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玉蚌含珠 火影女忍者污图多到你看不玩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1996 次 收藏

出了御书房,来到甬道之上,便上了轿子,走不多时,贤王爷便到了太后的“同和殿”。

“儿子给太后问安。”来到太后宫中,允臻先是给母亲行了礼。

“今儿这么晚?”太后命人扶起贤王,等他坐稳后才问道。

“哦。回太后的话,今儿朝上有点事情,散朝之后,皇上叫了几个人到御书房议这个事,儿子好奇,也凑热闹跟了去。事情问得差不多了,儿子才过来。”允臻边喝茶,边说道。

“哦……”

允臻抬眼看了看母亲,淡淡一笑,说道:“太后,您有话要对儿子说吧。”

太后听到允臻这样问,叹了口气,说:“你们先下去吧,我要和贤王说说闲话。”

太监宫女们慢慢的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这母子二人,太后叹了气,然后说道。

“你随身的那个玉免呢?有日子没去找个玉器师傅保养了吧。今儿可带了,本宫让人去帮你拾缀拾缀。”

允臻听了太后的话一笑,说道:“原来是为这个。您肯定是知道了下落,才问儿子的吧。”

“儿子,你也不小了。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做什么事情都由着性子来。以前……哀家也听到些个风传,可是哀家只拿那些当作一些心怀叵测之人,散布的谣言罢了。可是今天,你竟然把那个物件送了出去,你就没想过……”

听着母亲长吁短叹的说了这几句话,允臻一笑,轻轻的把茶盏放在桌几上,微笑着说道:“母亲,也相信儿子喜欢男色了?”

“信,倒是不信的,只是,怕是给那些人落了口实。而且,你早就有了两房侧妃,可是本宫听着,你也并不怎么往她们屋子里去,这都两三年了,连个一儿半女的信儿都没有,你怎么能让旁人不猜疑!”

允臻站起身来,走到一张挂轴前,驻立了许久,然后低声说道:“儿子的心意,母亲您是最知道的。儿子心里只有那一个人……”

“她是断然不行的。那么多王亲国戚,高官显贵的名门闺秀,正出嫡女,怎么就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么?”

允臻顿了顿,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太后,我们还是说些别的吧。一天也就只见这一两次,儿子不想不欢而散。”

太后看着自己的儿子,说了句:“再过些日子,就是你的及冠之礼,虽然你已经有了两位侧妃,可是过了及冠,这正位也不能空悬了,我想着……”

“不论是谁,太后看着好就行,不必和我商量……”

允臻说了这话,然后又闷声不响的坐回到位置上,只是低头喝茶。

“哦,对了,太后,今天朝上,似乎有几位大臣联名弹劾了左相。”

“是么?皇上怎么说?”

“皇上自是不信的。又没有什么实据,不过是风闻奏事罢了……”

“漏题之事,兹事体大,想来皇上也断然不能就这么草草了事了吧。”

“了是不能了的。不过,既然这题目不是左相带出去的,就自然是这宫里人带出去的,我想,接下来,皇上会沿着这条线追查下去吧。”

太后点了点头,说道:“皇上政事辛苦,你若是帮得上,就多帮些吧。”

“儿子知道。该帮的,我自然会帮的。太后也是一样,能帮得上皇上的,就让他省些力气吧。”

说着,允臻对着自己的母亲淡淡的一笑……---------------------------------------

再说贺萱和廖庸用过了点心,廖庸问道:“这两天,连着累得够呛,咱们回去歇着吧?”

贺萱想了想,说道:“累倒没觉得,不过今天面圣过后,还真是让我有些后怕了。另外,我还想见个人。入凡兄陪我去趟锦瑟姑娘那里吧。”

廖眼一脸诧意的看着贺萱,不解的问道:“上次带你,那是因为以为你是……现在又去干什么?你出入那里……”

“昨天我临入场之前,锦瑟姑娘特特去给我送了粽子,于情于理,我都得去道声谢吧!”贺萱说道。

“你可别玩得太过头了,我看上一次被你救下之后,那锦瑟看你的眼神就有些与众不同!”

“不同?怎么不同了?”

“你看不出来么?”廖庸问。

“看出什么?”贺萱一脸无辜的看着廖庸,眼里没有半丝的杂质。

廖庸被贺萱这副表情搞得又气又笑,心里想着:这女子是个呆子么?她难道看不出锦瑟眼中对她已经满是爱意了么?这满城之中,想见锦瑟一面的王宫贵胄有的是,可递了名贴和银票人家还指不定见不见。你去参考,人家巴巴的给你送吃食,难道你还不明白她对你有意?

