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在花缝来回刷 宝贝放松喷出去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1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660 次 收藏

摩天轮升到了顶端,黎依依激动地两手趴在玻璃上往外看。

“你为什么会想到开咖啡店?”摩天轮开始下降,黎依依回过头看谢奕鸣。

可能是没想到黎依依会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谢奕鸣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失落,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歪着脑袋看向窗外。

“大学的时候想赚点钱,就去找兼职,刚开始去俱乐部教吉他,也去一些餐厅唱歌,”谢奕鸣的手指无意间在桌上轻轻敲击,“我们和老板混的熟了,就想着自己也能开店。那时候大学的功课和兼职不免冲突,但是好在坚持下来了。”

“你们?”黎依依细心地捕捉到他的用词,“也就是说不是只有你一个老板,你和别人合作的?”

“只有我一个,”谢奕鸣的语气有点生硬,“后来其他人都走了。”

黎依依哑然,看样子又是个不愉快的故事。

“你呢,以后想考什么大学?”谢奕鸣转移话题。

黎依依有些懊恼,耷拉着肩膀悻悻说:“我成绩不好的。”

下了摩天轮,又仿佛走到了巨型的烤炉,谢奕鸣牵着她去别的地方逛,黎依依东张西望,谢奕鸣问她找什么呢,黎依依指指自己的脸,含糊地说刚才吃了个话梅,话梅核不知道仍在哪里,找不到垃圾桶。谢奕鸣把手伸到她下巴位置,示意她吐在自己手上,黎依依差点没被卡住,涨的满脸通红。

游乐园售卖纪念品处的商店里人满为患,黎依依被人推推挤挤,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后面扶住她的肩膀把她带到自己这边,轻轻地牵着她的手指走到玩具区。

周围全是各种样式的毛绒玩具,黎依依蹲在一边轻轻揉一只兔子的耳朵,谢奕鸣也不管她,兀自走到收款处付钱,拿走了一只棕色的毛绒熊。

“你给我买这个?”黎依依看着谢奕鸣把熊塞进自己怀里,抬起懵懵懂懂的眼睛看着他。

谢奕鸣点点头。

“这是小孩儿玩儿的呀。”黎依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小孩儿?”

“送你了你就拿着呗。”谢奕鸣把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一边往外走一边问,“你多大?”

“刚过完十七岁的生日。”

“你过生日?我怎么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知道?黎依依在心里嘀咕,“我过生日一般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不太和朋友庆祝的。”

黎依依当然记不起来,那时候她刚刚高一,也是如同今天一样的艳阳,被烘烤着柏油马路就像煎鸡蛋的平底锅,路上的行人是锅里仿佛被榨干的可怜吃食。往来形色匆匆,没有人愿意为陌生人停留,愿意为其施舍一个眼神,哪怕多年之后他们再次相遇也不会想到今时今日短暂的擦肩。

谢奕鸣坐在游乐广场甜品屋前的太阳伞下,黑色的棒球帽反口在脑袋上,翘起二郎腿,一边的桌子上是喝了一半的冰镇汽水,和刚刚找回来的三个一元的钢镚。

一边卖汽水的姑娘白了他一眼,无聊地别过头去,心想这人这是奇怪,买了一瓶水,就能在这儿坐一下午。

买汽水儿的姑娘正纳闷儿,谢奕鸣站起来,仰头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汽水,冒出的气泡一溜烟儿冲到瓶口,咕噜咕噜的声音响个不停,谢奕鸣把空瓶扔到一旁的垃圾箱,转身踩着一双灰白色运动鞋离开。

纪念品售卖处的橱窗边映衬着高中生打扮的黎依依,她站在那个毛绒玩具前像模像样地说些什么,拿着手指轻轻戳它的脑袋。谢奕鸣在距离她身后五步远的距离停下脚步,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过去,玩具熊本是小姑娘才喜欢的东西,黎依依一个高中生却看得这样津津有味儿。

黎依依停留了一会儿,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谢奕鸣,而是悄悄地跟那只摆在那里的玩具熊对话。

那时候的黎依依不认识谢奕鸣,而谢奕鸣却已经记住了黎依依。

不知她和玩具熊说了些什么,黎依依伸出手摸了摸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玩具熊软软的脑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小跑着离开了。

