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上分手册 东北乱大炕性事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987 次 收藏

亚得里亚的马市位于奴隶市场对面,很是热闹,也不仅仅卖马,其他的牛啊,驴啊一些的牲口也有。

亚得里亚是个海岛,街道狭窄,买马的其实不多,反倒是城郊的人们喜欢养些奶牛。

两千匹马自然没有现货备着,只有一些展示的样品,马贩子吐沫星子乱喷,在那儿费力向德文推销着。

“讲通用语,别说罗庭语。”德文对马贩子说道,他记不住马贩子的名字,“我的这两位半人马族朋友,才是这笔生意的决定者。”

马贩子听此冲着两个半人马勇士挤出个笑容:“您看看这个,产自隆冬城的夏尔马,蹄粗腕大,最合适不过。”

“哈格尔,少爷要替亚得里亚大量进购战马,你拿着一匹重型挽马糊弄谁呢?”鲍里斯不满地说。

“鲍里斯大人,您早说嘛,我还以为少爷是要自己骑着玩,这种夏尔马既高大威风,又性格温顺,最适合少爷。”叫哈格尔的马贩子笑着说:“战马、战马,恩,这种。”

马贩子说着又牵过来另一匹,也很高大,全身乌黑,有着像鳞片一样的斑纹。

“这匹怎么样,这是泼雪龙马,产自费罗塞地区。”马贩子拍了拍高大的马屁股。

“这不也是挽马吗?”鲍里斯又说,“哈格尔,你是听不懂我的话?”

“泼雪龙马怎么会是挽马呢?当年费罗塞王国的泼雪龙马骑士团,可是给咱们陛下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呢!”马贩子解释道。

德文不认识马,但是对历史还是很熟悉的,当年查尔曼大帝攻打费罗塞的时候确实有过这么一档子事儿,不过......

德文说:“这马看着威风,但太胆小了,当年陛下好像就引爆了几个黑火药,听了个响,就把那个骑士团全吓跑了,这种马不能要。”

“全是冷血马?没有别的?”海默尔问道。

“这位大人一听就懂行。”马贩子笑着说,“有,怎么没有,多着呢。”

马贩子又牵出了一匹枣红色的马,这匹马就要矮小很多,体高大概和德文的身高差不多。

“这匹,产自大陆北方的腓特烈马,速度快,能吃苦耐劳。”马贩子一边说,一边牵出另一匹,“或者这个,多乌茨王国的奥登堡马,要更高大一些,适合重甲骑士。”

德文看了看这两匹马,它们的马蹄要明显更细一些,他又看向海默尔,等待着她做决定。

海默尔还是不满意,她自顾自地走进马圈,一匹一匹地看着。

她抬手指了指其中一匹,马贩子匆忙道:“这个不行,这是安达卢西亚马,这种马一般作为白银阶骑士的马,骑兵用这种马太贵了。”

海默尔点了点头,她忘记考虑经济上的适应性了,她又来回转了转,停在一匹马前,招手让舒瓦勒过来。

两人用德文听不懂的话交流着,并不住地点着头,舒瓦勒掰开马嘴瞧了瞧。

“这匹马,好像和我们国家,我是说迦太基,和迦太基的战马差不多。”露娜也上前看了看说道。

海默尔冲着德文点点头:“这里的马,就这种最合适,价格看起来也不太贵。”

德文看向马贩子,马贩子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位,这位精灵女士,说得不错,确实是迦太基帝国的战马......名叫柏布马,是沙漠马种......”

德文见他支支吾吾的,还以为这种马是禁运品,当它是被马贩子走私过来的。

“怕什么,有少爷我给你撑腰,不就是走私嘛,有啥大不了?”德文拍了拍马贩子的肩膀,“怎么样,就这种马,有渠道给我弄来两千匹吗?”

马贩子听了这话都快哭了:“少爷啊,咱做的是正规生意,我哪有胆子干走私这种事儿。只是......”

