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明朝 推倒张嫣 高H浪荡小说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229 次 收藏

“上哪碰的?”绝昊紫眸幽深的看看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忧怨的表情问道。

“刚才,侍卫追我。”蝶雪受伤的脚踮起,在地上郁闷的画着圈,本来没什么事,现在弄成这个样子,说不丢人是假的,特别现在站在他面前,心里更觉丢人,忽的怨怪起他来,要不是他叫人找她,她至于弄成这个样子。

当然她只敢在心里腹诽,表面上恭顺的比任何一个宫女更加听话。

“先边上坐着去!”绝昊的紫眸邪魅的眯起,看她狼狈不堪的样子,挑挑眉,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一闪而逝。

坐就坐吧,蝶雪真有些撑不下去了,听话的就着边上的椅子坐了下来,踌躇的看了看边上的墨染嬉笑好玩的目光,怒瞪了他一眼后,用手撑着头,不再看他。

这血界反正怎么看都跟她八字不合,没有一个人看得入眼。

“各界来的人都确定下来没有?”绝昊把手里的一叠资料还给墨染,坐在宽大的皇座上,冷冷的问道。

过一个月,是各界交换本源的日子,血界的血之源,暗界的暗之源,天界的天之界,魔界的魔之源和妖界的妖之源,对于至尊的修练都有着绝对意义上的作用,而且他还有另外的作用,更需要本源之力,因此这次交换本源被定在了血界,也是他故意为之。

本源之力,又为创物之力,据说四大至高法则下的本源之力可以让至尊有机会参透宇宙的本源,成为创世主。

不过各界的本源极少,凑齐五大本源才有可能以五大至高位面为依托,组五行法阵,领悟天地法则。

“天界炽天使长,魔界魔君皇亲来,暗界暗太子,妖界最神秘,依然探不出结果。”墨染淡冷的皱眉。

把注意力重新关注在谈话内容上,妖界太神秘,到现在竟然依然一无所知,不知道是不是妖皇亲来,若是妖皇亲来,君皇是不是会亲自迎接呢?据说当年君皇跟妖皇还有一阵子感情纠葛,想起这件事,墨染就顺口道:“若是妖皇能亲自来倒真不错。”

“有什么不错的?”绝昊冷冷的横了他一眼,俊眉一皱,毫不掩饰的寒洌紫眸带着深深的寒意看了看墨染。

“没,没事,听说妖皇陛下是个倾城绝色的美人。”墨染反应够快,淡冷的脸上露出笑容,巴结的道。

惹来边上的蝶雪暗暗鄙视!边擦着白嫩的小手,边斜睨着他,一脸的不屑,还特地皱了皱娇俏的鼻子,这人,说假话也不打草稿。

“别废话,”绝昊不再跟他油嘴滑舌,挥手示意他离开,紫眸嵌着冷冷的冰雪,丝毫不为他的笑话所动,“搞清楚妖界来人,别轻举枉动。”

妖界来人,这次绝对不简单!所以不可能是妖皇诺希。

墨染还想说什么,待看清绝昊己经起身转向蝶雪,忙暧昧的朝小心戒备的蝶雪眨了一下眼,笑的跟个狐狸似的,一转身就走了,这时候还不走的是傻瓜了,谁都看得出君皇见这个女人的不同。

当然这里面可有他的功劳,想到当初若不是他,里面那位怕早就香消玉殒了,墨染就自觉自己是个大媒,君皇的女人虽然多,可没一个人可以走进他心里的,所以血界一直没有继承人,若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女人,血界怕是快要有继承人了,想到这个远大的梦想,墨染一边走一边乐呵出去的。

那帮子老臣估计都乐的嘴都要咧到背后了吧!

房间时。

蝶雪干巴巴的看着绝昊帮她整理伤口,那双俊美的紫眸不看她时,竟觉得淡淡的温暖,他的唇很薄,唇线很修长,紧抿着不笑时,光气势就寒冰的让人心悸,无形中渗出的冷漠和威严估计能把小孩吓哭,可是真的很美。

蝶雪近乎痴迷的看着他的俊脸,只觉得俊美到了极致,怕是天怒人怨的级别了吧!仔细看起来,俊美成这样,若是女子怕是很难不被魅惑,怪不得会有女人爬上他的床。

“本皇是不是长的特别俊美?”绝昊头也没抬,细致的给她上着药,却突然问道。

小脸上痴迷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可疑的吞了吞口水,她怎么会盯着他的脸发呆,虽然他是俊美的不象话,整个就是妖孽,但她不也致于这么失态,娘亲的教育失败的又一方面啊!

