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表姐捅到深处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6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479 次 收藏

“小姐,前面就到灵华山脚下了,马车上不去了。”

“知道了,就在附近停吧!”

“是。”

少顷,马车便停了下来,喧嚣声已经传入耳中。阮卿卿掀开车帘,探头道:“哇!好热闹啊!裳裳,快下来!”

凤晚裳摇摇头,弯腰下了马车。

灵华寺位于灵华山的顶峰,有一条宽阔的山道上去,现在这山道两边俱是各种小摊铺,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应有尽有,而原本空荡的山道也挤满了人。

“人好多啊!果然这灵华寺的庙会就是名不虚传。”

凤晚裳屈指一个暴栗敲在她的头上,嗤笑道:“你这话说的像是你真的听说过一样。再说,你想要什么好东西没有,还至于看到这些东西这般兴奋吗?”

阮卿卿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凤晚裳的面前,摇了摇,“不不不!这怎么能一样!重要的不是得到的东西,而是得到的过程。自己挑选的遇见的,怎么能跟别人送到手中的一样呢!”

“行了,别贫了,快走吧!要不然天黑之前还不知道能不能上去呢!”

阮卿卿一把挽住凤晚裳,兴奋地向着人群冲过去,“走走走!”

凤晚裳和阮卿卿穿梭在人群中,两人的外貌实在是太过出色了。虽然碍于两人身上那尊贵的气度和身后看起来就不好惹的侍卫,没有什么人敢上前,但是不少人的目光都凝在两人的身上。凤晚裳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对这些目光实在是有些不喜,眸光一扫,就看见前面与一个卖面具的铺子。

走上前去,铺子的老板立马推销道:“小姐需要什么?我家的面具都是惊喜之作,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你看绝对是精美非常的。小姐,要不要买一个?”

凤晚裳的目光从那上面一排排的面具中扫过,然后玉手一指,“我要那个狐狸和猫的。”

老板大喜,赶紧过去拿下那两个面具,“好嘞,小姐,这是您要的面具。”

凤晚裳付了钱,拿上那两个面具。

阮卿卿跑过来,好奇地道:“裳裳,你买面具做什么?”

凤晚裳将那个灵猫的面具递给她,“带上。”然后将狐狸的面具自己带上。

阮卿卿接过那个面具,蒙了一下,然后立马明白过来了,周围那些目光估计是让裳裳烦不胜烦了吧!阮卿卿带上那个灵猫的面具。不得不说,凤晚裳的眼光确实毒辣,那灵猫和狐狸的面具都是白色作底,红色勾勒出花纹,看似简单,但是却极为适合两人。灵猫的面具与阮卿卿活泼灵动的气质格外相衬,而狐狸的面具与凤晚裳慵懒疏离的气质也极为相配。

带上面具之后,虽然两人的气质仍旧出众,但好歹那目光终是减少了大半。

“裳裳,快过来,你看那边有糖人!”

“卿卿,你跑慢点,这里人多,别走散了。”

阮卿卿摆摆手,“没事的,走散了,我们就到灵华寺集中嘛!”

凤晚裳无奈地在后面跟着,要是在这里走散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糟了。

“喏,裳裳,这是你的。”

凤晚裳接过阮卿卿递过来的兔子糖人,金黄色的,在阳光下看起来倒是晶莹剔透的。

“裳裳,你愣着干什么,快吃啊!要不然一会儿该化了。”

凤晚裳咬了一口,甜甜的味道在嘴里化开来,还不算太过甜腻,倒是还不错。而那边,阮卿卿已经又买了两串糖葫芦。

“裳裳,这糖葫芦也好吃,一点都不算,你快尝尝!”

“啊!梅花糕!诶,那边有糖栗!油酥饼!油酥饼!啊!这边还有煎白肠!”

不一会儿,凤晚裳手中就多了一堆吃的。凤晚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堆,又看了看手中还拿着的未吃完的糖人,眼角抽了抽,“卿卿,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出来玩的,而是出来吃的吧!你要是想吃好吃的,绮仙阁什么没有?你有必要如此嘛!”

阮卿卿一边吃着龙须酥,一边含糊不清地道:“裳裳,你这就不懂了吧!绮仙阁的东西好吃是好吃,但是这些东西也别有一番特色,偶尔吃一次,更是回味无穷啊!再说了,吃饱了,才有力气玩不是?”

凤晚裳抿了抿唇,将手中的东西递至身后的侍卫手里,手中只拿了一串未吃完的糖人,“就你歪理多!”

阮卿卿又吃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终于吃饱了,“嗝~~哇,好饱啊!我终于吃饱了!裳裳,我们现在去玩吧!”

凤晚裳刚好将手中的糖人吃完,颔首嫌弃道:“你可算吃饱了,我刚才就应该给你拿另一个动物的面具。”

阮卿卿嘟了嘟唇,做了个鬼脸,“裳裳,你真是不懂我们吃货的乐趣。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吧!”

