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爷按着二少爷打针 不许流出来检查塞东西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306 次 收藏

一整日,美黎都闷闷不乐。

不是因为南皇拒绝了她,事实上,美黎还觉得这样的男子更加有吸引力!有个词叫越挫越勇,用来形容美黎此刻的心态是非常合适了。

她难受的是,她到今日才发现,这世上竟然有个女子过的比她还好,拥有的比她还多!

她的母后在北秦可以独揽大权,那是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她作为母后唯一的女儿自然是众星捧月。尤其是自己的二哥死后,母后似乎要把所有的爱和亏欠都弥补在她身上,越发的纵容和宠溺自己。这让她不安又得意,不安的是她不知道这种转移的爱会持续多久,得意的是没有哪个女子能如她这般尊贵又自在。

若是没有来这襄城,没有见过北洛女帝,她大概还是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天之娇女,可是……

晚膳过后,她赖在自己母后身上不肯走,那幽幽怨怨怨的眼神让人一看便知,这必是有所求。

北秦太后宠溺的摸着这个小女儿的长发,柔声询问:“怎么了,小囡囡,又看上了什么?”

美黎却摇头表示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更加幽怨的说:“母后,我很不开心……”

“哦?怎么,这襄城不好玩?”北秦太后耐心的询问。

美黎见母后今日心情还不错,愿意听自己的心事,当下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毕竟她的目的也是让母后给她撑腰。

“母后,您一直说我是璀璨的明珠,这世上再没有比我更幸运的女子,可我见了那北洛女帝,怎么就觉得自己被比成了鱼目呢!”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可她比我有权势,比我威风,就连……”

美黎停顿了一下,她一向自恃貌美无双,要她承认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惊艳的女子,她的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于是便换了口气说,“就连长的也只比我差那么一丢丢!”

“哼!同样是女人,差别为何这般大!”

北秦太后闻言轻轻一笑,“你是不是少说了最重要的一点,就连你喜欢的男人都喜欢她。”

美黎又被戳中心思,她的表现这么明显吗?母后也知道了?

北秦太后看自己女儿的表情便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说起这个她真是觉得这个女儿不成器的很。

“哼,我倒是不想知道,今日早上之事,这驿馆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真是把人丢到全九州了!”

美黎一听急了,“我怎么就丢人了,我北秦女儿可没南地女儿那般惺惺作态,喜欢就是喜欢,再说他那般好的人儿,我追他也不丢人。”

北秦太后对此早有一番思虑。

女儿的心思暂时先放在一边,单纯讲对她的利益,也是十分可行的。当年北洛能用联姻打败北秦,如今她为何不能如法炮制,用联姻灭了北洛,报仇消恨!

而且,那个傀儡小皇帝年岁越来越大,心思也越来越多,她现在还能压着他,可是那毕竟是皇帝,总有亲政的一天,若是存有异心,她该如何保全,不可不防啊,若是能与南乾联姻,也是在增加自己的政治筹码。

想到这里北秦太后悲从中来,若是自己亲儿即位,哪里还需要这般殚精竭虑!

一个女儿,金尊玉贵的养着,便是在这种时候拿来用的,况且配与南皇,并不亏什么。她女儿天姿国色,性情又娇俏可人,未必不能得南皇欢心,如今只是差些时间机遇罢了。

想明白这些,北秦太后觉得有必要给这个女儿上一课。

“当年之事不是你所了解的那般简单,今早南皇的话你也听见了,北洛女帝即便不是他的妻,也是他心中的朱砂痣,别人碰不得!”

“你若想得南皇喜欢,你也碰不得!无需去计较男人心里有谁,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谁陪在他的身边。”

“你若能让南乾与北洛彻底反目成仇,那才是你的本事,而不是去计较一个男人的真情假意。我的儿,母后这辈子最明白一个道理,什么都是假的,权利才是真的!”

“朱砂痣怎么了,朱砂痣也能变成一滴蚊子血!”

“你要耐心等待,上赶着的不是好买卖!”

