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男友用震蛋折磨 豪门第一宠:神秘老公,玩心跳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347 次 收藏

绿灵山虽然地形复杂多样,有各种奇怪绿植,但作为一个后山,并没有特别大的面积。

见面没有所谓结盟,没有什么相护,只有厮杀。

伍肆在这片晃悠了一会,一直没碰到人,他忽然听到左边树林里传来了一阵绝望的救命声,好奇心迫使他溜了过去,透过不大不小的缝隙看到,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以一个特别诡异的姿势被夹在几棵变大的树身之间动弹不得。

在看到伍肆的那一刻,少年的满是泪光的双眼瞬间发亮,“兄弟,快杀了我,我要回家!”

伍肆:“???”

伍肆仔细观摩了一下少年的姿势,他以前也试过被夹,但从来没有被夹的如此清新脱俗,站着劈叉被夹在中间。

“你这姿势可以啊,怎么做到的?”伍肆好奇的问道。

少年痛苦的说:“哥哥,叔叔,爹,爷爷,求您别问了,赶紧杀了我行不?”

伍肆半蹲下来继续用鸣灵术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很好,并没有人在,于是他从兜里掏了把家里带的瓜子,坐在树根处,嗑了起来,“你慢慢想要不要说,我先嗑会瓜子儿。”

少年的五官都痛的紧皱在了一起,鬼哭狼嚎着,“爹,娘,我们白家就要绝后了,不是儿子不行,是孩儿眼前这个渣男,看了孩儿,还不对孩儿负责。啊啊啊啊啊,爹!娘!快救救孩儿!”

这杀猪一般的叫声听得伍肆手一抖,差点把瓜子皮吞了下去,伍肆挑了下眉,然后从灵袋里拿了两颗鸡蛋出来,在少年面前晃了晃,“喀嚓”一声便捏碎了,黏糊糊的蛋液从伍肆手指间流了下来,伍肆笑着把蛋壳扔在地上,把剩下的蛋液抹在少年的脸上。

“这蛋怎么就这么容易碎呢。”说完后,伍肆还朝着少年露出了一个特别阳光的笑容。

少年的脸被吓得煞白,黄色的蛋液在脸上显得更加突兀,少年完全没想到伍肆会玩这手,有些颤抖地说道:“我说还不成,就是用灵火术烧了树,树就变大了,还把我夹在中间,等到这几棵树停下来后,我发现我还能动,然后我就......”

“哥,我错了成不成,后面的我真不想回忆起来了!”少年继续嚎叫道。

伍肆笑的更加灿烂,又掏出了两个鸡蛋,看着少年,甜甜地说道:“那要不就等你碎了吧?”

少年一脸悲痛的闭上了眼,然后说道:“人有三急,正好这几棵树围着我,所以我默默掏出了我的大白,对这些大树进行了心理的鼓励和生理的支持。万万没想到它们一点都不领情,反而开始动了起来。”

“迫于无奈之下,我只好用了一个风行术,想要飞出去,没想到它们长得有点高!没想到灵力只能支撑我到树顶,而下边留给我的位置就剩下一条腿了,机智的我想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果断在树顶要掉下去的时候换了个登天踹。”

“事实证明,我的柔韧性可能没那么好,这树也有点糙,刺激也有点大。”

少年说完后,竟然感觉自己有种诡异的舒服,他自己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反正只有面前这个禽兽知道。

事实是,伍肆,“......”

旧宫阁沧海镜前的吃瓜群众,“......”

隔壁杂物间缩着的各门派掌事,“……”

伍肆听完全过程后,对这个少年佩服程度上了好几个台阶,忍不住开始鼓掌,旧宫阁吃瓜群众也跟着一起鼓掌。

别的不说,伍小殿下还是十分信守承诺的,在得知原因后,他本想送少年个痛快,可一想到自己现在在木纹顾面前还是小白花的形象(看了伍肆捏蛋的木纹顾:不,你不是),只好从灵袋里拿了个大枣,“我不敢动手的,你要不试试被噎死?”

“天,你在逗我吗?”少年绝望地看着他。

伍肆眨巴着眼睛,“真的,我在家里连鸡都没杀过,只抹过鸡喉咙。”

“鸡又是什么?”少年面目狰狞着说话,“你去旁边捡块石头,然后往我头上砸。”

“哦。”伍肆听话地从旁边找了块可以通过缝隙的小石头,“我要砸了啊?”

“快砸,快砸!”

