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是另一古代世界的龙神 征服了高贵的美熟妇局长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1036 次 收藏

"本公子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其实章薛方才已经清楚的看到了朗中那异常的神色,于是到了深夜,确定母亲睡着后,他便向朗中询问此事,“朗中我母亲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这……”朗中难以说不出口来。

“你快给本公子说实话,我母亲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章薛加强了语气,他的眼神之中透露了无比的着急。

注视着章薛渴望的眼神,朗中不由自主的说实话:“章公子爷其实你的母亲血不归经,手脚日渐冰凉,脉象虚弱无力,恐怕是难以过完今年了!”

章薛惊讶了,他担忧的脸色上充满了怒火,只见他揪起朗中的上衣,恶狠狠的逼他:“本公子告诉你,我花了这么多的价钱来请你给我母亲看病,要是你治不好她的话,本公子就要了你的命!”

“我……”朗中别无它法,只能用无赖的眼神注视着。

“薛儿……”这时章母用着虚弱的声音,拼命地呼喊着他的名字。

章薛闻了瞬间放下来,转头就向屋里跑去,朝着家母心急如焚的慰问道,“娘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章母撑起身子,痛苦的咳嗽了几声,含嘘说道:“薛儿,快到娘身边来!”

章薛二货不说跑了过去,紧握起娘那冰冷的暖手,眼中涌流出了伤感的泪水,“娘你怎么样了,你可不要吓孩儿啊,娘!”

虚弱不堪的章母,却在此时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傻薛儿,男儿流血不流泪,更何况你还是堂堂公子呢?”

章薛长呵一气,接着急忙用衣袖檫下了眼角上的泪水,“薛儿不哭,薛儿不哭。”

章母的微笑变得更甜美了,她高兴注视着章薛的轮廓,“这才是娘的还儿子,这才是章家的好公子。”

章薛强忍着泪水,与娘一同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薛儿……”章母的呼喊声是多么的低沉。

“孩儿在呢!”担忧的双眼一直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患病的母亲,舍不得眨一下。

章母吐出一口虚弱的气息,缓缓说道:“薛儿,其实娘叫你进来其实是想告诉你,人的生死乃是由天注定所以就算朗中束手无策,你都不得滥杀无辜,你明白吗?”

为了母亲的心情,他好不犹豫的同意了母亲的抉择,“孩儿明白,不过孩儿相信娘您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到了第二日,李萱淳早已派家母在原路上等候,时辰到来之时,张宏的身影果不其然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大露喜色,激动无比的跑上前去,“看来你果真来了。”

“什么,你果然来了?”张宏见他的脸色可比昨日惊讶多了。

此时,李萱淳瞧起下巴,指着霸气的自己,“哼,老娘是这种说话不算话且又忘恩负义的人吗?”

张宏连忙摇了摇头,难堪回道,“我当然知道姑娘不会,可是姑娘我都已经告诉你了现在公子爷的母亲患病了,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了他母亲身上,如果你再纠缠下去非胆没用,非但不会得到我们公子爷的喜欢,还会让他从此讨厌你呀!”

李萱出哼了一气,展现出娇气的脸色,“谁说没用了,说不定他还会感谢我呢!”说罢,她连忙拉起身旁的庄太医,兴奋地指着他,“看到没,这可是我花高价钱请来的世外神医,他一定能治好你们家公子母亲的病的!”

张宏望着身后的庄太医,顿时就起了犹豫之心,“这,姑娘你觉得真的可信吗,万一他是一个江湖骗子,来骗你的钱财呢?”

李萱淳立马气了,她直打了张宏的肩膀,“你却得本姑娘就这么愚昧,没有反复的确认就敢把她带出来了吗?再说了就算他敢骗单纯的我可他敢骗你们家威猛的公子爷吗?”

张宏这才咽下心中的慌气。安然的说道,“说的也是,那我们这就赶快走吧!”

很快,二人便到来到章公子处,张宏轻敲了章母的房门,没过一会儿便见章薛走了出来,可是他却是一脸的不耐烦,“我不是叫你不要来打扰我照顾我的母亲吗,你把我的话当成什么了?”

“章公子,我们又见面了!”李萱淳大露喜色,一下就从张宏的身后蹦了出来。

“是你姑娘,你怎么跟着张宏来了,难道他没有告诉你我们现在的情况吗?”

