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莹花开塞荔枝是第几章 快穿h高辣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116 次 收藏

正此时,林里传来一阵飒飒之声,远远地就望见一个男子背上背着弓箭,一手握缰,一手提着猎物正“得,得,得”地飞奔着穿出森林。小厮赶忙迎过去接了猎物,那玩闹的人们也都抬头张望着他,热烈地招呼着。那人也不下马,应酬几句,就朝九胜这边奔了过来。

看那驾马疾驰的样子好精神抖擞,好英姿勃发,海棠的心都要跳到喉咙口了。这可是世子吗?终于要见到了啊!然而,然而……。还不及细想,不及准备,那人已经到了跟前。只一眼,海棠便要晕了过去。

尚琰勒住马,看到海棠也是一脸的惊奇疑惑。不等他开口,九胜就介绍道:“这位是海棠姑娘,是从扬州来的。”

“海棠?扬州?”尚琰死死瞪着海棠,仿佛要把她从马背上瞪下来一样,“你从哪找来的?”尚琰不用“认识“,却用”找来”,好像海棠只是一件布什一样东西,好像九胜故意找了海棠来要激怒他似的。

九胜听着话里有话,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

尚琰见瞪不下来海棠,就又不高兴地对着九胜问道:“你这给她牵着马做甚?”

海棠已经气得要爆炸了。她设想了千万张世子的脸,设想了千万种他们相遇的场景,就刚刚还在暗自相许还在欣喜若狂,却没想到那凤阳□□的人就是秦世子朱尚琰!当时小文不是说是武定侯府的郭玹么,如何阴差阳错成了朱尚琰?可此时也容不得她想那么多,看尚琰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只怕他还记着仇。

“我在教海棠骑马。”九胜答道,左右看看马背上两个人的神色,很是不对。

“教骑马?”尚琰“呵呵”干笑两声,围着海棠转起圈来。转到海棠后背,悄悄从马兜里抽出鞭子,狠狠一鞭打在海棠的马身上。那马受了惊吓,嘶叫一声就狂奔起来。海棠猝不及防差点摔倒,幸好缰绳缠在手上,一个后挺直腰,立马俯身贴着马背,由马带着自己冲了出去。

这都没摔死,这小丫头片子有两下嘛。尚琰暗暗想着,一夹马肚追了出去。留下九胜目瞪口呆,等他唤了小厮再骑了马要去寻他们,那两人早已一前一后隐没进森林里了。

海棠拼命跑着,森林里树木密布,幽暗阴凉。好像哪里都是路,却又哪里都生出树来挡她。她只能由着马儿自己乱跑,从枝叶荫隙间大概判断出方位,好教自己不要迷了路。

尚琰在后面穷追不舍,进了森林,他倒是如鱼得水。看着海棠那慌不择路的窘迫,他放肆狂笑起来,那笑声犹如鬼怪般呜呜嘶叫着在林间传荡。海棠眼泪都要出来了,回瞥一眼,竟看到尚琰忽然停住马,手里拉满弓箭对着她。

海棠眼睛一闭,竟千想万念都没猜到世子原来是这般张狂这般嗜血无情。那些信果真都是骗人的,可她竟愚蠢到用了两个月赶了三千里路,尝尽苦难耗尽心血。到头来,却只得了一个万念俱灰的真相,得一场生不如死的结局。

一只鸟从空中扑腾着挣扎着撞向海棠,马儿惊吓得直要人立起来。海棠“啊”得一声,大惊失色,脸瞬间刷白。慌忙中拉紧缰绳,抱住马儿。尚琰一路大笑着赶了过来,弯腰捡起被他射中的小鸟,嚣张得在她面前亮了亮。

海棠的心已经冷到了极点,浑身战栗不已。哀伤莫过于心死。她低着头,再不看尚琰一眼,驾着马从他旁边走过。走过她曾幻想的爱人,走过那一片她曾憧憬的爱情。

还好经常来此狩猎的人已经踏出一条小径来了,这个时候慢慢平静下来才得以发现。海棠就踱着这路往外走去,没走多久迎面九胜已经骑着马奔过来了。

“没事吧?”九胜急切地问道,又看了看后面,却并不见尚琰。

海棠摇了摇头,忧愤烦闷地无法形容。待九胜掉转马头,就一起出了森林。

地席上的人正在一边玩乐说笑一边朝林子张望着,都好奇世子殿下追赶海棠的事。

“看海棠那样子可不是明明会骑马?怎又骗得九胜教她?”盈月对静月撇撇嘴低声说道,“我就说嘛,她这样来历不明的人我们不能收,只怕她别有用心。也就你,就会好心,给吃给穿还不够,还让她亲近九胜。”

