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夜里奶涨我吸出来 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说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827 次 收藏

宋云萱唇角的笑意很悠然愉悦。

但没有人看见她这个笑容。

楚漠宸微微侧眼望着她侧卧的背影,眼眸深处有什么情绪稍微凝滞了一下。

宋云萱做的果然比他想象中更好,而且,做的很迅速。

宋云萱在餐厅用了早餐,之后打理妥当被楚漠宸送回去。

这一次坐在车上她没有保持一言不发的冰冷表情,而是始终向着前方看着。

楚漠宸细细去看,发现在她眼角眉梢都带着清朗浅淡的笑意。

这种笑容就像是朝阳映衬下的白蔷薇,虽然很美丽很苍白,但是干净,浅淡,凌厉。

楚漠宸在她要下车的时候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宋云萱一怔,低头看着他抓住自己手腕的手指,又抬眸去看他的眼睛:“怎么了?”

“你好像很开心。”楚漠宸望着她。

宋云萱想了一下,没有否认。

“不对我表示一下谢意吗?”

她昨晚有机会从跟踪她的人眼底下溜走可全都是他的功劳。

宋云萱明白他的意思,却没有顺从的去吻他一下,或者说跟他道谢。

只是用另一只手将他的手指拉开:“我不习惯别人挟恩求报,我可以主动给你,但你不能向要索求。”

楚漠宸的手指被她拿开,她抽手离去,潇洒的宛如一阵清风。

楚漠宸无奈失笑,摇了摇头,便驱车离开。

宋云萱性格高傲,倔强,甚至让一般的男人觉得难以接受。

但是一般男人觉得难以接受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个女人他们无法完美的掌握。

男人有着天生的征服欲望,特别是让一个女人对她百依百顺。

而宋云萱刚好就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她就像是一个雍容华贵的贵族猫,缱绻妩媚,但是,永远不会磨去骨子里的锋利跟尖刺。

也因为这样,很多人望尘莫及的不得不去松手。

而他楚漠宸,却不想就这么松开。

他觉得,这只野蛮骄傲的小猫终究是一只小猫。

就算爪子再怎么锋利,也抵挡不过猛狮猎豹。

他会捕捉到她,从身到心,彻底拥有。

……

宋云萱回去宋家的时候,宋家已经快要被宋云莹给吵翻了天。

宋云萱不过是才进门,就听见一声玉饰被砸碎的声音。

她脸色发寒的去淡淡看客厅里披头散发的女人。

女人却还没看见他,只是歇斯底里的怒喝:“薛涛这个混蛋!居然敢背着我勾搭那种骚狐狸!”

宋云萱不以为意,看看地上被砸碎的玉摆饰没有表现出心疼的模样。

反而是在宋云莹发狂的将旁边的元代青花瓷花瓶拿起来要摔的时候,出声阻止:“二姐,摔东西也看一下价码,这可是大哥刚从佳士得拍卖所拍来的宝贝,一千多万呢,薛涛能值这个价钱么?”

宋云莹的手顿住,回头凶狠的望着宋云萱。

宋云萱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这时候刚好二楼的房门打开。

宋云莹没有留意,出口就骂:“你这个三流小明星生的贱人懂什么?!薛涛他……”

“他的确不比这个花瓶值钱。”

低沉的声音从二楼上传出来。

宋云莹一愣,宋云萱唇角微微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抬头去看二楼坐着轮椅被宋云强推出来的宋岩。

宋岩脸色低沉寒冽,看见宋云莹手里拿着的花瓶之后,眼神更是不悦,沉沉命令她:“放下。”

宋云莹本来是要说薛涛的身价能买一卡车这样的花瓶,但是被自己的父亲这样一看,顿时觉得手上无力,将花瓶给放到了原本摆着的地方,只是眼里已经含上泪水。

宋岩扫了宋云萱一眼,声音依旧严肃:“云莹,看看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在婆家受了委屈就受了委屈,回娘家你要好好说,是谁教你在娘家大吵大闹砸东西的?”

宋云莹一言不发,宋岩不耐烦的训她:“看看地上你砸的这些东西,成什么体统?!”

地上砸烂的茶杯茶壶跟玉饰摆件虽然对普通家庭来说是价值不菲的东西,但是对于宋家这种商家门第来说并不算什么。

宋岩这样说,并不是心疼地上砸碎的这些东西,而是嫌女儿在娘家失态了。

宋云莹却不明白这个道理,在父亲斥责她之后,她马上赌气的坐在沙发上,扯了纸巾开始哭:“爸,东西砸了就砸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薛涛实在是欺人太甚,大哥他为什么不把照片给我,我要去好好问问薛涛,问问他那个骚狐狸到底是谁!”

