐藏在她的心底最柔软的温暖浅浅释放。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