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将军 太深了慢一点 大胸美女被吊起来解开胸罩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820 次 收藏

小毛球呵呵地冷笑着,“就凭你们?”小毛球看了看周围的伙伴,无一人愿降,八人手拉着手,眼中透露出的是坚毅的目光。

可那名真阳境修者似乎还不死心,劝说道:“别挺着了,过来吧,我别不告诉你,我之前比你还硬气,死不投降,结果这边刚放出一点风声,我那一家子就被杀绝了。”说到此,那人捂着脸便哭了起来,“我那孩儿还不足五岁连带着老娘,老婆全没了。”

这一番话确实击中了小毛球心中最为柔软的一块儿,可是再看看身边的伙伴呢,他们可还有着自己的家人,这边一投降那后果……还有自己的二娘也还在塞门城中。

唉!卖萌耍宝了一辈子了,最后还是一个死,临死前再说句硬气的话吧,想及此小毛球开口了,“宁天下人负小狐狸,小狐狸绝不负天下人!”言及于此,小毛球带着天算学院八人齐齐地向后一撤步,在他们后面便是无底的深渊。

此一举动真是远超所有人的预料,在潭水中哭泣、哀嚎、跪地祈求一条生路的天才齐齐地朝着这边冲了过来,他们想把天算学院的人拉上来,只要他们上来并愿意投降,兴许自己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对面之人大喊一句“杀!”哀嚎声、痛哭声、叫骂声响做一片,更有几人被逼得失足也落入深渊之中。

马冠宇更是朝南一抱拳,“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臣马冠宇先行一步!”随着他的话语,无极殿的二小也随同其一起跳入无底的深渊之中。

小毛球与大家一起落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原以为此处应寂静无息,想着在此待上一会儿,万一对方撤走了,自己再游回去兴许还有生还的希望。只是身子刚一下落,就感受到了下面巨大的水流冲击着自身,一瞬间就被推出了不知有多远,只是此刻八个小伙伴的手未分离,始终都是紧紧相握。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这里的激流太过激烈,幸好之前由呆呆虎带领着大伙做过不知多少次的潜水泅渡,就连金环蛇洞府最下面那层的水路大家也都能顺利地进出,只是此刻的黑暗深渊哪里又是尽头呢?谁也说不好。

游在最前面的小毛球感受着了前方变幻莫测的浪涌,前方是什么?这个问题在小毛球脑海中稍纵即逝,它本能地拉着伙伴们拼命地向左一个闪身,“嗡!”一面巨大岩壁从他们右侧一闪即过,此时后方传来了物体撞击的的声音,小毛球暗自叹息:又有“天才”陨落了。

此时的小毛球哪有心情关心后面“天才们”的死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毛球领着伙伴们又顺利的通过了两处险境,前方流速渐渐趋缓。此时后面的人也游了过来,这些“天才”们的身上都有“荧光石”,借助这些荧光石的亮光,小毛球将此处看了一个清楚:这里四面都是巨大的岩壁,自己似乎正在一个通道内穿行。而身后除了马监军,以及两名无极殿的天才少年,余者只有七人了.

小毛球正要继续顺着水流向前找寻出口,这时候突然从前方游来一条巨大的怪鱼,其身上满是向外突出鳞刺,头前长着两只长长的触手,其上有着一对硕大的眼睛散发着夺目的光芒。其这个丑陋无比的怪鱼却游速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游到了众人身旁。

此刻马冠宇挥舞着匕首游了过去,堵住怪鱼的去路与其在水中搏杀,小毛球眼见着怪鱼身上鳞刺不断向外激射并带着一道道的光芒,瞬间就在水中炸裂成一个个雷弧。马冠宇不断地向两旁躲避,不时地身体就会撞在身后的岩壁之上,此刻其口中已有鲜血流出。

只是马冠宇在搏斗的间歇朝着小毛球这边挥动着手臂,那意思就是赶紧走。看到此情奇景,身旁的七名天才反应最为迅速,他们已经先前游出很远了,小毛球因实在是帮不上忙无奈地也带着自己的队友向前游去,身后跟着的就是无极殿的两名天才少年。

只是此时岩壁之中水流逐渐放缓,众人的游速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可是游了不知有多久还是看不到出口,而马冠宇也在身后赶了过来,当然紧随其后的还有那只丑陋的怪鱼。

这黑暗深渊到底有没有出口,如果有的话到底在哪?这会儿大伙儿的心情可是万分着急,再待一会儿可就要被憋死了。除了天算学院,剩余的人已经出现了窒息的症状,有人打开防御护罩企图制造一片无水的空间让自己暂时解脱,更多的人则是拼命地向前游去,想第一时间找寻到可供呼吸的出口。

再向前不久就发现了前方突然豁然开朗,水中突然冒出了大大小小的七彩水泡,看到这些,“天才们”欣喜若狂,有水泡就好,已经有人游了过去将头深入那一个个的水泡之中呼吸着珍惜的空气。只是此刻小毛球死死地拉着天算学院的队伍并未向前去抢那些水泡,而是远远地避开了。

身边小凤姐却投过来了焦急的眼神,看情况她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小毛球急忙游了过去,嘴对着嘴给她渡气,然后才挥动着手语解释道:“那些泡泡颜色诡异,小心有毒!”

