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紧致撕裂痛楚 all唐三r18七日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800 次 收藏

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沈清歌已经快演不下去了,赶紧捂着嘴巴,想朝议事堂外跑去。

“来人,将大小姐带回流芳轩,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踏出一步。”沈峤宏威严的声音在议事堂中回荡。

沈峤宏知道自己迟早要做出这个选择。

一大群茗山弟子一拥而入,紧紧围在沈清歌身边。

“师父!师妹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禁足与她?”萧岑晗看着被紧紧围绕沈清歌,赶紧想沈岑宏说道。

上方的沈岑宏负手背对着他们,“岑晗,等等与师父我好好聊聊。”

还没等萧岑晗回应,沈清歌就大喊道:“爹!您认为他们能拦住我吗?”

“不。”沈岑宏的话音刚落,一条闪着金光的仙绳——捆仙绳紧紧的绑住了沈清歌。

“带下去。”

看来她爹是铁下心了,她只能在被抬出门的前一秒大喊道:“爹!爹!我不会答应的!娘也是!”

沈峤宏转过身,看着被抬走的女儿和赶紧跟上去的半夏,皱了皱眉,然后一甩袖子议事堂沉重的大门就“嘭——”的一下关上了。

“岑晗,师父此次叫你来是为了你和清歌的婚事。”

“想必你已经听说过南屏山将要出世的神剑了吧......”

......

被运到流芳轩的沈清歌之前还企图挣扎想逃跑,但三次失败以后就放弃了。

用她自己的想法来说就是:“别白费力气了,还不如好好享受阳光。”

在流芳轩的门被关上之前,沈清歌带着分量不轻的捆仙绳跳到她二师兄身边,殷勤的笑着,道:“二师兄~你看,你小师妹又被禁足了,你看,这次结界要不——”

正准备走出去设结界的祁舒璟眯着眼转了过来,狠狠地拍了拍沈清歌的肩,一脸严肃地说:“小师妹,师兄回来后给你带好吃的!”说完又狠狠地摸了摸沈清歌的头,气的沈清歌一脚去踢他,还好,祁舒璟早已经跑到了远处。

她二师兄从小跟她一起鬼混,但每次闯出了祸都不见他的踪影。不过在所有的师兄弟中祁舒璟是与她最好的,是她最愿意亲近的,因为她二师兄每次下山都会给她带好东西呗。

此时,祁舒璟站在一众弟子身后,肆意地嘲笑她,她气得不顾越来越重的捆仙绳的重量,奋力地超祁舒璟的方向冲去。

可谁知在半空中那捆仙绳的重量生生的多了三倍,以至于她控制不好重心往前摔去。

就在她准备换个好看姿势落地时,就被一只有力的胳膊揽住了。

她抬头一看,是萧岑晗。她没顾其他,直接冲着祁舒璟的方向,告状道:“大师兄,二师兄欺负我。”

身后的一群师兄弟们憋着笑,看看萧岑晗,又看了看怂了的祁舒璟。

萧岑晗看着不顾形象的沈清歌温柔地笑了笑,即使她没看她。将全力靠着他的沈清歌扶起,转身冷着脸对自己的二师弟说:“舒璟,清歌毕竟是个姑娘,你不能这么欺负她。”

站在远处的祁舒璟早就站在了萧岑晗身后,低着头,道:“知道了。”

“还是个姑娘......明明就是一只母老虎。”祁舒璟轻轻补充道。

这句可能一心在沈清歌身上的萧岑晗没有听到,但凶狠注视着祁舒璟的沈清歌听到了,狠狠踹到了祁舒璟蓝色的长袍上。

“啊——师兄,你看明明是小师妹欺负我,啊——腿好疼。”祁舒璟蹲下身子,捂着腿,一脸无辜得看着萧岑晗,又在暗处悄悄给一脸气急败坏的沈清歌得意地笑了笑。

而身后的不知哪个弟子,大喊道:“二师兄你捂错地方了。”

祁舒璟看了看自己蓝色的弟子服上灰色的脚印,尴尬地看了看冷着脸的萧岑晗。

“好了,都散了吧,这结界就由我来设吧。”

大师兄发话了,一众弟子自然散去。

人群散去后,萧岑晗对着捆仙绳念了句咒语,捆仙绳就消失了。

萧岑晗紧盯着沈清歌,仿佛要在她身上盯出个洞似的。而沈清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萧岑晗,就如话本子里说的,她只拿他当哥哥。她杵在原地,任由沉思的萧岑晗盯着背影。

“小姐!你干了什么?不是说让我去给你做糖葫芦吗?”一旁熟知自己小姐的半夏赶紧拉住沈清歌的胳膊,装出一脸关心的样子。

在心里默默感谢了几句半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沈清歌从容地转过身去,晃了晃胳膊,笑着对萧岑晗说:“大师兄想吃糖葫芦吗?”

“哦,不了,我设完结界就走。”意识到自己行为有些逾矩的萧岑晗点了点头,愣愣得说道。

巴不得萧岑晗这么说的沈清歌一把揽住半夏的胳膊,朝流芳轩内走去。

半夏在跨过流芳轩的门槛前低头偷看了一眼萧岑晗,一脸好奇地问道:“小姐你和萧公子怎么了?”

半夏在三岁时被她爹在山门前捡回来的,因为半夏有没有修炼的天赋,就只能来照顾沈清歌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宝宝。

现在听到萧岑晗这个名字就烦的沈清歌学着祁舒璟的样子,狠狠地揉了揉半夏的头发,道:“小丫头说什么呢?”

话音刚落,半夏就愣在了原地,看着沈清歌的背影,有些恼怒道:“小姐!我比你大!”

.

她爹将她关在这里已经快五天了,这几天除了来保证流芳轩不断粮而来送饭的弟子和守结界的弟子外连只苍蝇都没来过。

上次二师兄与她说等他回来后给她带好吃的,这么说来他要下山?于是,她就让半夏去跟守结界的弟子套话,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小姐!小姐!你在哪啊?”半夏已经喊得嗓子都疼了,大半个流芳轩都找了,只剩下流芳轩的花园没有找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