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生主动给你口 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330 次 收藏

两人却又一次的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开口,静的让人有些不自在。

非柔想了很久,脑海里把要说的话准备了一遍又一遍,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非柔还是想尽可能的在言语上对江希影少些伤害。

“关于我们的婚事,还是推掉吧,不用准备了。”

江希影却一点都不惊讶,显然是早就猜到了非柔的答案,甚至表现的相当平静。

“那你打算怎么办?消息已经发出去了,还不到半个月,就说不结婚了,你考虑过原业吗?这会对原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你应该是明白的,真的想好了?”

江希影知道,在非柔心里现在的原业就是她的命,没有什么比原业的未来更重要,所以,这也是他笃定非柔不会离开自己的原因。

在他看来,现在非柔不过是还在犹豫,不甘心罢了,无论过程是什么样的,结局是顾非柔一定会嫁给自己,在半个月后的婚礼上。

“想好了,原业的问题我自己承担,相信以江氏的能力,这件事应该对江氏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如果没有发生江乾的事,或许非柔可能会有不一样的选择,但如今,江乾,自己是必须要让他受到惩罚的,但江希影是无辜的,无论怎么说,那也是六年前的恩怨,与他无关自己已经不能逃脱开这个纠缠,但坚决不能让江希影跟自己一样,不能因为自己和江乾的恩怨,把他牵涉到这里面来,所以,今天自己必须 跟江希影划清界限。

江希影却在听到非柔的答案时,略显慌乱,手边的领带也被他碰掉了,慌乱之间,竟一脚踩在了领带上,这个答案是出乎他意料的,他根本没想过,顾非柔竟然会连原业的未来都不顾,这么毅然决然的要跟自己断清关系。

“你想清楚了吗?原业可是你父母的心血,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明天找个时间发布新闻吧,我们不可能的。”

“顾非柔,冷剑宸对你就那么重要,你们已经结束了,何必呢?我也是爱你的,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也会尽力对你好,只要你开心无论让我干什么都行,为什么你就不能尝试着接受我呢?”

这段时间,江希影已经被这段感情折磨疯了,为了非柔,他做了能做的一切,甚至连那些不能做的,也都做了,一次次的出面帮她,也为了她一次次的退步,他真的改变了很多,变得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阳光少年了,但这些,他都不在乎,只要非柔能在自己身边,一切就都值得,但她,却还是要离开。

“江希影,你要明白我跟你不可能,与冷剑宸无关;无论有没有他,我们都不可能的。”

非柔的确爱着冷剑宸,这点她不会否认,但这次,让她下定决心要跟江希影划清界限的并不是冷剑宸的原因,她不能让江希影吧这一切推到冷剑宸身上,这样对他不公平,也很难保江希影会不会对他做什么。

“跟他无关?是,是跟他无关,如果年少时,我不考虑他的原因,直接表明了对你的心意,或许那个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如果国外那几年,我不是念及你心里还有他,不管不顾的跟你告白,或许我们早就定居在国外了;如果回国时,他并没有出现在我们眼前,那你跟我也就不是现在这幅状态了;对,我跟你的关系,的确跟他无关。”

“江希影,你很好,你对我更好,但我们真的不可能在一起的,明天的发布会无论你参不参加,我都会举办的,放心,到时候我会把一切事情都解释一遍,完全不会对你和江氏有任何影响,江氏的人也不会难为你的。”

非柔说完,直接起身离开,她本来是打算好好跟江希影结束的,但他太固执了,看问题也太过极端,无论怎么说,在他眼里,都是因为冷剑宸才会变成这样的,自己根本没有解释的必要。

江希影没有拽住非柔,阻止她离开,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不言语,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回想起来,自从他们认识,好像每次他看到的都是非柔离开的背影,或许很多事情都是上天注定好的,他们之间留下的出了离开的背影,再无其他。

其实就连江希影都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非柔,在那个年少懵懂的年纪,爱情本就模糊,更多的只是相互之间的一种好感,江希影也从没想过自己真的会爱上非柔,或许是从他出现吧,冷剑宸的出现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改变,本来两个人的放学路,却多了一个他,本来非柔会跟自己说的小秘密,却也被他知晓,就连自己本来给非柔买零食的工作,也不知不觉的被他强走了。

正是因为这些,江希影才慢慢的发现了自己对非柔的感情,并不是简单的喜欢,是男女之间的爱恋,他想和非柔在一起,想给她幸福,想让她开心,想保护她,但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自己也只能委屈在朋友的位置上,自己不是没有尝试过,但结果还是如此。

也许,这就是结局,虽然不甘心,但又能如何呢?

