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冷枭受伤被女主救了 主人,能不能不要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712 次 收藏

看着与那世界之心融合在一起的梦萝,青衣与绾凤轻轻地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让人好奇的是,那风一般的男子竟然也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只是他的动作比较隐蔽,加上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世界之心上,遂并未有人注意到。

随着世界之心缓缓地复苏旋转,这方世界的大地虽然暂时停止了崩溃,但也仅仅只是暂时的。若是这颗世界之心不能与下方十万大山的那颗世界之心相融,这方世界也终将会陨落。

不过,这些都不用担心,在梦萝融身于这世界之心后,这颗世界之心便缓缓地向下方的世界沉了过去。

十万大山世界中,那些幸存下来的武者们,纷纷从满是疮痍的大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乌烟瘴气的大地,看着那浓浓的黑烟,很是庆幸,庆幸自己在这场劫难中存活了下来。虽然大地一时半会儿是复苏不了的,虽然家园暂时的没有了,但这都没关系,只要人在,一切都在。

可是,正当他们流着喜悦的泪水看着烟气袅袅的大地时,只见得一方土地从天空中坠落了下来。

些许,十万大山中的武者们再次陷入了绝望之中。他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个如十万大山世界一般大的巨山。

这座“巨山”完全覆盖了十万大山的世界,一旦这座“巨山”与十万大山向碰撞的话,那十万大山必然彻底的陨落,其上的所有生灵都将陨灭!

“这~天要亡我十万大山呐!”

“哎~本以为灾难结束了,可没想到却迎来了一个更大的灾难!”

终于,当十万大山中的武者们都坦然的接受死亡的时候。只见那不断下沉的千川万岛停了下来,而后向着十万大山的一侧缓缓地移动而去。

很久之后,待整座千川万岛移动到十万大山的一侧后,千川万岛便继续向下沉了下去,而后与十万大山的一侧连接在了一起。

待两座世界彻底停止颤动之后,只见得这两座世界的相交之处,出现了两颗散发着温暖柔和光线的圆球。随着这两颗圆球的彼此吸引,二者最终相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道十分耀眼的白光。

瞬间便照亮了两方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即便是那幽深黑暗的死亡之渊也不例外!两方世界也因此变得无比的寂静起来。

当然,这一幕是没有人可以看到的,只因那白光太过耀眼的关系,即便是张济善都不得不闭上双眼。

许久,待这白光彻底消散之后,众人这才能缓缓地睁开双眼。入眼是两颗渐渐相融在一起的世界之心。

就这样,两方世界的武者们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千万年都难得一遇的奇景,生怕错过了每一个镜头。

七天之后,随着一声“啵”的声音响起,这两方世界的世界之心彻底融合在了一起,其上那温暖柔和,好似能哺育一切的光芒,照射到了这两座世界的角角落落,照射到了每一个武者的身上,照射到了万事万物的身上。抚平了一切的伤痛,抹除了一切的不安。

看着那新生的世界之心,张济善觉得那颗世界之心有些与众不同。

就在张济

善琢磨的时候,只听得青冥在张济善的泥丸宫内笑道:“呵呵,这大概就是因为世界之心吸收了那小女娃娃一切的关系吧,这颗世界之心才有了一丝的意识、思想,才有些与众不同。可以说,那个小女娃娃以另一种方式重生了。”

“嗯!”张济善轻轻地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鸡蛋大小,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圆球状的东西,被这新生的世界之心喷吐了出来。而后,便缓缓地飞向了张济善。

随着张济善缓缓的伸出右手,这个鸡蛋大小的东西,也轻轻地落在了张济善的手掌中。当一道意识从其上传入张济善的泥丸宫内后,张济善先是一怔,而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暗自道谢道:“梦萝,谢谢你。”

“小锅锅,若是有来生,梦萝希望能够常伴在小锅锅的身边。与你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游遍这天地间的山山水水。”

“哎~来生么~~~或许已经没有来生了吧!”梦萝的这最后一句话,张济善泥丸宫内的青冥自然也是听到了,只见其叹了口气暗自喃呢了一句。这句话说的是梦萝,但又好似再说自己一般。

青冥很清楚,或许也只有她才能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梦萝与她一般,虽然二者的过程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

只要那世界之心不陨落,梦萝便不能转世,不能投胎。在没有外界力量的影响下,一颗世界之心能够存在的时间,短则数十亿年,长则百八十亿年。那时的张济善,或许早已不存在这天地间了吧!

