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化调教叶修道具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1224 次 收藏

“哼,当然可疑。”赵志恒冷哼一声,肯定道。随即又皱起眉,颇为不解“可是也没见这个容姑娘单独出过县衙,行过什么可疑的事,也就吃饭,睡觉,摘荔枝,别的也没什么了,她带来的那些侍卫,从来了之后就呆在驿站,而后摘了荔枝也就上路了”

“莫不是将军夫人重视,是我们多虑了”师爷猜测道。

“就三筐荔枝,用得着五十名侍卫吗?”赵志恒皱眉不解,声音低低的,像在跟自己说话一般,而后继续道“不管他们到底是不是单纯运荔枝,本官只消将此事传书给太子,让太子定夺便是”

“那我这就回县衙写”师爷道。

“诶”赵志恒摆了摆手,“这封书信要晚一天发,等他们过了柳城县再发也不迟!”

师爷不解”这是为何?”

“煊赫将军素来和太子政见不和,此次倘若他们真做了什么对太子不利的事,太子定会派人刺杀,不过这刺杀,只要不在锦州县,在哪都行,免得殃及鱼池,惹祸上身,如此,本官两方都不得罪,岂不两全其美”赵志恒嘿嘿两声,得意的笑起来。

师爷跟着一脸奸笑,朝赵志恒竖起大拇指“大人高见”!

这厢,官道上,车马疾行。

“出来吧!”马车里,周倩语淡声道。一个中年男子随即从她的坐榻下爬了出来。许是在坐榻下蜷缩的时间太久,男子蹙紧了眉,左右伸展着胳膊,扭动着全身各处关节,不时听见“咯嘣,咯嘣”骨头的脆响。从他的举手投足间不难发现,他是个有武功功底的人,不过好像太久没有练了,动作间显得有些生疏。

半响,男子终于停下来,转过身,只见,一张相貌普通的脸上,似是用烙铁一般的东西在左脸颊上烫出一个巨大狰狞的疤,几乎覆盖了半张脸。在加上那阴冷暗沉的眸光,模样瞧起来着实有些阴森恐怖。

若是平常姑娘瞧去了,定会吓得尖叫一声。但周倩语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一双清澈见底的杏眼,无波无澜。她是杀手,什么狰狞百怪的伤口没见过。

中年男子冷冷的看着她,虽然见多了对着他尖叫的姑娘,但眼前面容姣好的姑娘态度如此平静,他倒也不奇怪,昨晚他已经见识了她的能耐,身手干脆迅捷,带着他飞檐走壁,甚至在城墙守卫的眼皮子底下,跃墙而过,将他藏在这马车里。

在她的左侧坐下,中年男子态度抵触。

周倩语不以为意,从身旁的包裹里拿出一张饼,递给他“吃吧!从昨晚到现在你都还没吃饭”

中年男子也毫不客气,接过便大口咬着吃起来,看他咽的有些艰难,便又递给他一壶水。不一会儿,便吃好喝饱。

周倩语此时淡淡开口“此次回京路途甚远,会经过十二个州县,这些州县之中定有宫里太子的耳目,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万不能走漏风声,否则必定会有许多恶战,能否平安到京,就是未知数”

“哼”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本就阴冷的眼神此时更加寒郁“在乔家村,我尚能苟且,进了京还有活路吗!

“无论如何,我的任务就是保你平安进京,我一定竭尽全力护你周全”周倩语笃定道。

中年男子扭头看着她,阴冷的眸光里透出一丝惊讶来,眼前的姑娘年龄不过十八九的样子,却武功卓越,颇具胆识和见识,当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一路上,周倩语都小心谨慎,过城门时,只要亮出煊赫将军府的令牌,便畅通无阻,平安过了柳州县,周倩语的心里也稍稍放松些。

与此同时,县衙里,一只信鸽,从师爷的手中飞向天空,直朝京都飞去。

朝日宫

太子蒋云奇摩挲着手中的信笺,眉头紧蹙,这个将军夫人又在耍什么把戏?派了那么多的精英侍卫,定然是要护送什么比荔枝更重要的东西。如此想着,心下不免担忧,多年前他派人刺杀四皇哥和皖妃,参与此事的刺客几乎都被灭了口,可偏偏检查尸体时,却少了一具,这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此事莫被发现才好。眉目忽然一凛,朝身旁的侍卫道:“传书禹江县,林贺,让他留意留意为煊赫将军夫人运送荔枝的队伍,探探虚实。

“是”

队伍顺利进入禹江县,此时已是傍晚,周倩语便决定在禹江县找家客栈休息。为了以防万一,莫海依然藏在马车里。

周倩语和一众侍卫在客栈里用晚膳,莫名的周倩语觉得这家客栈很奇怪,总感觉有人在盯着她,她警觉的仔细扫了扫四周,打扫的小二在认真的打扫,吃饭的客人在谈笑风生···

并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周倩语摇摇头,莫不是这几日神经太紧张,有些草木皆兵了。

深夜,周倩语睡意正浓,忽然,她睁开了双眼,门上有一只竹管悄悄插进来,吹进来一股浓烟。

周倩语闭上眼,假装没有察觉,片刻后,门栓被人用刀子撬开,紧接着进来两个黑衣人,他们先是察看了眼床上的人是否昏迷,见周倩语睡相颇沉,便动手推了一把,毫无反应。

于是两个人便大胆的去搜她放在桌子上的包袱,包袱里的衣裳一件一件被扔出来,鹰爪,短剑···似是在找什么,然而那包袱里除了衣服兵器什么也没有。其中一人摇摇头,另一个点了点头,随后便朝外走。

“这就走了?”两个黑衣人一惊,回身便见方才睡得死沉的女子此刻正款款的坐在床沿上,也不知坐了多久,方才她竟是装睡。

事情败露,两个黑衣人不由分说,拔剑便朝床上的女子刺去,周倩语一个箭步跃上前,右脚踢开右边的黑衣人,右手并指为刀却是劈向左边人的脖子,那黑衣人顿时昏死过去。

另一个黑衣人见状,黑纱上的眼睛露出惧色,但还是耍着剑花,朝周倩语刺去,周倩语后退一步掀起一旁的桌子扔了出去,挡住黑衣人的同时,身子迅捷一闪,绕到了黑衣人的后方,手刀当即挥下,黑衣人登时趴在了地上。

“容姑娘,你没事吧?”这时有侍卫听见动静持剑赶忙跑来,见到地上昏迷的黑衣人,蹙眉问道。

“我没事!”话刚落,便听见客栈马厩传来打斗声,周倩语目光一凛“糟了”音未落,人已朝马厩奔去。

一众侍卫皆被惊醒,一股脑朝马厩奔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