“嘭”的一声下去,石头裂成了两半,裂开时的粉尘如烟雾缭绕一样呛得他们看不见对方,还直咳嗽。

伍肆闭着眼睛,一边咳一边用手扇着眼前的粉尘。

待粉尘落地后,伍肆看到眼前的少年的头发上尽是白灰,连眉毛也带了些许,额头上连一点红印都没有。

伍肆:“……头挺硬的啊。”

少年也没想到会这样,欲哭无泪道:“明明是你拿了块假石头。”

“我给你吹一吹?”伍肆强忍着笑意问道。

“算,算了。”少年的身躯在艰难地扭动着,过了好一会儿,伍肆听到了少年的喘气声,“哈。”

“刀,小刀,给你。”少年用满满都是擦伤的手透过缝隙递给了伍肆一把极小的匕首,“拿这个往我胸上插进去。”

伍肆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可是这样会很疼诶。”他都不知道少年到底是从哪里弄了一把这么小的匕首,削水果的刀都比这大,看起来倒是有点儿像修指甲的小锉刀。

他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这把小匕首的底部,简直了,越看越像。

他好心想劝少年打消这个念头,就听少年说了句,“我不怕疼,真的。”

伍肆只好捏住了匕首往少年的胸口捅去,为了让沧海镜那头的人看到自己是真的对用刀很不熟悉,他故意闭着眼睛慢慢地把刀捅了进去,然后他发现这刀捅不进去。

伍肆:“?”

“用点力行不行?”少年说道。

伍肆还以为是自己刚才操作失误,又捏起了匕首试了下,这回他可使出了浑身的劲儿。

小锉刀,错,小匕首终于进去了一个头头,然后就怎么也不肯再进一步。

少年也是意志坚定的人,全程死咬着嘴唇,汗跟瀑布一样的往下流,愣是一声也没叫。

伍肆看了半天也没见一点儿血流出来,他有点怀疑少年是不是衣服穿厚了。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又嚎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还没死!”

伍肆看着少年惨白的脸后,说:“是不是刀太短了?”

“嗯?”少年说道,“还真有可能,你用力点试试。”

伍肆闭着眼睛将匕首又推进去了一些,“现在呢?”

“还行,感觉…这回应该可以死成。”少年的语气变得有些虚弱,“我感觉到了痛意。”

过了好一会儿,伍肆问了句,“死了吗?”

耳边果不其然传来了少年的声音,“还没。”

再等了一会儿,伍肆又问道:“死了吗?”

声音依旧很有力和幽怨,“还没。”

伍肆疑惑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痛意了吗?”

少年答道:“那可能全是下面的痛意。”

伍肆笑了一声,然后从灵袋里拿了颗大枣,“要不吃颗大枣,我从家里带的,很甜。”

少年现在已经是心如死灰,下半身的疼痛使他的意识愈发清醒,“你喂我吃。”

伍肆把那颗大枣塞进了他嘴里。

少年边嚼着大枣边说:“还真挺甜的,我现在就只能等着来个大佬把我给终结了。”

伍肆忍不住抽了下嘴角,按下了心中的疯狂吐槽,问道:“你那把小刀…匕首哪来的?”

说到这个,少年的兴致一下就提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是我大哥去凡间界的时候特地给我带回来的,他跟我说是从一家破旧的小店里面无意中发现的。”

“啧,那可是破旧小店啊!只有在话本中才能看到的,随便一个角落里堆放的东西都可能是稀世珍宝。”

伍肆:“……”

“而且我大哥说了,那家小店的店主还是个戴着斗篷的白发老人,声音可沧桑了,可惜我大哥也没见着他长什么样。”

“诶,你把匕首抽出来,我给你讲讲它有多厉害!”

伍肆犹豫了下,“不行,会疼的。”

“放心放心,没插进去。”

伍肆,“……”

他见少年一再坚持,只得把小匕首给拔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捏着它举到少年的面前。

“你别看它小,大哥说,这样方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最重要的是,你知道它是什么材质的吗?”少年说到这时,眼睛里尽是藏不住的得意。

伍肆见少年如此,仔细地端详着这把小匕首,难道这真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少年见伍肆没说话,也不为难他,开口道,“黑金曜石做的。”

“这,真是?!”伍肆原本捏着它的动作一下就变成了双手捧着,眼睛都在闪着星光,他才开始思考劫货这一大活。

黑金曜石,也叫“仙人石”,被诅咒的火焰之地深处才有的稀有矿石,用它铸成的兵器平平无奇,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有,但却可以轻易刺伤一位渡劫期修士。

“那是当然,难道我大哥还会骗我不成!”少年见伍肆这副恭敬的模样,尾巴都翘上了天。

伍肆摸了好几下小匕首,这可是传说中的兵器!

“它有名字吗?”

少年想了一下,“有,大哥说这匕首叫囚易巨,怎么样?霸气吧?”