美黎可不想听这些,她只是个一心想要得到喜爱之人注意的小姑娘,母后说的这些她听不懂也不想听,因而也只是怏怏的表示自己知道了。

北秦太后却在心中冷笑,原本想着先杀了那个展将军解解气,没曾想,这么多年连这一点她都做不到,实在是憋屈的很!可是,若有机会将你一起灭了,我很乐意多费些功夫呢……

******

襄城之名取自“共襄盛世”一词。

建城之初,城主就表明自己的中立之身,不建国、不称王、不结盟、不扩张,这个地方没有地势之优,亦没有资源之利,可能是食之太过无味,周边国家对其都是放任自流的态度。

那城主又是八面玲珑、仗义疏财之辈,脾气秉性颇有几分侠士之风,因而左左右右的关系处的就十分好,遇到什么矛盾问题,也很愿意卖几分薄面给他,这几十年发展下来,倒是成就了这一片独特的繁华和自由。

因为想着给阿殊带礼物回去,锦延便又逗留了一日。

这是她第一次认真的去了解襄城这个地方,一路游赏下来,不禁感慨,这襄城的繁盛远超想象,城主虽无国君之名,却有国君之实了。

因是海滨之城,风土人情与北洛很是有些不同,锦延挑了一些当地的特产,临走的时候又看到了一个贝壳串成的风铃,不算精致,随风而动之时便有叮叮当当的悦耳之声,就像海浪拂过耳畔一般,倒是很有些意趣,她心中暗自思忖,小姑娘应该是极为喜欢的,遂高兴的买了下来。

走的累了,锦延便随意找了家茶舍休息,喝茶的人不多,只有锦延一行和三三两两散客。出门在外,并无那么多讲究,既然楼下的位置就十分宽裕,锦延便在大堂选了一个还算清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很快,茶水糕点都端了上来,锦延微微一品,猛的一惊,竟然是崖壁红袍!懂茶之人皆知,这茶的名字虽不显贵重,亦没有诗情画意之美,可这种茶只生于九龙窠高岩峭壁之上,数量稀少,采摘又极其不易,因而有着一片茶叶一片金的称号。

锦延心中暗自嘀咕,她悄悄打量了这小茶舍,楼上楼下布局中规中矩,陈设装饰其貌不扬,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小茶舍竟用这样金贵的茶叶招待客人,是她孤陋寡闻,还是茶博士糊里糊涂放错了?

再看面前摆着的这四碟点心,明明只是普通的桂花糕、枣泥糕之类,却制作的极其精美,入口芳香松软,竟是颇和她的口味。

锦延再次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这其貌不扬的小茶舍,心中暗忖:看不出来啊,竟是个卧虎藏龙之地,也不知今日带出的银两够不够付茶钱的,真要是付不起,可就把北洛的脸丢大发了!

谁料,锦延实在是多虑了,结账时,茶掌柜只收了她五两银子!

锦延看了看自己带的这一众人,又看看满脸堆笑的茶掌柜,心里不高兴了!她如此可亲面善,怎么就被人当作是土匪来吃霸王餐啦!这茶老板眼神忒差了点!

“掌柜的,你是不是算错了?”锦延好心的提醒。

茶掌柜却依然满脸堆笑,“贵人,没有的,小的没算错!”

锦延自是不信,可几番争执下来,人家就是只收自己五两,坚决不多收一文!

末了,锦延恶狠狠的威胁,若是不收就把这小店给拆了,才逼着茶老板收下一锭金元宝,此事才算完。

锦延带着一众人等满意而去,留下茶掌柜捧着那一锭金灿灿的元宝不知该如何交代。

此时,二楼的雅间中有一男子频频的摇头感慨,“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

明日便要启程归国,回到了华祥苑,锦延当下修书一封,洋洋洒洒写了三大张,大概的意思是:亲爱的小阿殊,母帝马上就要回去了,快则半月,慢则二十天,就可以把好吃的好玩的给你带回去了,让她耐心等待,亲亲可爱的小阿殊,认真念书,不要调皮等等。通篇下来,只字未提展念。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展念收到这封信后却傻傻的乐了,这气性有些大啊!

他甚至都能想象的出来,归来后的锦延会怎么给他脸色看,又怎么想尽办法“苛待”于他,总而言之,这笔帐怕是要跟他算很久了。只是他怎么那么迫不及待等着她来找自己算账呢,他还觉得这账怎么算他都不亏啊。

想到那个真真切切的吻,他到现在还觉得芬芳甘甜,心里美滋滋的说不出的愉悦。他已经开始盘算,一回生二回熟,只要不打死他,总是要再接再厉试试第二回的!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哀叹了一遍又一遍,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怎么觉得时光慢的像是过了几辈子......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