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都市130 肉到失禁高H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30日 来源:互联网 1583 次 收藏

花居殿里

还没进去就听见一阵阵的哭声,说不上有多么撕心裂肺,但一声声都惹得人心颤。

宫泽坤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祈儿黑紫的嘴唇和包被上的血迹。

谁能想像这么一摊血迹会是这个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吐出来的。

那么小的孩子,谁竟会是这样狠心!

“臣妾无能,没有照顾好皇子,皇上恕罪!”

庭妃哭的梨花带雨的,哭声一阵阵的从她嘴里传出来,直把人的心哭的发颤,她的每一声抽泣都让人对她的怜爱更加一分。

哭声婉转绵长,也不知道庭妃是怎么一直哭还不大喘气的。

“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毕竟你的孩子......现在你也不好受,无需自责。”

宫泽坤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对庭妃的最后一丝愧疚都付之东流,但这次的事情他明白庭妃也是受害者。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这样的受折磨,任谁会受得了。

“皇上可要为臣妾做主,为祈儿做主啊!”

“祈儿他还那么小,竟然下的了这样的狠手!”

“可怜我的祈儿了,他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呀,可他还没有见过北夏朝的样子,现在却还不知道......”

这句话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直直戳到宫泽坤的心口窝里。

在皇城里想皇子下毒,是目无法纪,更是挑战了皇权的威严,把皇家的地位看的一钱不值。

这几样在宫泽坤眼里都是容不得的。

“在朕的后宫中谋害朕的皇子,朕绝不会轻饶!李德全,带人去先搜查花居殿的奴才,看看有没有那些个吃里扒外的!”

“宣莫南进殿带人去搜查各宫,每一处宫殿都不可以放过,必须找到下毒之人!”

他登基才多长时间,后宫里就已经发生了两起下毒事件,还都是在他心里有极为重要的份量的人。

这让他不得不好好的清查一下后宫。

“是,奴才领旨。”

李德全带了一队人去搜查花居殿宫人们的住处,又派了两个人去通知莫南。

要说李公公是能待在宫泽坤身边的人,这才短短一个晚上,他就已经审问了花居殿的宫人们,但几乎个个都能排除自己的嫌疑。

“皇上,奴才已经审问过花居殿的人了,依奴才来看,这下毒之人不在她们里边儿。”他既然说了这话,那肯定是有了证据的。

“莫南呢?他查的怎么样。”

“皇上,莫将军是外臣,虽然昨晚上通知他了,可他毕竟不像奴才,他是要恪守外臣礼节的。莫将军今天一早才入的宫,现在正挨宫搜查呢。”

李公公说完又想起了什么,说:“皇上,莫将军按礼搜查完还要向太后回话,毕竟太后现在还掌管着内宫。”

“叫他搜查完直接去上书房见朕,无需向太后汇报。”

他这话就是给了莫南极大的权力,让他可以在宫里无所顾忌的去搜查,也是表明了宫泽坤对太后也是有所怀疑的。

“是,皇上。”

――――――――

“王爷,大漠的人已经打发走了,给足了粮草,他们年后就会发兵。”

北庆王府的暗卫正在书房里向梅良瑜汇报,这些琐碎事情平日都是他直接过问的,只是如今宽爷被他软禁,支族还有很多事情。

这个暗卫从来没有露过面,今日是他第一份差事,就是佯装梅良瑜去见大漠来的人。

他本就与梅良瑜长的相似,稍微易容一下,没有人看得出来,又要卫管家跟着。

“你事情办的很好,下去找卫管家领赏吧。”

梅良瑜手里把玩着一件玉如意,是他派人从高丽特意寻来的,意寓保人平安。

他想送给她。

“王爷,处理好了。”

进来的是卫管家,他的样子有些狼狈,衣衫不整,裤脚还有些血迹。

梅良瑜低头瞧了一眼他衣服上的血迹。

“今日这个倒是让你费神了。”

“属下不敢,王爷言重了。”

“回去吧,好生休息,明日陪本王进宫一趟。”

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她了。

等到宫泽坤安抚完祈儿和庭妃,回到卿俪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岑儿刚放下手里的事情来莫然的房里,还没进门呢,就被身后的人拉住了。

“皇......”

话没出口就被宫泽坤制止住了。

“嘘,娘娘在干什么?”

