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长是种什么感受 很黄很肉很刺激的小说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6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1154 次 收藏

手机显示屏上闪烁几个大字,神经病。

他到底想干嘛?对她纠缠不清。

李琪琪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重重的扔在沙发上,眼眸熊熊烈火在燃烧。

“你好……你在哪里……你的明天在哪里,他还爱着你吗……”手机铃声夹着车摩擦声,寂静的车内,变得十分的喧闹。

李琪琪耐着性子挂了一次又一次,似乎她不接,手机铃声会一直响下去,比她的脾气更执着。

司机出租车直在看不下去,找了个能停车的地方,停车,扭头对李琪琪说:“小菇凉,我家里的孩子等我回去吃饭,我没有时间陪你们年轻人玩,闹也闹够了,就和好吧。”

李琪琪嘴巴打结,她现在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跟“好心”的司机解释了。

“叔叔,他真的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就是个神经病,谁知道他干嘛没事跟着我。”李琪琪绝色的小脸上,懊恼,气愤,种种情绪结合在一起。

看在司机眼里就是跟男朋友闹别扭的小姑凉,他开车开这么多年,也看过不少,苦心婆婆的劝道:“小姑凉,吵架归吵架,总不能一生气就和人家把关系撇的一干二净,好了,我要赶回去给孩子老婆做饭,今天的生意就做到这里了,快下车吧,小姑凉,你男朋友就在后头等着你。”

李琪琪再怎么说,司机就是执意要赶她下车,付了车钱,打开车门,迈着大长腿,下了车,做最后垂死挣扎,想求求司机。

司机对她做了一个和蔼的笑容,踩下油门,杨长而去,只留给她漫天灰尘。

“小伙子,我只能帮你帮到这了,别辜负我一番苦心啊。”司机透着后视镜看着身后的一车一人,喃喃自语。

司机放下李琪琪的地方,很少会有出租车之类的出现,很难打到车。

李琪琪跺跺脚,看着四周陌生的坏境,这是哪里啊!!!

她快要崩溃了,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程姚放她的鸽子不说,现在还被人纠缠着,也没人能救她。

安欣然去参加比赛,远火也救不了近火。

原本还晴空硬朗,像是应了李琪琪的心情一般,瞬间乌云密布,李琪琪仰头望天,哭丧着脸,不会吧,老天爷跟她作对,今天出门查了天气,不是雨天,也就没带伞出来。

这状况明摆告诉她马上要下雨了。

没自哀几分钟,一颗颗金豆豆顺着她的头顶,头发,脸颊,滑落到她的脖颈,冰冰凉凉的,她浮躁的心脏渐渐安抚。

李琪琪也不知道站了多久,鸣笛声响个不停,钟沐阳红色骚包跑车停在她面前,绝色俊脸露在她眼前,她不得不否认,钟沐阳真的很帅,不管在哪里,他都能万丈光芒,唯我独一,不可让人忽视。

“我建议你现在马上上车,不出所料,待会肯定有一场大雨,如果你不想在十分钟之后,成为一个病人,就乖乖听话。”钟沐阳声音清冽,沉不见底的黑眸望着李琪琪。

什么叫做她要乖乖听话,面对钟沐阳,李琪琪的逆反基因就会活跃的活动,冷哼撇过头,将小提包放在头顶上,企图能挡住一点雨滴,迈开修长纤细的长腿,小跑横跨马路,到对面的一个小亭子。

虽说杂乱,但能挡雨就好,李琪琪清理自己身上的水,和微凌乱的头发,雨越下越大,也不知道什么能停。

李琪琪看也没看对面那男人一眼,长长的睫毛微抖,微低下巴,盯着灰色的地面看,她精心挑选的小白鞋染上小黑点,十分显目,她费尽心思想逃离钟沐阳,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心房有了不一样的情绪,会觉得是在背叛程姚。

车鸣笛声在空旷的街道上,一声一声的响,直穿云霄,红色跑车摁着喇叭再次靠近她。

“上车,别让我说第二次。”钟沐阳的声音隐隐暴虐,强制容不得半点拒绝,黑眸在李琪琪略显狼狈的身上扫过一眼。

李琪琪本想发火,被他的眼神震住,微张双唇,半声没发出。

“如果你在不上车,我可以下车扛你上车,三秒钟,选择。”

“三……二……”

钟沐阳冷冽的嗓音刺破李琪琪的耳鼓,她第一次看到他严肃的表情,薄唇紧抿,深邃的黑眸含着她看不清的情绪。

“很好……”李琪琪的愣怔看在钟沐阳眼里,是在很抗拒坐进他的车里,很好,还没有人这样嫌弃过他。

车门咔哒声,让李琪琪刹间醒神,李琪琪见钟沐阳要下车,匆匆打开后座的车门,赶在他走到她面前上了车。

“坐前面来,我不是你的司机!”钟沐阳沉脸重坐进车,看到李琪琪不安坐在后座。

李琪琪只得下车,坐上副坐,一来一往,半身已经湿透,脖颈下的春光若隐若现。

因为衣服紧贴身上,让李琪琪感到很不舒服,暂且忘了钟沐阳很凶,清理起自己的衣服,小腿斜放,短牛仔裤,中长外套披着,微露出大腿,无形的诱惑,钟沐阳黑眸闪着欲望的幽光,腹部下冒出邪火,强迫自己手收回视线。

