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的敏感点嘛宝贝 女教师的堕落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465 次 收藏

果然,苏笙没有注意到脚底下又细又透明的绊脚绳,直接摔在了地上,膝盖硬生生搓出去十厘米,血肉模糊。

这么低级又下作的手段。苏笙倒抽一口凉气,强撑着从地上起来,没想到膝盖再次一软,意外的,跌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男人一袭白衬衫,身形颀长,手指漂亮,像是天生的艺术品一般,抓住苏笙的肩膀,将她扶起来,斯文的眼镜后面,那双眼睛闪过一丝犀利。

众人立刻噤声。

“秦老师……”

“知道我是老师,还不回去上课!”秦湛开口,与其温柔的外表不同,性情实则极其阴戾,众人一听,立马作鸟兽散。

“我……我也……”苏笙面对秦湛心虚,毕竟,她毁掉的那幅名画,就是秦湛执笔,这位美院特聘最年轻教授,不光内外不符,连成就和年纪也不相符,常人绝对高攀不起。

然而她刚往前一点,就被秦湛提了回来,“小瘸子,你干什么去?”

苏笙无语,“我不是瘸子……”

秦湛拿手上的课件拍了拍苏笙的腿,疼的苏笙直皱眉,他一脸嘲笑道,“这还不叫瘸子叫什么,画钱还没赔,你想先残废不成,走走走,跟我去上药。”

“我不用……”

然而话没说完,苏笙就被秦湛连拉带扯的带去了办公室。

临走,她看到还站在原地的司茵茵,脸上带着一股不怀好意的笑。

“苏笙,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大礼!”

看懂了司茵茵的口型,苏笙右眼的眼皮不由开始狂跳。

作女又在打什么主意?

“苏同学,算上这个医药费,你现在就欠我三十万零十五了。”办公室里,秦湛支着下巴歪着头瞧正在给自己伤口消毒的苏笙。

苏笙手上的棉签前没拿稳,一下戳在血口上,疼的直牙颤,“这点东西你也收我的钱?早说啊,我就不用了!”

说着,她就把医疗包放下,起身要走,又被秦湛按了回去。

秦湛搭着她的肩膀,一脸欠揍的表情,“你借用我东西,我向你收费,这不是天经地义吗,再说三十万你都背了,十五块钱又算什么,你也至于。”

当然至于!为了这三十万,她把自己都给卖了,这个无良教授还忍心坑她的钱,还是不是人!

但苏笙不知道,就在她与秦湛互看不顺眼的时候,一道肃杀的身影,已经立在了监控室里。

“傅哥哥,我说的没错吧,苏笙这个女人最不要脸了,平时勾三搭四,姘头不知道有多少,你看秦湛对她这么体贴,说他俩没猫腻谁信!”

司茵茵站在傅齐彦身边煽风点火。

傅齐彦在公司开完晨会,接到司茵茵的短信让他来学校,说苏笙受伤了。于是,他心急火燎的过来看看。

结果,看到的就是她跟自己的老师情意绵绵?

“傅哥哥,苏笙肚子里的孩子绝不是你的,你不要被她骗了,娶一个这样的女人,简直是让傅家蒙羞,不处置她,只会让大家觉得傅家好糊弄!”

“傅家的事,跟你有关系吗?”司茵茵本以为,自己会得到傅齐彦的嘉奖,结果傅齐彦浑身没有一丝温度,连正眼也没给她一个。

“傅哥哥,我……”

“在我眼前消失,立刻马上!”

司茵茵处心积虑想了这么一个法子,带着傅齐彦来“捉奸”,没想到苏笙还没怎么,自己先吃了一排钉子。

内心充满不甘,但看着傅齐彦不悦的脸色,明白自己这次也不是什么效果都没达成的,她心情总算好了些。

“傅哥哥,我和苏笙那个贱女人不一样,我希望你开心……好了,不打扰你处理家事了,我回去上课。”

司茵茵走后,秦湛也跟着去教室,毒舌了苏笙一顿,把她留在办公室休养。傅齐彦从监控录像里看着秦湛那张脸,只觉得数十年如一日的惹人厌恶。

“看来,你在学校过得比我想象的自在的多。”苏笙挽着裤腿坐在椅子上翻画册,听到这讽刺的声音,立刻朝门口看去。

只见男人周身凌厉,侧脸冷到极致,唇角似是而非的勾着,充满讽刺的意味,而眼神,充满了蔑视。

“你怎么来学校了?”她还没跟他算账呢,他倒自己找上门了,苏笙料定是没什么好事。而这句话,这漠然的神情,落在傅齐彦眼里,十分的刺眼。

“照片的事,你还差我一个交待呢!”半天也没等来对方主动的道歉,苏笙耐心耗尽,质问般的开口。

“还是你先交代吧!”傅齐彦眯起冷眼,浑身散发寒意。

苏笙一头雾水,“姓傅的,你什么意思?”

