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固大战贾氏 觉得隔布顶住花蕊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3月30日 来源:互联网 98 次 收藏

此时,寂静的西厢房房门紧闭,偶尔听闻轻微的声声叹息。无什可收拾了,两手空空而来,没有满载而去的道理。这儿的一切,本就不属于自己。放下吧,那些虚幻的人事!

突然,“咣当”一声,门被冲开,成贤出现,“梅妹妹!”声到人到,下一秒,雪梅已被他紧紧拥在怀里。

但愿这不是梦!一路过来,他甚是害怕,害怕她真是凭空消失了。管他是梦是真,只知道,此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彼此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闭上眼,把脸嵌进对方的身体,真想,两个人就这样合为一体,永不分离。

目睹这一幕,小翠感动之余却又心酸不已,掩面而泣。蹑手蹑脚地退出去,把门带上,把空间交与他们诉说彼此。

成贤继续把脸深深地埋在她的发里,千言万语,无从说起。我爱你!让我俩在一起!我们逃离……千头万绪,字字句句,尽显苍白无力。

良久,成贤终于弱弱出声,“梅妹妹,我们成亲吧!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这是他心底最强烈的声音。

“嗯!”雪梅不加思虑,点头应允,这也是她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收到她的回应,他无比欢欣,想再说什么却发现喉结发硬,哽咽不已。松开手,如获至宝般捧起她的小脸蛋儿仔细端倪。她的五官,是如此精致:眉如墨画,目若繁星,琼鼻娇俏,朱唇皓齿。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谁人不惜,谁能放弃!

是谁?令这美丽的人儿充满忧郁!莫害怕,我定将你守护到底!

及此,成贤像是吃进了定心丸,激昂着斗志,拥有了打败全世界的决心。

“等我!”成贤凝视着她的眼睛,弥漫着雾气,哽咽出声,“等我回来!”

“嗯!”雪梅深信不疑,他的深情她已无力抗拒。

再一次,把她拥紧……真就是,一刻也不愿与她分离。

终于,百般不舍地将她放开。现在,他要去向父母亲表明,他爱她的决心!他要与她成亲!为她,全世界都可以放弃!

步至门口,他终是不舍地频频回头,深深地,把她的样子,印在骨髓里。

纳兰明德和觉罗氏在房间里商量着事情,“公子,您不能进去!”门外伴随着凤姑的声音,成贤冲了进去。

“夫人,公子他……”凤姑还没说完就被纳兰明德打断了,“你先下去吧!”

“嗻!”凤姑悻悻地退了出去。

“怎么了?”觉罗氏一贯的调调,拉长着声音厉声问道,“莽莽撞撞的都不知道规矩了!”

“阿玛额娘在上!”成贤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抱拳洪声地说道,“请成全成贤与雪梅的婚事!”言之凿凿,意志坚定。

“放肆!”觉罗氏突地大喝一声,旁边的纳兰明德猛为一震,为成贤捏了一把冷汗。

“不可能!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觉罗氏继续吆喝,额边青筋颤动。

“还不快快下去!没看到你额娘已经动气了么!”纳兰明德也跟着喝斥儿子,他倒是真害怕这样闹下去,不知会闹出怎样的结局。

“阿玛额娘,成全我们吧!雪梅是个美丽善良的好姑娘,我们两情相悦,且早有婚约,可谓天作之合呀!”成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着父母,迫切期望他们点头答应。奈何觉罗氏认定的事情,岂是这般容易。

“我不答应!坚决不答应!”觉罗氏吃了称陀般地说得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快快起来出去!”纳兰明德轻喝道,恨惨了这小子的不识趣。

“阿玛额娘,倘若您二老不答应,成贤就长跪不起!”成贤合计着先用苦肉计,毕竟最好是不用伤了和气。

可觉罗氏哪里肯吃这一套,随即狠狠地说道:“那你就跪吧!我倒要瞧瞧你有多大能耐!”说完即刻走了出去。

“你!……唉!”纳兰明德也终是摇了摇头,深感无奈地走出门去。

成贤有这个决心,长跪不起,只要能让父母亲同意,他可以委屈自己,做任何事情。于是,他就一直在那跪着,苦苦等着。

而在另一边,觉罗氏已经杀到了雪梅这里。面对着这位怒气冲冲,盛气凌人的不速之客,雪梅簌簌发抖,手足无措。她第一次发现,人的脸,竟然可以如此狰狞到叫人害怕。觉罗氏的眼睛,仿佛随时要喷出火来,将她燃为灰烬。

“任凭你如何地蛊惑人心,我也不会让成贤娶你!”一字一句,都是从觉罗氏的牙缝里崩出来,“你最好从我的眼前消失,如若不然,谁也不敢保证能保全你的小命!”

“夫人,”纳兰明德及时赶到,“夫人请放心,一切我都已安排妥当,息怒息怒!”说着半扶半拉着觉罗氏离去。

长嘘一声,此处是不宜久留了。雪梅讷讷而起,欲收拾行李,却又不知从何拾起。来时,很轻;去时,重矣!

当悲伤到极致,连哭泣都不能发出声音。容若,对不起!我不能等你了!我要离开了!

贤哥哥,你在哪里?你是否能听到我声音?

成贤一直跪在那里,脚发麻得要抽筋,却仍是执意不起。天黑了么,怎不见了太阳的影子。估计就是跪到天亮,他们也不会再出现了吧!

“啊!”成贤想要起身,却发现下身酸麻胀痛,舒缓了许久,才艰难地站起来。

拖着沉重的步伐出去,他径直走向雪梅那里。房门紧闭,推门进去,空空如也。

“梅妹妹!”内心咯噔落空,“梅妹妹!”巡视了一圈,叫破喉咙,未再有回应。

不好!成贤蓦地转身,直冲出去,“梅妹妹!梅妹妹!……”一边去它的谦谦公子,他跑着,叫着,呐喊着,搜寻着她的身影。

雪梅听到了他的声音,顿足,欲回应,终是不行。突然,“梅妹妹!”

成贤的声音很近,“别走!”就在身后。

她想要回头,可是,如何才能回得了头!

“别走!”成贤一个剑步上来,就要牵她的手。

“拦住他!”纳兰明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话音未落,侍卫们已扑了上来,架住成贤的左膀右臂。成贤那肯就范,怒吼一声用力挣脱。侍卫们又再一拥而上,场面瞬间混乱。

雪梅闻声悸动,旋即转身,泪水汹涌。说舍得,她又何尝舍得!说放弃,她又何尝舍得放弃!然而,命运之手,操之不在你我,怎可抉择!

成贤奋力反抗,不做丝毫退让,侍卫倒下一拨,又上来一拨,又倒,又上。雪梅见此成贤,心痛难当,再难迈开一步。

“拉她出去!”纳兰明德突地指着雪梅叫喝侍卫。成贤的反应是他意料之外的,此刻必须速战速决,以免再生枝节。

任雪梅再怎么不愿离去,也不为她的意志所转移,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把她向外拖去。给雪梅送行的小翠,早已被吓得痛哭流涕,她未曾见过此种情形。

“成贤哥哥!”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叫唤成贤,努力回头。小翠哭着追随她的身影。

“啊!~”眼看雪梅的身影就要消失,成贤瞬间像一头狂狮,迸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用尽全力,一甩,嗖地向前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雪梅消失,大门关闭,他结结实实地撞上了门板,额头瞬间红晕。侍卫们蜂拥而至,用人墙牢牢地将他锁起。他,被俘虏了。

“今日一事,不准再提,日后如有半字外溢,格杀勿论!”纳兰明德就地下令。

“嗻!”侍卫齐声答应。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