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模女下面 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855 次 收藏

放逐之城中心广场,在数万人的目睹下,第二轮积分赛正式开始,湫所在的区域是整个广场靠边的位置,周围的观众也能更加清楚的他们的战斗。

“第一场,湫对战冷,开始!”湫所在这一场的裁判大声喝道。

湫第一场对战的名为冷的对手是一女子,此女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发梢延伸至腰间,一身墨色长袍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脸上蒙着一黑色面巾更添一分神秘。一双布满杀机双眼盯着湫,令他浑身不舒服,那样的眼神,几乎令他这样一个心早已喜怒不显于脸上的剑客为之一震,但湫依然直视她的眼睛,仿佛有几分悲伤。

两人相隔两丈,那女子只是默默看着他,竟微微笑了起来。“呵呵,这么盯着看,你这双眼睛是不想要了吧!”随即从剑鞘中抽出一把绯红的仙剑,散发着隐隐的红光,左手往剑中注入法力,顿时绯红色的剑光终于冲天而起,剑在空中虚虚实实挽了三个剑花,如蛇吐芯一般,直刺向湫的眉心。

湫足尖点地,急退,右手并指如剑,青色的法力直冲那女子,“想要我的眼睛,得先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我拔剑吧,哼!”

两人的剑招略微触碰便震的各退三步,湫施法的手往后一背,略微有点颤抖,心想,“看样子,不出剑的话会有点麻烦啊”随手一挥,甩掉剑鞘,两人刚一站稳,刹时,两人同时出剑,都快如电光。在两剑还未相交时,两股剑气发生了冲撞,发出“叮”的一声响,绯红色的剑竟被震脱出手,但湫并未停手,没有持剑的左手一道法力往女子脸上一指,湫力度把控的极其细致,只是把女子脸上的面巾挑开,并为伤到女子。

“这么热的天,蒙着脸多热啊”湫不禁玩笑道。但回头一看冷的面貌,不禁一怔,只是在他怔住的一刹,绯红的剑光从那女子的袖中流出。还不及他提剑反击,那一抹绯红色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湫只得一个侧身,避免伤到要害,但只是千分之一秒,绯色的剑光在他胸口处一闪,又迅速消失。连他也什么都没有看到,便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一行殷红的血流下。

“哼!敢摘我面巾,我要你死!”冷瞬间暴怒。

湫低头看着鲜血染红的胸襟,不禁一笑,“大意了啊,没想到会见血,想杀我,那就来吧!”随即,剑身一抖,便出现漫天剑影,这漫天剑影虚中有实,实中又有虚,令冷分不清真正的剑是哪一把,只好急速挥舞手中的细剑格挡这漫天剑影,但这剑影密密麻麻,还是偶尔有一两道漏过,在冷的手臂上,腿上擦出一道一道的伤痕。

看着这漫天剑影,冷心中有些绝望,“我就要死了吗?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强。”

在冷放弃抵抗的那一刹那,漫天剑影消失道无影无踪,只留下一道,直指冷的咽喉,冷声道“你输了!”

冷整个人瘫坐下来,这是她第一次输给别人,但她没有沮丧,反而笑道,“没想到我也会输,看来是我还不够努力啊。我一定会打败你的,湫是吧?”

湫看着那女子,看着她的笑,那样的笑容,让他看呆了。没想到这样的女子竟然也会笑!她的笑容中没有一丝悲哀,仿佛一朵开在冷雨中的蔷薇,寂寞,孤独,美丽,而又充满了戒备。

还没等湫反应过来,冷便突然消失在场中,湫不禁摸了摸鼻子,“这女子还有几分姿色,但是没有椿好看,不知道椿怎么样了。”

“我宣布,这一场,湫获胜,半个时辰后准备下一场。”裁判朗声道。

“此人好强啊,那漫天剑影的一招,我感觉连我也挡不住。”观众不禁议论道。

“那女子也好强啊,特别是那出其不意的那一招,令那男子也受伤了。”

......

