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给总裁做出来 女的把腿张开男的猛戳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40 次 收藏

除了和他的那一位小徒弟轶血呆在一处时,身上的寒气会少上一些,却也没有笑过,这一次却同这降雪仙子一处时笑的这样的明眼,当真是让他们惊讶。

守在烟晶殿前的小厮见长白的几个主儿连同着仙界帝君狐墨都一同来了,便立刻弯腰高喊一声,“仙界帝君狐墨,长白掌门济遥,降雪仙子到。”

听着那响亮的报叫声,帝玦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搂着郁泉幽走进了烟晶殿。

中途好几次,她都想着挣脱出她的怀抱,可抱着她的男人力气非比寻常的大,让她实在无奈。

旁边有小仙窃窃私语道,“看来坊间的谣言确实是没有错的,你看这二人现在的亲密程度,若说不是以前就是相好,谁信呢?”

“是了是了,只不过花界的那一位公主怕是要失望了。”

“你说的是谁?”

“记性这样不好么?我说的当然是那一位一直对济遥有意思的花界公主紫瑰仙子了。”

“是了是了!我记起来了,听说她也来赴了今日的宴席呢....”

“如此这般,今日怕是又一场好戏要瞧了。”

嘀嘀咕咕的声音却还是传入了郁泉幽的耳朵,她一皱眉,抬头瞧了帝玦的一眼,只看着他颇有弧度的下巴光洁蹭亮,面具遮了容貌却遮不住天生的高贵气质,便也明了,这样的男子怎会没有人爱慕。

她自嘲的弯了弯嘴角,她是听说过那一位花界公主紫瑰仙子的,容貌才品皆佳,是个十足的美人。

如此一人爱慕着帝玦,而她却是什么也没有,除了空有一张与帝玦先夫人长得极像的皮囊之外,她能够胜过那一位紫瑰仙子的优点还真真儿是没有的。

显然这让她有些失落,却不过转瞬之间。帝玦昨天猜出了她要逃跑的意图,可她依然想离开。

既然终究是要离开的,这样想想,她心底便放缓了许多。

蓬莱的盛宴终不愧是盛宴,她进入烟晶殿时,便觉着这里的仙人多的简直堪比仙术大会,让她目瞪口呆。

她随着帝玦入了席,众仙之间便总有目光随着他二人的身影移动着。

这目光让郁泉幽有些不自在,便悄悄在帝玦耳边说道,“既然都带我来这蓬莱岛了,不如今日便放我自在些,我不太欢喜这样多的人往我们这里看,我想去殿外看上一番...”

盘坐在席座上悠悠喝着酒的帝玦似乎并不想理会她的请求,修长的手指端着一杯酒,微微的抿着,带了丝懒惰。

见他不理她,郁泉幽便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杯,气呼呼的说道,“关了我这样久,便让我一人去溜达一番不行么?”

帝玦那只拿着酒樽的手停在半空中几秒,忽然展开了手臂就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幽幽的说道,“你若不老实呆着,当心我当众做出什么不正经的事情....”

他与她靠的极近。

一时间众仙的目光便统统的向他们移了过来。

他这样满满的威胁之意,顿时间让她浑身的毛细管都紧绷起来。

“帝玦,你还要脸么?”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低低笑了一声,声色如润雨一般拂过她的心头,极为撩人。

“本座从不在六界露脸,便没有丢脸一说,摘了面具换一身衣服,照样谁都识不出我。”

他这般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呢喃,湿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郁泉幽便只觉得脸上红的都能喷血了。

“放开我....”她小声说着,却推不开他的腕臂,脸色便越来越红。

“你若是答应我不离开,我便放开。”

“好...我..知道了,我不走,你..快放开。”郁泉幽实为无奈,便想着先答应了他再说。

听到她终究妥协的答应了,便松开了放在她腰间的手,端起她桌上的酒樽缓缓的饮起酒来。

郁泉幽叹了一口气,瞧着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便气不打一处来。

她感受着众人盯着他们的目光,只是低着眸不再说话。

“济遥掌门,降雪仙子,可有什么杂戏又或是技艺为小公主祝寿?”