没走几步,小熊栽倒了下来,她又赶紧跑回来,把它扶好,才轻轻地走开。

站在一边的谢奕鸣在心里暗自发笑,摇着脑袋轻轻走开,他觉得黎依依一定是喜欢那只憨态可掬的玩具熊,明明丑的惊天动地,别具一格,可偏偏她就是喜欢。

现在,谢奕鸣终于有了机会能买给她。黎依依似乎也忘记了那时候她对这只丑萌的怪小熊是多么的喜欢,问他是不是担心这只熊太丑了老板卖不出去所以献爱心买给自己。

黎依依在一边怀里抱着毛茸茸的大熊看着谢奕鸣付钱,走出商店,小声跟身边的人嘀咕,门票是你买的,冰激凌是你买的,小熊玩具是你买的,晚饭也是你买的。谢奕鸣不做声,心里说你手里的玫瑰花都是我买的,那个入口的玩具熊还是我扮的呢。

回来的路上两人都有些沉默,黎依依抱着小熊小声有一句没一句地哼歌,伴着夜色微凉的空气,谢奕鸣听到一句“聆听我的心跳”,心跳突然快了一拍。

没有坐末班车,谢奕鸣问黎依依愿不愿意走一会儿,他陪她走回去,黎依依点点头,可能是玩儿得累了,没多说什么话。

终于走到黎依依住的小区门口,黎依依抬头看他,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在路灯下她的眼睛里映衬着亮闪闪的光芒。

“你先回去,我看着你进去。”谢奕鸣说。

黎依依走出去老远,忍不住了回了下脑袋,看见他还站在路灯下,在路灯暖黄色的光晕的笼罩下看向黎依依的方向。

回到家,黎依依就拿出手机点开杨艺涵的微信页面,杨艺涵的头像不走寻常路,是个脖子上套着救生圈的长颈鹿,四肢被淹没在水里。

和杨艺涵老实坦白,说自己最后还是跟着谢奕鸣去了游乐场。

黎依依想起那只熊来挺激动,说门口有个小熊递给自己玫瑰花,要拍照给杨艺涵发过去。杨艺涵对谢奕鸣没什么好感,但对那只小熊颇有兴趣,看了照片之后和黎依依吐槽为什么这只熊的形象不穿衣服还围个针织围巾,到底是冷还是热。

杨艺涵正喝着一瓶酸奶,吸管吸到底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把自己的疑问发了过去。

“就你们两个人出去的吗?”

“是啊,怎么了?”

“他没怎么着吧?”

黎依依想了半天没明白杨艺涵什么意思,杨艺涵换了个说法,他没占你便宜吧?黎依依立刻回复她你别这么想我们。杨艺涵吸一口气,想着可别生气了啊。黎依依那边的消息继续发过来,我们干什么都是他付钱,请吃饭,买门票,还送了我一个超级大的玩具熊。

杨艺涵咬了一下吸管,沉默了。

黎依依以为她有事情暂时离开了,刚要把手机放下,杨艺涵那边的消息发了过来,她打开一看,差点没被气死。

“我看他这是要包养你。”

“杨艺涵!我说了你不要这样想我们!”黎依依要炸毛。

杨艺涵在心里冷笑,不要我这样想你们,你们只是普通朋友,至少谢奕鸣不会这么想,这样露骨的行为也只有黎依依这样的反射弧无法理解,她 不觉得自己有权利干涉别人的爱情,但是看着朋友往悬崖那边闭着眼睛走路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不起,”杨艺涵挺真诚的样子,下一秒又严肃起来,“但是你自己要清楚,你自己在做什么。”

结束了和杨艺涵交流,谢奕鸣的微信消息弹了出来,说自己已经到家了,让她不要担心。黎依依下意识地回复他,可手指刚一接触屏幕,触电般缩了回来。

她回头看了一眼摆在床头的玩具熊,小熊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样子憨厚可爱。

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黎依依赶紧把手机屏幕锁起来,还没来得及说出“请进”,妈妈就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切好的西瓜,红色的沙瓤切成小块儿正方体的形状摆在透明的玻璃碗里。

妈妈把水果放到她桌上,看似无意地问,“你怎么抱了只小熊回来?除了去年生日艺涵送的小恐龙,不是好久都不买毛绒玩具了吗?”

“觉得这只熊特别可爱啊。”黎依依一说谎就脸红,她自觉地把头别过去。

“一直没问你,”妈妈没有离开的意思,“上次下雨你拿了一把深色的伞回来,那是跟谁借的?”

“我当时在甜品店,跟那个老板借的,第二天我就去还给他了。”黎依依小声说。

“哦,那个老板人真好,多谢谢人家。”

看样子瞒过去了,黎依依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暗自想。

把手机翻出来,开锁,页面还停留在和谢奕鸣的对话框上,最后一条消息是他告诉自己他已经到家了。

黎依依简短地回复了一个“嗯”,便把手机放在书桌的一角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