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养父日久生情 餐桌上塞东西h

小榄小榄 2020年04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132 次 收藏

春天到来时,几十年树龄的大树的枝枝杈杈上,悄悄萌出新芽,绿绿的、嫩嫩的,新芽边缘泛着灰褐色,若不仔细看,还以为上面落了灰尘。田间地头的小草也崭露头角,怯生生地窥探大地。站在村口向远处眺望,视野一下开阔起来。不久,夏季也跟了上来,整个村庄掩映在郁郁葱葱之中,走在田野里,让人禁不住心生欢喜,那是片一眼望不到头的麦浪,还有散发浓郁香味的油菜冰花,整片田野黄绿相间,仿佛人间画廊一般。

小麦疯了似的往上长,几乎一天一个模样。夜半时分,到田野里转转,还可以听到噼噼啪啪的响声。有经验的老农会说,那是麦子在拔尖——往上长呢。村民们心藏喜悦:又是一个好年成!他们暗自祈祷,小麦正在灌浆,这个关键时刻千万不要下雨,以免影响收成。

眼看小麦由嫩绿变成暗绿,又变成微黄,三爷在家再也待不住,更管不住自己的双脚,一天要往庄稼地跑几趟,看看自家麦子的长势,再看看别人家麦子的情况,一旦有长得好、杆壮粒饱的麦子,他便会蹲在地头儿,掰着麦穗和秸秆,认真研究半天。除非发生天大的事,要不然说死也不肯离开。

麦子一天比一天黄,三爷的心也随着成熟的庄稼,一天比一天紧张。三爷家六口人,十多亩地,麦子成熟后,需要用镰刀一镰一镰割出来,工作量实在太大。更加不巧的是,远在攀城安家的堂兄,知道三爷子女多,想帮他一把,前几年把已成年的绍姿特意叫去,试图给孩子找条出路、跳出农村,免得将来和老祖宗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农村侍候一辈子庄稼。

现成的青壮劳力不在家,更让三爷面临重重困难。三爷心想,冰琪上小学,是个孩子,儿子绍晋年龄更小,连学还没有上呢,不能指望他俩下地割麦。家里主要劳动力,就自己、老婆子和三闺女——冰花仨人,虽说冰花不怕下力,干活也是把好手,但女孩子力量毕竟弱。在农村,女孩比不得男孩子有用!唉,家里要是有个男子帮忙,就太好了!

每当想到这些,三爷就不由得阵阵慌乱,愈发感觉头疼。有人而且是男子来帮忙?简直痴心妄想。农忙时节,各家各户忙得团团转,能把自家农活干完就不错了,谁有闲功夫给别人帮忙。

麦季快要来到,村民们再也听不到三爷满村乍呼,也很少看到他忙村务。倒是在庄稼地,经常能看到他背着手、低着头、迈着步四处转悠,走几步回头望两眼,甚至返回去反复察看研究,很少有人知道他在干啥。偶尔有人碰到和他打招呼,他也很少理会,有时“哼”一声就没了下文。见面不说话、不愿搭理人,这还像原来的三爷嘛,完全没了队长的亲民感!

麦子终于熟了。三爷家有8块地,面积大小不一,成块的麦田成熟相差时间不大,面积小的一天内完工,面积大的可花一天半或两天收割完。麦子不可能一两天全部收完,却丝毫大意不得,万一进度太慢,哪天下起大雨,麦子就会被淋在地里。如果抓得不紧有所松懈,积攒一年的希望就会大打折扣,三爷心里一直盘算这件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