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你放开我别碰我痛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6月08日 来源:互联网 532 次 收藏

“简寻是谁?”司徒顾端瞳孔微缩,墨蓝色的眸子深沉得看不到底端。

席曼卿有些迷糊的张开眼睛,却分不清睡梦和现实。她将司徒顾端渐渐靠近的脸,越看越模糊。

直到最后,彻底将司徒顾端的脸和记忆中简寻的脸重叠在了一起。

女人直勾勾的眼神好似通过司徒顾端的脸看到了另一个人的灵魂。

司徒顾端看着女人空洞的表情,眉头微蹙索性放开了女人。

席曼卿却突然勾住司徒顾端的脖子,微眯的眸子带着一个浓到化不开的忧伤,和类似哀求的语气,“不要走……”

司徒顾端微怔,还是拉着女人的手促使她放开了他的脖子。

席曼卿瞬间像是失去了安全感的孩子,死死的攥住他的衣角,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竟起身凑上了自己的红唇,狠狠地吻住了眼前的男人。

这是意料之外的诱惑,来得没有任何征兆。被动的男人只觉得女人柔软的红唇好似樱桃一般丝丝入扣的触动着他最深层的欲望。

他反手扣住女人的后颈,加深了这一记热吻。

女人本就发着高烧,四唇相接更是灼热了温度。

她呼吸困难的攀附着男人精壮的腰身。

司徒顾端顺势将她压在身下,有些粗粝的手指碰到女人凝白的肌肤,带着深沉的温度……

席曼卿嘴角溢出一声嘤咛,“简寻……”

像是一盆冷水瞬间浇熄了男人心头所有的感情。

所有的动作都僵硬的停在了原地,她推开席曼卿直接走出了卧室。

“进去照顾好她。”司徒顾端冷冷的对着过路的用人吩咐。随即冷然的下楼。

爱德华手里拿着调查资料,本打算明日交到司徒顾端手中,却看到司徒顾端从楼上走了下来……

“少爷……”

“手里拿的是什么?”司徒顾端冷瞥了爱德华一眼。

“是关于席殊的调查资料。”爱德华将资料递到了司徒顾端手里,“只调查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席殊是当年席国成和徐群华收养的孩子,当年席国成和徐群华成婚,误以为徐群华没有生育能力,所以迫于席家的压力,徐群华和席国成才收养了各方面都比较优秀的席殊。所以席殊和席小姐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至于席殊在被收养之前的资料,似乎是经过封锁,暂时没有调查出来。”

爱德华看着司徒顾端清楚的解释。

司徒顾端略扫了一眼之后,将资料放下,随即看着爱德华,“继续调查。”

爱德华点头,看着自家少爷眼神渐渐深邃。

“那少爷,如果没事的话……”

“还有,调查一下和席曼卿周围,一个叫做简寻的人。”司徒顾端凝眉,冷然的看着爱德华。

…………

次日。

席曼卿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一身酸软无力。她揉了揉惺忪的眸子,睁开眼睛,却差点被身边的佣人吓死……

“姑娘,你这么大清早的就瞪着眼睛看着我,很吓人的好么?”席曼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只记得昨天下午似乎差点被猪吓死……

女佣立马有些惊慌的看着席曼卿,“对不起,席小姐……”

“没事儿,没事儿……”席曼卿赶紧打断了女佣的话,知道女佣都经过系统训练,肯定也是规矩繁多。

“席小姐,此时正是用餐的时候,少爷说您若是醒了,便请您到餐厅用餐。”佣人恭敬的看着席曼卿说道。

席曼卿这才拖着有些酸痛的身子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睡了一晚,的确饿得有些难受了。

只见餐厅里。

司徒顾端坐在了主人的位置,左边正坐着尼尔森。

尼尔森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率先发现了席曼卿。

“hi,席小姐。早上好。”尼尔森优雅的拿着刀叉,看着席曼卿的方向。

席曼卿看了看一旁正在拉小提琴的小提琴手,再看了看一旁站的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的佣人。觉得自己就像是梦还没醒一般,过上了公主似的生活。

“坐下。”司徒顾端一边优雅的进餐,一边用着命令式的口气对着席曼卿开口。

席曼卿看了看餐桌,不是她不想坐,而是……

“请问少爷,我该坐在哪儿?”席曼卿弱弱的问司徒顾端。

司徒顾端还没来得及开口,尼尔森便勾起一抹温暖的浅笑看着席曼卿,“席小姐,你可以坐在我对面。”

席曼卿这才在尼尔森的对面坐下,嘴角勾起一抹感谢的笑意问他,“昨天发生的事情我记得不太清楚了,我是不是……”

“席小姐因为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不退,四十度的高烧,不记得了也是正常的。”尼尔森看着席曼卿关切的问她,“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席曼卿笑着点头,“好多了,谢谢。”

“你应该谢谢咱们少爷。我可是咱们少爷请来的!”尼尔森将这个请字说得格外的重。

司徒顾端顿住手中的动作,深邃的目光落到尼尔森的脸上,“吃够了?”

