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吻男生控制不住难受 帝少绝宠迷糊小妻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388 次 收藏

“哼!”叶铭庭一阵火大,她将他当成了什么!

不曾打过一句招呼,便不声不响的走人了!这算什么,还将两个孩子也带走!

亏他还一下朝就直奔她的屋子,叶铭庭算是体会到了气到肝疼。

“那,侯爷还要去找夫人吗?”无言小心谨慎道。

唉,做这份工作真累啊!

“不找了!她要走,那就让她走好了!”叶铭庭转身便朝着自己书房而去,玲玲满心欢喜地守在书房门口,若是今日叶铭庭来书房,她便可以为他磨墨。

待到看见一抹水红立在书房门口时,叶铭庭脸色又是一阵难看,道:“日后你穿府上的衣服,这颜色便不要穿了,有些冲撞夫人。”

夫人向来比较素净,这玲玲穿的比夫人还妖艳,还露这么多!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他美姬。

玲玲顿了顿,转瞬又重拾笑脸,道:“玲玲明白了。”

说完,不等叶铭庭再度开口,她上前做足了十分十的温柔姿态,笑道:“侯爷若要用书房办公,玲玲来为侯爷磨墨吧。”

玲玲双眼泛着流光般的色彩,这女人本就生的好看,但叶铭庭一愣神,竟然透过这么张妖艳的面孔看到了白羽岚一脸笑意,带着三分挑衅的样子。

他严词拒绝,皱眉道:“说了只是让你暂住侯府,这书房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叶铭庭说完也不看玲玲,便自顾自往吴言那边过去了。

吴言愣神看见这去而复返的侯爷,心里琢磨着,莫非侯爷又想要找夫人了?侯爷和夫人还真是伉俪情深。

果然,叶铭庭下一刻便有些懊恼道:“带本侯去找夫人。”

她现在那么多间铺子,要找她是在哪处,也不能将整个京城都翻了吧。

吴言点头应声,随后便将叶铭庭带去了白羽岚所在之处。

白羽岚这时候恰好是在铺子里与李永昌通书信,因为现在李永昌与她隔得远了,所以凡是这铺子里的所有事情的商讨,就只能通过书信来往。

“娘亲,这是李叔叔送的东西吗?”囡囡抱着个镂空木制小球,上面雕篆的花纹古色古香,兼有这一点翡翠装饰,实在好看。

“对呀,是李叔叔送给囡囡玩的。”

其实这东西是她前几日画出来的样图,让李永昌照着去做的,现在看来,李永昌的办事效率实在很高啊。

这镂空的球,实则是个化妆奁的外壳,用来装那些必须要透气的粉扑一类的东西。

白羽岚清点一遍今日运输过来的货物,果然样样都做得分外精致,简直是意外之喜,她向来知道李永昌办事效率高,但未曾想过竟然如此之高。

“你们李叔叔真是一个妙人,这订做的活计,简直像图纸浮现。”白羽岚拿出一张白棉纸,果然是个漂亮的物件儿,这是她想出来的腮红和口脂。

从这画上随意取色,涂抹在面上,倒是别有一番滋味,用的这种白棉纸,添加了一些东西,胭脂也就不会浸润进去。

不过,这典雅的香味,定然是李永昌想办法弄出来的。

李永昌说过,现在就可以开始推广一些试用品,若销量好的话,就可以大面积生产。

她闻了闻这些新产品,顿觉幸福,这要是放在现代,那就是独家定制化妆品,这种早期试用装,她当年作为一个小白领,估计只有艳羡的份儿。

叶铭庭甫一走进来,便听见了白羽岚对李永昌的赞叹,心中郁结之火更甚,看来,她倒是离了他,反倒更好过了。

“夫人,原来你在这里。”叶铭庭现身。

白羽岚自然不会刻意去躲他,此刻正是呆在先前和李永昌筹备的那个主店,毕竟环境良好,又是主店,还能照看一些客流量。

“爹爹。”囡囡看见叶铭庭来,倒是十分开心,张开双臂,就想让叶铭庭抱,然而不等叶铭庭抱,白羽岚便将人抱起来了,她朝着叶铭庭笑了笑:“怎么?不再府中陪你的红袖佳人,反倒是来了我这无知妇人这处?”

叶铭庭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本想发作,但又念着自己本是来求和的,再加上多多现在不友善的目光,他调整了心态,道:“夫人,我不是来吵架的,我想和你道歉,夫人还是先回府上住吧,这里毕竟人多眼杂......”

不料,白羽岚只是当听听而已,她神情没有半分变化,十分难看地冲着叶铭庭道:“我当然也不想与你吵架,只不过,这欺负我孩子的,我自然无法原谅,还有,你我本就不熟,侯爷日后还是另娶他人吧,顶多我们不过一夜情而已。”

白羽岚知晓自己这番话说的刻薄,但是她真的是愈发厌烦这宅斗和荣华的骚扰,这两个女人何时何地都想要置她于死地,更何况,今日那玲玲本就要对多多动手,现在多多手腕都有一圈不明显的红印!

