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坐便器全文阅读 我的禽兽人生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106 次 收藏

姚轻悠闭上眼睛,不再去理顾安澜。阳光垂落在她的脸颊上,她姣美的脸颊上浮动上了一层光芒,她的睫毛轻轻的颤抖,把阳光建成了无数片的碎影,铺展在脸颊上。

顾安澜深处手指,轻轻的划过姚轻悠的脸颊,他的指尖上处处凝结着冰凉,他冷声说道:“你还真想帮蒋氏去拍摄广告?”

“有什么不可?”姚轻悠的眉头微蹙,却仍没有睁开眼睛。这个男人总是不孔不入的扰乱她的生活,干涉她的决定。

顾安澜收回指尖,声音有了一些起伏,他冷声笑道,声音温柔的竟然带着几分蛊惑,“哦?你确定?你确定老爷子会让你去当不入流的小演员?你以为你拍了,老爷子会让片子播放?”

姚轻悠自然听出了顾安澜语气中的戏谑,她猛然睁开眼睛,眼眸中燎烧开一团怒气,“顾安澜,不要什么都用老爷子的名义压我,整个顾家都掌握在了你的手里,决定还不都是你自己下的?”

顾安澜看到姚轻悠白皙的脸颊上浮动出一抹绯红,眼眸中露出浅浅的笑意,“去做演员,不过是自辱身份,堂堂千金大小姐去做戏子,你难道觉得真的合适?”

姚轻悠在顾安澜轻蔑的神色中,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蔑视,这种蔑视仿佛是刀子一般,狠狠的刮动着她身体上的每一片肉,她感觉在顾安澜的目光下,仿佛被凌迟一遍一般。

“顾少,我走的那天就已经不再受你的控制了,不管我做什么决定,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姚轻悠漠然的看着顾安澜,她已经蜕变为了一个高傲、果断的女人了,然而在面对顾安澜轻蔑的目光时,她仍难以忍受,就仿佛自己回到了三年前一般。

就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她只是按个无助,然而却没有能力改变一切的女人。只能瑟缩在角落中,任由比人嘲讽、辱骂。

顾安澜的神色未变,仍是用波澜不惊的目光望着她,“姚轻悠,你如果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那么最后你不仅不能够复仇,而且,你会让把自己困住。”

“不要以为你什么都懂,什么都了解,顾安澜你不是上帝。”姚轻悠看到不远处便是别墅,冷声对司机说道,“停车。”

然而,司机置若罔闻一般。

顾安澜所有的神色都归于平静,带着几分温柔,他俯下头,轻声在邀请有的耳畔上说道:“轻悠,你又犯傻了。他们只有我才能控制的了。”

他越是平静,越是温柔,便越是可怕。

姚轻悠点点头,泛起了一种无力的绝望感。仿佛又回到了那三年的时光里,她像是一具玩偶一般,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受到别人牵引的,而她的所有想法几乎都是笑话一般。

到了别墅门前,姚轻悠转身下车,扬起头走到了别墅中。她回到客厅以后,瘫坐在客厅的吊椅上,整个人都缩到了其中。

“安琪小姐,您需要起来吃药了。”王医生从药瓶中倒出了两颗药,放到手中。

姚轻悠缓缓的坐起身子,看到王医生手中的药瓶,微怔,伸出手说道:“王医生,可以把药瓶给我看一下吗?”

“好的,这是前一段寄给安琪小姐的药,我已经研究了它的成分,是用于愈合伤口,以及消化伤疤的药物。”王医生把药瓶递到到了姚轻悠手中,向姚轻悠解释道。

姚轻悠望着写满密密麻麻名字的小瓶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谢谢王医生,我知道了。”

喝下药以后,姚轻悠睡了一个觉,醒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迷蒙的黑夜和橙黄色的黄昏交融,仿佛橙色的天地间,弥漫了一层黑色的烟雾。

电话铃声响起,蒋承安温柔对她说道,“宝贝,今天晚上有一个宴会,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姚轻悠一想到顾安澜那种鄙夷的目光,便觉得周身发冷,她也确实需要出去走走散散心:“好的,那你等我,我收拾好以后,就跟你去。”

姚轻悠去衣柜选衣服的时候,下意识的伸手选了一件国际品牌的小洋装,她望着手中的洋装,丢到了一旁,冷声笑道:“顾安澜,你个疯子,还想要影响我的生活吗?”

蒋承安来接姚轻悠的时候,姚轻悠依稀水蓝色的洋服,高贵中带着几分清冷,美得不可方物。蒋承安在姚轻悠的唇上扣下一枚轻吻,轻声笑道:“安琪,能够认识你,真的是我毕生的荣幸。”

姚轻悠认真的望着蒋承安,不论蒋承安说的是甜言蜜语,亦或是真心实意的话,至少有一个男人愿意这样用言语宠溺她。

顾安澜那个男人太恐怖了,一瞬间击碎了她所有的高傲,她在那种嘲讽的眸光中看到了一种刺骨的鄙夷。仿佛,即便不管她怎么变,都应该接受他顾安澜的侮辱一般。

姚轻悠踮起脚尖,轻轻的在蒋承安的眼眸上扣下一枚吻,她轻声笑道:“谢谢你,蒋承安。”