马贩子欲言又止,德文不爽地问道:“只是什么,说!”

“少爷啊,您又不是不知道,让咱们岛上的汉子们凫水、深潜,这都不成问题,可是骑马......”马贩子哭丧个脸:“上次世子大人从我这儿进了一百匹纯血马,结果光摔断腿的,就十几个人,还有俩断了脖子死了的,他们家里人全来这马市上闹,我一个多月没敢开张......”

“这柏布马也是烈马,您要说要的少,组建一个精锐部队,那倒是没问题,您一开口就是两千匹,这哪儿行啊,要是都给了您,咱亚得里亚恐怕就没几个活着的骑兵了。”

鲍里斯大喝一声:“大胆!”

马贩子吓得匆忙跪下,不住地磕着头求饶。

德文挥了挥手:“没事没事,我让他说的。”

他又转头看看海默尔:“咳咳,我们岛上的人,确实不擅长骑射,这也是我请你来帮忙训练的原因。”

“放心吧,德文,交给我就好。”海默尔说道,“就这种柏布马,胆子大,驯好了之后对骑士很忠诚,并且只需要防护一下重要部位,其他的地方受点伤也照样战斗,还能省些铠甲钱。”

“都听见了?”德文问道,“你只管卖就行,其他的不关你的事,要是有人敢闹,让他们去帕里帕奇奥宫!”

马贩子听了这话,从地上爬了起来:“少爷,这可是您说的?”

“怎么,我还得给你立字据?!”德文粗声粗气地吓唬他。

马贩子吓得缩了缩脖子,忙赔个笑脸,又恭维德文几句,无非是夸赞德文自小诚实守信,一口唾沫一个钉啥的。

“行行行,打住,两千匹,多少钱?”德文对马贩子的马屁很是受用。

“这种马单卖一匹是十七金币。”马贩子想了想,大着胆子说道,“少爷您要的量大,给您按十五一匹算怎么样?”

十五一匹,那两千匹就是三万金币,德文在心里默算一下,鲍里斯说公账上拨了多少钱来着,好像才两万?

德文怒道:“怎么这么贵?!”

“我的少爷啊,好马就是贵。”马贩子哀求道,“要不,我在总价上,再让您两千金币?”

“少爷我只有两万,你看着办。”

马贩子嘴角抽抽,他眼珠子一转,说道:“少爷,我听人说,您从大陆东南,弄来了六头侏儒象?”

德文看马贩子那样,就知道他在打自己那六头大象的主意。

他记得当初在兰纳城,那六头大象,每头是三百金币,不过亚得里亚岛在大陆西部,这附近没有大象,什么象都没有,只有穿过迦太基帝国和无尽沙漠,才能找到象群的踪迹。

看马贩子那模样,这六头象少说也能抵六七千金币。不过德文却不乐意把他们卖掉。

虽然是一家人,但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更何况自己这回算是代表亚得里亚自治岛做买卖。

老公爵是亚得里亚岛最大的贵族不假,但亚得里亚也不是帕里帕奇奥一家的,还有其他不少贵族,比如布拉诺岛的伯爵,德文可没有拿自己私房钱填公账的觉悟。

“你少打它们的主意,这样吧,我给你做主,这船生意你不用上税了,这总行吧。”德文说道。

马贩子听了之后有点扫兴,不上税的话,要是能再夹带点名贵马种,倒是多少也能赚点钱,不过,还是得问清楚。

马贩子轻言细语地问道:“少爷的意思是......?”

德文冲他隐蔽地点点头,目光看向别处。

“好!我就算这笔买卖赔本赚吆喝,也得为咱们海岛考虑。”马贩子不由得豪气万丈。

德文很满意他的识趣,拍拍他的肩膀:“尽快到货,我们要抓紧开始训练。”

马贩子听后问道:“岛上这是要有大动作?”

鲍里斯喝道:“管住你的嘴,还想不想要命了?!”

马贩子唯唯诺诺地匆忙闭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