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倒在床上进入 好看的肉文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735 次 收藏

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傅语诗感觉到自己有些后悔的想法,及时刹住了车。

“难道我竟然想跟他xxoo吗?”哦,天呢!傅语诗赶紧拍了拍自己的头遏制住脑袋里这个荒唐的想法。

“不就是被关了一年多吗,自己怎么变得这么饥渴了?”傅语诗有些心里也有些欲哭无泪。

本来就是一个未尝情欲的处子,自己这样,只是因为关了太久没有见到男人而造成的。

“嗯,一定是这样!”像是在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一般,傅语诗点了点头。

“我还要干什么来着?”她想做些别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哦,对,我还在洗衣服。对,洗衣服。”

一边念叨着,傅语诗走进浴室。

洗衣机已经停止运作,傅语诗轻轻打开滚筒的门,拿出湿哒哒的床单。

“这,”傅语诗看着床单上上还有没洗干净的血印,有些无奈,“这还要怎么办啊。”

“哎呀,不管了!”从来没有做过这些,傅语诗有些烦躁,而且她心里还有些小小的躁动没有平复。

随意地把床单挂到了阳台上,傅语诗没有再去管这些。

自己的小腹还是有些异样的酸痛。

在精神病院这样阴冷的环境里,自己没有好好保养自己,在饮食上也没有了节制和注意。

所以身体不是很好的感觉,而且经过在封家一个多星期砸钱一般的调理,都没有调理过来,这对身体来说是一个长时间的保养的工作。

“嗯,应该没事吧。”傅语诗察觉到了自己的不适,也没有理会。

在被关着的日子里,自己几乎什么都经历过。

别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傻子所以在她面前一般都不会避讳。

所以经历了所谓的上层人士姜雨辰一家的迫害,又看惯了底层被压迫人的黑暗,傅语诗对世态炎凉这个词语有了足够的体验。

“收拾收拾,明天跟我回封家老宅。”就在傅语诗还在发呆的时候,封琰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沉思。

“封家老宅?”傅语诗愣了一愣,“去那儿干嘛?”

其实,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傅语诗,怎么会不知道去封家老宅干嘛。

只是刚才封琰一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活蹦乱跳的的疯女人此刻浑身却被一种负面情绪充满。

尚年轻的身躯里散发出一种行将就木的腐朽的味道。

莫名不悦地皱了皱眉,封琰就是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所以才把准备明天早上宣布的消息放到现在来讲。

果然,一旦打破她那种状态,傅语诗就恢复如常了。

“走个过场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在这种大家族里,如果两个家族互相联姻,那么一定需要族中长辈的认可和祝福。

封琰的爸爸妈妈从小没怎么跟封琰接触过,因为封琰一直被养在国外。

这次封家遭遇到几乎要被吞并的危机,封家人也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从小养在外面的孩子力挽狂澜。

所以,现在封氏企业在封琰的掌管下已经恢复了元气,而且处在蒸蒸日上的状态中。

封爸爸封妈妈索性就撒手不管早点在家颐养天年了。

因为从小没有把封琰养在身边,所以封爸爸对封琰的态度是敬畏多过亲情。

所以,他们和所有的封家人都心知肚明。

封琰的事情,他们左右不了,也没有办法左右。

所以,封琰才可以这么草率地决定自己的婚事,不用接受家族的缠累。

而傅语诗就更不用说了,傅家满门,只剩她一人而已,还差点被人害死。傅家偌大的基业也被野心勃勃的姜家吞并。

对于自己的决定,傅语诗也并不感到后悔。

若不是封琰把她从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解救出来,说不定,世界上早就没了一个叫傅语诗的人。

“好。”爽快地答应了封琰,傅语诗根本就没有犹豫。

现在,为了两个人共同的目的。傅语诗能做的,就是配合封琰的计划为报仇尽自己的一份力。

“不需要带点什么嘛?”傅语诗看着听到自己回答后转身欲走的封琰,说了一句,可是说完又略显尴尬。

“额,我的意思是,给伯父伯母。”傅语诗只好赶忙又补充了一句。

“准备好了。”听到傅语诗这样说,封琰也给了她答案。

只是眼神里带着一种淡淡的戏谑的感觉,好像在说,“如果这种事情还要指望你来想到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哦。”讷讷地应了声,傅语诗却突然开始手足无措起来。

毕竟是去见她“未来丈夫”的家长,这算是两世为人重获新生的傅语诗也觉得有些害羞紧张起来。

“早点休息。”封琰似乎看出了傅语诗的紧张,便催促她去睡觉。声音里竟然有罕见的安慰意味。

“哦。”傅语诗应声,乖乖的坐到了床上。

看着双颊粉嫩诱人的傅语诗,封琰心里凭空生出一种不舍的情绪。

是错觉吧。

这么解释,仿佛就顺理成章了许多。

可是两个人之间没有别的话是必须说的。封琰他,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光明正大的待在屋子里。

忽略心底的小情绪,封琰走出了客卧。

这一天里,他有很多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他自己也知道。

“我应该是,酒喝多了。”给自己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酒精,确实很容易让人让人沉沦,可是酒精,是你心底情感最好的放大器。

酒壮怂人胆。一切想说的不想说的都会在酒后显露出来。

“也许,我是需要女人了吧。”封琰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奇怪的表现是因为傅语诗这个独特的人。

是夜,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可是都无法入眠。

明知道明天还有事情要做,还要去看望长辈。

即使是走一个过场,也是需要带着一种尊重长辈的心情。

可是两个人在这漫漫长夜却都无法入睡。

黑夜,把两个人的寂寞放大,让人觉得自己的软弱无处遁形。

在这个两个人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是因为爱的时候,因为互相牵挂。因为心有所属,所以即使只是隔着一个墙壁,两个人也渴望去触碰对方。

做,爱,只是把是确认心底感觉的最好方式,虽然不都适用,但却都是爱的见证。

最终,还是傅语诗忍耐不住先行陷入了沉睡,可是紧皱的眉头却向我们宣布了她的不满。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