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郡主h 掀起衣服含着乳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4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1753 次 收藏

申时初,江陵城门口,来了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辎重,进出城门的百姓商贾都被拦在路的两旁。

“看,那个骑黑马的就是燕王。”一个丫鬟附在一顶宝蓝色软轿的小窗上低语。

小窗的窗帘掀起一角,露出半张瓷白的小脸,她极力睁着美目,顾盼生辉。可惜的是,她只看见骑在马上的楚霖黑色貂裘大氅的背影。

进了城,直入巡京营,刀枪剑戟,营帐被服,粮草炊具都分门别类盘点入库。安顿马匹,清点人数,安排好年假休沐期间巡逻值守。一切妥当,巡京营就算正式放年假了。

大顺朝过年官员放假七天,以大年初一为中心,前后各放三天。其他节日,如寒食节、端午节、中秋节、重阳节、冬至、先帝生辰忌日等等,都会放假,时间1-3天不等。

今日正式放假,文武百官都免了早朝。

巡京营的事务自有赵吉安协助各级将领处理,楚霖直接打马回到燕王府,如意早已领着一众下人在府门前翘首以盼。见楚霖跳下墨云,她盈盈一拜,众下人也慌忙行礼。

如意今日特意装扮过,眉如远黛轻描,唇似樱桃乍破。上身穿着藕色缠枝海棠绸衣,系着紫烟罗百褶曳地长裙,外面披着象牙白镶兔毛的斗篷。直衬得她肌肤赛雪,温柔可人,连管理事务时的厉色都掩去了七八分。

楚霖步履匆匆,像阵风似地走过他们身边,眸光一扫而过,只有一声“起来吧”留给他们回味。

燕王府是座五进的大宅子,选的是江陵城最好的地块,闹中取静。整座府邸富丽堂皇,雕栏画栋,楼台亭榭无不美轮美奂。

太后老来得子,恨不能倾其所有的给他,当今圣上更是手足情深,不知赏赐了多少古玩珍品,底下臣子更是送上数不胜数的奇珍异玩堆在库房里蒙尘。

正殿铜制镂空的瑞兽焚着淡淡的沉香,三足矮鼎里燃着银炭,一室的暖香,楚霖坐在铺着团花绣垫的椅子上。

白玉糕、胭脂脯、桂花酥、水晶冻,丫鬟把四样点心端到花梨木桌上,如意解了斗篷,亲自斟了碧螺春茶奉上。

“如意,府里近来可好?”楚霖去徽州办案半个多月,回京就转战射乌山,这燕王府竟快有一个月没有回来了。

“回王爷,府里一切都好,只黑虎……都是奴婢无能。”站在下首的如意泫然欲泣,就要纳头拜倒。

楚霖忙伸手扶住:“黑虎,不必找了。”

“王爷,找到了?”如意举帕拭泪,含羞带怯地问。

“嗯。”楚霖不想多言。

“王爷,房中已备好浴汤,奴婢服侍您。”如意见一个大丫头在门侧闪了下身形,说。

“不必了,你在此等等吉安。”楚霖喝了一口茶,回自己寝室去了。

如意看着四碟精致的点心一点都没动,眼里暗了暗。这可是她一早就在厨房里亲自做的,和太后泰和殿的口味一般无二。

这位爷不仅看不见点心,大概也没看见她的盛装打扮,还好,他还喝了一口茶,如意也只能以此聊慰己心了。

“姐!”赵吉安脚步飞快地走了进来。

“吉安!”这时候的赵如意才是个十八岁的姑娘,她看见弟弟,心下高兴,眼里不禁又蓄起泪光。

姐弟俩许多时日不见,楚霖又不在面前。如意屏退了其他人,两人自在地说了很多话。赵如意的话题永远也离不开燕王府的主子—楚霖。

楚霖沐浴更衣之后,如意嫌赵吉安粗手粗脚,她嗔怪地接过棉巾子,还像儿时一样,一点点帮他把湿头发擦干。然后帮他编了个简洁的发式,将一头乌发束在脑后,用一根竹叶碧玉簪簪住。

一个大丫头来报,太后宫里的内侍总管郭公公来了。

楚霖忙到正殿接见,郭公公亲自传话,称太后娘娘已经备下酒菜等着九王爷,为他接风洗尘。

如意拿了10两一锭的银子请郭公公喝茶,郭公公假意推辞,最后笑眯眯地笼在袖中走了。

楚霖身上穿的是日常起居的衣服,如意找出今年新做的一件青色织锦祥云纹的长袍给他换上,束上月白色织锦腰带,腰前挂块镂空龙纹黄玉牌。

如意还要拿香囊,被楚霖叫住了:“把我的碧玉萧拿来。”

楚霖将碧玉箫插在腰间,萧上一块小巧的凝脂白玉坠着烟色的缨络,随着他的走动,飘逸流动。

如意怕他路上冻着,又给他披上鸦青色缀狐狸毛的暗纹大氅。方才喊了府里的马车送楚霖进宫。

楚霖并没有立时去泰和殿,而是先去紫寰殿面见皇上。他在殿外脱了暗纹大氅,等执事李公公通报了,才进了殿来。

殿里鎏金蟠龙铜香炉里焚着龙涎香,四足青铜镏金的熏笼里燃着红罗炭,案几上插着一大束红艳艳的梅花,这偌大的殿里竟比春天还要温暖。

楚霖18岁,楚霈比楚霖大17岁,已是35岁的中年人。他身材欣长,脸若刀削斧凿,轮廓鲜明,目光深邃。

因着不用上朝,他只穿着深湖蓝色织着龙纹的云锦长袍,腰间系着镶和田玉的腰带,左侧腰前挂着个黑底金线绣着龙纹祥云的香囊,另一边挂着块洁白油润的上好羊脂白玉,下面垂着青葱色的长穗子。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儒雅温润,少了朝堂上杀伐决断的狠厉。

