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少年情怀总是诗微盘 bl小说 h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1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77 次 收藏

颜双是被疼痛惊醒的,仿佛胃里一场雪崩,初始时毫无预兆,却在发生时惊天动地。

她胡乱地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被粉刷成白的墙壁挡住一半儿,407不知什么时候只剩她一个人,抓着床单的手指泛白,豆大的汗珠掉落下来,沾湿了她的眉角和额角。

她捂着胃想要坐起来,却一丝力气都使不上,不争气地爬不起来,大脑一片混沌,仿佛即将炸裂的星际。

来不及思考是什么叫这次胃痛来得这样凶猛,颜双用力地撑起胳膊,却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笨拙地去摸床头的手机。

无论是怎么了,必须要去校医院看看。

手机屏幕露出刺眼的光亮,时间是上午九点,给颜双的大脑又是一记猛冲,已经这么晚了,怪不得宿舍里空无一人。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个可怕的念头,觉得未来的时日不多,封闭的世界将她掩埋,世界末日即将来临。

这个地方,像是掩盖她的坟墓。

颜双看着折射进407的日光,恍然觉得那是黄昏日落。

而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手掌里总要抓住什么,她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随着一阵阵的剧痛,她的思绪越来越模糊,真是可怜到极点,她捏着被角,迷迷糊糊地想,整个H大,她现在还能找谁。

最终,朦胧之间她拨通了童烊的号码,仿佛只有童烊可以救她。

***

校医院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狭小的病床旁是木质的小桌子,童烊只穿一件白色的毛衣,却仍然是满头大汗,脸颊绯红,他低头看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孩儿,像是一朵寒风中枯瘦的白蔷薇。

借到电话的时候,童烊正在图书馆自习,暖气开得足,他脱了外面的棉衣搭在椅子上,听到颜双有气无力的声音,他似乎比颜双吓得还要严重,大冷的冬天,冒着零下十几度的气温跑了出去。

颜双靠在床头,缩在厚重的被子里,埋进被子半张脸,露出半阖的眼睛,眼仁儿蒙着氤氲的寒气,看见童烊的一瞬间,硬撑着的身体猛地塌陷,脑袋歪在身后的墙壁上。

童烊急的满头大汗,慌乱之中从颜双的衣柜里翻出一件大衣,单手扶着她的肩膀帮她裹在身上,颜双的脑袋靠在他胸膛上,童烊心跳地厉害,来不及思考,横抱起颜双就往楼下狂奔。

在去校医院的出租车上,童烊还是一副慌乱的样子,他想去握住颜双的手指,才发觉自己的手指也是冰凉。

“是不是特别疼——别害怕,很快就没事儿了。”

“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还难受?”

“没事了没事了,难受就靠着我。”

颜双有气无力地一句句回应,只是在喉间发出简单轻柔的音节。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童烊匆忙地带她去急诊,颜双靠在童烊的背上,轻轻地说谢谢,童烊没吱声,他在想颜双好轻,她也太瘦了,仿佛隔着厚厚的衣服,都摸得到胳膊上全是骨头。

医生是个短发的中年女人,一双黑色的平跟鞋,看看童烊,再看看颜双,简单的检查之后,叫童烊先去用温水冲药,她立刻给颜双安排输液。

童烊冲了药,折回去帮着颜双喝下去,颜双靠在病床上,双手捧着有些温热的杯子,用嘴唇稍微碰一下,又迅速离开。

“烫吗?”童烊因为担心,猛地抓紧床单,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有些尴尬地松开。

颜双抬头看他一眼,轻轻地摇头。

扎了针,童烊轻声建议颜双在床上躺一会,再睡一觉,他在旁边等着就好。颜双再怎么铁石心肠,也没法不感动,她难得乖顺地点点头,从枕头上滑进棉被里,闭上了眼睛。

童烊这次松下一口气,后知后觉地打个喷嚏,怕吵醒了颜双赶快无辜地捂住嘴巴,女医生看着他奇怪地笑,给他找来一件外套,叫他先穿着。童烊有点别扭,还是感激地接了过来,礼貌地跟她说谢谢。

冷静下来的童烊坐在木质的椅子上,望着颜双的眼睛变得十分温柔,纵容地笑了笑,像是悬着的一颗心终于下落。

他希望无论什么时候,自己都是她在生病难受时第一个想到的人。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他不知道颜双从前有胃疼的旧病,其实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能见到颜双,他在图书馆,而颜双不知道在哪。

整个407没人,而巧的是颜双却就在这个时候难受的死去活来,想想下午还有一场重要的考试,再想想从前黄晟萌对颜双种种针对,叫人很难不往她身上去想。

但愿不是她,毕竟无凭无据。

童烊眼眸低垂,视线从颜双脸上拿开。

***

云依菲靠在自习室的椅子上,凑到暖气跟前,咬着笔头看手里的复习资料。

周晏晏捧着黄晟萌的课本,愁眉苦脸的样子:“黄晟萌,你今天那么早把我和云依菲叫起来给我们划重点,可是我怎么还是看不懂啊?”

