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关(高干) 女娲2 txt 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3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1607 次 收藏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很久没来万花楼觉得眉间多了一股轻松。“师父,我先回去练习两天,我再找机会出来寻你。”我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再不回去,那个灵王估计要出来逮人了。虽然已经连着两日未曾见到他,可是我总觉得在王府的时候,他总在我的身边。

“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找灵王,他的武功比我还要高出许多的。”

他的话让我驻足在原地,只觉得自己找的那个夫君着实深不可测。

可是我却好像没有了后悔的余地,我恍惚中记起我最后一次发病的时候他说的话:“不过阡陌,我给过你机会,你没有走,却又回来了,下次就算你想走,我也不会再放手了”

下面有官兵来扫场子,我看见梁少将的副手带着一大队官兵来包围了万花楼。看到这个人,我想到了一路带着假圣旨去西北的梁少将,太子应该是去忙这些事情去了。

我狐疑。

张副手直直的冲向三楼,这人是来找我的,我心里笃定的朝着无极说道:“快带我走,他是来抓我的。”

“你可知道他是谁么?”无极一边说话一边将我带起,从窗户的另一边飞出。我们躲在房顶之上,看到他们将万花楼砸了一通之后便收队离开了。

“我知道,是梁少将的副手。他为什么来抓我?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他不是来抓我的吧?”一连串的三个反问,让我觉得我刚才的直觉是错误的,我并不知道的是这个副手早就已经是灵王手下的人,确实是来抓我的。

躲过一劫的我放心的下了楼,却在出门的一刻,笑容禁锢在了脸上。我看见一脸平静的灵王,和被压在一边的叶青,以及下午跟着我出门的两个小厮。

他一步一步慢吞吞的走到我的面前,将手伸到我的面前,将我带到马车旁边。

他一言不发,激起了我心里本能的害怕。

两三天没见到他,他好像憔悴了些,唯独那眼睛里面盛着的怒火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他大掌一挥,凉薄的唇给出一句:“回府。”

他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在等着我说话。

“我只是来找无极来有点事而已。”我轻声的嘀咕着。

“何事?”他冷不丁的问道,带着隐忍的怒气,天知道他心里念着她多少的好处才没有将手掐在她的咽喉。

“让无极教我轻功。”我一边说着一边弱弱的将无极刚刚给我的书本拿给他看。

他睁开眼眸,看了我好一会儿才伸手接过我奉上的书本。

又不说话了。

“我学武功也好啊,万一哪一天我被困在年府了,我可以自己跑出来的,你时常有皇帝的任务,经常不在王府,这几天也没看见你,我有了危险怎么办?”我软糯糯示好的话语没有让他的表情有任何的变化,我低着头,有些气恼。

马车很快到了王府,他下车牵着我,我以为他消了气。

牵着我入了王府,他牵着我的手定定的说道:“来人,将这两个家丁杖毙。”

我心间一痛,我看到叶青的腿颤抖着几乎要瘫软在地。

“龙玉灵,你是疯了吗?我已经回来了。”

我看到管家着人准备好了厚厚的长木板,两个家丁被人摁在了板凳上面。

我看见他们害怕颤抖。我抓着他的衣袖,求饶的说道:“我下次再也不出去了,我不去万花楼了,我求你了。”

“行刑”他看了看我,紧紧的搂着我的肩,仿佛是想邀请我共同欣赏着美景一样。我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冰冷,这可怕的霸道让我从心底泛起战栗。