“你和秦湛什么关系?别告诉我只是师生,傻子都不会相信。”傅齐彦开门见山,不明原因,当他看到监控器中一男一女举止亲昵的画面,胸腔中有团怒火越烧越烈。

“你认识我们秦老师?”苏笙眼中充满希冀,如果他帮忙求情,没准那三十多万就可以通融一阵了。

傅齐彦火气加重,这个女人摆明了在扯东扯西,不想交代奸情,“我问你的话还没回答呢!”

“凭什么告诉你?你和我只是合作关系。”苏笙被吼得一个哆嗦,不怒反笑,更是不怕死的挑衅,“瞧你那酸不拉叽的捉奸样,搞得跟亚洲醋王似得,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不好意思,本姑娘对你没兴趣!”

“你说谁吃醋?”傅齐彦哈哈大笑。

简直是史上最离谱的笑话了,他怎么会对一个小毛丫头动情,她只是一枚棋子,仅此而已。

“苏笙,你以后最好离秦湛远点,别给我传出什么八卦新闻,傅家丢不起那个人。”傅齐彦冷嘲一声,告诫再三,“你可以不做法律上的傅太太,但顶这个头衔,就好好履行你的职责,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苏笙被数落得气鼓鼓的,说不出话来。

傅齐彦转过身,临走前不忘冷冰冰的补充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是司茵茵打电话叫我过来捉奸的。”

“为什么告诉我?”

“希望你以后能处理好自己的事,别让总听到风言风语。”

说完这句,男人走远,留给苏笙一个冷漠又高傲的背影。

傅齐彦离开很久,久到90分钟的大课已经结束,苏笙的脑海里,仍回响着他的声音,像是被恶魔诅咒了一样。

“砰——”司茵茵的耳朵里一声巨响,桌子,被一把掀翻。

她抬头,正对上苏笙哪一双冒火的眼睛,尖着嗓子嚷嚷开来,“丑八怪,你想干什……”话没说完,喉咙就被苏笙掐住。

自从离开那个地方,没有了依靠,苏笙的脾性就越发的好,好到,让旁人忘了,她并不是个软柿子,司茵茵想捏碎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以前我不计较,那是懒得理你,但是这次,司茵茵,你成功激怒我了。”居然把傅齐彦带到学校来,在监控室里暗算她。

傅齐彦的话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苏笙掐着司茵茵的手,也越来越收紧,直到司茵茵面露灰白,苏笙才一把甩开她。

“咳咳……苏笙,你这个小……”司茵茵捂着嗓子,声音沙哑的厉害。

对上苏笙的眼神,她有些发虚的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你敢这么对我,就不怕我一个电话打回司家?!”

苏笙目光有一瞬间的闪烁,接着却道,“你打呀,你打我也打。”她抽出手机,快速的拨出一个号码。

司茵茵一脸蔑视,嗤笑起来,“你能打给谁?”

“学生工作处。”苏笙眼角灿烂,重重的念清每一个字,“举报某人参展作品剽窃。”

司茵茵态度顿变,压下苏笙的手腕,狠狠瞪了她一眼,“那是你答应我妈的,是你应该做的,你凭什么出尔反尔?”

苏笙差点没笑出来。

凭什么?就凭那署名为司茵茵的全国艺术馆展览金奖的画作,是她苏笙一笔一划整整半年创作出来的,抢人作品还有理了不成!

“你们还答应过我不会再骚扰我呢,你遵守了吗?既然你不要这张皮,我又何必在乎这张脸,出尔反尔就出好了。”

“苏笙!”见她是认真的,司茵茵立刻就急了,如果举报成功,她就完了,还怎么当女神,“我保证不找你麻烦了,我保证还不行吗!”

苏笙在屏幕上一按,按掉其实并没有拨出去的电话,真要把司茵茵毁了,她会比现在不得安宁一万倍。

“记好你这句话!”

“哐当——”将已经倒在地上的桌子踹的更远,苏笙深一脚浅一脚,出了教室。

虽然知道司茵茵一向说话赛狗屁,不可能真的作数,但至少,最近这几天好歹能消停一些了。

“苏小姐,少爷知道您腿脚不便,让我们接您回家。”刚走出教学楼,苏笙便被傅齐彦的司机接上了车。

苏笙有些意外,不敢相信傅齐彦会这么体贴。但事实又摆在眼前。难不成,这禽兽良心发现了?大概意识到自己被司茵茵耍了,所以想要弥补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