李萱淳用着轻声的语气,实言道,“那方然是告诉了,不过他之所以把我带来是为了让我帮你的,当然这也是我的一厢情愿。”

“帮我,你要怎么帮我?”章薛顿时疑惑不解。

李萱淳再次拉出庄太医,自信满满拍起了庄太医,“看到没,这可是再世神医。”

“再世神医,神医有这么好找吗?”章薛望着庄太医,一脸怀疑的脸色。

李萱淳愁起脸色,显示出很不服气的样子,“你觉得我会随意拿一个骗子来伤害我的救命恩人吗?”

张宏也跟着说道,“是啊,你说这位姑娘她这么喜欢的你,你说她能骗你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李萱淳无意识的转头质问。

“那好,本公子同意他进去给我我母亲看病,不过……”

这话的半刻停顿,可急坏了他们二人:“”不过什么,你倒是快说呀!”

章薛加强了语气,他坚定的回道,“不过,他要是真是个骗子把我的母亲治出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我这这一辈子都不会饶恕你的!”

这时,李萱淳主动牵起了章薛的手,她怀着善良的面容,真诚的注视着他,“放心吧,我保证站在我身后的就是货真价实的神医,我保证你的母亲不会有事的!”

章薛淡淡了回了一句,“但愿他真的能治好我母亲的病!”说罢,章薛便领着庄太医朝屋里去了。

房门一关,张宏又起了担忧的脸色,“姑娘你确定这真的能行吗?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这岂不是把我们家公子推向痛苦的深渊吗?”

李萱淳闻后,心里很是不服,“怎么可能会出差错,我又怎么可能会骗他?”

屋里的庄太医为章母诊断一番后,章薛便急切的询问起了家母的病况,“敢问这位神医,我母亲的病情究竟怎么样了?”

庄太医如实回道,“您老母亲的体质的确已经十分虚弱,不过最注意还是她的气血凝固不通,要想治好您,就得先畅通她体内的血液!”

“既然神病已经知道这病情,那就出赶快治病呀?”章薛的语气中出现了渴望,他的脸上每一处都是呈现出了无比的担忧!

庄太医冷静的回道,“章公子不必担心,老夫心里自然有数,不过再老夫为您母亲扎针灸之前,还麻烦您端一盆热水来。”

“还请太医再此恭候,本公子这就去给你们端热水。”

转至北夏皇宫,李建国刚回道后宫,李建国只见高阳雁馨暗瞪了自己一眼,便挥出了衣袖,“你们都退下吧,本宫有话和朝皇谈情说爱!”

李建国顿时疑惑了,服侍的人退下后,只见高阳雁馨怒哼一声,冲过去就是两巴掌。

“馨儿姐姐,你打我干什么?”李建国捂着疼痛的脸颊,一脸茫然的望着妻子。

这时,高阳雁馨抓起李建国的龙衣,质问道,“建国我问你,你这几日究竟是去干什么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身子虚弱,出去为你捕捉野兔吗?”说罢,李建国还把手中的野兔提了上来。

可是高阳雁馨的怒色变得更火热,他直接逮过野兔,反手又是一巴掌,“我这么爱你,你竟然不跟我实话!”

“馨儿姐姐你……”李建国只是一脸无助的望着自己的妻子,因为他使不出任何的天子气势。

高阳雁馨歇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要不是我眼睛,今日配倩儿去前花园散步之时,隔河望见了李文举正带着一只野兔朝你正殿你的正殿跑去,我还不知道是这种情况。”说此,高阳雁馨疯狂的抽打起了李建国的肩膀,“你干嘛要骗我,干嘛要骗我呀!”

李建国惭愧地低下了头,深深的发出了道歉:“馨儿是我错了,建国不该欺骗你,建国这就告诉你实话!”这时,高阳雁馨停下了手,她放下怒火,温抚着李建国疼痛的脸颊,歇声问着,“说吧,只要建国不背叛我对你的爱,馨儿都不会再生气。”

李建国不忍妻子难受,终于说出了了实话,“其实之前李人怀背着我给你送定情之物骚扰你,建国都知道,建国这些日子之所以会去见李文举就是为了和他商量如何才能残除他!”

“可李人怀他不是在前些日子被他的父王软禁起来了吗,你现在何必再去招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呢?”

李建国毅然的摇了摇头,“不,这不是招惹麻烦,因为就算他真的被他父王软禁起来了,我也同样饶恕不了他,因为他骚扰了我一生唯一的妻子。”

此刻,高阳雁馨流出了伤感的泪水,她呵了一口气,“建国你怎么还是傻呢,馨儿不是说过无论出现什么事情,你都要和馨儿一起面对的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