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8798夏茉盛启琛 开嫩苞女的小说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1897 次 收藏

算了,还奢求什么呢?能成为秦家少夫人已经是一步登天的大好事了,再加上秦越对自己还不错,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哪怕和自己结婚是为了奶奶,林星沫也能够理解。

调整了一下心态,林星沫脸上又恢复了笑容,不过那笑容却是有些不自然了。

这时候,秦越正好从秦老夫人的房间出来,当看到和林星沫在一起的秦珊时,神色就是一凝。

“星沫,过来。”秦越的声音有些低沉,看不清情绪。

“哦。”林星沫当然是下意识地靠过来,也不问为什么。

“陪我去见一下爷爷。”

“嗯,好的。”林星沫淡淡应了一声。

“秦越哥哥,嫂子,我也要去!”正说着,秦珊却也是跟了上来,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神色。

“你就别去了,好好照顾奶奶。”秦越有些冷冷地说道,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冰。

秦珊微微一怔,旋即撅着嘴巴说道:“那好吧,你们去吧……”那眼神中似乎带着十分的不舍。

林星沫想问一句为什么不让秦珊去,但看到秦越阴沉的眼神便自觉地闭了嘴。

两人离开主厅后,秦珊的眼神迅速变得凶恶和阴沉,死死地盯着他们刚刚离开的方向。

自己有意挑拨林星沫和秦越的关系,甚至和林星沫讲了秦越结婚不是喜欢她而是为了奶奶的事实。

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对自己全心全意地爱呢?

可看林星沫什么反应都没有,秦珊心里很是不爽,再加上刚刚被秦越那么一说,自己似乎被孤立了一般。

秦珊心中有些疑惑,以前的秦越,就算自己缠着他,他再怎么不喜也不会反驳,更不会如同今天这样冷冰冰。

想到这里,秦珊的心情变得更加阴郁了。

……

秦老爷子是个喜欢带在书房的老人,尽管已经上了年纪,眼睛也不如以前好使,但却就是喜欢看各种书籍。

此时秦越带林星沫来的就是书房,刚一进门就看到秦老爷子带着一副老花镜,似乎正研究着什么古籍,很是认真的样子。

“爷爷。”秦越轻轻唤了一声。

秦老爷子依旧没有抬头,继续看着那本书。

秦越也不说话,就在门口站着,林星沫也是顺从地跟着秦越一起站着。

直到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秦老爷子这才放下了手中的书。

后来林星沫才知道,秦老爷子有个习惯,手上的内容若是有一个片段没看完,他是断然不会理任何人的。

秦越正是清楚秦老爷子的这点规矩,因此才会恭敬地等着,而不是强行打扰。

“进来吧,看你俩也来好久了,刚刚见过你奶奶了?”深沉又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秦老爷子抬头看了两人一眼,顺便扶了扶眼镜。

“见过了,刚说了一会儿话便扶她回房休息了。”

“你奶奶的身体状况依旧是那样,所以说……就算你急着结婚也是改变不了什么的。”

这话一出,书房里顿时一片沉默。

林星沫听出了言外之意,现在她毫不否定秦越和自己结婚是为自己奶奶的事实,心又是猛地跳了一下,尽管刚刚已经从秦珊那里得到了一些心里准备……

“奶奶很开心,这就是改变。”秦越似乎有些不认同秦老爷子的想法,冷静却不失恭敬地说道,眼睛也是直视着秦老爷子的眼睛。

“罢了,你小子想怎样我是管不了……你让你媳妇好好为秦家生个娃娃才是正事,这点我倒是不反对……”

秦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避讳,甚至是看着林星沫的眼睛说的。

说实话,林星沫看的出来,这位秦老爷子似乎打心眼里并不待见她这个孙媳妇,自己既不是名门望族,也不是官宦世家。

这样的林星沫就如此轻易地被秦越娶进了门,还举办那样的婚礼,在秦老爷子看来,这只不过自己孙子的一次任性妄为罢了。

“爷爷,好久没跟您下棋了,要不来切磋一把?”