黄晟萌从一堆复习书里抬起头,瞥她一眼,笑笑说:“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云依菲往嘴里送一只美国坚果,嘴里不嚼点东西叫她浑身难受,她看着周晏晏表示嫌弃:“你他妈还知道说,我今天早上叫你多少遍你才起床的?”

周晏晏一脸苦逼:“我还算是好的了,你看你声音这么大,颜双都没睁眼,她才是猪好吗!”

听到“颜双”两个字,黄晟萌拿着钢笔的手指猛地一顿,心虚似的,额头泌出一层薄薄的汗。

“人家睡觉人家不挂科,你不睡你都挂科,你认命吧。”云依菲嘴硬。

“认命啊,我不想认命啊~”周晏晏把脑袋按在桌子上,“难道我命中注定要挂科吗?我好想和颜双换个脑子!”

黄晟萌听到颜双两个字下意识地心虚,她插话堵住周晏晏的嘴:“你别说了,还没考试你就一直嚷嚷着自己要挂科,万一你过了呢?”

云依菲却适时补一刀:“周晏晏不挂科的概率,就像颜双挂科的概率——而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颜双会挂科。”

黄晟萌心下一沉,心想这次还真不一定,搞不好颜双连考试都来不了了。

云依菲的手机叮叮咚咚地响起铃声,她扫一眼屏幕,抬头看看做题的黄晟萌和一脸傻萌的周晏晏,指指屏幕:“我接个电话啊。”

周晏晏点点头,表示云依菲接电话不用征求她的意见。

“喂,媳妇儿。”

电话那头是之前那个男主播——现在应该是云依菲的男朋友了,视频里他带一副眼镜,脸型瘦长,皮肤白皙,笑眯眯地看着云依菲。

云依菲到是还挺淡定,她装模作样地看着课本,控制住眼睛不看屏幕:“怎么了?”

“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吧,”男主播露出招牌笑容,“今天有个粉丝,出手太大方了,给我刷了好多好多礼物哦,她还加了我们的粉丝群,现在你不是群主嘛——”

“所以?”云依菲脸色有点难看,但是她还是低头看书,表示自己很忙。

“所以,你能把她提升为管理员吗?”男主播好像丝毫看不出云依菲的变化,高兴地镜头前晃来晃去。

“你——”云依菲瞪大了眼睛,她没带耳机,对方的声音清晰地传入黄晟萌和周晏晏的耳朵,叫她觉得有点难堪,云依菲尽力压低了声音,没好气儿地点点头,“要不我把群主再转给你吧,你看我也挺忙的,有些事情帮不上你。”

周晏晏支棱着耳朵,毫无不能窥探别人隐私的自觉,心里干着急,想着这个男主播千万别答应啊,赶紧赔礼道歉。

结果那个男主播更高兴了,他笑眯眯地说,好啊媳妇儿。

“我要复习了,我马上转给你,先挂了。”云依菲话音刚落,就按了红色的挂断键。

结束通话的云依菲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像是吃了毒蘑菇又没地方吐的树袋熊,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摔,气呼呼地说,“这还没两个月呢,就想给老娘带绿帽子吗?”

周晏晏虽然和云依菲欢喜冤家,但是真的有了什么事情她还是会老想着为对方担心,她有点困惑地揉揉眼睛想要安慰云依菲:“一个女粉丝而已,他不就是靠这个赚钱吗?”

“他这是嫌我和他谈恋爱之后就不给他刷礼物了吗?”云依菲气不过,拖着下巴瞪着无辜的手机屏幕。

周晏晏摇头:“怎么会呢。”

黄晟萌放下钢笔,扭头看着傻呆呆的两个人,最终朝着云依菲叹了口气:“要不就跟他分了吧。”

“不行不行,”周晏晏伸长了胳膊挡在两个之间,“这可不行,她好不容易有喜欢的人,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啊。”

“可是你看他的样子,是真的喜欢云依菲吗?”黄晟萌挺严肃的一张脸,“而且你们是网恋,这么久了不说见面,也没机会见面,熬过去太难,两个人都受罪。”

“可是你不是云依菲,你怎么知道能不能熬过去?”周晏晏有点不喜欢黄晟萌的作风,过于个人强权主义,老是干涉别人。

“都不要说了!”

云依菲突然开口,争论不休的两个人愣怔地转过头来看她,空气好像都要凝固。

良久她叹了口气,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继续学习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