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珠子走路骑马 几个侍卫轮公主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6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67 次 收藏

四五日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七月七日这一天,大越朝终于迎来了德昌帝登基六年来的第一次秀女殿选。这真是个万众瞩目的日子,不管是达官贵人、满朝文武还是平民百姓都早早地盼望着这一天了。这一天一过,有些人的人生就走上了另一条轨迹。虽然这个‘有些人’只是很少的一小部分,但是却阻挡不了人们对荣华富贵的畅想。也许不只是个人的命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说不定还会带动某些家族的崛起,推动某些家族的没落••••••也说不定到最后,这次的选秀在大越德昌年间的历史上的作用仅仅像是在大海里扔进去一粒砂子,溅不起任何的涟漪,但是人们总是这样,对未知的事情充满了好奇。

前朝和民间在瞩目着这一日,后宫也一样,对于这一天的到来,有多少人是期盼的,又有多少人是避之而不及的,但是不管人们的心里怎么想,这一天还是在它该来的时候到来了。

殿选定在了午时,在烟罗殿正殿进行。秀女们需要在午时之前由苏嬷嬷带领着到烟罗殿的偏殿里候着。

这日一大早,秀女们便早早地起床开始收拾,今天肯定是不用学习宫廷礼仪了,但是前方却有大阵仗在等着她们。她们是今天的主角,因此,该准备的要准备好,该调整的心态也要调整好。有心态不怎么好的昨天晚上一晚上失眠,早上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和熊猫眼,也有知道以自身的条件,能过殿选的希望不大的,便开始和同伴们该告别的告别,还想再瞅瞅锦华宫的便抓紧时间再瞅瞅锦华宫,也许今日过后便再没有再瞅锦华宫的机会了。总之,这日早上的锦华宫乱糟糟的。

不过秀女们自身再怎么慌乱都不影响日程的安排,该用早膳时,这日便按着宫里正常的用早膳时辰开始用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日的早膳是她们在宫里用的最后一顿膳了,午膳是没时间用的。殿选在午时开始,然而秀女们要在巳时三刻就到了烟罗殿候着,烟罗殿距离锦华宫有一段儿不远不近的距离。因此巳时一到,秀女们便要从锦华宫出发步行去烟罗殿,因此,时间很紧。

这一日的早膳也要讲究着用,既不能吃的太多也不能吃的太少,吃太多了怕到殿选的时候要急着上茅房,那样的话就殿前失仪了,是要被治罪的。但是吃的太少的话又怕到时候太饿了撑不住,殿选的时候晕倒了或者是肚子咕咕叫了也是殿前失仪,也是要被治罪的。早膳必须吃,而且要吃的不多不少,刚刚好,秀女们第一次觉得吃早膳也是个技术活儿。

用过早膳后,秀女们便抓紧时间换上统一制式的浅粉色批纱罗裙,再到院子里集合,排成两列,巳时一到,苏嬷嬷便领着这些秀女们向烟罗殿出发。

沿着宽阔的宫道,这一百一十九个秀女踩着细碎的步子,端出最优雅的姿势朝前走着,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认真,好像就这么静静地走下去会走出自己未来的锦绣前程。许玉蕊的心里也有一些紧张,一边儿期盼着殿选的到来,殿选后就能回家了,一边儿又害怕,怕到了殿选的时候殿前失仪了。许玉蕊面儿上看不出什么,手里的帕子却是捏的紧紧的,比平时多用了五分力。

孙巧巧走在许玉蕊的后面,一边儿摆出优雅的走姿,一边儿偷偷地瞄着宫道两旁的景色,出了这个宫门可是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儿了。

宫道两旁遍植名贵的花树,一株株俏生生地立在路旁,美丽耀眼。早上微微的凉风吹着,带着花香扑入鼻子中,顿时让人神清气爽。远处是红墙黄瓦的宫殿群,宫殿的周围绿树成阴,古树参天。这是秀女们自六月初一入了锦华宫后第一次出了锦华宫的宫门在这宫道上走,宫道旁边新奇宜人的景色和远处金碧辉煌的建筑让这些秀女们暂时忘却了心里的紧张,神情自然地放松了。许玉蕊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心下便没有那么紧张了。偶尔也有闲情悄悄地瞄上一两眼路边的景色。走在队伍靠尾端的崔雪看了一眼许玉蕊的背影暗暗发狠,早就看这个不知道是打哪个旮旯里来的小妖精不顺眼了,早就想收拾了,出了这个锦华宫的宫门就可以逮个机会给这个小妖精吃点儿苦头了。队伍里这么想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这个小妖精在锦华宫里有苏嬷嬷看顾着不敢下手,但是出了锦华宫的门以后一同进了后宫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妖精,谁让她不顺眼。就像是那路边的花朵,只有暴露在人前才有机会毁了它。