其实,这事本也不怨不得贺萱,她本是个女子,但却几乎没有与同龄的女孩子有过什么交往,所以,锦瑟对她的好,她只是以为那是女子间的情意,并没有多想。

最后,廖庸还是陪着贺萱来到了“听雨轩”。

两人才刚一进门,就见娇姨笑呵呵的迎了出来,说道:“我就说嘛,左爷来了,廖爷也就快到了,可问左爷,人家还说不知道。哎哟,这贺爷也来了。”

“怎么?子卿来了?”廖庸问道。

“可不是,来了有一阵子了,正在姑娘屋里,和姑娘对奕呢。”

廖庸冲着娇姨点了点头,与贺萱一起走进了锦瑟的屋子。

锦瑟一听有人来了,急忙站起身来,待看到是廖庸与贺萱时,自是喜上眉梢,飘飘一个万福,一边让着廖庸和贺萱落座一边说道:“今儿怎么跟下了贴子似的,人到的这么整齐。刚刚我还问左公子,今天两位会不会来,他还说不知道呢。你们今儿没遇见?”

贺萱刚想说话,却听廖庸说道:“这几日,朝上忙,我也不常见子卿呢!”

贺萱看了看廖庸,干笑了一下,心里想着:这人!说谎都不用打草稿的!脸不红,气不急,手到擒来……

看贺萱这一干笑,锦瑟便知,刚刚这三人应该是见过面的。她不禁好奇的看了看左良。

自打左良第一次来自己这个“听雨轩”,锦瑟就看得出他是不情不愿的,虽然对自己并不烦感,但是,也绝谈不上喜欢。今天他独自一人前来,锦瑟就觉得有些奇怪,看他满脸的焦燥,想是遇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左良自然是焦燥不安的!

看着贺萱平平安安的离开了皇宫,左良的心情本是大好,可是,就在来到酒楼,看到廖庸与贺萱娇笑私语的那一瞬间,左良就感觉自己好像吞了块生铁般,吐也吐不,咽又咽不下的难受。

贺萱看着廖庸的眼神,似羞似嗔,脸颊绯红……

可是贺萱看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是冷冰冰,冰冰冷的!

原来只知道,廖庸在脂粉堆里是非常有人缘的,可是没想到,他对男人也是,深有兴趣,枉费了自己与他相知了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他居然还有这样的“爱好”……

不对不对!自己究竟在妒嫉什么?!贺萱是个男人!入凡是我的兄弟!他们现在还住在一处,我又有什么可妒嫉的!可是,心里还是……

入凡的这种特殊“爱好”,自己似乎也有,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每每见到某个男子与贺萱亲近,自己的心里就是火大,尤其是那个贤王,打从见到贺萱起,就像只苍蝇一样死叮着不放,若不是君臣,自己早就把他扔到九宵去外去了……

可是,自己这究竟算是什么呢……现在,贺萱就已经对自己冷冰冰,冰冰冷,若再知道自己动了这样的心思,估计以后就得老死不相往来了!

就是基于以上种种纷乱的思绪,左良想来想去,鬼使神差的就来到了锦瑟这里。

可是没想到,棋还没下上一盘,这两个家伙居然也杀了过来!

“你是知道我会来这儿,才过来的?”左良看着廖庸问道。

“这次,你还真说错了。今儿,不是我要来的,是陪着无忧来的。”廖庸笑呵呵的从锦瑟手里接过茶,对着左良说道。

“哦?是贺公子要来的?”锦瑟一听这话,心中不禁暗暗觉得一股温暖。

左良也是好奇的看了看贺萱,见还是一如平常的淡定,自然,还有自己从未得到过的,微笑!

“是。昨天清早,蒙姑娘错爱,还特意的为在下送去吃食,当时忙乱,也未好好向姑娘答谢,所以,正好今日得闲,便过来探望一下姑娘。还望恕在下唐突。”

“公子,您太客气了!公子不弃出身,没有当众将小女子拒之千里,已是给了小女天大的面子。”

贺萱还要谦让,却被廖庸打断了。

“客气这种事,一两句就够了。再多,可就俗气了!锦瑟,你让娇姨准备一下,晚上,我们就在你这儿吃了。今儿这一天,可把我累坏了。”

锦瑟一笑,说道:“今天倒是廖公子爽快!我这就去吩咐。”

“我可一向都是个爽快之人。”

“是么?不只是爽快,还很厚脸皮吧!”贺萱白了他一眼,说。

廖庸干笑了一声,对着左良说:“除了你,这是第二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吧!”

“你自己找的。”左良看也没看他,冷冷的说了一句。

“你们俩这棋下的如何了?”廖庸才不去看左良的脸色,只顾问锦瑟道。

“廖公子您也知道我的棋力,想与左将军抗衡,那不是以卵击石么!不过是左将军今天有雅兴,我勉强支应着就是了。您瞧,这还未到几手,我就已显败势了!”

听锦瑟如此一说,廖庸与贺萱都走到桌边,细细的看起这棋局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