“还没。”尼尔森识相的闭嘴。

席曼卿看着餐桌上的美食,却觉得还是想念地摊上的豆浆油条。

她怕大清早的就吃这么丰盛,容易消化不良。

但是作为吃货的她,最后还是毫无节操的吃完了……

“少爷,昨天谢谢你。”饭后,席曼卿觉得自己理应对着司徒顾端道一句谢谢,“医药费,还是麻烦您记在我账上吧……”

反正她现在身无分文。

“不用,至少这是在公馆发生的。不过第一次遇到被猪吓得发高烧的人,倒是大开眼界。”司徒顾端优雅的看着英语晨报。

席曼卿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她忍不住反驳了一句,“尼尔森医生说我这是伤口发炎引起的,不是被猪吓的!再说了,就算是你吃新鲜的,你也不用每一顿都让厨师杀猪吧!”

这得多变态!

司徒顾端冷然的扫过席曼卿那张嘀咕的嘴,脑海里竟浮现出昨晚的画面。

“你还记不记得你昨晚做什么了?”司徒顾端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席曼卿问道。

席曼卿一脸无辜,有些迷蒙的回答,“我昨晚发高烧了。我还做什么了吗?”

“爱德华。”男人看了一眼身边的爱德华,爱德华便立刻将一个平板电脑递到了席曼卿面前。

席曼卿瞪大了眼睛看着电脑里的画面,是她昨晚无节操无下限强吻他的场景。

她看得红了脸,又慢慢转黑,“在自己卧室安装监视器。司徒少爷……”

席曼卿扭头看着司徒顾端,却发现男人目光深邃。

她凝眉,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于是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说,对不起,我昨晚认错人了……”

只见男人的脸越发阴沉了。

席曼卿心里瞬间吊着一块石头,不上不下的搁着她……

她又说错什么了吗?不对,应该说,她怎么说才对?

就在席曼卿思考着这个十分具有建设性的问题之时,却听到身边的男人突然冷声对着利特开口,“停车。”

利特一个紧急刹车,将车子稳稳地停下。

“下车。”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车厢里想起。

席曼卿看了看四周,这寸草不生的地方,他居然让她下车!

“司徒少爷,您不是要去顾氏集团吗?我也要去顾氏集团上班,我能顺便搭你的……”

“下车。”男人无视女人卖萌装傻的表情,冷声帮她打开了车门。

席曼卿看了司徒顾端一眼,死死的抓住了车座,做好了打死不下的准备。

“你就算要把我扔下去,你也先把我打晕吧!这寸草不生的地方,你就打算这么把我给扔了呀?司徒少爷,你忍心把我这个昨天才发高烧的弱女子就这么扔下去吗?”

席曼卿哀求小眼神灼灼的盯着司徒顾端。

司徒顾端冷冷的点头,给了她两个字,“忍心。”

你这不是忍心,你这是没有良心!

尽管席曼卿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但是她可没那个胆子就这么说出口。

她一脸无辜的小眼神看着司徒顾端,“司徒少爷,我可是被你家的猪给吓晕的,你不得负责啊?”

“你想我怎么负责?”男人冷婺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玩味儿。

席曼卿是想着一定要赖在这车子里,否则到时候就得走回顾氏集团了。这里断然是绝对打不到车子的。

于是厚着脸皮满脸堆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就负责把我送到能打车的地方吧?”

“我不打算这么负责。”司徒顾端果断的瞥了席曼卿一眼。

席曼卿抬眸看着男人,反问了一句,“那你打算怎么负责?”

“给你放假一天。”男人未经思考一般说了出来。

席曼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是打算给我放假一天然后让我自己走回公司吗?”

死变态,你丫的未免也太狠了吧!

司徒顾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一边的爱德华已经下车帮她打开了车门,“席小姐,请。”

席曼卿看了一眼司徒顾端,早知道这男人不该得罪的!!

席曼卿心一狠,直接扑在了司徒顾端身上,手脚并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