只是小毛球手语还未打完,就发现前方最先钻进水泡之中呼吸的“天才”已经口吐鲜血,抽搐几下身子便不动了。而其他已经进入气泡内的天才们,也都四肢抽搐,似乎想奋力摆脱出眼前的气泡却已是不能。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的怪鱼弃了马冠宇的纠缠,迅疾地游向此地,忽的其身上光芒大起。一道道雷弧飞向四周,随着水中的雷爆之声,四周的七彩气泡纷纷破裂。

可是前方突然吸力大起,众人连带着怪鱼只是一晃就被吸了过去。天算学院这八人仍是手拉这手不曾松开一刻,也正因为此,这八人才能勉强稳住身形。可就这此刻,原先一直落在天算学院身后的两名无极殿天才却被吸力一下子扯了过去。小毛球看到此情此情景,忍不住的向外一伸手,将其中一人的手拉住了。

再一看,原来这两位自下来后也是一直手牵着手从未撒开,此时已是十个人的手牵在一起,大家相互看了看,心中满是荒谬的感觉,呵呵,这算什么,同是天涯沦落人吗?

可是前方的吸力已是越来越大,就在他们身前不足百丈的距离上又出现了一个圆形的通道,水流狂奔着向那里流了过去。只是在那通道的边缘又长满各种怪异的水草,幽兰的身躯很长很长,就像一条条向外伸出的手臂左右摇摆,只是一瞬间就将一名天才少年捆牢抓实。忽的又是一根长长的水草,崩得笔直就像一柄长枪,直直地刺入了那名少年的身躯之内。

就在此刻所有的“水草”身上的幽兰之色全部褪去,变得鲜红如血,它们兴奋地四处摇摆着它们的“手臂”,迎接着一个又一个送上门来的猎物。瞬间就有3名“天才”被捆缚住了,没有哀嚎,没有痛哭,一瞬间三人就像被抽干了鲜血一样。

就在此刻小毛球这边手牵手的十位少年也迎来了最后的考验,迎接他们的也是无数贪婪的“水草”,它们要迎接这一顿丰盛的晚宴。忽的小毛球脚下一紧,一根水草将其右脚包裹住了,此时小毛球朝着同伴微微一下笑,它明白这也许这就是自己最后的归宿,既然自己都要死了,那就不要再连累他人了。

小毛球撒开双手,它第一次有勇气直面死亡。太多次了,自打逃亡开始,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了,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不用在害怕了。娘!这次小毛球真的来见您了。忽的身前的水草纷纷挥动着手臂迎接着自己的美味晚餐,小毛球被数十根水草包裹其中,小毛球利用自己仅能活动的左手最后打出了一个手语“快走!”

天算学院的同伴面目抽动,小毛球看到了,他们也许在哭泣吧,好吧,至少自己死的时候有人还会哭,值了。永别了,我的伙伴们,再见了我的天算学院,再见了我的项阴山。此时一柄闪着寒芒的水草立在小毛球眼前,小毛球一闭眼,马上就将迎来无尽的黑暗,娘,小毛球来了。

可就在下一刻,迎接它的不是入体的刺痛,而是如雷电击中一般焦胡感,小毛球一瞬间就像被架在火堆之上烧烤,接下来又是无尽的冰凉,自己死了吗?

忽的,自己被谁撞了一下,瞬间似乎又被水流一带,在下一刻又是一只手将自己紧紧拉住,小毛球睁眼一看,那不正是无极殿那两位少年吗?旁边正是天算学院的队伍,回头看去身后的水草早已是焦黑一片,就在此刻那只怪鱼也冲进了通道之内。跟在他身旁的还有监军马冠宇。

此刻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宫殿中间树立着一座巨大雕像,只见所雕之人身背宝剑,气质脱俗,犹如仙人一般。此刻已经进入宫殿的还有监军马冠宇,他狰狞地狂笑着,嘴唇开合间似乎在对着怪鱼说着什么话。而后马冠宇飞起一脚将身后的怪鱼踢回通道之内。

马冠宇似鱼一般灵活游动,早已不复期初的慌张无措。他游到了巨大雕像面前,手起刀落将自己手臂划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当血水染红雕像的那一刻,雕像就像活了一般发出了颤动,整座宫殿似乎要坍塌,巨大的雕像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纵横的裂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