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出轨性故事 我和家公之间的秘密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611 次 收藏

“警察叔叔,就在前面。”

“呼呼,前面那个路口吗?”关东煮阿姨穿着长裙,跑动起来并不方便,好在穿的是平底鞋,勉强没有被一老一壮两个民警,还有韩甜甜这个人小力气足的落下。

“没错,警察叔叔你们快去吧,就在拐角那里。”

“小同志没问题,交给我们吧。”老警察脸上已经有了皱纹,剃过了的唇上和下巴甜甜胡茬也白白的。

“小张,靠你了!”

“嗯。”

跟着老警察来学习的小张没有说话,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冲了过去,也不管见没见着人,大喊:“警察!不许动!”

韩甜甜紧张地跟了上去,关东煮阿姨和老警察紧随其后。

“尹小天!怎么是你?!”

韩甜甜激动地小跑着,但被小张拦住了。

“危险,别过去!”

老警察从后面绕过后,毫不客气地赏了个脑蹦。

“瞎呐你!没看着人家认识吗?”

小张挨了训,把韩甜甜松开了。

“哟,蠢甜。”

尹小天坐在两个只剩下呻吟的人肉垫子上面,非常惬意地跟韩甜甜打招呼。

韩甜甜想也没想,直接上手用力抓着尹小天的胳膊。

“嘶!”

“怎么会是你?”

“轻点!”

手臂上的刀口被韩甜甜一按又裂了。

“哦?哦哦……嗯。”

尹小天闻言看向了自己的手,然后又看到了紫黑的的血痂,还有自己手上染着的血污与鲜血的混合物。

“讨厌鬼,你是不是要死了?”

韩甜甜对号入座把电影里的剧情套了进去,电视里面的男主角流这么多血,一般都是个大悲剧,男主角因为受伤过重而濒死。

尹小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并且把韩甜甜又怕又想摸的手拍开。

“蠢死了!我就是手上挨了一下,回去包扎几下就好了。”他如此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怎么行,你得去医院!”

老警察握拳拳窝对着嘴重重地咳了几下,引得韩甜甜和尹小天都看了过去。

他友善的笑道:“这位小同志,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然后还要麻烦你们配合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笔录。”

老警察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看见了地上那把凶器,不确定上面是否有病菌,打算叫医院给尹小天清创,顺便做个血检。

“谢谢警察叔叔,麻烦你们照顾我同伴了。”

尹小天非常诚恳地说道,末了还给老警察鞠了个端正的躬。

“不客气,不客气。”

老警察笑咪咪地摆摆手。

“唉,小同志练过啊?”

小张跑去看了叠在一起的人肉垫子,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势避开了要害,但是被打中会感到剧烈的痛感,能够在短时间失去战斗力。

“稍微练过一点。”

韩甜甜惊奇地问道:“讨厌鬼你什么时候学会谦虚了?”全然把尹小天的伤势忘到了脑后。

尹小天的脸当即黑了起来:“对于你,我不存在谦虚两个字。”

“你什么意思?”

韩甜甜叉腰怒视。

意思是变着法儿说自己蠢呗?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呗?”

“尹、小、天!”

韩甜甜咬牙切齿地说道,字挨个从牙缝里冒了出来。

尹小天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韩甜甜恨得牙痒痒,立即扑了上去。

“嘶!我的手……”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蠢死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

老警察看着呆呆愣愣还在看地板上的人形摆设的小张,恨铁不成钢地提着他的耳朵说道:“小张,你跟柱子一样拄着做什么?赶紧给所里打电话,叫他们派俩车过来!”

小张揉了揉充斥着回音的耳朵,委屈地说道:“我是看这个人伤得有点奇怪,所以好奇看几下而已。”

“看看看,看你个大头鬼!不就是被打伤了胳膊手吗?有什么好看的?”

“不是啊!”小张指着地上那个大腿紧紧夹着,口吐白沫的瘦鸡少年,也就是眼镜儿李江,他的眼镜此时被人踩碎了只剩一个孤零零的变形镜框,看来是打斗的时候被人踩坏的。

老警察开始还有点不以为意,觉得这小张刚从警校里出来,屁大一点事都惊讶半天。

他走过去,咪着眼睛说道:“怎么个奇怪法?我倒要看看。”

小张指着眼镜儿的裤子惊叫了起来:“温叔,他尿血了!”

“尿你个头啊!”

老警察叹了口气。

“去叫辆救护车吧,顺便查查看这人的身份,联系一下他的家属过来。”

“哦。”小张摸不着头脑,但看着老警察严肃的神情,依言照做了,没有问什么。

“小同志,你下手也忒重了点吧?”

尹小天此时护着自己的手,防止韩甜甜手多多又要“关心”他伤口几下。

“这个锅我不背。”尹小天一脸无辜。

老警察默默地将目光转向了韩甜甜,韩甜甜正好被关东煮阿姨扒拉开来,她刚才可是见着这小姑娘笨手笨脚的,也是那少年脾气好,才没有骂她。

“小姑娘……你……”

老警察斟酌着用词,可又觉得不该说些什么,毕竟那是正当自卫,情况危急谁还管得了那么多?

