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下面太大了做不下去 对家公引诱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435 次 收藏

魏铭说了那话,抬脚要走,却听身后有女子声音急道,“状元莫急!”

魏铭不用回头也晓得是李葭,李葭的声音真是多年不变,急起来总是尖得刺耳。

顺势顿住脚,魏铭回头,笑问,“三爷还有何事?”

李葭被他叫了一声三爷,愣了一愣,这魏状元刚才的眼神,明明瞧出自己是女儿身,她本以为男子都是一样的,她从前也经常随家中兄弟换装耍玩,男子的眼神看她,总是霎时就定住了,接下对她无不是百依百顺。

可这个魏状元怎么回事?竟然叫她三爷,说什么表妹?!

李葭知道他有个表妹,那表妹还毫不避讳地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爹说是不必放在眼里的乡下人,但看魏铭如今的表现,这表妹大概真在他心里不一般。

“这可是潭柘寺,皇家寺院,戒备森严,哪来的恶人呢?”李葭说着一笑,“兴许是状元表妹玩闹罢了!”李葭说着,半低头无奈一笑。

魏铭见她这般作态,心下更是冷。

从前同李葭新婚之时,她便总是这般,但凡有什么事她想轻轻揭过,就做出这番半垂头轻笑的无奈模样。

魏铭那时不忍苛责,谁想到后来小乙重病,婶娘请李葭快马寻大夫来救命,李葭却没有照办,待到魏铭回来请了大夫,大夫连道晚了。

小乙前世因为大灾那年身体受亏,一直小病大病不断,一场风寒就要了她的命,魏铭问李葭为何不早早去请大夫,李葭就是这样半低着头无奈地笑,说,“小乙三天两头请大夫,我哪里晓得哪次急哪次缓呢?我还总以为病病殃殃的人最是长命呢。”

魏铭听见那话,第一次在李葭面前发了大火,他一把掀了茶几,茶几上茶碗茶壶哗啦啦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李葭惊呼,“魏铭!你发什么疯?!这些都是我爹从海上给我送来的好茶具,你做什么啊?!”

魏铭心冷的好像凛冬的冰,小乙停灵在家中,她还顾得上她的好茶具!

从那时候起,魏铭便知道李葭的声音有多尖锐,她低头的一笑有多冷漠,以至于没几日,李葭被诊出来怀有身孕,魏铭也不肯再同她柔声相对。

他亲自下葬了一起长大的妹妹小乙,婶娘却劝她对李葭好一些,“小乙病了这么久,是早晚要去的。小乙走了,咱们的日子还要过,她怀了你的骨肉,接下来还要为你受苦受累,对她好些吧!”

田氏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总是那么慈悲温柔。

魏铭只得对李葭恢复了几分耐心。李葭怀胎十月,确实吃尽苦头,但是脾气也越发收不住,有好几次,对着田氏当面怒吼,魏铭差点一巴掌甩到她脸上,又生生忍住了,劝田氏到田庄上歇些日子,不论李葭再怎么发脾气,免得再对田氏不敬。

田氏去了田庄,但到了李葭快生产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来了,她说,“家里没有长辈算怎么回事,我回来守着院子,让她安心生产也是好的!到底是一只脚踏入鬼门关的事呀!”

李葭生产还算顺利,生了一个女儿,魏铭见那孩子粉嘟嘟肉嘟嘟的一团,心疼得不得了,想了好些名字,只觉得配不上女儿,最后取了小名叫月儿,是魏铭的明月。

田氏觉得这名字起的好,尤其见这孩子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和小时候的小乙像极了,只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般,但也总忍不住想起自己早逝的女儿,对着月儿垂泪。

李葭听奶娘说田氏总是对着月儿掉眼泪,嫌弃的不行,不肯再让田氏单独看月儿,说什么都不让田氏见。魏铭知道后气得同她大吵一架,“婶娘如我亲娘,你当以婆婆之礼对待,你竟然不让她看孩子,你家中就是这样教你孝敬长辈的吗?!”

李葭慢慢也晓得魏铭发起脾气来是真的厉害,也不敢真同他对着来,尤其月儿快一岁的时候,半夜突发高烧,寻大夫来不及,还是田氏用土方子给孩子降了温。

李葭无话可说,但她总想着田氏把月儿当成小乙,而小乙的死或多或少同她有些关系,她心里别扭,每每见到田氏抱着月儿哄得月儿开心,她这心里就跟油煎似得,背着魏铭对田氏没少冷嘲热讽。

田氏渐渐也知晓了她的态度,田氏不想让魏铭为难,便不愿意同李葭正面起冲突。但她喜欢那个孩子,所以只能趁着李葭不在的时候,过来看看孩子。

月儿三岁的时候,魏铭在外当差,环境艰辛,便没让李葭带着孩子过去任上。那会他们一家已经搬去了济南府,李葭每日里同济南府的夫人太太们打得热乎,时常不在家中。

那日,田氏照旧趁着李葭出门,去看月儿。奶娘是魏铭挑来的人,倒是对田氏还算恭敬,田氏和奶娘一起照看孩子,没有李葭在旁,倒也享了一段天伦之乐。

可天色渐晚,田氏听着李葭马车进了府,便要从月儿小院离去。她怕被李葭从正门撞见,便自小院后门穿过花园假山离开。

然而那日田氏离开了没多久,月儿竟哭着喊着要寻“叔祖母”,奶娘也怕正门去了,撞见李葭不好解释,带着月儿从后门去寻。

天已经黑了,奶娘抱着月儿走得急,脚踩了什么珠子,滑了一跤,幸亏没有摔倒。奶娘被那一滑摔怕了,便不敢再抱着月儿,放了她下来牵着,可月儿却急急向前跑去,奶娘喊她别跑,“小心摔着!”

话音未落,月儿小身子一晃,一下摔在了地上。这一摔不要紧,小脑袋咣当一下磕在了假山尖角处,立时头破血流。

......

魏铭接到报信的时候,只觉得脑中空白一片。

他的明月,就这么没了。

可这是谁的错呢?他是怪田氏,还是怪李葭,又或者本就是他这个做父亲的错?!

奶娘是魏铭挑的人,月儿又是去寻田氏才出了差错,李葭疯狂地骂着田氏,骂着魏铭,连半个济南城都知道是魏铭和田氏害了月儿。

魏铭无话可说,可田氏却日渐消瘦下来,没过了半年,也随着小乙和月儿去了。

魏铭回到家中,只看到一口薄棺孤零零地置在院中。

顶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