即便能投胎转世,转世之人已不是前世之人,找到了又能从他的身上找到前世的感觉么?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即便是经历了十一个纪元的青冥,也没想着要自毁投胎。只有现世的一切,才是真。未来的美好,都是狗屁。

些许,随着这带有梦萝意识的世界之心沉入黑暗的大地后,这两座世界便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千川万岛世界中那一条条甘冽的河流,缓缓地向着十万大山流去,滋润着那满是伤痕的焦灼的大地。

稀稀疏疏的盎然的青绿,缓缓地从焦灼的大地下喷吐了出来。虽然这点翠绿的生命,对比十万大山来说太过渺小,但点点星火却可以燎原。在不久的将来,这座新生的世界,将会比此前更加的富饶肥沃。

“啪~啪~”一道道好似锁链破碎的声音,从天空中传如众人的耳中。只见得,那天空中浮现出了一道道玄奥的条纹状的图案。只是,这些图案正一点一点的破碎着。

随着那些图案不断的破碎,一道道无形的力量从那些图案破碎处,涌进了这新生的世界之中。

感受着那些无形的力量,张济善嘴角一翘,喃喃道:“呵呵,看来,囚禁了这两个世界武者无数岁月以来的规则消失了!正所谓,厚积而薄发。这个世界未来将会涌现出大批的炼窍、琼华、甚至登天的武者吧!”

“呵呵,不错。经过了这一场天灾,这两座世界的武者,也将会更加的珍惜他们所生存的这片土地吧!那小女娃娃的陨落,倒也是值得的了。”

“咦~小师

叔!”就在张济善等人看着天空中那不断消失的阵法时,一道吊儿郎当的轻咦声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钱胖子等一行斜月宗的弟子,很是兴奋的飞了过来。当看到与张济善站在一起的葛宏时,钱胖子等人都有些意外,但一时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个上面。

当看着那近乎少了一大半的斜月宗弟子,张济善皱了皱眉头对着钱胖子询问道:“胖子,在我飞升到上面世界的这段时间,下方的世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哎~小师叔,你是说那些陨落的师兄师弟们吧。他们~~~”钱胖子闻言叹了口气,缓缓地将张济善离开的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大致的讲述了一遍。

众人听闻,除了张济善和青衣,无一不十分的震惊。没想到这下面还有一座绝幻塔,并且也在七天前破空飞走了!

虽然张济善不是多震惊,但却有些想不明白。就在这时,青冥开口了:“呵呵,小子,你和这小胖子所进入的绝幻塔,实际上都只是那绝幻塔的一部分而已。那绝幻塔可是那小姑娘的本命兵,怎么可能这般的孱弱呢?”

“玉洛前辈~~~”张济善用仅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喃呢了一句,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虽然没有仔细的翻阅玉洛仙子给他的那本功法,但从那功法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看,那本功法是能与《万道唯尊决》相提并论的存在。

看着一时间有说有笑,欲要把酒言欢的众人,葛宏指了指天空中那已经消失了一半的玄奥图案道:“额~我说,咱们现在是不是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那天空中的图案,想来就是大阵的一部分吧!若是那些图案彻底消散之后,我们是不是就要永远的留在这方世界中了?”

“额~”听到葛宏这样一说,众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些外来的武者的危机。

“虽说是这样,但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啊!”钱胖子耸了耸肩,一副留在哪个世界中也无所谓的样子。

“额~”葛宏等人见状一愣,摇了摇头,这丫的心可真大,都纷纷看向了张济善。

“呵呵~”见状,张济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你们看我也没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要说回去的办法,那唯有等我们修炼至登天境后才有回去的机会。而且,还是在这个世界与古月中千界距离不远的情况下。”

“我靠!那岂不是说,我们真的要在这儿生活个万八千年的!”听到张济善这样一说,此前满不在乎的钱胖子一下跳了起来。“那可不行,我还以为小师叔你有办法呐!”

秦昊猛地拍了一下钱胖子的后脑勺,大骂道:“我靠,你这个死胖子,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我能不一惊一乍的么,谁想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啊!”

“切,原来你先前的那般淡然都是装的!亏我还以为你的心境提高了呢!”

就在二人吵吵闹闹的时候,张济善笑着摇了摇头道:“呵呵,都别吵闹了,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吧,或许将来都看不到这个世界了!传送阵马上就要开启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