“回皇上,娘娘,在绣花。”

绣花,倒是很久都没看见过莫然在做刺绣了,印象里她好像很少做这些事情,可能是因为她的性子欢脱,对这些需要放下心性,安静做的事情总有些抵触。

不像是庭妃,她是从小就接受的这个教习。

宫泽坤摇摇头,自己怎么又想到庭妃了呢,还是不要提她了好,每次一提,他和莫然总要吵架。

“你下去吧,燕窝朕给娘娘送去。”

“欸,是,皇上。”

岑儿把托盘交给宫泽坤,一溜烟儿的就跑远了。

她是见过好几次了,皇上都不顾身份的压低身段给俪妃娘娘做饭,上次娘娘昏迷,皇上还给娘娘擦脸,擦手,想来皇上也是很喜欢娘娘的吧。

宫泽坤敲了敲门,但并没有开口。

“谁呀?”

没有听到回答,莫然以为是岑儿,就说道。

“岑儿吗,放在门口好了,我今天没有胃口哦,你回去就行,晚膳我饿了就会传膳的。”

原来是连晚膳都没吃,怪不得岑儿会给她熬燕窝,莫然从他认识以来,一直都是心情一有点儿不好就不去吃饭。

以前身体康健,一顿两顿也就算了,可现在她虚透的身子还没想回来呢,这样可不行。

想到这,他直接推门进去了。

“岑儿,不用了,你直接回去休息吧,这样一天你也累了。”

说完许久,却没有听见岑儿的回话,她转头看过去。

看到的却是宫泽坤端着托盘站在桌子旁边,看着她。

一见是他,莫然的脸色立马就拉下来了,手里攥紧绣布,眼眸低下来,也不用正眼去瞧他,好像压根就没有看见他一样。

可是许久之后,大约是等到那碗燕窝都凉透了,莫然还是开了口。

“你来这里做什么,怎么不陪你儿子去,还有个庭妃等你呢。”

宫泽坤把手里的棋的东西放下,缓慢的走到莫然的身边,边走边说。

“这是朕的后宫,朕怎么不能来了?”

“再说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庭妃,她已经被贬为官女子了,那花居殿留着给她住也不过是看在她的孩子的份上。”

“你何须与她置气。”

“朕昨日是因为祈儿中毒,才去的她那里,说完事情怕太晚了打扰你睡觉,就回了正元殿,也没有在花居殿留宿。”

宫泽坤说了那么一大段的话,也不知道莫然听进去了多少,因为她从他说的第一句话开始,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泪珠一滴滴的滴落在绣布上,那里的颜色就比周围稍深一些,但不多一会儿就消散在空气中了,好像是什么都没有过一样。

可她并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对待他们之间的事情。

“你觉得我是因为什么才这样的?”

莫然这句话问的宫泽坤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什么,在他看来不重要,结果就是莫然生气了,他需要去哄。

就像他蛰伏了那么多年一样,只要结果是他当上皇帝,中间经历了什么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重要,只要能达成他的目的。

“这些不是我们之间的关键事情,然儿......”

“重要!怎么不重要!我现在只问你这一个问题。”

她的表情告诉他,她对于这件事情很在意,特别在意,可他连她为什么在意都有些弄不明白,就别说去哄她了。

“然儿,朕会改的,哪里你不满意朕都会改的。你想不想当皇后,朕马上......”

莫然甩开手里的绣布,朝着宫泽坤吼道:“我不稀罕!我不稀罕你为了安抚我给的那些金银财宝,不稀罕那些古玩,也不稀罕你的什么皇后!”

从没听过她这样说话,也没有从她嘴里听过“不稀罕”自己的东西,宫泽坤现在说不清是挫败感还是害怕,突然感觉莫然离自己好远。

远到自己连她现在的表情都不懂了。

明明是泪流满面,为什么还会有眼中的倔强与不舍。

明明是竭斯底里,为什么眉眼还带着柔弱和心疼。

这一切他看不透,但一个事实他无法忽略――

疏离,已经渗透进了他们之间。

确实有的时候就是这样,风花雪月过后的激情总会磨灭在一些琐碎的事情里,在某一时间一齐迸发。

很久之后他们才会发现,这时候的每一句话,都让他们记了一辈子,好的坏的。

“你愿意陪庭妃就去,想去看你的儿子我也管不着!”

“然儿,你怎么样才能原谅朕?不生气了,好不好?”

莫然双眼模糊,她看不清眼前的人,只有一个隐约得身影。

我要怎么样?

我要庭妃从没有出现过,可以吗?

……

这段争吵最后还是无疾而终,没有强硬的撕扯,莫然最后还是后退了半步。

“我们都该静一静了。”

或许是不愿意就这么的撕开两个人帷幕,只想待在表面平静的深海里沉沦。

这两个人的执念都太深,分不清彼此的羁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