“夫人,你当真是这般看我!我说过,本侯绝不娶妻纳妾!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旧情难忘!”叶铭庭这时候也急昏了头脑,他将那桌子上所有的心产品一推,冷笑:“这些不都是李永昌送的么!”

白羽岚一时之间,觉得这人竟是无可理喻!根本不想与他争论!

而这时,囡囡当是被叶铭庭推那堆东西的时候吓到了,嘴一嘟,整个眼睛泪汪汪的,片刻就大哭了起来。

白羽岚一瞬怔愣,连忙哄道:“囡囡不哭,囡囡跟娘亲去后院,娘亲给囡囡做好吃的。”

谁知囡囡反倒是越哭越大声,弄得多多在一边都十分奇怪,他记得,他这个妹妹该是很少哭的啊!有时候他对她做恶作剧,都没见她怎么哭过......今天是怎么了?

“囡,囡囡不,不要爹爹和娘亲吵架!呜啊啊啊!”哭到半晌,囡囡打了个嗝,又自己擦了擦眼睛,继续哭起来。

白羽岚脸上情绪交加,撇撇嘴,冲着叶铭庭咬牙切齿道:“囡囡乖,娘亲不与你那个道貌岸然的爹爹吵架。”

谁知小家伙却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打着嗝继续哽咽道:“囡,囡囡知道娘亲说,爹爹道貌岸然,又要吵架!呜啊啊啊......”

白羽岚抽了抽嘴角,瞪了一眼暗喜的叶铭庭,温声道:“娘娘不与你爹爹吵架,娘亲让他过来和我们吃饭呢。”

囡囡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白羽岚,又瞄了眼叶铭庭,开始的大哭,慢慢变成了小声的哽咽。

白羽岚心知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定然是有什么阴谋,或是不想让他俩吵架,不过若她还不节制的话,就要生气了。

囡囡摸得住娘亲的脾气,顿时止住了哭声,白羽岚才在她头顶幽幽道:“囡囡,现在如所愿了,还哭的话,娘亲,”白羽岚笑了声:“有的是法子让囡囡哭不出来。”

囡囡这便连微弱的哽咽声都没有了,多多倒是在一边笑出了声,他就知道,他这个妹妹老爱拿这种事,求娘亲做什么。

“叶铭庭,走吧!今天你就在这里用餐,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不愿意,慢走不送。”

不愿意的话,她反倒害更乐意一些,先前做出来的样品,都被破坏了那么多,对这厮,要有好脸色才怪!

“夫人盛情,为夫难却。”叶铭庭像是一只偷腥了的猫,轻笑。

白羽岚瞪了叶铭庭一眼,不论怎么看,她都觉得这叶铭庭像是得逞了什么阴谋诡计一般。

白羽岚跑到小厨房去,噼里啪啦的乱扫了一通,将那些个物什都当做叶铭庭狠狠地蹂躏了一番,这才几近暴力式地做好了四菜一汤。

虽说是普通的几个家常小菜,但胜在色香味俱全,倒是异常可口。

叶铭庭端坐在白羽岚的对面,软了声,道:“夫人,先前的确是我的不对,疏忽了夫人的感受,要不,夫人陪为夫回府吧?”

白羽岚皱眉,夹走了叶铭庭正准备夹的那块东坡肉,道:“你家里还有个娇俏美人,又何须让我这黄脸婆进了屋。”

谁知叶铭庭反倒没有一丝不满,甚至更为兴奋道:“夫人,你这是在吃醋吗?”

白羽岚睨了他一眼,随后便将碗猛地放下,冷笑道:“要留在这里吃饭就别多嘴!”

随后立马放下手中碗筷,一脸气势汹汹地叫来丫鬟,把桌上这些物什全部收拾了。

叶铭庭以为他是什么人啊,他说她在吃醋,她就要吃醋吗?哼!

谁知叶铭庭反倒不以为意,将那手中碗筷一放,两个小家伙便十分懂事地悄悄溜出了房间。

“夫人。”叶铭庭轻唤一声,然而女人还是不为所动。

白羽岚背对他,便开始挥手赶人,她还要去忙自己的事情呢!

“你走吧,吃了饭,也该走了!”说完,白羽岚也不理会身后的人,转身便打算离开,然而叶铭庭却还是大着胆子上前去,从背后将白羽岚揽入怀中。

白羽岚皱眉,这叶铭庭还真是该要脸的时候不要脸,她什么时候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你这是干嘛!我难道没和你说清楚,我现在要暂时住在铺子了,你别捣乱!”白羽岚有些生气:“你现在还要不要脸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