剩下九场,湫没再遇到第一场像冷一样值得他认真的对手,甚至这九场下来,湫身上除了那女子留下的一道胸口,他没受过别的伤,顺利获取十个积分位列第一,成功进入第三轮总决赛。

一处黑暗的房间内,刚和湫对战失败的冷单膝跪在房间中,在她不远处有一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

黑袍男子微怒道,“冷,今天这一战你输了,有何感想?”

“父亲,这次是我的失误,是我刚开始低估了那个家伙,请父亲责罚,”冷沉声道。

“哈哈,低估?这不是原因,你抵不过他是应该的,那小子可是极之一族的二皇子啊,据说是极之一族最年轻的天才啊。”黑袍男子笑道。

“?二皇子?他来参加这个干吗?”冷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可能和你一样是试炼吧,要么就是冲着那个神秘城主去的,这城主,连我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的实力,太恐怖了,应该触摸到那个境界的门槛了。”黑袍男子感叹道。“你退下吧,努力修炼,这次失败你也不用太放心上,别让他成了你的心魔。”

“是,冷告退。”

黑暗房间外,冷握紧双拳,心中恨道,“哼!敢摘我面巾,我一定要让他死在我的剑下。”随即消失在房间外,却是不知,从这次之后,她便爱上了湫,脑子中永远是湫的身影,每天想着如何打败他,当然,这是后话了。

第三日,第三轮决赛即将开始,三位执法长来到了此次的赛场,“此次就由我们三个裁决胜负,此次比赛的规则是由第二轮晋级的十人对决,为了省的麻烦,依旧采用第二轮的积分制,但此次积分制与第二轮有所不同,由积分排名的第十名的修仙者自己挑选对手,获胜则获得其所有积分,若失败,则被挑战者赢得所有积分,最后积分排名最高的获胜。”

第十名的是一青涩少年,似乎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竟有些怯懦,“我...我我挑第二名那位大哥。”

积分排名第二的是一壮硕汉子,那汉子朗声道,“小子,你觉得我好欺负吗?哈哈,有送积分这种好事,我就笑纳了。”

赛场上,青涩少年一进入战斗状态,那种羞涩便瞬间不见踪影,单手持剑,冷酷道,“开始吧,拿出你的真正实力,不然你走不过一招。”

“哟,小子,风大不怕闪了舌头啊,要我使出真正实力?就看你够不够资格。”汉子怒道,双手持阔剑,“吼!”一声怒吼,阔剑带着风声,以排山倒海之势斩向少年,只见少年翻身而起,持剑之手跟着左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圈子,轻松挡住汉子这气势磅礴的一招,少年身形未停,却又见他在空中一个闪烁,凝神使出未央剑法,向着汉子紧逼,汉子这时已经全然看不清无形剑气的来路,唯有将阔剑不停横、拉,提,转,护住全身,陡然间嗤的一声,少年剑气透围而入,汉子的肩头,瞬间就有鲜血留下,狼狈不堪,汉子顿时惊叫道,“公子,手下留情,在下认输。”少年获得汉子的八个积分。

“没想到这第十名的少年还有点实力,看他剑招,貌似是凌之一族的后辈,在这放逐之城,都不隐匿自己家族的剑招,就不怕遭劫啊。”湫无奈叹道。

湫在他获胜后,走到少年的身旁,小声道“朋友,你是凌之一族的后辈吧?”

