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老板要啦我七次 把校花的腿趴开的激情故事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694 次 收藏

张冲吃了牛腩粉后,便没有再计较她们丢下他自己吃饭的事情。甚至还很大方地给她们买了可爱多。

下午第一节课是音乐课。音乐老师是个有点秃顶的快退休老教师,姓张。

张老师上课不严,放着音乐的mp3自己爱做什么都行。

佐卿突然想起今天的可爱多,悄咪咪问吴荷,“你觉得我像什么冰棒?”

吴荷手放在嘴边掩住,“咸蛋黄?”

佐卿黑线“……为什么?”

“外面看着挺纯洁,里面其实挺黄。”

佐卿反击,“那你知道你像什么么?”

吴荷警惕:“什么?”

“棒棒冰。”

“那你是说我欢快乐观嘛?”吴荷眨眼。

佐卿一脸正经,“不是。”

她手拍在吴荷头上,道:“一击即碎。”

吴荷捂着头,“……”算我嘴贱。

“你们两个干嘛呢!盯你们很久了。”不得不说,张老师生气起来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佐卿和吴荷被罚站在走廊上。两人面面相觑,笑都没笑出声来。佐卿捂着嘴,头低低的,笑的肩膀都在颤动。

司空一来就看到,佐卿被罚站在门外,头低着,哭的一颤一颤的。

他顿住脚步看着她,把饭钱放在她旁边的窗台上,佐卿以为是吴荷,便说“你以为给钱我就会原谅你么?你这个小贱婢……”

她抬头了,她真相了。

她与司空的脸就二十厘米的距离。

佐卿默默咽口水,哈哈道:“我还以为吴荷呢。”

司空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后退一步,径直进了教室。

佐卿摸着砰砰砰的心跳,闭上眼默念: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

“听说你刚才跟司空亲上了!?我就不在这么一会时间???”

佐卿扶额看她,“是谁给你的想象力?爱因斯坦?”

“听班里同学说的啊,还说你辣手摧花呢。”吴荷也不信,虽然觉得司空是长得真的好看,但佐卿本身也是个美人胚子,总不会对美貌这么经不住诱惑吧?

“……拿我的巴啦啦能量棒来。”

吴荷“……”行,当她刚才没说。

佐卿最近诸事不顺,一来,昨天佐母发现她半夜居然在看《冰山少爷的小娇妻》,还笑的花枝招展顺手就拿掉了她的书,另外扣除了她一个月的零花钱,据战线前方佐父报道,昨夜他身边总传来十分羞涩的、且魔性的笑声。

二来……佐卿盯着前方的门。

是司空的家。

他已经有一个星期请假没来上课了,佐卿被亲爱的老班叫来看看情况,另外给他带这个星期的作业。

佐卿伸出手正准备敲门,门自己就开了,露出司空森然的眼神。

她的手僵在半空,硬生生拐了个弯,献媚似的举着手里的作业,解释“老班叫我来看看你,另外这是这周的作业。”

司空看了她几秒,说出来的话冷漠疏离,“不用麻烦。”

应该是感冒得重了,声音沙哑还有很重的鼻音。

佐卿忍不住问“你吃药了么?”

司空只是接过作业,一言不发地把门关上。

被突然关门吓了一跳的佐卿“……”

不就是问下吃药没嘛……

司空把作业放在茶几上,低头看了一眼,上面有佐卿的字条“难受可以不用写的呦~”

他看了几秒,把字条扔进垃圾桶里,又回了房间。

等听到门外的敲门声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他有点烦躁地巴拉着头发,开门。

门外的快递员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地心肝直颤,半晌才把手里的快递递过。然后特别娘的转了个身,“古娜拉黑暗之神变身,呼呼呼呼,病痛消失~”屁股撅起,食指还在脸上点了一下,附带眨了下眼。

司空:“……”

好不容易做完一切的快递员,“这是佐卿小姐吩咐的特别关心,她说了会给我五百字好评。”

司空“……”

也许是做的动作太过令人作呕,快递员也不想多待,直接快递放下转身就走了。

司空无奈揉着眼角,快递被孤零零地放在门角,他沉默着终于还是把它拿进去了。

是瘦肉粥和一些感冒药。

佐卿是真的爱写字条。

“司空同学,出于人道主义,我希望你能吃完呦。ps:这是我最后的零花钱~暴风哭泣ing~”

司空嘴角上扬了下,打开餐盒,粥的香味立刻飘散开来,他慢慢吃了几口。

味道还不错。

那时夕阳正落下,余晖却还残留在天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