“住手,住手,别打,先别打。”我听见那木板打在骨肉上沉重的闷声感,急忙忙的说道。

管家看了看王爷,看见王爷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便先让人撤了下去。

“你是要我怎么做才能放过这两个人?”他终于转了转眼眸正眼的看着我,笑意不达眼底的朝后面挥了挥手,再一次响起了他们凄厉的惨叫。

“我答应你与太子切断一切关系。”我听着他们痛不欲生的惨叫,一字一顿的看着他说道。

他眸间传过一阵针一样细长的痛苦,点了点头的动作让我眉间一喜。

“放了他们,你们王爷答应了。”我挣脱他的手,往前面走去,看着两个还没断气的人,心里默默的舒了一口气。

我看到叶青已经被吓得瘫软在地,她同样没有看护好王妃,这个灵王会不会杖毙了自己。

他冰凉的话语可以决定着府里任何一个人的生死。

哪怕来日的我、

好几天灵王还是像之前一样,看不到人影。

我脑中反复的思量着无极说的那几句话,灵王每夜都守在自己的房顶,真的还是假的?这几日我在后院练着轻功,却只是能堪堪飞上房顶。

不如上去一探究竟?毕竟这个男人是要与自己生活一辈子的,要是就此嫌隙下去,对自己也是不利。

我一个狗啃的模样,脚下一个失重,没有停稳的趴在了房顶上面。

那个男人听见砰的一声,睁眼却是自己的王妃一个狗啃的趴在自己跟前。

我落地的姿势过于窘迫,砸碎了房顶的两个瓦片,胸前被瓦片咯的有点疼。

我看见房顶上面这个气定神闲的男人睁开了眼眸看着我,眼神里面带了丝丝的笑意,我一时间不由看的痴了。

“快来帮忙,我有点疼。”我有些气弱,朝他招手的说道。

他一个健步,将我抱了个满怀。

“你怎么不找我,没有师傅练出来的轻功落地就是你这样的。”他调侃着,取笑着说道。

“这几日你不在王府啊。”我窝在他的怀里,气闷闷的说道。

“我在王府,白天在书房,晚上在屋顶,只是你一直在这沉香苑里面,不知道罢了。”他轻轻的拨弄着我的发,轻柔柔的说道。

“那你怎么不来找我?”我揉了揉自己刚才摔痛了的手掌。

“我怕你还在生我的气。”他半落寞半试探的说道。

“我是生你的气,可是,可是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将全身都放在他的身上,双手无意识的在他胸前画着圈圈。

“过几日便是年怀柔大婚了。”

“嗯?你又想设计她什么?”他懒洋洋的嗓音听起来舒服至极,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觉得瑟瑟发冷。

“那事不用我们操心。陛下的病情怎么样了?”我想到了太子,他此刻应该在皇上面前看顾他父王的病情吧。

“好了很多,大明子的医术你还不知道吗?我今日才去探望过,不过父王已经将批阅奏折的事情交给了太子,父王现在正每天教太子治国之道。”

他轻飘飘的说着今日的所见所闻,他早就已经明白自己是父王用来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利用他来铲除那些对太子不利的人,铲除梁家的爪牙,他举起自己的双手,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而太子是父王用来坐上龙椅的人。

虽说他心里不在乎那张龙椅,但是父王从小对待二人的差别,让他心里很是酸涩难堪,每一次心里难过到不行的时候,他都会去母妃的衣冠冢前面来平复自己的心境。

我却还是听到了他语气里面的那一股忧伤。

“你不是答应我不争皇位的吗?”我以为他的忧伤来自于皇上将天下交给太子的事情,我有些焦急的朝他问到。

“阡陌,我不在乎那个位置的。”

“那你......”我狐疑的问着悠悠的又躺下了,暂且的相信了他的话。

“你知道那个年家大小姐为什么恨你吗?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娘亲是因你而死,更是因为从前的相爷什么好东西都是留给你的,她心里早就积攒了很多的怨气。父皇对太子也是那样,什么肮脏的事情是我来做,光荣和权利却全都给了他,我觉得不公平而已。”他一口气说了出来,让我心头一颤,是啊,他说的全是对的。

“阡陌,看到你把自己困在院子里面,我心里也不舒服,但是我一想到你出去找太子,我心里就嫉妒的不行。你与他好似相识的更早,或许我天生过于自卑,但是我总觉得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离开灵王府的。”

“你觉得最后什么东西都是太子的,包括你的女人,对吗?”我听出来他话语里面扭曲的意义,却很是感同身受。

“那你会离开我,去找他吗?”他如此直接直白的问我,我是没有想到的。

“不会去找他的。”我回答了他后面一半的话,我没有说不离开他。

“那你还是会走?”他颓然间凌厉的问到。

我感受着房顶清凉凉的风,身边的这个男人却让我感到心疼,他虽然如此严厉的指责着我,我却满满的感受到他话语里面的在乎,虽然他没有给我很多的自由。

我伸手环住他的腰,感受着他完美的身材,轻轻的摩擦着他垂下的墨发,调侃着说道:“不会的,你虽然整天就知道凶我,不让我出门,可是这儿是我以后的家。”

“真的?你真的拿这儿当做你的家吗?”他的眼中仿佛多了些星光,和现在天空中挂的那颗最明亮的星星一样,明亮的耀人心弦。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