秀女们各个内心盘算着小九九,却丝毫不影响脚下的步伐,一行人走了差不多一刻多钟的路便到了烟罗殿。苏嬷嬷领着秀女们直接进了烟罗殿的偏殿。进了偏殿里,秀女们便又由原先的两列分成了五列站好。苏嬷嬷则是往烟罗殿的正殿里去了。皇上、太后、还有后宫的高位主子都没来,偏殿里也只是来了几个有头有脸的太监和嬷嬷来提前布置了,正殿里还有烟罗殿原本的宫女在殿内侍立着。

许玉蕊趁着苏嬷嬷去了正殿便悄悄地抬眼打量了一眼烟罗殿的偏殿,这偏殿金顶红门,殿顶由四根红色的粗壮内柱支撑着,每个柱子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汉白玉铺成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整个大殿端的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许玉蕊心下又是一阵唏嘘。排在后面的孙巧巧笔直地站着,视线却是放肆地收揽着殿内的美景,心下阵阵惊叹,暗想都怪母亲没把自己生成个极品美人,不然要是能留在宫里天天看着宫里的美景也是不错的嘛!过了今天这金碧辉煌的宫殿、这宫里新奇的美景就和自己无缘了。董佳宜站在孙巧巧的旁边,眼角余光扫见孙巧巧偷偷地转头四处观望,董佳宜想悄悄地出声提醒一声孙巧巧,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偏殿内四周侍立着的宫女,便没敢有所动作。站在靠角落里的崔雪偷偷地瞄了一眼许玉蕊又瞄了一眼孙巧巧,虽然看不到孙巧巧的面部表情,但还是心下里暗骂了一句许玉蕊和孙巧巧,这旮旯里的乡巴佬的同伴也是个旮旯里的乡巴佬,这两个乡巴佬还又收了一个乡巴佬跟班,进了这富丽堂皇的宫殿,内心里还不知道如何的惊叹呢!

苏嬷嬷去了正殿没一会儿便又回了偏殿里来了。此时还不到巳时三刻,秀女们还得再在偏殿里等一会儿。苏嬷嬷来了后,秀女们便立即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站好。

瑶华宫里,兰婕妤坐在正殿的椅子上,低头摆弄着手指上的丹寇,侍琴侍立在一旁,看着漫不经心的主子,侍琴低头想了想便上前轻声提醒道:“主子,时辰差不多了,可以去锦华宫了。”

兰婕妤抬起手,轻轻地吹了吹指甲上的丹寇,继续漫不经心地道:“急什么,在午时之前去了就行了,去那么早干什么!”

侍琴稍微低了低头道:“您总不能在太后和皇上去了之后再去烟罗殿吧。”

兰婕妤又吹了吹小拇指上的丹寇又将丹寇凑近眼前看了看才道:“皇上和太后也不会去那么早的。”

侍琴又着急又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主子,无奈地闭上了嘴,垂下头继续侍立在原地。

兰婕妤又歪在椅子上侍弄了一会儿她的妖艳的丹寇才瞅了一眼侍棋道:“起身吧,可以出发去烟罗殿了。”说着慢悠悠地从椅子上起来。侍琴赶紧上前几步,兰婕妤将手搭在侍棋的胳膊上往殿外走。出了殿门,兰婕妤上了肩辇,肩辇旁边站着的太监立刻给兰婕妤撑开大伞,身边宫女太监簇拥着,一行人顶着烈日往烟罗殿行去。

肩辇出了瑶华宫的宫门一行人沿着宫道向西行去,肩辇路过章华宫的宫门口时,侍棋往章华宫里望了一眼又仰头对着肩辇上的兰婕妤道:“今日能和太后、和皇上一起到烟罗殿里选秀女的,这后宫里只有您一人呢,连章华宫的郑容华都没有这个资格呢。”说完又高兴地轻轻一笑。

坐在肩辇上的兰婕妤瞅了一眼侍棋道:“今日有资格和皇上、和太后一起选秀女就是好事吗?”