宋云强为难的看向宋岩:“爸,这件事还是要您拿主意才行啊,我觉得云莹直接去找薛涛太冲动了。”

宋云强有顾忌,她觉得世家子弟嘛!有几个相好的很正常,只要不带回家乱搞就行了,妹妹这样实在是小题大做。

可是又不能这样说,唯恐刺激到了宋云莹,只好把拍到的照片跟视频拿去给父亲宋岩看看。

宋岩看了以后脸色阴沉,只好亲自出来看看。

宋岩现在跟宋云莹说话算不上语重心长,但是也绝对不是疾言厉色,只是声调和缓的出声:“云莹,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事之前要想想再做,尤其是你现在还怀着身孕。”

宋云莹抬起头含着泪看父亲。

宋岩饶有深意的看向她的腹部:“现在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都不要管,只要你把薛涛的孩子生下来了,还怕薛涛跟那些女人纠缠不清?”

宋云莹咬了咬下唇,虽然她知道父亲说的话是对的,但是她对薛涛的感情却是真的。

她一点都不想就此作罢。

“但是爸,薛涛跟那个女人来往,万一那女人也有了身孕,我岂不是……”

她脸色有些发白,神情也很后怕。

宋云萱很清楚宋云莹为什么会觉得后怕,因为宋云莹腹中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薛涛的骨肉。

万一这个秘密被别人发现,而薛涛勾搭的女人又刚好怀上了身孕,那么宋云莹多半就在薛家待不下去了。

宋云莹在宋家多年,也接手过宋家的一些产业,自然知道做事要万无一失。

宋岩看她咬唇,声音低沉和气:“有了身孕,也未必能安全的生下来嘛,你又何必想的这样多。”

宋云萱在旁边听着,唇角上的笑意淡淡的,远远地看根本就看不出她是笑着的。

宋云莹从父亲的后半句话里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猛地一怔,好一会儿才想明白了,忙敛神垂眼,擦了眼泪点头:“对不起,爸,哥,是我失态了。”

宋云莹主动道歉,宋岩也宠这个女儿,点点头,便让宋云强将她推回到房间里。

临走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用眼角余光凝神看了做壁上观的宋云萱一眼。

宋云萱似乎是察觉到了,抬头去看宋岩,一脸的茫然。

宋岩看她澄净的瞳仁,没有多说什么,便收回了视线。

他最近总是觉得这个小女儿不是表面上这样简单,但是看她的眼瞳,那样干净纯粹又不像是有什么其他心思的模样。

他实在是对这个小女儿不喜欢,若不是楚漠宸看上了她,他是绝对不会让她继续再待在宋家的。

宋岩进了房间,宋云莹才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委顿肩膀,愁容不展的坐在沙发上。

宋云萱准备转身离开。

宋云莹却忽然抬头:“你是不是在嘲笑我?”

宋云萱脸上并无笑意,只是声音淡淡的,很是凉薄:“二姐,只能怪你选错了人。”

宋云莹没说话,眼神发狠的深了一些,咬着下唇不松开。

宋云萱没有跟这个二姐多说话,她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宋云莹的事情,父亲已经在那寥寥几句话里就给她指点明白了要她该怎么做。

如果宋云莹不傻,就能阻止张晓生下薛家的孩子,甚至是阻止她怀孕。

宋云萱上楼,推开房门,进入卧室。

卧室里非常整洁,宋岩跟宋云强为了处理宋云莹的事情没有搭理她。

反正她也不需要搭理,宋岩跟宋云强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是跟楚漠宸在外面过夜了。

至于打这么多通电话,原因也不过就是为了表现一下宋家很关心这个小女儿,让楚漠宸认为这个小女儿其实在宋家很矜贵。

她当时若是接了电话,打电话的宋家人就会问候一下她当时的情况,若是没接,宋家倒是求之不得。

宋云萱对这一套表面功夫已经是知悉的很,回房之后洗了把脸,便去开电脑。

电脑上传输过来一封电子邮件,是肖虹发过来的。

点开了之后上面只有两个字——妥了。

宋云萱看见这两个字,眼眸发出晦暗的亮芒,悠悠的宛若蒙着一层雾霭,但是却阴冷无比。

她唇角勾起,点击鼠标,将这封邮件立即删除。

浏览网页的时候,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维纳斯跟顾氏之间的话题新闻。

一夜之间,易小宁跟韩汝佳发布指证顾氏买通她们诬陷维纳斯的新闻报道已经被各大网站不约而同的挂在了首页。

所有人都想要看看,从来没有负,面,新,闻的云城一霸,现在该如何对付这两个站出来指证他们诬陷竞争对手的消费者。

这样的消息引得众人关注,以至于就连某个富豪儿子大婚的消息都被挤下了头条。

宋云萱滚动鼠标浏览网页,对这样巨大的舆论浪潮感到愉悦。

她想,这时候的顾家,肯定也非常的精彩。

不知道邵天泽得知韩汝佳跟易小宁时隔两年之后站出来澄清这件事是什么感觉?

只要是光想想,宋云萱就已经觉得非常开心。

她勾起唇角,笑眼如月:“邵天泽,你可要撑住,这,不过是个开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