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到你发湿的文章 重生暖婚傲娇总裁有点暖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894 次 收藏

在季宽换好衣服出来之前,费若迪已经守在他的房间门口,她当然要和他一起下去,哼,真想马上看到那个小丫头的臭脸,妄想跟他争男人,做梦!

5分钟过后,季宽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得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与她擦肩而过。

费若迪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有些失神,他是她梦想中的男人,她几乎疯狂得迷恋他,崇拜他,从她懂事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再想过其他男人,因为她心里很清楚,除了季宽,她谁也不要,谁也看不上。

回过神来的费若迪小跑两步到季宽的身边,她要保证他们两人的身影要同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能够站在他身边,成为配得上他的女人,是她一生的梦想。

果不其然,几双目光刷刷得集中在他们两人身上。

看着雷依云逐渐变色的小脸,费若迪自然更是得意,故意将身体贴近季宽,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哼,死女人,臭女人。

雷依云气鼓鼓得一张小脸,把筷子捏得咯咯作响,竟然在她面前耍威风,这分明就是针对她的,气死人了!

直到季宽和费若迪已经走近坐下,依云仍然狠狠盯着费若迪,这个梁子,她们算是结下了。

“大家吃饭,菜都凉了”汪柏年赶紧出声圆场,对于这样的局面他始料未及,也许今天叫若迪来家里,是个错误的决定。

几个人面面相觑,大概都感觉到了若迪和依云之间奇怪的气氛,默默得吃起东西来,云翔还是一如既往得细心照顾着身边的子希,她低着头,慢慢咀嚼着食物,刚刚发生的一幕幕反复出现在脑海里,她的心里很烦乱。

“子希,你们快开学了吧?”费若迪盛了一碗汤,乖巧得放在汪柏年面前,对于子希,她也一定要好好相处,因为以后她嫁进汪家,她们就是一家人了。

“若迪姐,还早”子希正要回答,云翔抢先一步开了口,因为外人现在还并不知道子希怀孕的事,下学期的课是肯定不会去了,他不希望这个事情给子希带来什么不必要的困扰。

“哦,这样”费若迪识趣得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说起来也奇怪,她认识云翔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中意的女孩子,可是这么突然冒出来一个,汪家上下对她可谓是百般疼爱和保护,确实让人有些费解,更有些不服气的嫉妒。

她费若迪可是天之骄女,从小在优渥的家庭下成长,万千宠爱集于一身,自然是非常不甘心,不过她现在只有忍,等到她成为汪家女主人的那一天…

雷依云今天很安静,一句话都没说。

一时之间,餐桌上的气氛很压抑,好像每一个人都各怀心事,想必都没什么食欲。

“宽,云翔,等会来书房一趟,我有事和你们商量”汪柏年突然开口说道,打破了寂静的空气。

“好”两人同时点点头,若有所思得对视了一眼,猜不到父亲的用意。

半个小时之后,三个男人径自上了楼。汪柏年客气得招呼着费若迪和雷依云,让她们多玩一会儿,如果愿意,留下来住都没问题。

顿时客厅就只剩下曾子希、雷依云和费若迪。秋姨端来三杯红枣桂圆茶,刚刚在餐桌上的古怪气氛她也感觉到了,依云小姐和若迪小姐是第一次见面吧?可是她们…

秋薇瞄了一眼夹在两人之间的曾子希,她看起来很平静,但是眼底之下那抹慌张的神色还是依然让人心疼。

她在汪家这么多年,也算是看着若迪小姐长大的,她是什么性格她当然很清楚,只是担心子希这个丫头会不会受什么委屈,她也不会说出来…

“那个…你叫作依云对吧?”费若迪突然开了口,不能再这样一直沉默下去,这不是她的性格,她望着眼前脸庞精致如洋娃娃一般的混血美女,心里还是有一丝担心,连她都心动了,更何况宽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

“干嘛!”雷依云听到她怪怪的语气,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她看自己的表情,一点都不友善,还有明显的敌意。

宽哥哥

真是只小野猫!