“嗯?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凌之一族的?”少年顿时警惕道。

“哈哈,你这未央剑法我见多了,这是你们凌之一族最普遍的一招吧?话说你怎么不选我呢?我积分很高的,赢了我,你就离第一不远了啊”湫玩笑道。

“我...我感觉我...打不过你。”少年羞涩道。

“同为三大王族的,我就提醒你一下,在外历练,尽量少用家族绝学,太容易被认出来了。”

“嗯嗯..谢...谢谢大哥。”少年拱手道。

第二场是位列第九的男子挑战第八的一个年轻人,勉强获胜。

剩下的七场,每个人都很稳妥,尽量选择离排名离自己不远的对手,这七场中,挑战者赢了四场,负了三场,但这七场中无人挑战湫,可能在第二轮见识到湫对战冷的那一场,有点畏惧他的实力,因此湫的积分已经不再是第一了,但是,湫还没挑选队友呢。

“排名列第一的,赶紧挑选对手,别发愣。”执法长大声喝道。

“哦哦,我挑积分最高的那一个吧,就是之前排在第三的那位。”湫拱手道。

“选我?赢了你我就是第一了,道友。”那第三的男子道。

“在下名柳,金仙后期,请赐教。”

“湫,金仙巅峰,来吧。”湫无所谓道。

“嗯?金仙巅峰?,有点来头啊,”坐于左侧的执法长笑道。

名为柳的男子牙关紧咬,心中暗道,“金仙巅峰,有点麻烦了,没想到还有这种高手。”

场中,湫气势尽展,不禁令柳心头一紧,但并未怯场,脚步轻点地面,一步一影,不停在场中游走,意图迷惑湫,湫对此招,不仅没有拔剑,反而闭上双眼,只见,湫伸出右手,一握,场中所有的身影都向湫飞去,在飞的途中,所有的虚影尽然消失,柳见此幕,反而借势凝聚法力一剑猛地朝湫刺去,湫依旧战立未动,持剑左手使剑鞘在柳的剑上轻拍,右手神出鬼没般的朝柳的胸口印去,“不好”柳不禁大惊失色。

湫的右手在柳的胸口一推,震的柳身形暴退,突然,在空中的柳,从自己的仙剑中抽出一把细剑,伸手一展,朝湫飞射而去,眼见便要穿胸而过,来势惊人。

“嗯?子母剑?”湫也是正色面对,拔出仙剑,一招游龙潜影,从旁拍击过去,细剑为掌风所激,剑身竟尔弯曲,从湫脑后绕了个弯,向柳射了回去。柳举起右手母剑,砸开射来的子剑,当的一声,双剑相交,只震得右臂发麻,不等那变曲了的子剑落地,左手一抄,已然抓住,使将开来。周围修仙者既震于湫掌力之强,又见柳应变无穷,剑法精,尽不住也大声喝采,都觉今日得见当世奇才各出全力相拚,实是大开眼界,不虚了此番放逐之城一行。

湫躲过了飞剑穿胸之险,定一定神,大拇指按出,使动“自在剑法”。这路剑法大开大阖,气派宏伟,每一剑刺出,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柳子母双剑,渐感难以抵挡,十余剑使出,柳已然额头见汗,不住倒退,退到柱子旁,倚柱子防御。湫将一路自在剑法使完,拇指一屈,食指点出,变成了“自意剑法”。这自在剑的剑势不及自意剑宏大,轻灵迅速却远有远之,他食指连动,一剑又一剑的刺出,快速无比。使剑全仗手腕灵活,但出剑收剑,不论如何快速,总是有数尺的距离,他以食指运那无形剑气,却不过是手指在数寸范围内转动,一点一戳,何等方便?何况柳被他逼出丈许之外,全无还手余地。湫如果和他一招一式的拆解,使不上第二招便给柳取了性命,现下只攻不守,任由他运使从家族中学来的自在剑法,自是占尽了便宜。

“道友,在下认输!”柳不禁喝道。

“呼!真累,你能撑住我这么多招,还算不错的。”湫甩了甩手腕道。

“哈哈,精彩,那这次的冠军便是湫了,你是老夫这么多年来的天才啊,你家的自在剑能被你一个金仙施展如此程度,你爹足已为你自豪了。”大执法长道。

“执法长过奖了。”湫谦虚道。

“明日午时,你在此等着老夫,老夫带你去见城主。”大执法长瞬间消失在上位,只留下声音在广场中传播。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