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和小空乘小说 重生之公主千岁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477 次 收藏

另外,她还要赶在国庆假期前,出几份针对性的练习卷,给学生们当假期作业。

为此,五中和石坎中学的校长,厚着脸皮求到了迟校长这,问能不能拿他们学校自己出的数学和语文两份卷子来换峡湾镇中的英语卷。

五中素来以数学拉风,石坎中学则是语文强一些。因此他们两家出的数学、语文卷,不能和县一中比吧,但在几所乡镇中学里称得上最强的。

而县一中一向关起门教、躲起门学,绝对不会和乡镇中学交流经验。

别的学校就退而求其次,找五中和石坎交换数学、语文卷。

这次,换这两所学校主动来找峡湾镇中了。

迟校长找徐随珠商量后,同意了。

这么一来,这几份卷子更得花心思了。

平时是给自己学生用,偶尔犯个小迷糊、课堂上也马上能纠正。

如今要拿去其他学校用,这要是出点差错,被外校老师看笑话丢脸还在其次,误导学生就不好了。这么一来,花在试卷上的时间就多了。

如此忙碌之下,还要腾出课余时间给拉去县城演出的小合唱团排练音乐剧。

好在林玉娟帮她分担了不少压力,否则怕是更忙。

国庆前一天,终于搞定了其他几桩任务,就剩音乐剧表演了。

她和林玉娟领着镇中的小合唱团来到县城。

林玉娟让她妈从京都大老远邮过来的小提琴终于到了,一起到的还有一组新出厂的垂吊式话筒——冯珍珍这个贴心闺蜜送的礼物。

冯珍珍从林玉娟的信里得知,闺蜜居然要和她的情敌一起带镇中学子参加舞台音乐剧的表演,顿时摸不透了。

闺蜜这是想干嘛?此去迢迢不是说要深入“敌营”打探“敌情”的吗?怎么和情敌联手合作——带学生唱起歌、跳起舞来了?这是哪门子刺探法哦?她怎么一点都看不懂?

不过徐随珠给冯珍珍的印象很不错,英语研讨会那次,徐随珠流利不输老外的口语,彻底征服了她。

这次见闺蜜来信说要和偶像一起携手学生登台表演,二话不说,托她搞科研的大表哥,弄来了几个还没上市的微型麦克风,就是别在衣领上扩音的那种。不仅方便、扩音效果也没的说!

这年头通用的麦克风都是手握式、拖长线的那种。稍微碰到灰尘、电流,就会引起共鸣似的尖啸。

县礼堂今年重新装修了,添了个垂吊式话筒,但整座舞台就只有中间一个,站得偏角落扩音效果不太理想。

可问礼堂多借几个手握式话筒吧,徐随珠又担心话筒线拖太长,影响表演。

演讲、独唱之类的还好,往舞台中央一站,基本不怎么挪步。

但小品、音乐剧这类边表演边说或唱的节目,用这种话筒就麻烦了。往往还没走上几步就被话筒线缠住脚了,节目流畅和美观倒还在其次,不留神被绊倒才叫洋相出大了。

正为这事犯愁呢,林玉娟拿着几个微型麦克风过来找她了,傲娇地往她跟前一递:“喏,我朋友送的礼物,祝贺这次表演成功。”

徐随珠就差没抱着林姑娘亲一口了:“小甜心,你和兜兜一样,都是姐的锦鲤本鲤啊!”

“……这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林玉娟被夸红了脸,放下麦克风别扭地走了。

徐随珠抱着麦克风傻乐。

这助力太强悍了,简直能跟范教授那次的高级音响相媲美。

九月三十日,表演选拔赛在县礼堂如期举行。

徐随珠和林玉娟带着学生提前来到礼堂,打听了上台次序后,占了最后一排的角落化妆去了。

期间,其他学校陆陆续续也都来了。

县一中今年大概是吸取了迎元旦文艺汇演的经验教训,不搞小品了,搞了个大合唱。

带队老师是刘校长从省师范挖来的音乐系毕业的高材生,大有一洗去年耻辱的架势。

看到徐随珠这边学生人数也不少,一半学生已经换上峡湾镇中的定制款校服,男生清一色的小碎发、女生绑着高高的马尾辫,想当然地以为也是大合唱。

撇撇嘴,鄙夷地轻嗤:“一个教英语的,插手辅导文艺汇演也就算了,连专业性这么强的大合唱也想班门弄斧?真以为自己是全能型人物了,不知天高地厚!”

而后拍拍身边带队年轻男老师的肩:“小唐,你加油!一中能不能去省剧院演出,靠你了!”

“放心吧校长,这可是我强项,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唐姓男老师十分有信心地拍拍胸脯。

刘校长这才满意地踱着步子去了前排嘉宾席。

看到和五中校长唠嗑的迟校长,嘴角扯了扯,傲慢地哼了声。

迟校长人逢喜事精神爽。

昨天下班后完完整整看了学生们的彩排,他有预感,今天的选拔表演,自己学校十有八|九又要出风头了。

因此对一中校长挑衅式的冷眼,毫不介怀。心说:哼吧哼吧!待会目瞪口呆、惊掉下巴可没机会哼哼了。

一中校长看他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冲自己笑,顿时恼了。

姓迟的这是什么态度?就凭他镇中今年扩招了一个班、又有自愿奔去的三四个外省老师,就以为生源好了、师资强了、能赶超自己县一中了?未免太可笑!县一中永远都是不败的!

就在一中校长满腹牢骚和迷之自信间,礼堂的灯光暗了下来。

他腰杆子一挺,信心十足地对隔着几个位子的迟校长说:“老迟,你们学校怎么也排大合唱?不巧,跟我们撞了。要是换个节目,你们兴许还有机会,大合唱嘛……不是我自夸,我们学校今年来了个音乐系毕业的高材生。专业的就是不一样,指导出来的合唱团,依我说,能媲美专业的了……”

迟校长听得一愣一愣的,反应过来不由好笑:这选拔都还没开始呢,就得意上了。未免太早了点吧?等下被打脸可别哭……

果然,不到半小时,迟校长的猜测得到验证——县一中再次被打脸。

迟校长一张菊花褶子的老脸笑开了花:刘校长,就问您老的脸疼不疼?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