“血皇的脸跟我第一次看到的不一样。”蝶雪有些势弱的嘟起小嘴,看他根本没有抬头看她的意思,更觉势弱,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小手指互相缠绕在一起。

“噢,什么不一样?”绝昊挑了挑眉,顺手从她衣襟上扯下一块干净的帕子,把明显又肿了一圈的脚缚了起来,许是用力大了点,痛的蝶雪一啮牙,眸底泛上几分委屈,心底的话蓦的冲口而出。

“那个时候看起来更魅惑。”脚一痛,话没经过大脑就冲了出来,才出口,就惊觉话里有失,小手下意识的去堵嘴,惨了,扯起他的痛脚了,还记得当时他愤怒的要把她撕碎。

现在她竟然还敢提出来,这不是嫌命长哪!

伸出的小手却被他修长的大手一把抓住,绝昊站起身道:“这么脏的手,你不会打算捂嘴吧。”

硕长的身影站直后更让她觉得负担,高高的审视着她,眼里有她看不懂的淡然和温和,他,竟不生气!

“想不想再看看?”紫色妖娆的眸子荡漾出笑波,虽淡却令人迷惑。

蝶雪看着他完美的俊脸,下意识的凝着他道:“想!”他果然是最好看的人,那天惊慌之下虽然没看清,却也知道他俊美魅惑,当时看到的那个女人不会是因为受不了他的魅惑才引诱他的吧!

俊美的脸因蝶雪诚实的话,绽出俊逸的笑容,连眸底的冰霜也微微解冻。

这次蝶雪反应过来后是羞红了脸,小脸红的烧了起来,她刚才说了什么,她竟然跟一个男人说想看看他衣衫不整的样子,不知道娘听到了会不会气的从什么地方跳出来,这真的太没脸了!

任何一个大家闺秀都不可能说的。

雪肤玉,肌一下子染上绯红,绝美的小脸顿时伏下,再不敢看他的脸,手越发觉得没地方放,想抽回来却又不能,看着他取出边上的帕子,为她清理因为摔倒而磕到的脏东西,另一只手拳起来也不是,放开也不是。

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钻钻,小脸也不能己火烧来形容,失败啊,娘的贵族教育果然是失败啊,也对,有那样的父亲的劣根性在,她怎么可能优雅得起来。

“那下次我一定让你看个够。”绝昊紫眸撇了她一眼,邪魅的笑道,又惹来偷偷窥看她的蝶雪,一阵耳热心跳,加心律失序。

咬着牙,绯红的小脸越垂越低,嘴里却不依不饶的道:“陛下不怨我上次偷看你了?”这是她就算咬着牙也要解释清楚的事。

上次那件事说她引诱他,绝对是冤枉的,最多她就是偷偷的多瞄了几眼,所以他根本不应当这么在乎,差点把她打死。

“好了,本皇跟你道歉,那日是错怪你了,可好?”绝昊意味深长的开口笑道,俊朗的脸上竟带上丝丝温柔,放开她弄干净的小手,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头上本就摔的散乱的头发,彻底散了架,好几缕零乱的搭拉下来。

绝昊索性把她头上的发钗取了下来,任青丝随意的披散了下来,蓬松的秀发衫的小脸越发绝美清纯,更添三分妩媚,紫眸幽深宛如晶莹的星空。

“你跟我道歉?”蝶雪顾不得他在帮她整理头发,激动的一把拉住他的大手,他的意识是不是说她错了,如果他错了,是不是可以让他帮着把她送回天界,必竟她跟他又没仇,而且如果没有那段仇隙的话,他就不会总想着至她于死地吧!

“怎么,你不喜欢?”绝昊邪肆的挑了挑俊眉,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忽的弯下身子抱起她向后走去。

“不是,可是.......啊,你做什么?”蝶雪本来想告诉她,她很喜欢他道歉,而且也打算原谅他了,只要他可以把她送回天界,他们甚至可以当个朋友,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一次次把她往死里打的事,她也可以大度的不计较。

血皇的态度竟然会好起来,那是不是代表他己经弄清楚原委,可以让她回去,他突然间变的温柔让她心底毛毛的,只想快点回天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