这时一位烟音殿的小仙人前来询问。

郁泉幽抬头,转了转眼眸,在帝玦要说出没有两字时突突的来了一句,“有,自然是准备了的。”

一旁的帝玦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轻挑了挑眉头,坐在一旁并不说话。

小仙向她讨教了杂戏的名字,她想了一想,便在他递来的章策上留下了一个名字,夙愿美人。

她知道烟音殿小仙来讨杂戏演艺的习俗是蓬莱仙岛素来的习俗,名叫取喜。

便是问前来赴约的人讨一个喜,来祝贺生辰宴的主人公生辰大喜。

来之前她早已打听好这一位蓬莱公主喜好些什么。

这一位小公主最喜舞乐。其中最最喜欢的便是当年九重天上的遥仙上神所做的一曲夙愿美人。

据说她一直找不到会跳这一曲舞的人,而郁泉幽却恰巧会跳这支舞,从前母亲曾经教过她如何跳,虽然那时她并不知道这舞的名字叫夙愿美人。

于是乎,既然现在知晓了,这样的机会她定是要抓住的。

她献舞的原因便是这公主痴迷与此舞。如此一来,一旦小公主看见她跳此舞,必定会将她召留下来,请求学舞。便是这般,她才能有机会离开帝玦的身边。

她正暗自高兴自己的这一举动定不会被身边的男人发现端倪,却没想到男子在这时开口来了一句,“即是这般,为夫也不好驳了夫人的面子。夫人要献舞,定是要配曲的。”

“仙使。”他唤了一声弯着腰在一旁的小仙,“替本座记下,本座来一曲夙愿。”

那小仙使显然惊讶了一番,在他看来,长白的济遥上仙从来不参与这些应酬与演艺,今日竟然如此的反常。

愣了一番,他连忙在手中的章策上写上济遥和夙愿这四个字,然后行了个礼,又移到别的宴席上。

郁泉幽此时怔怔的看着帝玦,心底的那一点小欢喜消散的一干二净。

这男人似乎真的能看破她所有的心思,不过看破便看破吧。即使如此,她依旧可以想办法让那位未谋面的小公主将她带离这里。

生辰宴的前宴举行了接近一个时辰,当众仙们纷纷向着烟晶殿外涌去时,郁泉幽还以为这宴会结束了,可那位小公主却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转头一问伶云,才知道这宴不过是前宴,正宴还未开始。

“可众仙们为何现在要往烟晶殿外走呢?”眼见众仙皆结伴向外走去,郁泉幽不解道。

伶云缓缓移到她的身边,为她解释道,“正宴是在蓬莱海宫中举行的,此处并不是蓬莱的海宫。”

他点点头,放下心来,只要她能有方法通过蓬莱小公主,从这里溜了出去,她就有办法见到长白灵师。她不信,呆在长白是她见到母亲唯一的方法,母亲的失踪与她的身世有很大的关系。或许只要她知晓了自己身世的线索,就可以凭自己寻到颜七娘。

她若有所思的想着,转过头,眼帘里猛然的映入一张放大了的面具,清淡雅香飘入了她的鼻中使得她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停止。他牵起她的手,微凉的手掌格外的有力度。他理了理衣袍站了起来,顺势一带,便又一次搂住她的腰,化为一阵光影忽然便消失在烟音殿中。

身后的伶云怔住,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她家主子仙术弱,面对济遥掌门自然抵抗不得。况且她也知道,知道济遥便是逍遥神君,所以并不为郁泉幽着急。

伶云眸光微微一闪,仿佛想起了什么人,抬头慢慢向着狐墨的方向看去,只瞧见他脸上满是伤情,不由得暗自叹息。

那道光影从众人的面前一掠而过,转眼见众仙便看见长白掌门济遥和他夫人的席座上空了人影,于是立即明白那光影正是济遥和降雪仙子。

可这却使众人再一次的诧异了一番,照理说这长白掌门济遥只是上仙级别的人,修为不会高到施展移形换影时,看不清人形。

但这样的诧异只是停留在众人脑海中一会儿便转眼消散云烟。

众人的确知道这长白掌门济遥是个上仙,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厉害,因为从来都没有人真正见识过他的法术,也不知道他的修为究竟有多强大。

称他为上仙不过是因为他只是统领了仙界的一系仙派罢了,说不定这人早就成了上神阶品了,只是他们这些小神仙不知道罢了。

事实上,这一众小仙的确不知济遥的真实身份,他掩藏的很好,与当年风采绝伦的逍遥神君完全是两种人。

帝玦将还处在发蒙状态的郁泉幽带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她被他捏紧了手腕,于是费力挣扎起来,半日无果,便气得发慌,“帝玦!你究竟要作些什么?”

青丛红朵,他将她锁在蓬莱那烘漆白墙的小角落里,眼里带着的炽热似乎染着一层浓浓的醉意。

“帝玦,你发什么疯?”

“你就这样想离开我?”

她再一次惊诧,这男人莫不是会读心术?怎么又猜到了她的心思?

“我便是想离开又怎样?难不成要被你一辈子锁在青钟殿里么?”

他将手撑在后方的墙壁上,慢慢的逼近她,“郁泉幽,我说过,我没有将你当作任何人!”

“够了,帝玦!我不想谈论这些。”

她蹙着眉头,极想要将他推开。帝玦便如磐石般站在那里,脸上的惨白越来越明显。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