费若迪强压着内心的怒火,这是什么态度!她可是主动找她说话的,没想到被她一句话呛了回来,真是气死人了。

雷依云直直盯着费若迪,丝毫没有一点扭捏和畏惧。

“你认识宽?”费若迪强压住心中的不爽,还是问了出来,她必须要弄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对啊”出乎她的意料,这一次依云很畅快得回应了她,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息,“不仅认识,还很熟”她接下来的一字一句都重重敲在费若迪的心上,她的语气,她的神情,似乎都在说明她和宽之间…

费若迪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宽前段时间好像去了趟澳洲,难道是为了她?脑子里回想起一些列有联系的事件来,她心慌了,不可否认雷依云是个很有威胁的对手,她年轻,有活力,美艳动人,季宽会不会心动,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依云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澳洲?”费若迪突然话锋一转,脸上堆满笑意,声音也软了下来。

这样奇怪的转变着实让雷依云大跌眼镜,感觉背后汗毛直立,这个讨厌的女人在打什么歪主意?

一旁的子希也诧异得望着费若迪,这样的笑实在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过几天吧”依云也有点傻了,一时脱口而出,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

果然呆不了几天!

这样的答案让费若迪安心了不少,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就不信自己天天在宽身边会得不到他的心?

她一直有自信,只是时间问题。

“好啊,到时候我去机场送你”费若迪心情开阔了不少,只要对自己没威胁,她倒是不介意和她们好好相处,看样子子希绝对是站在这个小野猫一边的,她不能掉以轻心。

“不用了,宽哥哥会送我”依云冷冷得拒绝,不知道她心里在盘算什么?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宽哥哥很忙的,到时万一没空…”

“我和宽哥哥之间的事,不用你操心”看着费若迪一副假惺惺的模样,依云就犯恶心,明明就不是她的本意,好虚伪。

宽哥哥?喊得这么亲热,费若迪瘪瘪嘴,该说的她都说了,如果不是看在宽和汪叔叔的面子上,她以为她会耐着性子搭理她们?像她这样上流社会的名媛,这些幼稚的小丫头永远不会懂。

雷依云心里也压着一口气,费若迪阴阳怪气的语气和鄙夷的神情可是惹恼了她,“昨晚和宽哥哥聊天,我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他说不喜欢心计太重的女人,原来他是深受其害啊…”她故意说得很大声,眼神似有似无得落在费若迪的身上,嘴角一抹浅笑。

“你说什么?”费若迪一跳而起,她不由自主得对号入座了,可是雷依云的话,分明是讲给她听的,昨晚宽和她在一起?他们在一起?

看着费若迪激动的反应,依云知道她的目的达到了,谁让她刚刚那么嚣张,她可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这么说已经是小意思了,哼。

她没回答,说明心中有鬼,“你昨晚和宽在一起?在一起干什么?”费若迪急了,比起她的讽刺,这个问题更严重,非常严重。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依云眯着美目,一脸无所谓,现在轮到她急了,也让她尝尝这个不好受的滋味。

“你…”费若迪气得手都在发抖,她们坐得并不是很远,真想扑过去把雷依云那张小脸撕烂,她从来没被人这么欺负过。

“若迪姐姐,你真的想知道吗?”雷依云突然靠近她,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费若迪转过头看着她,一脸诧异,木木得点头。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他们会干什么?”依云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她仔细观察着费若迪的反应,真的好过瘾。

哈哈,她此时此刻好想大笑,但是只有先忍着。

他们难道已经…费若迪的脸色很难看,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到的话,她很清楚宽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至少这么多年了,他对她一直相敬如宾,甚至连手都没有碰过,曾经她对他暗示过,但是宽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不可能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费若迪全身僵硬得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乱乱的,不停浮现一些暧昧的画面,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季宽真的已经和她在一起了?她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先上楼去了”

就在两人僵持着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费若迪和雷依云同时扭过去盯着子希,她看起来很疲惫,苍白着一张小脸。

“子希…”雷依云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低低喊了一声,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失陪了”曾子希好像用光了全身上下最后一丝力气,她强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往旋转楼梯走去,脑海里一片空白,依云的话如同一根利针狠狠插在她的胸口,她和季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依云还要对她讲那些话?