韩甜甜紧紧地扒住关东煮阿姨的长裙,关东煮阿姨的裙子被弄脏了,也只是温和地笑着,带着些许残余关东煮味道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韩甜甜的脑袋。

“警察同志,这小姑娘不会摊上什么刑事责任吧?”

关东煮阿姨秀美温和的脸庞,蒙上了一丝担忧。

老警察严肃的表情立刻全垮了,宽慰地笑道:“不会有事的,三个男的欺负一个小姑娘,有什么伤担了也是活该。”

听到老警察这么一说,韩甜甜快活得像只小鸟,十分隆重地向尹小天介绍道:“讨厌鬼,这个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好的阿姨,她叫……”

韩甜甜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好心阿姨的姓名。

“我叫蔡瑶,你们可以叫我蔡阿姨,在学校附近做点小买卖,卖关东煮,有空可以带同学过来尝尝,不好吃不收线。”

说着,她拿出了一块浅蓝色的手帕,上面绣了一朵淡荷色的并蒂莲,手帕上有一处应该是刺过字的,但现在却看不见了。

“来,小英雄,拿去擦擦。”

尹小天接过了手帕,并说了声:“谢谢。”

“这个手帕要记得还哦,这个手帕对阿姨很重要呢。”

韩甜甜替尹小天回答:“我们一定会还的,到时候去蔡阿姨摊子上吃好吃的关东煮。”

“你没吃过怎么知道好吃?小机灵鬼!”

蔡阿姨带着笑意手指点了韩甜甜的小鼻子。

韩甜甜挺起小胸脯,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妈妈跟我说过,秀色可餐,所以蔡阿姨你既好看又人好,你做的关东煮一定很好吃!”

尹小天不忍直视地啪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蠢死了。

“你啊你……”

蔡阿姨笑中带泪。

韩甜甜吐了吐舌头,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老警察和小张联系的警车和救护车也都到了,思量了一下,老警察让那后来的警车随着一起去医院,剩余两个人身上的伤也该处理一下,不然外面又有风言风语了,对他们所影响不好。

而那个悲催的眼镜儿,老警察同情了他两秒,照他从警多年的经验来看,下面流血了,估计也碎得够呛的。

不过,既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得付出应有的代价,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所以这点怜悯也烟消云散了。

“两位小同志,你们就坐警车过去吧。”

“警车?”

老警察还以为是小姑娘害怕,结果韩甜甜高兴地吼了出来:“耶!是电影里的警车哎,我还是第一次坐警车。”

韩甜甜第一时间打开了车门,好奇在坐在座位上东摸摸西摸摸。

尹小天再次捂起了脸。

真是丢人得……有那么点可爱。

他马上使劲摇晃脑袋。

自己是脑袋进水了,才有这种奇葩的脑回路。

他如此告诫自己。

不会是被蠢甜传染了吧?

这么想着,尹小天看向了傻笑着的韩甜甜。

“讨厌鬼,你在干嘛?快上来啊,哦吼!”

“行啦,行啦,马上就来。”

尹小天给自己刚刚奇异的想法找了个理由:绝对是蠢甜传染给自己的。

于是,他着韩甜甜的眼神带上一点嫌弃,神经大条的韩甜甜是不可能察觉的,仍是在招呼着。

“这小姑娘,对了,你叫什么啊?”

“蔡阿姨,我叫韩甜甜,这个讨厌鬼叫尹小天!”

“阿姨,再见了,我一定记得把手帕还你!”

韩甜甜把脑袋从车窗那里探出来挥手说道,很快又被尹小天强制地拽着她的辫子,强行拖了进来,给了她脑门一下。

“坐好!别动!”

韩甜甜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小声嘀咕着:“凶什么凶啊?讨厌鬼,大魔王。”

蔡阿姨对旁边的老警察说道:“麻烦你们了,没事的话我也回去开店了。”

“哪里哪里,那你就先回去吧,别耽误做生意了,对了,你家店在哪?哪天下班了我带同事们去尝尝。”

“啊?”蔡阿姨有些为难:“这……我那是个小摊子……”

俗话上说的移动小吃商贩,即“走鬼档”。

“哦……”老警察理解地点头,又似老小孩一样顽劣地一笑:“我们下班就脱制服了,小市民一个,去哪里吃还是有自由的。”

“那好,我可等着诸位人民公仆大驾光临。”

蔡阿姨笑着离去了,老警察立在原地,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他看看自己地面,看见了自己才擦完没多久的皮鞋,又染了点灰尘,再看看四周,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天上似乎有只乌鸦在啊啊啊地嘲笑他。

“小张!!!“

老警察的咆哮响砌天地,他被人落下了。

正在开车的小张对着身后的两个小同志调侃道:“第一次坐警车的感觉还可以吧,我们温叔可宝贝着了,每天下班都仔细擦上一遍。”

尹小天不忍地提醒道:“这位警察大哥,你好像把你旁边那个警察伯伯给忘了。”

“呃……呵呵呵呵。”

“没事!我们温叔胸襟最宽广了。”

小张仿佛看见了恶鬼从地狱爬了出来,恶鬼的脸上还长着和老镩一模一样的脸。

小张打了个寒颤,掩耳盗铃地把这事抛到脑后专心开车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