“叩见皇上。”楚霖撩袍便拜。

“九弟,快快免礼。”楚霈说着,楚霖已经一拜到地了。

“今日已经放了年假,不似朝堂上,你我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如此多礼。”楚霈摆手让楚霖坐下。

李公公搬了凳子,上了茶,就退出殿门外候着去了。

“皇上顾念兄弟情义,臣弟感激涕零。但君臣之礼,万不可破。”楚霖谢座道。

“也罢,由着你吧。现在说说你这几日带巡京营的事。”楚霈笑着说。

“回禀皇上,臣弟这几日带着巡京营在射乌山训练,不仅锻炼了他们的体魄胆识,也增进了他们彼此的坦诚相待的情义。”楚霖说起巡京营来滔滔不绝,远比刚才放松些。

“听说,京城四少都已经被你收服了?”楚霈一脸玩味。

“京城四少?”楚霖不爱听京中八卦,自然不知道四人组还要个响当当的花名,京城四少。

“呵呵,看来你这九王爷当得不称职啊,我在这大殿高堂之上都有耳闻,你却茫然不知?”楚霈笑道。

“臣弟惶恐,皇上说的可是中书令大公子宋少淮,刑部侍郎次子袁瑾年,还有辅国大将军嫡孙铁黎,以及尚书令嫡子苏默天?”楚霖从凳子上站起来弯腰行礼。

“坐、坐,快坐。他们四人如何,可堪大用?”楚霈摆手让座。

“他们四人都有可取之处,所谓玉不琢不成器,还需历练。”这四人只有袁瑾年和铁黎比楚霖小,但他的评价还是中肯老道的。

“嗯。大顺朝正是用人之际,九弟要多多推荐身边能人异士才好。”楚霈颔首。

“是,臣弟谨记。”楚霖又站了起来。

“好啦,也不早了,我同你一起去母后那里。”楚霈从大案几后的龙椅上站了起来,与楚霖携手往殿外走。

李公公忙帮楚霈披上藏青色厚锦镶貂毛的大氅,又有内侍帮楚霖披上暗纹大氅。两人也不坐銮轿,依旧携手同行,楚霖略后错半个身。

现在虽是数九寒天,宫中却不乏繁盛的花草树木,红梅腊梅红黄相间,清香悠远,白玉兰的枝头已隐隐有花苞萌动。

一池荷花已败得只剩枯叶垂于水中,一副落寞寂寥。

“小李子,这是谁管的?如此衰败之相!”楚霈皱眉,他往日都是坐銮驾的,一闪而过,并不曾在意。

“奴才这就去查。”李公公头上汗涔涔的,这是哪个倒霉催的,自己不想活,还搭上他!

“皇兄,莫要气恼。我看这一池枯叶,也别有一番情致。”楚霖慌忙上前打圆场。

“哦?倒要听听你的歪理。”楚霈笑道,这个弟弟刚才还万般小心,这会儿倒为个内侍求情了。

“我记得幼时,太傅教过一首诗,前面的我全不记得了。今日见此情景,倒想起最后一句极为应景,‘留得枯荷听雨声’。”楚霖笑盈盈地说。

“哈哈,好一句‘留得枯荷听雨声’!且留着吧,等下雨天再来瞧。”楚霈大笑,遂拉着楚霖又往前去。

穿花拂柳,过假山流水,一路楼台轩榭,奇景异趣。两人虽年龄相差甚多,但都受皇家教育,引经据典,倒也能聊之一二。

泰和殿的宫门近在眼前,太后身边的大宫女玲珑正站在宫门前张望,见着他们的人影,忙转身吩咐小宫女去通报。

“皇上,九王爷。”玲珑屈膝行礼。只见她约莫十六七岁,穿着芙蓉色团花宫装,袖口领口都缀着雪白的兔毛,映的她面色莹白,宛如上好的白瓷。

“免了。”楚霈长袖一挥,径直往殿里走。

太后万若锦得了小宫女的通报,端坐在正殿榻上,眼巴巴地望着。她已经五十有二了,体态雍容,富贵大方。由于保养得当,她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

太后穿着松花色缂丝金银牡丹锦衣,下着石青色水文八宝长裙。头上梳着随云髻,一侧斜插着一支攒丝点翠的凤钗,凤口衔着的一串小粒的珍珠垂在鬓角,另一边拢着一朵绢做的淡雅芙蓉花。耳朵上是两粒水滴状翡翠耳坠,与腕上的手镯一样翠色欲滴。

“儿臣给母后请安。”楚霈刚要作势拜下。

“皇帝免礼。”太后已伸手来扶。

“儿臣给母后请安。”楚霖撩袍跪下叩拜。

“起来吧。”太后嗓音有点沙哑,用丝帕按了下鼻侧。

“坐。”太后扬手道。楚霈和楚霖分别坐下来。

玲珑和琳琅给他们上了香茗,四碟点心,枣泥山药糕、莲子马蹄冻、奶香凤梨酥、核桃香脆饼。

“霖儿,你这一去十多天,瞧着比上次还要黑和瘦。你不是喜欢吃泰和殿的点心嘛,快吃。”太后对这老来子,疼得跟命~根子似的。

“母后,儿臣倒觉得,九弟比之前更结实了呢,也更练达。”楚霈拈了块莲子马蹄冻,笑着说。

“是啊,母后疼惜儿臣,儿臣更要为皇兄分忧才是。”楚霖接口道。他不喜甜食,就吃了块核桃香脆饼。

“你们兄弟一心,哀家就放心了。”太后看着两兄弟,满心宽慰。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