“宝贝,今天是有什么开心事吗?”蒋承安收获了姚轻悠一枚香吻,有些心花怒放,眼眸中淌出暖暖的笑意。

姚轻悠低敛着眼眸,收起所有情绪,声音中依旧只是冷漠,“蒋承安,我们走吧。”

到了宴会的大厅以后,整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处处都是米黄色的灯光,迷离中带着几分轻软,仿佛是鹅毛一般,飘飘攘攘。

姚轻悠感到一束冰冷的眸光从某一个角落喷射而出,一抬眸便对上了郭洛然的视线,姚轻悠对郭洛然勾动唇角,轻轻一笑,然而郭洛然好似没有看到一般,转头依偎到了周衫墨的怀中。

姚轻悠走到宴会的角落中,望着窗外的灯光,押了一口酒。突然一只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姚轻悠转眸看到了周衫墨似笑非笑的用那双桃花眼望着自己。姚轻悠低敛下眼眸,收起眼眸中波动的情绪,抬起眼眸云淡风轻的望着周衫墨笑道:“呦,原来是周总啊,怎么不见郭美人儿啊?”

“你对我身边的人倒是还挺了解的。”周衫墨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冰冷的揶揄,他的指尖勾住姚轻悠的发丝,暧昧的说道,“你不是想要勾引我的吗?怎么半途而退了?莫非是蒋承安舍不得了?”

“周总不是一开始就不想要我这位员工吗?我走了不正和周总的心意吗?我这是在为周总排忧解难。”姚轻悠再次押一口酒,装作无意一般的说道,眼眸中的云淡风轻化为一抹讽刺,她转而反问道,“怎么,周总这是寂寞了还是怎么了?难道一个郭美人、一个苏小姐满足不了你?”

周衫墨反而笑道,勾起姚轻悠的下巴,望着她冰冷的眼眸,轻声笑道:“安琪,你这是吃醋了吗?”

姚轻悠眼眸中晃过真真切切的笑意,这个男人淡忘了一切,现在活得潇洒自如,还真以为自己有着可以掌控一切女人心的本领呢?

姚轻悠轻轻的挑挑眉,转而笑道:“周总猜呢?”

“你这个女人,撩拨完了,直接就消失了,你如果是欲擒故纵的话玩儿的还不错。”周衫墨被姚轻悠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激怒了,故作轻蔑的看了一眼姚轻悠,说道,“今天要不要来我的别墅玩玩儿?用身体勾引人,不是你管用的伎俩吗?”

姚轻悠的脑海中再次晃动出顾安澜那双嘲讽的眼眸,顾安澜的出现就像是一块巨石滚落到她风平浪静的生活中,携起了千百卷浪潮。

姚轻悠尽量的压制下心中波澜四起的情绪,转眸望着周衫墨说道:“抱歉,周总,我对你暂时没有兴趣了。”

“暂时没有兴趣?”周衫墨晃动着酒杯,眼眸中荡出笑意,眼眸中的轻蔑越来越浓重。

姚轻悠冷眼望着周衫墨,她眸光一转,“怎么,周总这是因为求换不成恼羞成怒吗?周总您的度量,真的让人……”

“怎么,安琪小姐对我的度量有意见?”周衫墨俯下身子,轻声说道,“婊子还立起了贞节牌坊?你以为你有拒绝的权利?”

她仰着头,眼眸中的带着几分魅惑,她轻声笑道:“周总,你告诉我,我凭什么没有拒绝的权利呢?”

“你以为蒋承安真的会不计一切的保护你?”周衫墨冷笑,“蒋承安是一个生意人,分得清楚什么是利益。并且,他玩儿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你以为他会因为一个女人损失了自己的利益?”

姚轻悠觉得可笑,眼眸中的笑意愈加的冰凉,她玩味着周衫墨的话。周衫墨的意思,无非不是,只要他想得到她,那么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周衫墨若是以损伤蒋承安的利益为要挟,蒋承安也定会就范。

一个自大到不可一世的男人,注定可怜到悲哀。他单方面以为,自己可以征服整个世界,然而他构想的蓝图,在没有付出于行动前就已经崩塌了。

这个男人,精明的可怕,怎么也会犯了最起码的逻辑问题。

“周总,您可以大费周章的去损耗蒋承安的利益,让蒋承安把我让给你,不过是因为你觉得我值得。”姚轻悠的唇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意,妖娆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妩媚了一般,她轻启唇,“但是,您凭什么以为,你自己想要大费周章得到的东西,别人就不会大费周章的去维护呢?”

她太倨傲的抬起头,像是女皇一般,扯着周衫墨的领带说道:“你没资格轻视任何人。”

发泄完心中的怒火,姚轻悠转身离开。顾安澜强加在她身上的轻蔑,她一同宣泄在了周衫墨的身上。她拧他生命之源所用的力道,几乎要倾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姚轻悠刚要离开,然而却被周衫墨扯住了手腕,一个踉跄之下她摔倒在了墙壁上,靠在冰凉的墙上,看到周衫墨的眼眸中似乎能窜出火花。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