季宽爱的人是自己?笑话!她怎么会那么傻,还会相信这样的话,依云喜欢季宽,他们很般配,他们在一起,很好。

她应该解脱的,可是为什么,心,这么痛,好痛,快要死掉了。

“子希…”

雷依云现在别提有多后悔了,都怪费若迪这个死女人,她是为了气她,才故意说那些话的,昨晚宽哥哥只是送她回酒店,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她真是太大意太猪头了,居然好死不死得在子希面前显摆她和季宽的关系,不是要信誓旦旦得帮助他们两个打开心结吗?看来忙她是没帮上,反而越搅越乱了。

曾子希对依云的呼唤置若罔闻,她一点力气也没有,更没有勇气面对,她好累,只想静静一个人。

“子希,你怎么了?”

是云翔,曾子希循着声音望去,楼梯的尽头赫然站着三个熟悉的人影,心里一惊,怎么会刚好遇到他们。

“我…我没事”曾子希楞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上走,余光瞄到季宽,他的鹰眸紧缩在她身上,让人汗毛直立。

她怎么了?有一丝慌张,似乎在有意躲避众人的目光。

“子希,身体不舒服吗?”这一次出声得是汪柏年,他也看出来她似乎有点不对劲,对于这个儿媳妇,他还是很在意的,况且她现在肚子里还怀着汪家的骨肉。

“爸,我没事,上楼拿个东西”子希吱吱呜呜的,若迪和依云还在客厅,她刚刚是怎么了?居然这样不管不顾得逃走,其他人会怎么想?她失礼了,放肆了,她以为自己心如止水,但是那一刻亲耳听到依云说出的那些话,她的心好痛,好难过,一秒钟都呆不下去,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在几个人的注视下,子希没有退路,硬着头皮继续往上走,他就在那里,目不转睛得盯着自己,让她颤抖不已。

短短的一段路却走了那么久,子希在转身关上门的一刹那瘫软在地,她好恨,恨自己忘不了,恨自己无力反抗这一切,眼角干涸得发痛,已经没有眼泪,深深的绝望涌了上来,不去想外面她留下的残局,子希一动不动,她真的累了。

季宽和汪云翔对视了一眼,沉默不语。汪柏年走在前面,还有客人在,刚才他也是长话短说和兄弟两人交代完事情,从明天起,云翔就正式开始到公司上班,有秋薇在家照顾子希,大可以放心。

客厅里背对背坐着的两个女人显然已经掐上了,谁也不理谁,连看一眼都觉得烦,若不是男主角随时会出现,说不定已经开始大打出手。

季宽皱着眉头,刚刚那个柔弱的纤细身影在脑海中挥散不去,再看沙发上的两个女人,就像是两只盘踞在各自上空充满敌意的鹰,刚刚在饭桌上的火药味他不是没闻出来,只是觉得很好笑,她们的争风吃醋,只会让他更厌恶而已。

莫非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样想的绝对不止他一个人,汪云翔有点愣头愣脑的,刚刚子希的话他倒是没多想,只是上楼去拿个东西,可是依云和若迪姐,她们真的太奇怪了,预感着一场无声无息的争斗将从此拉开序幕。

他认识若迪姐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板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挺可怕的。而依云鼓着脸,那奇怪的表情夹杂着一丝懊悔,刚刚他们离开的二十分钟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联想起昨天去公司里听到的传闻,难道哥真的和依云在一起了?

不过他没心情猜测这么多,刚刚父亲把他和哥喊进书房,语重心长得跟他谈了谈,看来去公司上班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父亲已经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他无法再拒绝,本答应子希陪她到开学的,不知道她会不会不高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