“是根据那家店名字起的。”

伍肆听着这熟悉的名字,爱不释手地摸着匕首,念了好几遍。忽然一道白光闪过他的脑海,一个很熟悉的地方,秋宜居。

“你大哥有说过是从哪买来的吗?”伍肆忽然变得面无表情。

“好像是一个叫秋宜居的小店里买的,名字挺好听的,就是店面破破旧旧的,要不是大哥他心细,一定就错过了。那家店好像就在凡间界的皇都,你去过吗?”

秋宜居,皇都里最大的青楼,何止是去过,他还是常客呢。伍肆心里默默说道。

少年看到伍肆又继续用一只手捏着小匕首,“你怎么不继续摸了?”

伍肆只觉得自己刚才就是智商被眼前人给带到天上去了,“尝鲜劲儿过了。”

“啧,难伺候。”

伍肆听着少年的话,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真相,秋宜居是个青楼,这个所谓的黑金曜石兵器,可能就是他大哥在温柔乡睡了一觉后顺便顺走了人家姑娘梳妆台上的小锉刀。

也不知道他大哥付钱了没……

可伍肆一想到少年提起大哥时,崇拜的语气,决定还是让他一个人沉浸在这个美好的幻想之中。

哦,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自己刚才也信了,还那么尊敬地捧着这把神兵利器。

而且还有可能被一群喜欢用沧海镜偷窥的人看见了,好暴躁,好气啊,果然出去以后还是找人把他们都做了吧!

少年敏锐地觉察到伍肆似乎心情变得不太好,还以为他是在为自己不能获得这等神兵利器而难过,忍痛说道:“我就把它送给你了!”

“?”伍肆顿时感动地热泪盈眶,“别,千万别,这么珍贵的东西,我拿不住的,万一被恶人抢了可不太好。”

少年简直要为伍肆这种不贪富贵的精神给感动了,伍肆也很为自己感动,自从他到了桥山后,就没停过演戏,台词还都是临时编好的。

来这一趟以后,回去又多了个谋生技能。

“大枣还有吗?我还想吃。”

伍肆又投喂了少年一颗大枣。

“诶,你凡间界哪的人?凡间界真的遍地都是体修吗?凡间界的姑娘都很温柔吗?凡间界……”

伍肆及时打断了少年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反问道:“你怎么看凡间界的?”

“啊?”少年愣了一下后说道,“很漂亮的地方,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还有很多可爱的小孩子。”

“嗯……最重要的是!凡间界到处都卧虎藏龙,街上的乞丐都可能是个高手,还有很多奇艺珍宝分散在各个地方。”

这番话倒是让伍肆觉得有些惊讶和感动了,感觉灵界还是有好人的,“你真这么觉得?”

“不然呢?而且不止是我一个人,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这么说的。”

“特别是我大哥自从去了凡间界一趟,家业都不继承了,三天两头跑凡间界去玩。距离他上一次回家已经有一两个月了。”

“我也想什么时候能去玩玩!”

伍肆:“会有机会的。”

“不然等试炼结束以后,你就陪我去玩?”少年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咳咳咳…咳,东,核,噎,咳咳咳。”

少年的脸咳得满脸通红,伍肆想伸手进去拍他,缝隙太小了,到手腕以后伸不进去,只得看着干着急。

“等,等下,白…辞……”少年话音未落,便消失了。

“走之前干嘛骂人?”伍肆不满地说了一句,然后抽出手,看着上面的擦伤,感叹道,“都说了吃大枣嘛。”

看完了全过程的木纹顾忽然找到了灵界大能喜欢看弟子试炼的原因,这个想法显然不止他一人。

一起围坐在一个小房间里的各个门派的掌事人,虽然房间小,但是他们这边看起来明显比那边壕气多了,有十几枚沧海镜,独刀门掌事人说道:“哈哈哈哈,刚才那个画面一定要去说给白家老爷听,他们家的这个孩子太逗了。”

其他人默默地点了下头。

这边终于专注起试炼的伍肆,遇到人就直接用低级土咒禁锢,然后用白辞送的那把小锉刀捅人,动作由生疏渐渐变成熟练,在积分榜上名列第二。

也是伍肆运气比较好,跟他一起传送到这地方的修为都没有他高。

可心里头也是越想越不痛快,他似乎找到了少年走之前骂人的原因。

少年也知道秋宜居是什么地方,什么所谓的大哥都是在故意逗他玩,所以才会在走之前骂他“白痴”。

好气,灵界果然没有一个好人,伍肆心里头要做的人里又加了一个模样。

那边被传送出来的白辞浑身一抖,感受到大白还在后,觉得刚才遇到的人还是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他叫什么,不过自己走之前已经把名字告诉了他,以后总会遇见的。

误会往往发生的很奇怪。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