“嗯,可以。”

秦越这明显是在转移话题,林星沫竟是有些感激地忘了秦越一眼,她只觉得这个书房分外压抑,要不是有秦越在场,她怕是半刻都待不下去了。

不一会儿,两人便已是停留在棋局上。

二者对弈,争锋相对,白棋黑子,掷地有声,敲的棋盘砰砰作响。

“承让了,爷爷。”半个小时后,秦越嘴角微勾,落下最后一枚黑子,以半子赢得了棋局。

只见黑白子相交只见,黑子隐隐形成了一条巨龙将白子一圈圈围住,吃的死死的。

秦老爷子此时也是爽朗地笑了,拍了拍手,称赞着秦越棋艺的进步。

这局棋丝毫没有放水的意思,秦老爷子哪里会不明白这小子的心思,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有意无意地都在挤兑林星沫,此时这小子是来棋盘上找场子来了。

突然间,秦老爷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神情也是柔和下来,冲着林星沫招了招手。

“你过来……”

林星沫心里有些忐忑,望了一眼秦越,秦越朝她点点头,林星沫这才缓步移了过去。

走到秦老爷子面前,林星沫弱弱地喊了一句:“爷爷。”

秦老爷子笑着将手中的一个东西递到了林星沫的手里。

林星沫接到手中,一阵清凉地触感传来,那是一个通体碧绿的玉扳指,林星沫虽没见过真正的翡翠,但也知道这个扳指肯定价值不菲。

“爷爷,这……”一时间,林星沫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你嫁到秦家来,我也没什么好给的,这个玉扳指全当作送你的见面礼了,我一个老头子也用不到这玩意儿,好好收着吧。”秦老爷子缓缓说道。

林星沫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看向秦越时,他又是点了点头,示意她收下,她这才说了一声:“谢谢爷爷。”

小脸还有些微红,显然是受宠若惊了。

又闲聊了一会儿,秦越这才带着林星沫离开书房,林星沫摆弄着手中的玉扳指问道:“这东西是不是很名贵啊?看起来好漂亮……”

秦越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让林星沫脑袋嗡地一炸。

“传家之宝,夫人好好留着。”

说完之后,秦越似是微微笑了一下,林星沫则是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还好刚刚自己没抛着玩,这要是摔坏了,她不是成了损害秦家传家宝的罪人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饭桌上,秦珊很是殷勤地问候着林星沫,不停与她攀谈,问她是做什么的,以前在哪里读的大学,是哪里人……

种种拉家常的话题在林星沫看来并没有什么,都如实一一回答。

“嫂子,你爸妈呢?你和我哥结婚怎么不见你的家人?”

直到秦珊问出这句话,林星沫彻底沉默了,甚至捏住筷子的手都有些发抖起来。

秦越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林星沫的不适,冷冷地瞪了一眼秦珊:“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女孩子要注意矜持。”

秦越这么一说,秦珊彻底不说话了,整个人像受了委屈似的。

“爷爷,你看秦越哥哥又欺负我。”秦珊使劲拉着秦老爷子的手臂摇晃着。

秦老爷子呵呵一笑,满脸都是对秦珊的宠溺,只当秦珊是在撒娇,安慰似的摸了摸她的头,还说了秦越两句,让他让着妹妹之类的。

被这么一闹,林星沫的心情反倒是好了许多,没有刚刚的不适。

刚刚提及父母,她只是想到了过去一些不愿意回忆的事,她来帝都八年,从未回去过,也是和此有关,很久没人问起过她的父母了,刚刚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回忆中。

正这个时候,碗里突然多了一块培根,林星沫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身旁的秦越,他正一脸淡定地吃着碗里的食物,末了还说了一句:“吃不饱待会可是没有任何吃的了。”

这话自然是吓唬林星沫的,林星沫会心一笑,夹起碗里的肉开心的吃了起来,心里甜甜的。

坐在桌子对面的秦珊看到了这一幕,牙齿死死咬住,恨不得要把牙咬碎吞进去,纤细的手指将筷子握的更紧,手中的筷子似乎都在微微发着抖。

林星沫,现在你还有机会和秦越哥哥眉来眼去,马上……你就没那么好的事享受了……

吃过饭后,秦珊拉着林星沫就想去秦家老宅的庭院里逛逛。

秦珊热情地说要带嫂子看看庭院的景色,林星沫欣然答应,秦越虽不喜,但也是无法挑什么刺,只是眉头皱了一下,嘱咐林星沫小心一些。

林星沫心里觉得奇怪,只不过是散散步而已,需要小心什么呢?

毫不在意地和秦珊逛着庭院,秦越则是被秦老爷子拉去对弈了,似乎想扳回刚刚输掉的一局。

“嫂子,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里面的一草一木都是爷爷亲自请人设计的呢……”秦珊兴奋地和林星沫介绍着庭院里的景观,脸上带着身为秦家小姐的骄傲。

林星沫放眼望去,不规则的植物搭配布置之间的确有着那么一丝规律的美感存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