“九胜喜欢她,我有什么办法?”静月被盈月说得烦躁起来。

“你别让他们单独一起啊。”盈月说道,“就说刚刚九胜要教她骑马,你说你教她好了啊。现在倒好,把殿下也扯进去了。”说着,不免又要生起气来。

静月轻叹一气,抬头就看见九胜和海棠并排骑着马过来。等两人刚着了地,小厮把马牵开,尚琰急火火地手里提着一只灰黑羽毛的大鸟也跟过来了。原来他看到海棠惨白的脸也知道她被他吓得不轻,气也就消了一半。待海棠走了,他也无意再去追她,就又去找了新猎物。

海棠走到静月盈月身边坐下来,心还没安定就已经感觉到她们的冷淡。尚琰在溪边洗了把脸,把朱开唤到身边低声吩咐道:“你去打听一下那个叫海棠的来历。”朱开应着点点头。“别教人知道。”尚琰又低声嘱咐一句,然后走去席间。

众人忙让了位置给尚琰坐下。盈月也赶忙移步到他身边伺候他喝茶,直问他累不累,热不热。尚琰只道渴,接过茶杯就喝起来,眼睛却瞟向海棠。众人本就闲来生事,这下都随着尚琰的眼睛看向海棠。海棠低着头,脸一阵白一阵红,犹如万箭穿心。

九胜打理了一下膳食,跟来的下人们都立即手忙脚乱忙起来。看到这边气氛出奇得异静,赶忙走过来。没等他坐下,尚琰就冷笑地说道:“这小丫头片子的骑术可在九胜你之下?”

“是,是。海棠的骑术的确令人刮目相看。”九胜堆着笑,盘腿坐到他旁边。盈月在另一边直朝静月打眼色。

海棠如坐针毡,那尚琰眼里的恶毒仿佛蛇一样死死缠着她,众人讥讽嘲笑的表情神色她不用看也感受到。这几个月,再难的事她都挺过来了,可是这一刻却要决堤崩溃。

“莫非这小丫头片子是对九胜你有意?故意骗了你来?那我岂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尚琰故作惊讶无辜地张大嘴,眼睛看去九胜,却又余光里瞟着海棠。

“殿下言重了。哪有这样的事?”九胜急忙辩白。他这才开始追求海棠,但凡好女子都矜持有度,九胜心里只怕尚琰这番玩笑真要坏了他的好事。

果然,海棠“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怒不可揭地杀了尚琰的心都有了。众人也一下子被挑动了神经,都看戏一般热切地观望起来。

尚琰也被吓一跳,他倒不怕海棠动真格要杀他,他怕的是海棠揭发他凤阳喝花酒的事。他一向自视清高,虽然平时和公子小姐们也常饮酒作乐,但那都是风雅之事,而花酒却是下贱的风尘酒。

他可不想被海棠毁了形象,更何况让众人知道他被一个女流之辈打破脑袋,岂不更要让人轻笑?这么一想,口气也软了下来:“我不过随便说说,还真有人当真呢。”可尚琰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倒让人听着更像说“我随便说说的,竟然是真的”。

“我要回去!”海棠真恨不得手里有把刀将尚琰千刀万剐。可是这里全是他的人,就算真握刀在手,也只怕自己没能伤他半分毫发却自己先丢了卿卿性命。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离开这里,离开尚琰,离开西安。海棠说着便转身走出人堆。

“海棠别生气,殿下就是好开玩笑,你别当真。”九胜急忙起身去拦她。

海棠摇摇头,心意已决:“你让人送我回去罢,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说着,眼泪已经在眼里打转了。

“让她走吧,没她更自在。”尚琰坐着抖起腿来,抓过一把花生米把头一仰送进嘴里。他巴不得海棠赶紧走,万一她抖出他的丑事来可就要丢人丢大发了。

“唉。”九胜叹着气。怎么事情搞成这样了呢,可也无可奈何,只好差人送海棠回凝香阁去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