侍棋道:“当然啦,这说明您在这后宫嫔妃里的地位高啊!”

兰婕妤又瞅了一眼侍棋道:“高不高的左不过就是个婕妤,难道还能因为和太后、和皇上一起选了一次秀女就能升了位分吗?”

侍棋道:“您升位分不是迟早的事嘛。”

兰婕妤看着前面的路,悠悠地叹了口气道:“迟早的事?也许吧,可是这个迟早到底是多迟?”

侍棋又道:“以主子您在这后宫里的地位升位分应该用不了多久的。”

兰婕妤又悠悠地叹了口气道:“但愿吧”

肩辇旁跟着的侍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又没有说出来,低下头继续前行。

肩辇到了烟罗殿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了,兰婕妤搭着侍棋的手下了步辇,身边的太监撑着大伞,兰婕妤望了望烟罗殿便抬步往正殿里走。

果然皇上和太后都还没有来,兰婕妤进了正殿,候在殿里的宫女、太监、嬷嬷们便忙忙地上前给兰婕妤行礼。兰婕妤步入殿里,步上正殿的台阶,瞄了一眼正殿中的这三把椅子,便在最下方的那把椅子上坐下后才将跪着的一殿宫女、太监、嬷嬷们叫起。

那些宫女、太监、嬷嬷们起身后,立马有机灵的嬷嬷给兰婕妤沏了茶来躬着身子恭敬地递到兰婕妤的手上。兰婕妤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那个给自己奉茶的嬷嬷才伸手接过那个嬷嬷手中的茶杯,另一只手揭起茶杯盖子轻轻地在茶杯上刮着。那个奉茶的嬷嬷又忙忙地退下台阶侍立在殿里。

兰婕妤刮了几下茶杯盖子又悠悠地吹了吹,正要喝,就听见殿外有太监唱和道:“太后娘娘到,皇上到。”

兰婕妤赶忙将手里的茶杯递给侍棋,侍棋便莲步轻移,步下台阶匆匆地往殿外走,殿里的宫女、太监、嬷嬷们连忙跟在兰婕妤的身后去殿外迎驾。

偏殿里候着的秀女们有的在听到正殿外的太监的唱和声时立马精神一振,脸上露出了笑意。也有那胆子小的听到殿外太监的唱和声,知道皇上和太后来了时心里立马便紧张上了。总之殿外太监的那句唱和给偏殿里也造成了轻微的骚动,好在偏殿里的这些秀女们不用出去迎驾,准确地说是还没有资格去殿外迎驾。苏嬷嬷瞪着眼睛扫了一眼殿内站着的众位秀女,这些秀女们才按下了这轻微的骚动,继续静静地站着。

兰婕妤带着正殿里的一众宫女、太监、嬷嬷们出了宫门便看到皇上扶着太后的手已经向这边儿走过来了。兰婕妤忙忙地跪地叩头行礼嘴里道:“臣妾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妾叩见太后,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身后的一众宫女、太监、嬷嬷们也跪在地上跟着行礼。太后扫了一眼跪在靠前面的兰婕妤便绕过跪着的众人进了殿内,皇上扶着太后上了正殿的正中央的台阶等太后坐下后才在太后的旁边坐下,又对着殿外跪着的众人道:“都平身吧”殿外跪着的众人又叩了个头呼道:“谢皇上,谢太后娘娘。”才匆匆地站起身来由兰婕妤带领着躬着身子往殿里走。

这些宫女、太监、嬷嬷们进了殿里,立刻有嬷嬷奉了茶步上台阶捧给皇上和太后。兰婕妤步上台阶在下首挨着皇上的位置上坐下后微微一笑,对着太后和皇上道:“皇上和太后过来了,选秀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皇上只是轻轻地偏头瞟了一眼兰婕妤,“嗯”了一声,又转头看向殿外。坐在皇上另一边的太后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兰婕妤道:“可以开始了。”兰婕妤便转头看了一眼项天宇身后站着的何忠,何忠便立即唱和:“殿选开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