自己竟然对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有了反应,猛踩油门,车子径直往前冲,李琪琪身子不稳,往车身撞去,还好及时用手挡住了,才避免伤害发生。

美眸疑惑着看着钟沐阳,怎么跟天气一样阴晴多变,莫名其妙。

安欣然和傅邵勋开完会,回到自己的房间,恢复之前的模式,傅邵勋让秘书把重要文件以电子形式放在他的邮件,眼睛略疲劳,微抬下巴,看着安欣然斜躺沙发上捧着医术在看,似怕吵他,嘴唇蠕动,未出半点声音。

一页一页纸张在安欣然纤细的手指下翻过,看不懂的地方,她会轻皱眉间,傅邵勋难得看到她括静的一面,浓密的睫毛扑闪着,十分好看,白皙的肌肤,干净,不受半点污染。

傅邵勋回想他的生命中,大半时间都在尔虞我诈,身边形形色色的人,都带着各种各样的心思驻在他的身边,有的是为了权利,有的是为了金钱,有的是攀附,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安欣然一样空灵干净,淡淡的,心思都写在脸上。

安欣然看得眼睛有些发酸,抬头扑闪扑闪眼睛,正好对上傅邵勋的眼睛。

“我脸上有东西吗?”安欣然不由自主摸上自己脸,疑惑着问。

“没有,你刚看书很认真,很好看。”傅邵勋薄唇微钩,俊脸上洋溢自豪的笑脸,他的小老婆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医生。

安欣然被毫不掩饰的夸张,还是被很少夸人的傅邵勋,脸颊上飘出两抹红晕。

“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安欣然视线移到他腿上笔记本电脑上。

“还没,还差一点,你饿了吗?”傅邵勋手指飞速运作,看着安欣然。

窗帘被吹得哗哗作响,安欣然回了句,没有,起身到窗边,半截窗户没有关上,费力关上它,眯眼细看,外面飘起细细小雨,整个城市像被洗刷一般,很好看。

“邵勋,外面下雨了,很漂亮。”安欣然趴在窗户上,看着被笼罩的城市,车水马龙,世间万物像被披上一层朦胧地纱。

“小丫头,你很容易被自然景色所着迷啊。”傅邵勋从身后搂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你看,被雨笼罩住的城市,是不是有一种迷离感,如果此刻有一个在雨中跳舞,会更加让我震撼。”安欣染脑海中幻想着她所说的景象。

“丫头,你不应该学医,应该学摄影。”傅邵勋打趣道。

安欣然不赞成的摇摇头,微咬薄唇,“我喜欢看,不喜欢拍,我看过很多摄影师拍摄的照片,她们总说喜欢一样东西,就应该想办法把它最美的东西留下来,我倒觉得这样是个错误的想法。”安欣然若有所思道。

“怎么错误了?”

“不管是人还是事物,最美的时候都是一刹那,如果强行留下来,那份美会变质,每个人看东西的角度也不同,所以每个人的评价也会不同,给一个东西强加很多词,对那样东西是不是很不公平。”安欣然眼眸覆盖淡淡地忧伤。

“丫头说的,可是谣言。”傅邵勋盯着她白皙红透的脸颊,心一动,轻轻在上面咬上一口。

安欣然本能反应一缩,捂上脸颊,瞪了一眼傅邵勋。

“人人都有评论的权利,只要有声音的地方就会有谣言,这是你和我都是没办法阻止的事情。你也说每个人看到事物的眼光不同,只要你认为自己去对的,何必去在意其他人的对与错,丫头,你说对吗?”傅邵勋强将有力,磁性的嗓音回荡在安欣然耳边,她心房不受控制的跳动。

傅邵勋总有这种本事,轻轻几句话,就能解决她所有的疑惑。

“邵勋,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我想早点休息。”安欣然面容显疲惫态。

“好。”

酒店设计得很奇特,每层客房的下一层并是餐厅,比如三楼的餐厅在二楼,五楼餐厅在四楼,以此加深。

傅邵勋和安欣然到餐厅,找了位置坐下,点菜从来不用安欣然插手,傅邵勋点的都是她爱吃的。

安欣然暗暗打量酒店的构造,很疑惑,看了一眼四周没人,轻声问:“邵勋,酒店为什么要一层是餐巾一层是房间啊?”

“保护客人的隐私。”傅邵勋将安欣然眼前的餐巾弄好。

“这跟保护客人的隐私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为了不让想守护隐私的客人,都不会让熟人碰见?”安欣然脑洞大开地问。

“聪明。”

“额,可是这个还是能看到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