凤晚裳提步跟上,突然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侧头望过去,发现是一队士兵,眉梢动了动,拉住正在看竹蜻蜓的阮卿卿,“卿卿,这士兵是......?”

阮卿卿抬头看了一眼,满不在乎地道:“这些士兵估计是巡逻的吧!今日这里人这么多,自然要防止一些事情的发生。城中的灯会时也是这样,有士兵巡逻的。”

凤晚裳闻言点了点头,但是之后却一直在悄悄留意着。而越是注意,凤晚裳就越是觉得事情不同寻常。这已经是遇到的第三队巡逻的士兵了,而且周围看似普通的百姓中也隐匿着一些不同寻常之人。凤晚裳眯了眯美眸,这些人似乎在找什么人。

“卿卿,我看今日这里不是很太平,我们还是尽早下山吧!下回庙会,我再陪你过来。”

阮卿卿看到凤晚裳严肃的神情,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如果裳裳没有发现什么的话,绝对不是这个神情,立马点头道:“好,那我们先回去。”

然而两人才转身,逆着人流走了几步,天上就突然乌云密布。

凤晚裳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上天都要让我们去灵华寺啊!”

“或许我们现在下山还来得及,这雨不是还没有开始下嘛!”

天空中传来轰隆的雷声。

凤晚裳摇头,“这雨一旦下,必定来势汹汹,倒是山道湿滑,不好走,万一出了危险就糟了。算了,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去灵华寺,在灵华寺先暂住一宿,明日等雨停了,我们再走!”

“好。”

计划已定,凤晚裳便带着阮卿卿紧赶慢赶地往灵华寺走去。就在两人刚到灵华寺不久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阮卿卿看着外面“哗啦啦”的大雨,庆幸地道:“裳裳,你也太神了,幸好我们没有下山,要不然,走在半路,估计就要淋成落汤鸡了。”

凤晚裳正在跟小师傅商讨借宿的事情,刚商讨完毕,就听到阮卿卿的话。

“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走吧,我们先去厢房收拾一下。”

“好。”

小沙弥将两人带到一个小院落中,“两位施主,这东边的三间厢房就是你们的住处,房间简陋,还请施主勿怪。”

“小师傅客气了。素闻灵华寺的素斋十分有名,不知我们可有幸能一品?”

“阿弥陀佛,施主客气了,自然是可以的。一个时辰后,会开素堂,届时施主可自行前去取。”

“多谢小师傅。”

“阿弥陀佛。”

等到小沙弥走后,凤晚裳几人才走向那三间厢房。

“卿卿你中间一间,你们两个南边一间,可否?”

两个侍卫没料到自己也有房间,受宠若惊地道:“自然是可以的,多谢凤小姐。”

凤晚裳颔首,然后推开了最北边的房间,左右环视了一圈,房间很干净,没有异味,倒是有股幽幽的檀香,床上有整洁的被褥。凤晚裳走至床前,将床褥铺开整理好,刚坐下,就看到阮卿卿哭丧着一张脸进来了。

“怎么了?”

阮卿卿看到凤晚裳铺好的床铺,更加沮丧了,“啊!!为什么裳裳你会弄这些?我就弄不好。平时都是凝姝那个小丫头帮我弄的,我哪里弄过这个啊!早知道就把凝姝带上了。”

凤晚裳摇头,毫不客气地嗤笑了一声,“你个笨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行了,别盯着一张哭丧脸了,走吧,我随你去整理。”

“太好了!就知道裳裳最好了!”

凤晚裳双手环抱胸前,戏谑地道:“我可没说我要动手,我就在一旁指导你,还是要你亲自动手的。”

“啊?”

就这样,中间的厢房中不时传来凤晚裳悠闲和嘲笑的声音以及阮卿卿烦躁沮丧的声音。等到将一切弄好后,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了。

阮卿卿瘫坐在桌旁,生无可恋的模样,“啊!实在是太难了!”

凤晚裳陪她坐了一会儿,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问道:“你要去用晚膳吗?”

阮卿卿摇头,“不去了,我刚才吃的太饱了,现在还不饿。”

“我刚才就让你少吃一点,这灵华寺的素斋可是出了名的美味,可惜你尝不到了哦!”

阮卿卿想了想,又摸了摸肚子,欲哭无泪地道:“呜呜呜,不行,我真的吃不下了。”

“行了,我一会儿回来给你稍带一些糕点,防止你晚上饿。”

“好!裳裳最好了!裳裳,你将那两人带上吧!这寺里现在鱼龙混杂不安全。”

“我没事,他们还是留下保护你吧!你可是金枝玉叶。我又没仇家,更何况认识我的人都不多,而且我就在灵华寺内,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你早去早回,不要去偏僻的地方。”

“嗯。”

可惜,这世上你不去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