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宝贝再快一点我快要到了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6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433 次 收藏

白叶一怔。

老板娘睨着她,语气轻飘飘:“学还是不学?”

白叶抿唇,她直勾勾的盯着老板娘的脸,半晌后,终于点了头。

“我学。”

老板娘对她的答案似乎并不意外。

“既然要做我的徒弟,首先第一点,你要会喝酒。”老板娘笑里带着冷意:“男人总是惯用以酒来迷惑女人,而女人,想要防身,就必须不受这些伎俩影响。”

白叶想想自己前两回中的招,默然。

“放心好了,有我看着你,而且,那位秦总也在,你不会有什么危险。”

老板娘边说,边让上了一打酒。

白叶心里惊了惊:“这些……我都要喝完?”

“能喝多少是多少。”老板娘淡笑着道:“酒量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先慢慢练着吧。”

白叶“嗯”了一声。

杯酒下肚,不知过去有多久。

周遭的声响好像都一点点的淡去,白叶眼神迷离,站都快要站不稳。

老板娘看了看她喝光的酒杯,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

“就先到这儿吧。”老板娘说道。

白叶还撑着着最后一次清醒:“秦凛琛,秦凛琛在哪?”

“在二楼。”老板娘看到她这副小醉猫的样子,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点恶趣味:“走,我带你去找他。”

在上楼时,老板娘轻轻凑到她的耳边,添油加醋。

“待会儿过去之后,你可以霸道一点,宣示他的主权。”

老板娘笑盈盈的说着:“不然啊,他可是要被别的女人给霸占住了。”

白叶是真的醉了。

听到这话,只是下意识的点头。

“好!宣示主权!”白叶紧攥着拳头,鼓着脸颊说道。

门被敲响。

秦霄看了看秦凛琛:“是谁来找我们?”

秦凛琛眼神不动:“继续说,我们刚才说的事。”

“一个死人的事情而已,不用那么着急。”秦霄笑着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我去开个门,看看是不是老板娘送女人过来找我们了。”

秦凛琛皱起眉:“你要是想要她们陪着,自己点就OK,不要让她们烦我。”

“啧啧啧。”秦霄听到这话,嘲道:“你可真没情趣。”

门打开,秦霄原本以为自己会迎来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

可是没想到——

“秦凛琛!秦凛琛呢?”白叶脸颊上泛着红,嘴里大声嚷嚷着。

秦霄懵了,他自然能认出来这是谁。

只不过,怎么人喝这么大?

白叶虽然醉着,眼神倒是挺好的,还没有错认别人。

她推开秦霄,扶着墙往里头走。

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秦凛琛时,眼睛陡然亮了亮。

“秦凛琛!”白叶语气里带着欣喜,身子也猛地朝着秦凛琛扑了过去。

秦凛琛狠狠的皱了皱眉,嗓音不悦:“你喝酒了?”

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被扑住了。

白叶几乎是把整个身子的力量都压到了他的身上。

而且因为扑来的有些猝不及防,所以,秦凛琛一个不稳,直接半靠到了沙发背上。

白叶炽热的呼吸扑在秦凛琛的脸上,嘴里还傻笑着:“凛琛,你黑着脸的样子,好像包公哦。”

秦凛琛:“………”

秦凛琛额头上的青筋都快要爆出来。

白叶在他身上压了没多大会儿,就被他给推开。

“凛琛,要抱抱嘛。”白叶被他推到一旁,委屈巴巴的眨着眼睛看他。

秦凛琛冷着声音:“白叶,你离我远点。”

白叶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能听得清他说的话。

她只知道,她想抱着眼前这个人。

于是,他再一次这样做了。

秦凛琛虽然很不耐烦,但他残存的底线就是不会对女人下重手。

所以,白叶到最后他是凭着一次次锲而不舍的精神,将秦凛琛牢牢抱住了。

此时时间已经有些晚,秦凛琛懒得在这里多待。

而秦霄,则是一直都从头到尾旁观着,自己的好友被个女人缠得毫无办法,心里简直不要太舒爽。

“哈哈哈,这就要走了吗?”秦霄笑着说道。

他这瓜都还没有吃够呢。

秦凛琛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冷冷道:“你想在这里玩儿那就留下,我走了。”

说着,起身离开。

而身上,还是带着一个大号的人性挂件。

因为今天是跟秦霄约,所以秦凛琛并没有带司机出来。

他准备先把白叶放到后排,然后自己去开车。

可白叶却死也不愿意松开他的手。

“凛琛,你不要丢下我。”白叶的眼里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眼圈也红着,看起来好不可怜。

秦凛琛明知道她是醉的不省人事。

可此刻看着她这样,心里却还是划过一抹奇异的悸动。

他没再强要白叶坐后面,而是把她安排到了副驾驶座上,又给她系好了安全带。

车子开始往公寓的方向驶去。

“凛琛,凛琛,你喜不喜欢我?”

“秦凛琛,你就是个大傻逼!我说话你都不相信!”

“秦凛琛,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喜欢我?”

“秦凛琛,你眼瞎了吗?总是对我视若无睹。”

白叶嘟着嘴,一会儿声音里带着骂,一会儿却又变得可怜兮兮。

秦凛琛简直对她的精分,看得叹为观止。

而车子正走着。

白叶不老实的手忽地游走到了他的腿上。

而后,停在了一个极为尴尬而危险的地方。

秦凛琛的脸色瞬间僵住。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凝滞了一下,结果好死不死,正好撞上了花坛。

头猛地撞到车身,秦凛琛咬牙将车熄火。

“白叶!”他低低的叫道。

白叶也不小心碰到了脑袋,这会儿正红着鼻头,对他掉眼泪。

“好疼呀。”白叶说道:“凛琛,你给我吹吹。”

秦凛琛低头,看着白叶还没有拿走的时候,几乎是一字一咬牙:“把手松开。”

白叶没听懂,不过被他的表情吓着,手底下的力气,好像更重了几分。

秦凛琛猛地倒吸一口凉气。

白叶脸上还是懵懵懂懂,可秦凛琛,眼里却染上了一层异样的情绪。

甚至,她还在央着:“凛琛,额头痛,你给我吹吹嘛。”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