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皇叔和皇上的小说 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1153 次 收藏

表姐妹两个赶到地方时,盛睡鹤与徐抱墨正看着小厮收拾棋子,却正好要散了。

看到盛惟乔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均是一愣!

“糟糕,叫妹妹抓到现行了!”盛睡鹤反应快,立刻朝徐抱墨拱了拱手,歉意道,“徐世兄不知,我如今有伤在身,前两日在街上教训了个对嫡母和妹妹出言不逊的纨绔子弟,回来后叫妹妹念叨了好些日子!这回出来转悠叫她撞见,必不会轻易放过我——待会妹妹若有什么言行冲撞处,还望世兄见谅!”

徐抱墨闻言忙道:“你我两家乃是世交,何必如此见外?再者世妹对贤弟如此关心爱护,着实令人羡慕!”

盛睡鹤心说要不是怕这母老虎坏了闺誉嫁不出去,成天在家里折腾我,我才不给她遮掩,到时候看你还羡慕不羡慕了?

说话的功夫盛惟乔已经到了跟前——她虽然是专门来找盛睡鹤麻烦的,但徐抱墨既在,却也不想失了礼,当下先福了福,问候道:“寒屋陋舍,怠慢之处,还望世子见谅!”

“世妹不必如此多礼!”徐抱墨忙起身相还,彬彬有礼道,“你我祖父乃是世交,世妹若不弃,与睡鹤弟一般唤我一声‘世兄’也就是了。”

又说盛府上下对他各种好,他绝对没有觉得怠慢,倒是觉得给盛家添了许多麻烦,心中愧疚云云。

这一番寒暄毕,盛惟乔转向盛睡鹤,还没开口,盛睡鹤已站了起来,笑着告饶:“妹妹放心!我这就回房去换药,绝对不再要妹妹操心了!不信妹妹盯着我,看我是不是回自己院子去?”

他提什么不好,偏偏提换药——一说这话,盛惟乔就下意识想到那天他赤着上身的模样,又羞又气,不禁面红耳赤,原本想好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正思索着要说点什么,瞥见他蹑手蹑脚的朝外走,醒悟过来,跺脚道:“你别逃!”

不逃才是傻子呢!

盛睡鹤暗道一句,拔腿就跑!

见状盛惟乔想都没想,拎着裙角就追了上去!

“大乔?”沈九娘从到场后,就一直拿扇子半遮着面,悄悄欣赏着徐抱墨的俊颜,她本来想着盛惟乔既是来找盛睡鹤麻烦的,兄妹两个少不得要纠缠一番,自己大可以打着劝解的幌子在旁,即使说不上话,好歹能多看会徐抱墨不是?

结果人家兄妹一个逃一个追就这么走了,自己怎么办?

正发愣之间,徐抱墨转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他本就白皙秀美,这一笑更是英俊得叫沈九娘几欲窒息,狠狠掐了把掌心,才听清他道:“这位世妹却是面生,不知是哪位盛世伯膝下?”

“我、我不姓盛,盛家老太爷是我外祖父……”沈九娘本就有些绯红的双颊,霎时间犹如血染,轻垂了螓首,结巴道,“我叫沈九娘!”

沈九娘这儿正为与徐抱墨说上了话而窃喜,那边盛睡鹤却因不熟路径,误入死巷,叫盛惟乔逮了个正着!

“妹妹你找我有什么事?”盛睡鹤见逃不掉,只得举着手转过身来,赔笑道,“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为兄上刀山下火海,一准给你做到!”

盛惟乔抓是抓到人了,可她身娇体弱,这么几步路跑下来已经气喘吁吁,闻言怒视着他,花了好一会功夫平静呼吸,才怒道:“你跑什么?!”

“我这不是急着回去上药,免得妹妹替我担心嘛?”盛睡鹤嬉皮笑脸的走上来,伸出手——盛惟乔警觉的朝后一跳,再次怒道:“你再敢动手动脚,信不信我拿拂尘抽你?!”

盛睡鹤镇定自若的从她身后的树叶上弹下一物:“原来妹妹不怕虫子?这可是少见,我以为妹妹这样的深闺小姐……”

话没说完,盛惟乔已经退出去七八步,一迭声道:“你还不快点把它踩死!!!”

盛睡鹤听话的上前一脚,跟着“惊讶”道:“噢,看错了,原来是片叶子!”

“你去死吧!!!”盛惟乔一听,哪还不知道自己又被他耍了?顿时眼中凶光毕露——眼看自己又要挨打,盛睡鹤无奈的一叹:缓解气氛失败,看来只能祸水东引了!

他大喝一声:“慢着!”

跟着沉声道,“妹妹你可知道,你今儿上了你那个沈表姐的当了!”

“我上小乔的当?”盛惟乔闻言果然露出惊疑之色,喃喃道,“小乔怎么我了?”

说话间她已走到盛睡鹤跟前,盛睡鹤正色道:“若我所料不错,方才正是沈表妹引你到花园……”

就在此时,盛惟乔狡黠一笑,狠狠一脚踩中他脚背,得意道:“那么你也上我的当了!”

盛睡鹤:“……”

她是妹妹!她是小孩子!她不懂事!

最重要的是,她孱弱得禁不起你轻轻一拳!

好不容易控制住揍盛惟乔的冲动,盛睡鹤继续道:“沈表妹故意把你引到花园,正是为了让你找我麻烦,好让她有理由同徐世兄搭话——有道是少女怀春,她喜欢徐世兄这点我没有任何意见!但可恨的是,她这么做,却是等于踩着妹妹显摆自己的温柔贤淑,这可是讨厌了!所以妹妹往后跟这沈表妹来往,顶好留个心眼,免得她看妹妹天真无邪,老拿妹妹当幌子!”

盛惟乔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肃然道:“我知道了……”

跟着在他脚背上用力一碾,冷笑,“你当我看不出来你这挑拨离间的嘴脸?!”

“……!!!”她是妹妹!她是小孩子!她不懂事!她不但孱弱得禁不起你轻轻一拳,她还脆弱得禁不起你一句重话!

盛睡鹤深吸了口气,“不信的话,咱们现在折回去看看——我保证她正在抓紧时机同徐世兄攀谈!”

“去就去!”盛惟乔把头一扬,冷笑着睨他道,“不过若只是你胡说八道……”

“那我任你处置!”盛睡鹤瞥她一眼,“但若我所言不差,妹妹怎么谢我?”

盛惟乔冷笑着道:“我为什么要谢你?我们是嫡亲表姐妹,我喊了她这么多年‘小乔’,她都没跟我认真计较过;就算这会当真利用了我一把,又怎么样?难道我就要恨上她不成?!”

她是妹妹!她是小孩子!她不懂事!

她不但孱弱得禁不起你轻轻一拳,她还脆弱得禁不起你一句重话!

最重要的是!

她要是哭天抹泪的走了,盛兰辞立刻就会跳出来给女儿撑腰!

盛睡鹤皮笑肉不笑:“妹妹真是宽容大度,倒是我小人了!”

——老子也让了你这么多次了,又是任踹又是任踩的,还以德报怨的帮你教训过宣于澈,你怎么就不能对我宽容大度点?!

这父女俩简直一个比一个坑好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