江希影心里想了很多,直到再也看不到非柔的背影,才起了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国外的那些年,非柔看到月亮的次数要比太阳多太多了,为了有足够的生活费,还要学好专业知识,非柔经常要在夜晚上班,一天连着打好几份工,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她对夜晚格外的熟悉,但她却讨厌夜晚,就如同讨厌要处于黑暗中的自己一样,对夜晚深深的厌恶。

非柔走在回去的路上,这个时间在这种酒店是很少有出租车的,参加这种级别酒会的人大多都是自己有车的,自然是不需要出租车的了,但非柔不同,她不开车,而现在真的已经很晚了,在路上也根本看不到任何一辆车,非柔只能走回去。

手里握着手机,她完全可以打给任何一个人的,让他们来接自己,但非柔却不想,或许是对自己的惩罚,她恨透了伤了江希影心的自己,也恨透了那个心里只装满恨意的自己,但这就是命,父母的仇她不能忘,江乾她不能放,所以,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

回去的路很长,夜很黑,非柔走了很久,她不记得自己究竟过了多少条街,也不记得穿过了几个红绿灯,唯一有的记忆,只是她的脚很酸,很疼,但那感觉却比不上心里的疼,那种自责,那种怨恨,那种无奈,那些从心里发出的感受,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折磨。

当非柔醒来时,却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甚至周围的一切布置都很陌生,纯白的装修,纯白的床单,纯白的窗帘,纯白的地板,就连床边的沙曼收拾那种丝绸的白,整个房间都是白的,但却白的可怕,那种将白用到极致的冷,非柔只有一个感受,没有温度,冰冷的吓人。

非柔警觉性的看着周围,确定没有任何人之后,才起身,检查了一下自己除了脚上被包扎过以外,其他地方都没有受伤,轻声的走到了门边,本打算开门离开,但却发现那门已经被上了锁,无论自己怎么用力都打不开。

被绑架了?非柔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绑架了,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绑架那些人又何必给自己包扎伤口,还把自己放在这么好的房间呢?那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又会是什么呢?难道是江希影,为了不让自己开发布会,才如此吗?但也不可能,一来,他不是这样的人,再说了,即便是阻止自己一天,总不可能阻止自己一辈子,二来,他也不可能会这样对自己。

那这些都没有可能,又会是什么原因呢?非柔又走回了床边,坐在床上,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开始慢慢回忆之前的一切,在记忆中,自己一直在走路,走的很累很累,周围也很暗,根本就没什么人,后来,或许是真的因为太累了,竟然就那样倒在了地上。

而这些就是非柔晕倒前的全部记忆,即便非柔在怎么努力回想,也是没有用的,她还是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救了自己的又是谁。

既然回忆没有达到任何线索,那只能靠自己了,非柔现在能接触到的除了这个房间之外,已经没有别的了,好在这个房间足够大,里面的摆设也都是齐全的,东西越多,能给自己提供的线索也就越多,从这个房间,或许能猜得出点什么。

非柔先是去了窗边,很显然这应该是一个别墅,外面的建筑风格一目了然,周围根本没什么人家,除了打理好的花园之外,根本看不到什么,从楼下保镖的数量来看,这座别墅的主人一定很有势力。

确定了这些,非柔又仔细的环顾了一下周围,虽然非柔平时对品牌什么的并不在意,但还是多少能看得出的,这房间的装修虽然简单,但每个家具,乃至是一个小摆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单单是床边的床头灯,非柔就记得它的牌子,是由国内一位标榜手工复古家装艺术的设计师一手设计的,他设计的东西都很受喜欢,价格自然都是不便宜的,从这一点看来,这的主人更是不简单。

但这些还不够,单单是目前得到的这些消息还是不能确定,那人究竟是谁,非柔走到了卫生间,卫生间这样的角落往往是最容易观察出一个人的,很多人会伪装,会为了掩盖一些真相而隐藏自己的所有生活习惯,但卫生间却会很容易被疏忽,毕竟它不显眼,但却包含了最多的生活习惯。

这间房间很明显是客房,里面的摆设也都是为了客人准备的,并没有能透露太多主人生活习惯的信息,但还是被非柔发现了什么,浴液,她们准备的浴液,这个牌子自己是没有见过的,看包装应该是国外的某个品牌,至少在国内非柔是没听过的,但它的味道却很熟悉。

非柔记得这个味道,冷凌,就是在他的身上,非柔闻到过,跟这个牌子的浴液是一样的味道,难道是他?他会绑架自己吗?这么做是为什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