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别弄了你那太大了 四块五的妞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763 次 收藏

太阳照的泥土都是热烘烘的,韩情微微的动了动手指,意识在慢慢的恢愎。

什么情况?怎么这么热?好像在烤箱上趴着一样,好难受呀!

猛的眼开双眼:我这是在哪里?竟然趴在泥土地上!天呐!好脏啊!

无力的坐起,看了看四周,像是身在一座山中,身旁有个貌似装水的葫芦,还有一个竹编的小篮子,一把小锄头。

韩情盯着葫芦,很是疑惑。这样的葫芦在农村也是找不到了,只记得小时候还没上学的时候,在姥爷的房间里见过。

姥爷是个怀旧的人,喜欢收藏一些老物件,所以房中有不少在大家看来无用的东西。只记得姥爷说,这个是以前用来装水喝的水葫芦。小时候还很好奇是怎么把里面掏空用来装水的,经常把玩。随着二十多年前姥爷的去世,老物件也一起不再出现。

现代人喝水都是用水杯,在外出的时候,带的水壶也是用塑料制品或不锈钢制品等等。哪里还能见到这样的老物件!

韩情好奇的拿起水葫芦,看了又看:看这样子也不像是几十年前的老物件呀?

猛地,韩情看到自己的手,吓出一身汗来!

天呐!这是什么鬼?

我的手怎么这样粗糙?

还又黑又瘦,脏兮兮的,像是干枯的老树枝一样,完全不是自己保养得当修长且白润的手!

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有补丁!细看这衣服,就是传说中的的粗衣麻布,绝对是穿了好多年才会有这样的破旧感!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在做梦么?想着不由得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丫的,真疼!

韩情疼的直咧嘴,又不死心的再摸摸自己的衣服,拉了拉,扯了几下,是真实的物体存在,不是幻象。重新仔细的看了看水葫芦和小锄子,这绝对不是几十年前的东西。复又看看自己的手脚,完全不是现代自己三十岁的样子!

皮肤黝黑,枯瘦如柴,如此诡异,这是肿么了?

努力想了想,自己明明是刚洗完澡,准备给女儿做饭的......

对了,准备做饭......天呐!小乖乖呢?努力的摇晃了下脑袋......四周再看了看,没有女儿的踪迹......

再次更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依然很疼,真的不是在做梦!!!

看着自己一身破旧的古装:难道?我是穿越了?

不太可能吧?这种小说中的情节,难道真的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太阳依旧不客气的照射着大地,醒来后的韩情浑身无力,但是本能的求生欲望驱使她站起身,想找一处阴凉的地方歇息。

周围一片荒草,无处遮阴,走了许久,看到前面有一条被人为踩出的道路,韩情努力的往小路上走去。想着这样总能碰到人家,好歹先让自己舒服点儿,不然真的得被晒成鱼干儿。

刚在小路上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一阵马踏声传来,韩情慢悠悠的转过身,就看到一辆马车朝自己飞奔而来......妈妈哟,姐姐好怕怕......,本能的想要躲僻,耐何早已透支的体力却支配不了无力的双腿。

韩情因惊吓过度再次的晕了过去......

“小姑娘,醒醒,姑娘......你醒醒......”驾车的车夫惊吓的从车上跳下车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叫喊着。

明明刚才没有人的,怎么自己就和主子说了句话就突然冒出个小姑娘来?看这穿着,应该是这附近的村民。

“禀主子,奴才一时不查,竟惊吓到一个小姑娘,现倒地晕过去了!”车夫朝马车内恭敬的说道。

马车内的人早已听到车夫在外的叫喊,本不想多事,可一想到此时是正午,在如此偏僻的道路上很难遇见行人,若是不管此姑娘恐怕有性命之忧。“带到前方的破庙!”

“是,主子!”车夫麻利的搜查了一翻,确定无任何威协,便把倒在地上的人背上马车后又速度的往前方驶去。

半个时辰后,途中经过破庙把人放下后把了下脉,确定只是惊吓过度又有些缺水。强行给人灌了点水,留下水壶,想着这姑娘的家人查觉后应会寻到此处,便又着急的上马飞奔而去。

傍晚,韩情醒来已是在一处破旧的床板上,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约六七岁的女童扑进门来:“大姐,你醒了!娘!娘!大姐醒了!”话音刚落,一瘦弱的女子飞快的跑进屋里,看到醒来的女儿,激动的流下眼泪哭道:“我的好女儿,好歹是醒过来了,吓死娘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边哭边紧紧的抱着躺在床上的女儿哭泣不止。

韩情实在受不了这种被紧抱着的压迫感,没有力气的挣扎着,可是却毫无效果。“那个......我好饿......”

“娘这就给你做吃的去......你先躺下!”边说边扶着女儿躺下,速度的出了屋子,边走边大声的喊着:“香儿,赶紧帮娘摘下野菜!......草儿,帮娘生火!”

“好的,娘!”正想进屋看看自家大姐的女童停住了脚步应道。

屋内的女童,也应了声:“娘,我马上就来!”迈着小短腿儿,快速的跟着母亲到了灶台前。

韩情躺在床上努力的回想着这一连串的事件,看着四周陌生而又破旧的环境。不禁叹息,看来,自己是真的穿越了!而且穿越的这个家庭应该是相当的穷,看看这房间里,除了一张破旧的床板,就只有旁边用旧木板搭成的桌子上有一个破碗。泥柱的墙体也是千疮百孔,让人不禁担心大风吹来会不会倒塌。

不多时,这具身体的娘端着一破旧的碗进来:“来,女儿,起身喝点粥!”边放下碗边扶起女儿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端起碗到女儿的嘴边。

韩情看着碗里的食物,不由得皱起眉头,看不出是什么的杂粮糊糊里面只有根飘零着的菜叶子,看的实在是让人有点恶心。但一想到这具身体的家庭情况,实在不好开口说出什么来。闭上眼,一口气喝掉了稀的像水一样的所谓的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